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话 珍贵②

    ‘从一开始她就和别人不一样。

    



    “若凡说想见你,所以我就带她来了。”我听说尹承郡收留了她,只是没想过还会见到她,“咦,她是谁啊,好可啊。”“那么,我就先回来了,你们好好玩吧。你们两个多余的话不要说”是不打算让她知道么。“好了,若凡,我走了,然后让他们送你回家,或者你打电话来我接你回去”“恩。哥哥慢走”尹承郡原来也会有那样的表么……

    



    “那个……这个……给你”她递过一个便当。“那天,谢谢你。这是我自己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原来是这样啊。想不到朴少凌能对女孩子这么好啊。”这家伙在说什么。“说起来,你爸妈呢。”闵浩宇提出这个问题,我看见她微微怔了一下,低下了头,似乎非常的低落“我不记得了。”我不喜欢她这个表“你叫若凡是吧,便当好好吃哦。是不是,凌”“恩”一瞬间,她的表又恢复了开心的样子。“若凡,我们要做很好很好的朋友哦”看着闵浩宇对她说话,他看她时不一样的感觉,在我心里,似乎有什么萌发,我想可能这样的女孩子不会只有我感兴趣。他大概也是吧。

    



    “啊。天黑了。我该回去了。”“我送你吧。闵浩宇你先回家吧。”“恩。那我走啦。拜拜”“拜拜”我们就这样肩并肩走着,似乎那时候就意识到了,这样的路会坚持很久很久,“还习惯么”“恩。哥哥对我很好。”我想,我喜欢她的声音。“你其实开朗的。”能和两个男孩子玩的非常开心的女孩子,怎么看都是开朗的吧。“恩。”“谢谢你的便当,很好吃”

    



    路过百草园,她的目光似乎是被什么吸引,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是婆婆的铃兰。“好漂亮”“那个叫做铃兰,传说喜欢铃兰的人能听见它的声音”她停下脚步,闭上眼睛,风轻轻拂过,吹动了她的发梢,天边的夕阳映照,就好像是一幅画,很美的画。“啊,有了有了,铃铛的声音。”她笑的很灿烂,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灿烂……对于早已习惯高墙大院的黑暗的我来说,格外的耀眼。’

    



    “哥哥,话说回来,这样好么。”“我只是希望她一直是有温度的”“哥哥……我想我好像是见过她。”“恩”“我是说,很小的时候,好像见过。”……“我认识那个十字架”“啊,宗教么”“不对。你都没细看过么。外形很独特”“大概是她父母的好呢”“也可能是我记错了。但是。我还要说,我好像在哪见过她。”“哦,那你说说。在哪”“上主家。”上主家……那是南血族中出名的贵族,和朴家一样。不过在十二年前突然出了火灾,据说上主家一人未剩。这个事件南血族的王上交给了与之并立的朴家。不过只调查了几个月,就不了了之了。我也是无意听到大人的谈话,他们说是谋杀。“若凡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上主家”“上主蒲樱,上主悠,你没觉得若凡和那两个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么,尤其是那个女人,我第一眼看到若凡,还以为是诈尸了。”“可是,上主家并没有孩子。”“也许只是我们不知道呢”“……”的确是有这样的可能。

    



    我在地下室的一个书架上找到了当年的调查记录。“哥,如果你不打算,那么我会接手这个事件的调查。”“伯父的记录中……”“什么”

    



    ‘从房子的残骸来看,似乎有很多疑点。找到一张照片,很独特,没有被完全烧毁,但是有一部分缺失,但是从上面来看,有一个未完整的人像,只能看到头顶的帽子。而且房子里的确有一些类似于玩具的东西,院落里有一个藤木的秋千没有被烧毁,扣环处明显没有一点僵硬,应该是经常使用。可是蒲樱和悠会坐这样的东西么。’“谨”“恩?”“两个人一起来接手吧。”

    

重要声明:小说《三世之落雪祭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