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话 corner in dark....①

    “若凡”“啊,院长”“给。”“这是……”“我可以坐这么”“恩”自从回来,若凡一直都很郁,每天都看着远处,不知道再等什么、期待什么“若凡。我永远都会记得那天你跟我说‘心里有句很熟悉的话,没有美术我的世界没有色彩。没有音乐我的天空没有声音’”“院长……”“我知道,你很苦,我也帮不了你什么,试试吧,琴也好,画也好。”“院长……”若凡,我能帮到你的很少很少,“看到了,若凡长大了,但是,你还要沿着路继续走下去才对不是么”若凡没有说话,熟练的把琴架在颈窝……

    



    =============================BY 院长童鞋

    



    “吖咧?听啊,很好听啊”那天,尹承郡找到我们‘走吧’‘去哪’‘去找若凡’对了,当时大家都振奋了……“= =学长,还要走多远啊”“就在前……”尹承郡突然停下来,看着前方,顺着他的视线划过,不远的前方,古老的西欧式教堂,堂顶坐着一个依莲少女,没记错的话,那校服应该是普多拉斯的校服,方圆N里都认识那个校徽,孤儿的贵族学校,成绩总是比我们学校高0。7分,她 拿着小提琴 在微风中   琴声哀婉,有如寒冬里依存的夏蝉哀哀的鸣叫……

    



    徐子然镇定了一下“若凡!!!!!!!”

    



    =============================BY 闵童鞋

    



    “若凡”如梦一般,不知是谁,又一次想要唤醒我,久违的琴声的世界,我无法自拔,尽管不知道,究竟是在陶醉 还是我已沉入无限的悲伤……“若凡”这个声音…………我迟疑了一下,这一场面我幻想过无数回……他们就站在那里……“哥哥!”告诉我,你是来接我回去的。。。“我们,路过”……路过么,心里淡淡的失落,“有客人么?啊呀,这不是我们承郡么。少凌也来了。”“院长……”“路过啊,天不早了,进来吧,今天住这吧。孩子们差不多都出去玩了。”…………

    



    ===================BY 若凡

    



    “娄,找我?”那个俊朗的男孩子,走了进来“承郡,我们有多久没见了。自从你把若凡带走,好像一直没再来过吧”“恩”“T T 你怎么这么狠心,把你亲的老师狠狠的抛弃…………”男人成泪奔状………………(话外:我们娄院长就是这样,额,亲们 冷静 别拍我)“说吧,什么事”“真的,是路过?”男孩子稍稍迟疑了一下,点头“恩”男人转向窗户,看着窗外“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若凡相信,我可不会那么轻易上当哦”“……”“若凡一直在等你们。每天把自己拍的满满的,闲下来的时候就坐在房顶,看着远处,要么拉琴,要么画画,一句话不说”“你想说什么”“没什么,只是很心疼。”“难道,你那个时候不告诉我若凡的世的原因。难道她是你的……”“哈哈,不是哦。若凡的父母来找我,把她托付给我的时候,我看着若凡天真开心的表就很心疼了,承郡,我知道你不能接受我们这些算是正常人类的人的感,但是,若凡离开你的时候,你真的很坚决?”“当然”“哈哈。是么”“没事的话,我走了”男孩站起,就要推开门,却看见个子不高的那个男人出现在前,拉起自己的手向自己的脸移过。但是他子微微一震。那冰凉的,潮湿的触感。“这……”“承郡,说到底你也是人啊,怎么样,自己触到自己的泪水”“我……”“承郡,记住这种心,第一次为一个人流泪的心,去吧”男孩不知所措,许久,定了定子,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三世之落雪祭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