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前夜(5)

    [[[CP|W:250|H:190|A:C|U:http://file1.qidian.com/chapters/20108/28/1674845634186316293333750888100.jpg]]]不知道过了多久。

    宋伟靠着提米的肩膀。

    “我好饿......”

    德克跟雷克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大家也只能不断重复着些毫无意义的安慰。

    “乖一点,马上就有吃的了。”索尔尼克把双胞胎抱在怀里,亲了亲两兽的前额。

    “索尔叔,我们会怎么样?”德克弱弱的问道。

    “我们会被杀掉吗?”雷克抬起头。

    没有谁出声。

    “怎么会,”狼月摸了摸德克的额头,“我们会没事的......”

    月兽还是像丢了魂一样缩在角落里。

    哈格的眼神很恍惚。

    其他的兽都抬起头来。

    “我看你还是别误导未成年儿童的好,”KB熊的话语有点异常,“都到了这份上你还说这些天方夜谭干用!”

    “你给我闭嘴!”狼月没回头,“这些事......你不说我也知道......”

    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咔嗒!”

    一阵开门的声音。

    那个看起来很鼠辈的秃顶矮个子走了进来,只不过这次后跟的是几个看起来全副武装而且很壮的类人。

    “你们这些混蛋!!”

    看到秃顶矮个子停在铁栏外面,狼月一下子扑了上去,恨不得当场把他撕成碎片。

    秃顶矮个子似乎吓得往后踉跄了一步,他后的几个类人立刻举起了手里奇怪的东西。

    “哼,饿了两天还这么有精神!”矮个子掏出一条手帕颤抖的擦了擦脸上的汗珠,“真不愧是畜生!”

    提米站起来,把宋伟挡在后。

    “开始吧,”矮个子对后的类人挥了挥手,“客人们应该都快到了。”

    矮个子后的类人点了点头,走了上来,然后举起手里的东西,一股气体夹杂着微臭的味道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混蛋!”

    “你们要干什么!”“宋伟!”

    “索尔叔,我好怕啊......”“雷克!德克......”

    “我要宰了你们......”

    。。。。。。。。。。。。。。。。。。。

    “啊!”

    宋伟惊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全一点力气都没有。

    周围很暗,有些吵杂的声音。

    “提米......”

    宋伟努力爬起子,发现提米就倒在自己的边,总算松了一口气。

    “提米,提米......”

    宋伟把同样倒在自己边的狼月几个兽使劲的挪开,爬到提米边上,使劲的晃着他。

    “醒醒啊,提米......”

    提米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然后坐了起来。

    “宋伟......”提米一把抱住宋伟,“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啦......不要这样......”

    宋伟觉得提米的拥抱似乎比平时力气小了很多。

    “这里是哪里......”

    狼月踉跄的坐了起来,其他兽似乎也醒了过来,大家都惊恐的看着昏暗且狭窄的四周。

    “怎么回事......”KB熊喘着气,“我感觉......浑无力......”

    “是那个气体的问题吗......”冥猫靠在赤狼的口上发抖。

    “别怕......”赤狼抱紧了冥猫,“我在这......”

    索尔尼克抱紧了害怕的瑟瑟发抖的双胞胎。

    “我们似乎要倒霉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小猫SA忽然淡淡的说了句话。

    “都给我闭嘴!”提米烦躁的说道,“你们就不能想点好事吗!”

    虽然提米的声音听起来跟平时差不多,但是宋伟听得出来,他似乎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声调保持平时的音量。

    “现在还会有什么好事!!”KB熊大吼起来,“看看哈格的女朋友!从那个时候起,我们还会有什么好事!”

    “冷静一点,KB,”狼月说,“我们该想点什么办法......”

    “现在有什么办法!!”KB熊似乎有点歇斯底里了,“我们现在就是一群砧板上的,我们就是......”

    “哗啦!”

    周围一下子亮了起来。

    这下宋伟看清楚了,原来他们是被关在了一只不大的笼子里,笼子放在一个看起来像是舞台的高高的地方。

    在高台的下面,密密麻麻的坐满了各色类人。

    “这......这是......”KB熊吓得一不小心撞到了狼月的上。

    “提米......”宋伟刚想说什么,忽然觉得伤口一阵难以莫名的疼痛。

    “宋伟!!”提米虽然也是浑无力,但是他还是努力的扶住了宋伟,“你怎么样......”

    宋伟疼的说不出话来。

    忽然,周围的光亮一下子又都暗了下来,然后又闪烁起一些令人有些晕眩的迷彩光来,周围的整个空间都似乎被撕裂了一般令人窒息。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下面,今天宴会的**部分来了!我们的老板为了答谢各位贵宾一直以来的支持与惠顾,今天特地为大家准备了特别的大餐礼物,以此来感谢各位新老客户......”

    台下顿时沸腾了起来,提米能感觉到一股股贪婪刺痛的目光超他们了过来。

    “他们要干什么!”KB熊惊恐的叫道,“大餐是什么意思!宴会是什么意思!”

    “闭嘴!”狼月恨不得给KB这个神经质的小熊一个大耳刮子,“你就不能给我憋上嘴老老实实的待着!!”

    宋伟好不容易稳定了伤口的疼痛,抬起头来,他看到大肥猪从台子的另一边走了过来,然后从刚才发出声音的那个类人的手里接过了话筒。

    “......谢谢,谢谢大家......”大肥猪呼呼的喘着气,似乎他的体重让他自己都很累似的,“下面让我来介绍今晚的贵宾们,他们将有幸亲自挑选食材作为自己独有的权利,而各位也将有幸看到我们新近刚刚完成的几道世间难得一见的极品菜肴......”

    下面的话宋伟一点也没听下去,他和自己边所有的兽一样,在一大堆吵杂的尖叫与呐喊里看到不断的有类人走上台子,好像在看一件件的商品一样的贪婪目光在他们上扫来扫去。

    接着,这些类人又陆续走了下去,只留下一个耳大脑肥的光头和大肥猪一起,和一些貌似是全副武装的类人站在台子上。

    “今天第一位幸运的贵宾!”大肥猪兴奋似的挥着手,“这位先生将代大家作为第一个来尝试本店的新菜谱!”

    台下迸发出刺耳的掌声,伴随着口哨和呐喊声。

    一个穿着很少的女类人一边扭着股走过来一边把一个大大的本子递给了光头男,然后站在一边堆得满脸令人反胃的恶心笑容。

    光头男看了会本子,然后跟大肥猪嘀嘀咕咕了一阵子,于是大肥猪就点头哈腰的冲一边招了招手,于是就有几个类人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索尔叔,他们要干嘛?”

    德克跟雷克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在索尔尼克的怀里缩的更紧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赤狼抱紧了冥猫,“这些家伙一定不会干什么好事。”

    “废话,”提米哼了声,“猪都看得出来!”

    “你们都安静点!”狼月边喘气边说,看来那气体的持续效力比想象中的要强多了。

    就在几个兽还在担惊受怕的时候,忽然一道亮光从他们出来。宋伟努力回过头去,发现在关住他们的笼子后面,竟然是一个偌大的荧光屏。

    “女士们先生们!”大肥猪那恶心的强调又响了起来,“今天第一道美味佳饶,有我们的X先生率先选出了,就是......”

    大肥猪挥了下手,后的荧光屏闪烁了起来。

    “今天的第一道菜肴......童年的脚步!!”

    随着台下的鼓掌声跟呐喊的声音的爆裂,一个奇怪的器械被几个类人推上了台子。

    “哼!真做作的名字,”提米嘲笑道,“一群没品位的家伙!”

    “那是什么?”宋伟的眼角瞄到那个有点像笼子的器械,不自觉地缩了下脖子。

    “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提米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宋伟挡到了子后面一点。

    狼月忽然惊叫了一声。

    “你鬼叫什么!”提米想宰了他,其他兽也很不安的盯向狼月。

    “我......我见过......过......那个......东西......”狼月结结巴巴的说。

    “见过就见过,鬼叫什么!”提米不满,其他兽谁都没吭。

    狼月的表越来越可怕。

    “那个......那个......是......”

    狼月话还没说完,几个手持武器向他们走了过来,其中两个打开笼子伸手就超德克跟雷克抓了过去。

    “不要!你们要干什么!”

    德克跟雷克拼命的想反抗,但是体实在使不出多少力气。

    “放开他们!”索尔尼克怒吼着想把双胞胎夺回来,结果一个类人用一根棍子似的武器捅了他一下,他立刻就瘫软在地。

    “索尔叔!索尔叔......救救我们......”

    德克跟雷克死命的哭喊着,无奈笼子的门已经死死的关了起来。

    “德克......雷克......”索尔尼克努力想爬起来,但是腔疼痛难忍,好像所有的空气都被从气管里抽走了一般的难受。

    “尼克,你没事吧......”狼月赶紧挣扎着要扶他一把。

    “你......你们......看......”

    KB熊好像咬到自己的舌头了般发着抖举起手指着笼子外面。

    其他的兽顺着他的视线朝外面看去。

    只见类人把双胞胎狠狠的丢到那个器械里,然后竖起周围的一些挡板,就好像是一个笼子一样。

    德克跟雷克抽泣的缩在器械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德克......雷克......”索尔尼克忍着口的疼痛超双胞胎喊着,“不要怕,大叔在这里......”

    “哥哥......我好怕......”雷克抽泣着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兄弟,“我想爸爸......”

    “不怕,不怕,弟弟乖......”

    虽然德克也在发抖的抽泣,但是在触碰到弟弟的视线时,他努力的吸了下鼻子,抹了把眼睛。

    “哥哥在这......哥哥会保护你的......一定......”

    德克抱紧了自己的弟弟。

    “先生,可以开始了哦,”大肥猪对光头男赔笑脸,“这次的食材真的很难得的,别浪费了哦......”

    “嗯,你们这的服务果然很令人满意,”光头男嘿嘿笑着,“我只不过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你们竟然真的能办到呢。”

    大肥猪超光头男鞠了个躬。

    “啊,不过呢,”光头男用一种很贪得无厌的目光扫视着双胞胎,“第一个步骤,能不能让我自己亲自来呢?”

    “当然可以。”

    大肥猪对边的类人点了点头,几个类人提来了一个装满了液体的木桶,放下后把里面的液体倒出来一些在一个盆子里,然后毕恭毕敬的把一个像是剃刀的刀子献给光头男。

    索尔尼克紧紧的抓着笼子的栏杆。

    光头男走到放着双胞胎的器械前面,示意几个类人把雷克抓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弟弟......啊!!”

    德克想抓紧自己的弟弟,但是一个类人一脚踹到他的肚子上,疼的他在器械里痛哭的翻滚。

    “哥哥......哥哥......”

    雷克怕极了,怕到连最后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任凭几个类人抓着他的手脚把他成大字型摁在光头男面前的地面上。

    台子下面的呐喊声又尖锐了一些。

    光头男用一条毛巾沾了些盆子里的液体,一点点很仔细的涂在雷克的脚爪上。

    雷克咬着嘴唇。

    “抓牢它哦。”光头男放下毛巾,了下嘴唇,拿起了那把刀子。

    雷克哭喊了出来,奋力的想把脚爪从类人的束缚下抽出来。

    血流了出来。

    “哎呀,你看,都是你要乱动,不小心划伤爪子了吧......”光头男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是手里一点也没有停下来,反而故意的在雷克的脚上又狠狠的划了一刀。

    雷克的哭喊声越来越大。

    “雷克......”德克拼命想挣脱摁住自己的类人,“雷克......”

    “啊,好了......”

    光头男站了起来,只见雷克的脚和小腿上的毛被剃了个干干净净,到处布满了渗血的刀痕。

    类人把已经快要昏过去的雷克扔回器械里。

    “轮到你了哦......”

    光头男嘿嘿了两声,几个类人把德克拧了过来。

    虽然德克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但是光头男似乎并不满意自己的行为没有效果。

    当德克被扔回器械里的时候,血把他的脚下染红了刺眼的一片。

    台下的类人们欢呼了起来。

    宋伟和其他兽们再也看不下去了,SA这只小猫基本是全程都在发抖。

    “你们这些畜生!畜生!”索尔尼克狂叫着,“他们还只是小孩子!你们都干了些什么!畜生!畜生!!”

    “那只大猫在那嚎什么呢?”光头男在一个类人端来的水盆里洗了洗手。

    “大概是等不及被吃掉了吧,”大肥猪陪笑道,“下面请先生先在贵宾席稍后一下,我们马上完成后面的程序。”

    光头男点了点头,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大肥猪招了下手,立刻几个类人走上来开始在那器械上搞弄起来,一个类人端来一些奇怪的液体倒在双胞胎的子底下。

    德克这时候才发现,他们的下竟然是一道铁板。

    “开始!!”

    随着大肥猪的一声令下,德克感觉到自己的子底下忽然隆隆作响起来,他吃力的站起子,看着自己脚下的铁板。

    台子下有些类人忍不住站起了子朝这里观望。

    “他们......在......干什么......”KB熊结结巴巴的说。

    狼月很痛苦似的闭上了眼睛。

    其他的兽颤抖的望着双胞胎。

    “哥哥......哥哥......下面好......”

    雷克不安的抱着德克的体,他下体的伤痕让他的腿只颤抖,只能靠哥哥来维持站立的平衡。

    “没事......没事......”德克安慰着弟弟,“你的错觉罢了......”

    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刺耳了起来。

    “哥哥,这里怎么变的好......”雷克喘着气,汗珠开始冒了出来。

    “没事,没事,”德克一只手抱着弟弟,一只手不安的抹了把汗,“不就是了一点而已嘛......”

    “哥哥,脚底下好烫。”雷克跳着脚。

    德克也感觉到了,不止是周围的温度,来自脚底下铁板的温度也越来越烫了起来。

    “大概......”德克咬了咬牙,“大概是因为脚上的毛被剃掉了,所以感觉有点吧......”

    “可是,脚底下好烫啊......”

    德克一咬牙,使劲的把雷克给背到了后,两只手从后面紧紧的托住了自己弟弟的双腿。

    “怎......么样......”德克的话有点断断续续的,好像有什么在折磨着他,“好点......点了......没......”

    “嗯,好多了,”雷克抱着哥哥的脖子,“哥哥,你出了很多汗额......”

    “没......什么......你长大了嘛......有点重了......”

    德克说着话,体竟然越发的摇晃了起来。

    “哥哥,我很重吗?”雷克发觉自己的哥哥似乎喘的越来越厉害了,而且体抖的不成样子,“放我下来好了,点没事的。”

    “不......你不能......下来......”

    台子底下的类人们竟然更加兴奋似的吵杂了起来。

    雷克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他稍微动了下体,朝下望去。

    “哥哥!你!你的脚......”

    只见德克的双脚不知道怎么的变成了一种深深的熟的颜色,一些黑色的烟气夹杂着嗤嗤的烧烤的声音从下面钻出来。

    “这个畜生很能撑额......”光头男坐在位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双胞胎,“看你能撑多久......”

    烤的味道弥漫在四周。

    台下的类人们更加动起来,伴随着欢呼声。

    德克觉得双腿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意识也开始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一滴什么东西滴在德克的脖子上,把他已经快要消逝的意识又拉回了一些。

    “哥哥,这次,让我来背你,好吗......”

    在自己昏过去之前,德克感到已经完全烤熟了的双脚离开了地面,一双结实的手臂托起了自己的双腿。

    眼前的这个温暖而宽厚的肩膀看起来是那样的陌生......也很熟悉。

    “雷克......”

    德克把脑袋靠在那温暖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烤的味道更加弥漫了开来。

    当周围的空气不再炙的时候,那个像笼子一样的器械被撤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很考究的圆桌,上面堆满了各色饮品和装饰,还有桌子中间一只华丽的大盘子。

    大盘子里是两对散发出人香味的,调料上品,色泽鲜艳的烧烤脚爪。

    类人们一哄而上,等不得大肥猪发出指令,每个人都贪婪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叉。

    这是一场盛宴。

    舞台上的笼子里。

    德克睁开了眼睛,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众兽模糊的脸庞。

    “德克!”

    德克想动一下体,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站起子了。

    “大叔的体......很温暖......”

    德克感觉得到自己是躺在索尔尼克的怀里。

    “我的腿......好冷......”

    “没事的,没事的,”索尔尼克声音里充满了颤抖,他慢慢的用手抚摸着德克苍白的面孔,“千万别看那里......大叔帮你暖暖,大叔帮你暖......”

    其他的兽全都在默默的抽泣着。

    宋伟把脸扭了过去,提米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既然是大叔说的......那我就......不看那......”德克的声音很微弱,“大叔......我......把雷克......给我......”

    索尔尼克抽泣的把德克轻轻的放到地面上,然后犹豫了好一会,抬起雷克的体,放到德克的旁边。

    “雷克......”德克没办法转动体,他只能通过手的触感来感觉自己弟弟冰冷的体。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你......”

    德克觉得有东西从眼睛里流出来,划过脸颊,消失在自己意识的最深处。

    其他兽谁也没有说话。

    “周围怎么这么安静呢......弟弟,你能听见我的话吗......周围好黑......晚上了吗......让哥......哥......唱你最......喜欢的歌......陪你......睡觉......好吗......”

    德克握紧了弟弟的手。

    “别怕......哥哥......在这里......好好......睡吧......哥哥,给......你唱......歌......”

    德克张开了嘴,他发现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是他知道,自己要唱下去。

    “弟弟......对不起......”

    歌声传了出来,虽然这声音越来越微弱,但是宋伟觉得,这声音将永远飞翔着,这声音将永远不会消失。

    “......笼中鸟啊,笼中鸟......躺在这狭小的笼子里数着漫天的星星啊......人们都走了,他们都走了......关在笼子里的失去自由的鸟儿啊,什么时候才能振翅高飞在那广阔的天际啊......我的明天再也不会来了......站在我后的人的正面又是谁呢......”

    这个歌声,你听到了吗?

    “晚安......雷克......”

重要声明:小说《约曼冈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