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前夜(4)

    宋伟忽然睁开了眼睛。

    四周一片刺眼的茫茫的惨白。

    “这里是哪里......”

    宋伟挣扎着想站起来,发觉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努力了半天好不容易扶着一面的墙壁勉强站了起来。

    首先印入宋伟眼帘的是一排金属栏杆,跟四周同样刺眼的惨白色。

    “提米!”

    宋伟发现月兽那几个所谓的幸存者也都昏倒在这个白色的牢房里,但是他更担心的是自己的朋友。

    “提米,提米......”宋伟把提米的子靠墙扶起来,用手拍他的脸,“提米,醒醒......”

    “唔......讨厌,别闹了......好困啊......再让我睡会嘛......”

    提米眼睛紧闭着非常满足的嘴唇。

    宋伟直接把提米的脑袋丢了结结实实的在地板上撞了个倍响。

    然后提米声嘶力歇的鬼叫就把所有的兽都叫醒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KB首先跳了起来,然后跟着月兽跟其他几个兽也跳了起来。

    一大堆兽叽叽喳喳的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德克跟雷克害怕的藏到索尔尼克的怀里直发抖。

    “别吵了!”

    狼月很有气势的吼了一声,果然有用,噪乱立刻安静了下来。

    “狼月,”宋伟凑了上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到这了?”

    “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提米抬头盯着屋顶角一处的一个转动的金属盒子,“那个晃来晃去盒子看着就不舒服!”

    “你的看法没错。”狼月的脸上写满了世界末,“这里是类人专门关我们兽人的牢房!!!”

    寂静。

    几乎所有的在场的兽都低下了头,默默不语。索尔尼克把双胞胎紧紧的抱在怀里。

    宋伟看着提米。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提米站起子,问狼月。

    狼月犹豫了很久。

    “因为......”狼月缓慢的说,“我被他们抓住过......”

    所有兽又是一惊。

    “为什么没听你说过?”一向不说话的小猫SA首先打破了僵局。

    所有兽的目光又重新转向了狼月。

    “我不想再回忆了......拜托......太可怕了......”

    狼月把脸深深的埋在双肘之间,好像想起了什么非常不愿意回忆的景。

    “等等!”月兽忽然紧张的四下张望,“狼牙呢?狼牙去哪了?”

    “难道逃掉了?”KB熊猜测。

    “谁知道!”哈格这只大蜥蜴不安的吐着舌头。

    “是逃跑了吧?”小村撇嘴。

    “不管怎么样都比现在好吧?”索尔尼克这只狮子抚摸着双胞胎的头。

    小猫SA又陷入了沉默。

    赤狼跟冥猫从刚才开始就黏在一起,黏的提米恨不得过去泼他们一大桶白开水。

    狼月抬起头来。

    “我看到狼牙了。”

    “啊?他在哪?”月兽急忙问道。

    狼月盯着月兽那张有些急切的脸。

    “就在我去追那黑影的时候......我看到你的狼牙......”

    狼月顿了顿,没往下说。

    “怎么样?”月兽两手抓住狼月的肩膀,“告诉我,他怎么了?”

    狼月一把打开月兽的手,站了起来。

    “我看到狼牙他......跟类人在一起!!!”

    月兽往后退了两步,一脸的撞到鬼的惊吓状。

    “是狼牙......”狼月恶狠狠的说,“是狼牙那混蛋!把类人引到了我们的营地!!!”

    寂静。

    “这不可能!”月兽大叫了起来,“狼牙不可......”

    “那你说他现在在哪!!”狼月一把抓住月兽的脖子,“说啊!你的小朋友在哪!!”

    月兽被掐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哎,哎,都别这么激动。”提米赶紧过来抓住狼月的手臂,防止他一个不注意把月兽给掐死。

    “先把他放下来啊,”宋伟也说道,他回过头,“大家也过来帮忙......”

    但是其他兽貌似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狼月忽然放了手,月兽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其他的兽围了上来。

    “对啊,我说怎么那么奇怪呢......”“是啊,我说怎么每次都这样呢......”

    “原来......”“恩恩,原来是这样啊......”

    一堆兽七嘴八舌气来。

    “等等!”提米很烦似的摆手,“你们在说什么?”

    “啊,是这样的,”小村解释道,“其实呢......嗯......自从这只小老虎加入我们以后,我们就不断的遭到类人的追踪,我们一直就奇怪类人原来根本找不到我们的藏之处,为什么忽然找的那么准......”

    “感全都是你在搞鬼啊!”哈格朝月兽啐了一口。

    “你这个叛徒!”KB恼怒的说。

    其他兽都好像要吃了月兽一样狠狠的盯着他。

    “等等,”宋伟站了出来,“没有证据前别这样冤枉别人!”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话了!”冥猫不满的过来猛推了宋伟一把,“你最好少管闲事!”

    “啪!”

    冥猫直接摔到了一边的墙角,脸上清清楚楚跑出一个拳印。

    “小猫!!”赤狼赶紧过去看他。

    提米把宋伟扶起来,他回头的眼神连狼月都觉得一股说不出的狰狞。

    “你们谁再敢动我的宋伟一下,下次可不会这么便宜的!”

    其他兽谁都没敢动。

    “够了!”狼月忍不住了,“月兽的事我们等会再好好谈,现在我们要关注的是我们该怎么办!”

    狼月的一句话似乎又让众兽想起了大家现在估计都已经一脚踏进坟墓了,刚才紧张压抑的气氛瞬间又蔓延开来。

    正在一堆兽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由远至近,然后不知哪里响起了一阵开门的声音,脚步声踱了进来。

    众兽透过牢房的金属栏杆的目光变的惊骇。

    铁栏杆外出现几个明显是类人的生物,在他们的后,是看起来有些虚弱,被戴上了项圈牵在一个类人手里的狼牙。

    “狼牙!!”

    月兽一下子扑到前面,抓住栏杆喊叫,几个类人仿佛是害怕般往后退一下。

    “狼牙!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在那!”月兽疯狂的大叫,“发生了什么事啊!”

    其他兽都离月兽远远的,只有提米跟宋伟试图把月兽拉回来。

    “他在鬼叫什么啊?”

    宋伟一愣,他听懂了类人说的话,从提米脸上的表来看,他跟自己一样也听懂了。

    “谁知道啊,”一个穿着很奇怪的红色衣服,看起来应该是雌的类人从斜挎在肩膀上的一个皮包里掏出一条手帕捂住鼻子,“他们可真丑啊,上帝怎么会许这样低劣的生物存在呢?”

    要不是有牢房关着,提米觉得自己一定会冲过去扇她两个大耳刮子。

    哈格忽然惊叫了一声,神害怕的退到了墙边,背靠着墙只喘气。

    “亲的,你别这么说啊,你看那个东西的反应多有趣啊,”一个胖的跟猪猡之国的那群大耳朵一样的家伙呼呼的大口呼气,好像一停下来就会被憋死一样,“你忘了咱们昨天享用的美味了吗?”

    红衣服哼了一声,没理大肥猪。

    “是啊,夫人,老爷说的没错哦,”一个贼眉鼠眼还秃顶的矮个子一脸恶心的笑道,“这次我们可是专门托撒旦先生抓来的鲜活的哦,三天后的宴会肯定会非常精彩的,夫人。”

    红衣服白了他一眼,仍然趾高气扬的捂着鼻子。

    “狼牙!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月兽仍然大声的喊叫着,“到底怎么回事!是你做的吗......是你引来类人......的......吗......”

    月兽的喊叫渐渐变成了低声的嘟囔声,他一股栽倒在地上,手抓着金属栏杆,声音里有一些的抽泣。

    “这些恶心的东西真让人不舒服!”红衣服把手帕塞到皮包里,“老公,我们快走吧,恶心死我了!”

    “哦,哦,好,走,走,”大肥猪猛的拉了下拴住狼牙的绳子,拉的狼牙一个踉跄,“看到他们了吧,我的小宠物,好了!走了!”

    狼牙的嗓子里发出一阵没有意义的咕噜声,任凭几个类人牵着他走了出去。

    众兽一下子炸开了锅。

    “听见了没有!”“类人管那混蛋叫宠物!”

    “果然......”“就是他害我们......”

    只有哈格还卷曲在墙边丢了魂般的嘟囔着什么。

    月兽还是维持着一个姿势滩在那里。

    狼月没管边发生的噪乱,他走到哈格的边,一只手安慰的按住这只看起来很惊慌的大蜥蜴的肩膀。

    “怎么了,朋友?”狼月问他,“你看起来很不好,没事吧?”

    其他兽也围了上来。

    “我......我......”哈格的声音结结巴巴的,他抬起头,众兽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些东西在打转。

    “哭什么!”提米不耐烦的说,“一个大男人看到几个怪物就吓的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宋伟拉了拉提米的尾巴示意他文明点,别老得罪人。

    “皮包......”哈格忽然囔囔的说。

    “什么?”小村愣了一下,“皮包?”

    “你是说刚才那个女类人拿着的皮包吗?”狼月问。

    哈格没说话,而是颤抖的转过,把后背露了出来。

    “真俗的纹!”提米嘲笑道。

    狼月白了他一眼。

    “哎?”KB熊凑了过去,“我刚才没看错的话,那女类人拿着的皮包上也有一个很像的纹额......”

    “嗯......就是额,”小村想了想,“啊,对了,那个皮包的颜色跟哈格你的皮肤还蛮像的......”

    所有兽的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

    哈格似乎是再也忍不住了,一边死命的捶着墙壁一边呜呜的哭了起来。

    宋伟不自觉的又抓紧了提米的手臂。

    “那......那个......皮包。。。”赤狼抱紧了冥猫,冥猫似乎是在发抖。

    哈格的声音已经颤抖的泣不成声了。

    “那个......皮......包的......皮......是......我的......我......我的......女朋友......”

    整个牢房里死一般的沉寂。

    少顷,一所类人的建筑物里。

    在狼牙看来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如同地狱的房间。虽然锁住他脖子的铁链让他呼吸有点困难,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不断的抬头看对面的墙上。

    在狼牙的视线所能接触的墙壁的上方,镶嵌着一排野兽的头颅。

    虎,牛,狮子,狼,鹿......

    狼牙不的不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迫使自己能闭上眼睛不看到这些可怕的景,他知道,也许是一小时,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个月或其他什么时候,那些头颅的脖子下面,曾经有一副跟自己一样的躯体,但是如今他们却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

    “喜欢我的战利品吗?”

    狼牙睁开眼睛,不过这次他没有抬头,因为他太熟悉这个声音了。

    刚刚在宋伟一行兽的牢房里出现过的大肥猪类人,走到了狼牙的边。他看到狼牙并没有对他的声音有太大的反映,伸手摁住狼牙的头把他的脸扭了过来。

    “别给老子装蒜!科学家告诉我们你们这些东西懂得我们的意思!”

    狼牙盯着那双瞪圆的双眼,要不是自己的手脚甚至连嘴巴都被束缚着,他要干掉这个就体力而言比他弱小的多的类人简直比狩猎迅猛龙还容易。

    “算了,反正我们也听不懂你们的在嚎些什么,你不吭也无所谓。”

    大肥猪把狼牙扔在脚下,有点累的直喘气。

    “既然你不愿意吭声,那就听我说好了,”大肥猪坐到一把椅子上,压的咯吱咯吱的直响,“要不是你这个有点我们类人智慧的笨狗每次都在我们快成功找到它们的时候把我们引到别的地方,那些猎物早就是我的了!”

    狼牙倒在地上依旧没反应。

    “啊,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大肥猪指着自己的脑袋,“畜生的智慧到底比不上生物进化的最顶尖,你说是不是啊?”

    安静。

    “哼,你还真不活泼呢,”大肥猪站了起来,“你说,你会不会喜欢我把那些畜生的脑袋也挂在墙上,当成战利品呢!!”

    “吼!”

    虽然狼牙的全都被束缚着,但是他的这下听起来嘶声裂肺的吠叫还是令大肥猪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哦哈哈哈,你终于有点畜生该有的样子了......”

    大肥猪站起来,故作镇静。

    “知道吗,我就是欣赏你这副生猛的样子,”大肥猪狞笑着,“你可以放心的,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当我的宠物,我保证你的伙伴......嗯,如果你们这些畜生也有伙伴的概念的话......我保证它们绝对不会被挂到墙上,绝对......”

    狼牙沉默了。

    “乖孩子,”大肥猪对自己的这番话似乎很满意,“你会是一个好宠物的......”

    “爸爸!”

    狼牙循着声音回过头来,他看到一个似乎是还没有成年,个子也很小的类人推开门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

    “爸爸,爸爸,”小类人一边跑一边兴奋的呱呱叫,“它在哪?它在哪?”

    当他看到被锁在地上的狼牙时,发出了一声更加兴奋的惊叫声。

    “是它吗!是它吗!是它吗......”

    狼牙看着一个小孩子看见自己好像是看见了一个大玩具般的兴奋的在自己边打转。

    大肥猪呵呵笑着把小家伙抱了起来。

    “爸爸!它好壮哦!”小类人在被抱起来的时候还不忘在狼牙的上掐了两把,“它真的是我的了吗?真的吗?真的吗?”

    “哈哈哈,是的,你这个小捣蛋鬼,”大肥猪笑的合不拢嘴,“能想要这些畜生当宠物,不愧是我儿子,有前途!”

    小家伙嘻嘻笑着。

    “好了,好了,我把你留在这里跟他玩好吗,”大肥猪把自己的儿子放下来,“我得去看看那群下人把三天后的宴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大肥猪弯下腰,把嘴贴近狼牙的耳朵。

    “你知道该怎么做,想想那群待在牢房里的小家伙们!”

    狼牙全都在颤动着。

    大肥猪摸了摸儿子的头,走了出去。

    狼牙盯着剩下的这个小类人。

    “嘿,你现在是我的了,”小类人对狼牙说,但是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们先玩点什么呢?”

    小类人往外瞅了瞅,确定他的爸爸已经走远了,于是锁上了门。

    “我想到我们要玩什么了哦,”小类人在一边的一个柜子里开始翻找起来,“虽然我爸爸不太喜欢我玩这些......他说太危险了......不过我还是很喜欢......”

    当小类人从柜子里搬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狼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们来玩伴家家酒吧!我来当医生,你来当病人。。。”

    小家伙的表异常的兴奋,他开始在狼牙的体上鼓搞来鼓搞去。

    “哎呀......病人你的病很严重哦,你看你的四肢,肚子,脖子都有毛病额......”

    狼牙闭上了眼睛。

    “放心吧,我会救你的!”

    小类人拿出了一堆东西。

    “那么,手术开始了......让我先帮你挂上点滴吧......啊,还要打针哦......放心,不会很痛的......”

重要声明:小说《约曼冈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