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话 珍贵

    ==========================少凌篇~

    



    ‘“它可以做我的生歌么。”她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人类,也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跟我毫无关系的活人,在这个城市想要看到这样一个正常的孩子很难,何况我从小就只在家的范围内活动,上学车接车送,高中之前的学校一个人类也没有。听家里的大人说人类是很弱小却很可怕的动物。生来就被圈养的我对这些虽然感到新鲜,却不曾有过兴趣。我以为我会和普通的贵族一样就这样没没夜一天又一天,直到那天她出现。

    



    家里一个大人也没有,而我乖乖的在家练琴,她悄悄走进来,看不出来一丝胆怯,也没有同别人对我一样的尊重的感觉,她似乎是受伤了,而且不停地流血,整个屋子都充斥着浓浓的香甜,让我第一次感到饥饿不堪“它可以做我的生歌么。”从一开始,她对我就是特别的。“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一会儿就会有人回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放掉这样一个到手的猎物。“你一个人在弹钢琴么。”在她的眼里,似乎我和她一样,没有区别,侍仆说这是大不敬。第一次感觉有人平视我,这样的感觉让我莫名的开心。“你会弹么”“不会。”“我教你吧”“可以么”“恩”她笑了,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干净的笑容,就像星星一样,一颗很闪亮的星星,甚至有些刺眼。

    



    我总是以为自己很强,几乎没有人会在我的面前展示自己的独到之处,因为大人说那是不敬。她是个天才,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词要这样用。我不过简单说说,她却很开心地弹起自己的音乐。“你叫什么名字”“院长说我叫若凡。草右若,平凡的凡。你呢”“朴少凌。少年的少,凌烈的凌”窗外打过一束车光,大概是他们回来了。“跟我来。”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为什么要让她离开,但是总觉得她留下会很危险,“这是后门,你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去找那个叫尹承郡的男人。”她凝视我一会儿,就离开了。

    



    那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一双眼睛。含着笑意,有温度,夜空颜色的眼睛。’

    



    “哥哥。干什么呢”不过才五年不见的少谨变化的很多,“有文件需要处理。”“唉,哥哥还真是辛苦。”“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你这是要赶我走么,我才不走呢。我要待一阵。好好看着你。”变得很碍事。“不要碍事。”“啊,你是说关于那个女孩子么,承郡哥收养的那个”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听说这些的,“与你无关。”“我会保密的。你们交往到什么程度啦”“不是那种关系。”“骗人的吧,难道你还没表白么哥哥,是不是她误会我什么了,我去跟她解释”“你只要老实待着就够了。我暂时还不打算关心那些没所谓的感”“唉……哥哥也真是的。你这样迟早会失去她啊,会被别人抢走的。”

    



    那天在她家门口,本来打算进去,偏头却看见金悠无捧着她的脸。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转就要走。尹承郡之前说的,我早就想到了,本来就因为种类的限制不可能了。可是,每当看到她和别人站在一起就会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那之后再相见已经是一年以后。我和闵浩宇正在院子里讨论当天学到的东西。“朴少凌”是那个男人,亲戚常常会拿我和他来比较,也许是也许不是,我讨厌他,“承郡哥”虽然边的人都很尊重他。“啊,浩宇也在这里啊。”“你来干什么。”我还是没受影响的讨厌他,也或许我讨厌他就是因为有很多人都敬重他。他轻轻笑笑,“若凡”熟悉的,名字。她躲在他的后,慢慢地露出脸来,一副担心的样子,“好久不见。若凡。”听见我叫她的名字,她先是一震,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朝我招手。

    



    还和以前一样。笑的很好看。’

    

重要声明:小说《三世之落雪祭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