第三十二话 珍贵③

    “如果若凡与上主家真的有关系,会是什么关系。”“也许是亲戚,近邻,或者,是他们的女儿。”“就是这样。”

    



    ‘我不清楚这个孩子的来历,但是既然是和上主家有关的孩子,如果被发现,估计会和那两个人有一样的下场。所以这件事我打算就此收手,上主他们也一定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安全健康的成长,或许已经让她变成别的生物,虽然不是长久之计。对王上我会说在上主家又发现了别的痕迹,是某种动物,从整个事件来看是这个动物导致了火灾。希望这个孩子永远不要再次介入这个世界。但这个事件早晚会有别人来调查,我希望读到这里的你哪怕查明了真相,找到了这个孩子,请不要做出残忍的事。’

    



    “哥哥,如果她真的是上主家的遗孤,你打算怎么办,如果是那样,你就和她没有距离了吧”“伯父是因此自杀的。”“喂,哥哥,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事件被处理成这样,如果真是谋杀那个人一定不会放过伯父。”“也就是说,伯父死于非命?”“只是猜想”“那天在图书馆。”“恩”“听我说啊。我看见尹若凡拿着一本很奇怪的书”“……奇怪的书?”“恩。而且是手写的。你去问问承郡哥吧。或者我去?”“我去吧。顺便看看她怎么样了。”“哥哥”“恩?”“传说有一种封印,叫噬”“你想说什么,等我回来吧”“那是用来封印非人类的,被封印后会变成人也可能直接死掉”“我不是说”“如果变成人,如果那个人力量开始超过人类负荷,就会有各种各样奇怪的病”……也就是说……“不过也只是传说而已,谁也不知道它到底存不存在”“也就是说……”“这只是一种可能哦,快去吧。”

    



    谁也不知道,那么只有有这个能力的人知道,上主家向来神秘,没有人摸清过他们家的实力。连王上也不知道。那两个人早就提出退隐,但是只要王上需要又会出现。事似乎不是很容易啊。

    



    “若凡在楼上。”“尹承郡。关于上主家你知道多少。”“不是很多”“娄千树收养若凡是什么时候。”“十二年前。大概。怎么突然提起这个”“还有,最近若凡在读的书”“没有名字。没有作者。朴少凌。你是不是也注意到了什么”“也?”难道这个男人也……“那天露营,那个男人的确是提到了上主蒲樱。对那件事我一直很在意。”“那么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在调查同一件事”“我是这么想的。不过,大概若凡也意识到了。她对那本书格外的执着”“那本书在哪”“在若凡那里。说起来,你听说过噬么”“你知道?”“难道你不觉得若凡的眼睛突然就看不见很奇怪么。医生检查并没有问题。”也不奇怪,尹承郡一直在若凡的边,既然如今我们都已经开始起疑,他怎么可能会什么都不想。

    



    “啊,朴少凌。”感觉我的到来,她轻轻放下手中的小提琴“感觉怎么样”“心好多了。”“那就好。”她摸索着找到了我的手,然后轻轻的拉起。一阵温暖从心底漾开来。“给。”“什么”“这个叫做暗黑糖果”……还真是独特的名字“我在一片黑暗中研制的。你尝尝吧”“不会吃死吧。”“不知道”“好吃”“真的?”“恩”有点咸……不过。那不重要。她也吃下一颗“什么啊。好咸。朴少凌你是不是故意的”“是。”如果真是猜想的那样,该怎么办呢,我不知道,我不想这样的若凡也变得和我一样冰冷没有温度。“说起来,我听阿谨说你在看一本很奇怪的书。”“恩。就是书桌上那本。可惜我现在看不了了”“可以借给我么”“额?”“好像是写某个历史的书”“恩。”“你怎么想起来看这种书了。我记得你一看历史就会困的吧”那次她睡着,我咬了她一口,不过似乎到现在她还没发现。可是,对别的血的味道,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感觉……“若凡。”“恩?”“你相信我么”“啊?”“你觉得我会伤害你么”“不会”“是么”“我相信你哦。”“恩”只要你相信就好了。我会保护你的。无论以后会怎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三世之落雪祭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