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前夜(3)

    “你在找我吗,狼月。”

    宋伟赶紧回过头来,看到后一个虎兽人带着两个看起来还是孩子的小犬兽正走过来,他的后跟着一个比他还高了一点的兽人。

    这是哪个族的兽人?看起来像犬族又像狼族,跟野狼一样是混血?

    “啊,新的幸存者!”月兽似乎很高兴,他放开手,边的那两个小犬兽嘻嘻哈哈的扑到KB的怀里。

    “你跑哪去了!”狼月似乎有点生气,“你知不知道这样跑出去会很危险的!万一碰上类人怎么办!”

    “你担心什么啊,我只不过带着小弟弟们去玩会而已,”月兽不满的说,“而且类人在晚上不喜欢出来的,偶尔碰上一两个靠狼牙足够应付了。”

    月兽后的混血兽人一句话没说,只是很不友善的瞪着宋伟跟提米。

    “啊,抱歉,”狼月转过来,“这个没事就喜欢乱跑的叫月兽,是我们这里最会添麻烦的家伙,他后面的是狼牙......”

    “啊,你们好。”宋伟冲他们打招呼。

    月兽很兴奋的回招呼,但是狼牙似乎没这个意思,仍然狠狠的瞪着宋伟。

    “你很不合群哦。”提米冲着狼牙说,“至少也要应一声吧。”

    “啊,别介意,”月兽把一些烤递给狼牙,“狼牙不能回答你们的,因为他是哑巴,不懂说话的。”

    狼牙嗓子里发出一些嗯嗯呜呜的声音,不知道是在赞同月兽的话还是因为烤很好吃。

    宋伟跟提米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对双胞胎是......”宋伟望着在不远处正陪那俩个小犬兽玩的开心的KB问道。

    狼月似乎有点忧伤。

    “他们是德克跟雷克,是我们在一个......房子外碰见的......他们的父母现在大概已经不在了吧......”

    提米扬了扬眉毛。

    “都是这该死的异变!不是这个原因我们绝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宋伟跟提米互相看了一眼。

    “到底怎么回事,能说清楚点吗?”提米说。

    狼月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其他的兽,叹了口气。

    “忽然就发生了......天空暗了下来,森林几乎都消失了,草原也几乎都不见了,到处都是恶劣的环境......然后类人就没任何征兆的出现了......”

    宋伟咽了口唾沫。

    “类人是什么?”提米问道。

    所有的兽似乎都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紧张了起来。

    “类人......一种我们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的生物,他们有语言,有很多个呆在一起的群居习惯,还有不可思议的力量......用一根很细的铁管就能轻易杀掉一群我们兽人......到处都是,到处都是......我们没办法,只有像被狮子追逐的羚羊一样到处逃窜......很多兽都被抓走了,再也没有出现......”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们?”宋伟的声音有点异样。

    “不知道,”狼月淡淡的说,“我只知道,想活命的话就绝对不能碰上这些东西!”

    “我们没见过类人啊,”提米接过话头,“要怎么分辨他们?”

    “他们很好认的,”小村凑了上来,“类人像我们一样用两条腿走路,但是比我们要瘦小很多,他们的耳朵跟嘴都很扁,除了头顶其他地方都没有毛发......”

    “而且他们总是用什么东西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狼月挥挥手适宜冥猫过来收拾下众兽吃饱喝足后的残局,“那些包在他们体外面的东西很坚固,有时候连弓箭都没办法......但是他们本好像很脆弱。”

    “是的,没错,”月兽躺在狼牙的腿上很舒服似的蹭来蹭去,“我跟狼牙碰到过一个没包起来的类人,狼牙一巴掌就把他拍死了。”

    “你们就这样大张旗鼓的生篝火,不怕把他们引来吗?”提米说。

    “没关系,”月兽说道,“我们知道,类人一般晚上是不会活动的,他们好像很怕黑。”

    宋伟松了口气。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每晚还是会派谁站岗的,”狼月说,“今天该谁了?”

    “我。”小村举了举手。

    “恩,要警惕点啊,但是别那么神经质。”

    狼月转过头对着宋伟跟提米,指了指后一片空地。

    “今晚你们先睡那吧,大家都离的不远,有况喊就行了......”

    夜晚。

    也不知道是因为崎岖不平的地面还是因为有太多事没有想明白,宋伟就是睡不着。

    “提米,提米,”宋伟小声的推着他旁边的人,“你睡着了没啊?”

    “你翻来覆去的跟条虫子似的叫我怎么睡,”提米翻了个,“小声点,你不想把别人也吵醒吧。”

    “不,其实是,”宋伟压低嗓子,“我还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去给人送礼物吗,怎么会跑到这么个荒唐的地方?”

    “我跟你知道的一样多,”提米没好气的嘟囔,“不过你不觉得咱们现在该关心的不是这个?”

    “啊?”

    “啊什么啊,”提米用手指头在宋伟脑门上弹了个响,“我们现在该关心的是怎么从这个好像白痴发神经一般的世界里出去!”

    “哦。”宋伟揉了揉有点疼的脑门,“那我们怎么出去啊?”

    提米做了个听天由命的姿势。

    “其实......”宋伟有点吞吞吐吐的,“我觉得......这些事......”

    “什么?”提米用手摸了下宋伟下巴,好像在摸一只小狗狗。

    “我觉得这些事......可能跟我有关......”

    提米瞪着宋伟。

    “自从我回来以后,好像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别瞎想了,”提米一摆手,“你是神经过敏了吧,你以为你是哈利·波特还是移动地图兵器柯南啊,到哪里还能哪里下酸雨刮龙卷风还能顺道死一大票人啊,别扯了。”

    “可是......”

    宋伟话还没说完,提米的一根手指就贴住了他的嘴唇。

    “听我说,兄弟,就算是这样,我也会一直陪着你......所以,你就安心的睡觉,剩下的交给我,明白吗?”

    宋伟盯着提米泛光的双眼看了好久,点了点头。

    忽然一个黑影从两兽的不远处闪过,径直的消失在远处的黑暗里。

    “那是什么?”宋伟说。

    提米没有回答,示意宋伟爬起来跟着自己。

    “你们干什么去?”

    宋伟跟提米停下了脚步,看到其他兽都还睡的好好的,狼月抬起子望着他们。

    提米把刚才看到的景说了一遍。

    狼月皱了下眉头,爬起来示意宋伟跟提米跟住了。

    “月兽,月兽......”

    三个兽来到本来应该是月兽站岗放哨的地方,却发现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三个兽不约而同的心头一紧。

    “呼噜~~~呼噜~~~~”

    “哎?”提米竖起了耳朵,“是我的错觉吗?”

    “这好像是......”宋伟挠挠头,“呼噜声?”

    狼月脸上的表瞬间由紧张变成了非常不爽的生气,他四下里瞅了瞅,然后径直的超一处黑咕隆咚的地方走过去。

    宋伟跟提米跟了上去。

    月兽很舒服的倚在一块看起来奇形怪状的岩石上用一种很四仰八叉的姿势睡的正爽,还不时的吧唧吧唧嘴然后嘟囔几句听不懂意思的呢喃还打着呼噜。

    宋伟觉得狼月现在的脸看上去像恶魔。

    几分钟后。

    月兽捂着满头包的脑袋气哼哼的坐在地上撇嘴。

    “我告诉你几次了!不许在站岗的时候睡觉!!你把我们的生死危机当成什么了!!!”

    “好了,好了,”提米过来打圆场,“这个事也别说了,我们又不时来监视他的。。。”

    “啊,对了,气的我正事都忘了,”狼月拍了下脑门,“月兽,你刚才看到什么奇怪的人了没?”

    “没!”月兽没好气的回答。

    狼月叹了口气,转过头对着宋伟跟提米。

    “你们能不能跟这个没用的小老虎在这里守会?”狼月一边说一边向黑暗里跑了出去,“我要去看看什么况......”

    宋伟还没来的及表示什么意见,狼月就已经跑没影了。

    “真是个急子。”提米撇撇嘴。

    三个兽坐了下来。

    宋伟一直想找月兽说点什么,因为根据小风留的纸条来看,“月下小兽”应该指的就是月兽这只老虎了,而且提米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喂,月兽,”提米忽然盯着月兽,“我想问你个问题。”

    宋伟直起了耳朵。

    “什么啊?”月兽问。

    “这里的女兽都到哪里去了?”

    月兽的表好像是吃馒头时发现里面有半只小强般的瞬时万变。

    “我......我不知道......”月兽吞吞吐吐的说,“自从类人出现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女兽,据哈格说,他看到他们族的几个女兽被抓走已经是几个星期以前的事了......”

    宋伟跟提米对望了一眼。

    “恩......那个......”宋伟问道,“类人为什么要抓我们兽人啊?”

    “我不知道,”月兽说,“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现的......只是短短的几个月,火山喷发,地震,海啸,还有漫天的火雨就毁了我们大部分的家园,然后类人就那样出现了......他们的建筑,他们的群落就好像以前就在那里一样忽然就矗立起在我们的土地之上......他们四处抓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被带进他们的建筑的兽人再也没见出来过......”

    “你说这些等于没说,”提米不高兴的撇嘴,“这些狼月已经告诉过我们了。”

    月兽的表越来越难看。

    “换个轻松的话题吧,”宋伟试图安慰下月兽,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嗯,那个......对了,你跟他们都是怎么认识的啊?”

    提米做个了“这个问题真没水准”的姿势。

    “哦,我们都是被类人追捕过而逃脱的幸存者,”月兽用手在地上画圈圈,“我只记得我倒在了一处污泥坑里,是狼牙把我救起来的,不然我估计会因为伤口感染死掉吧......之后我们就碰到了狼月那一群幸存者......”

    宋伟发觉提到狼牙的时候,月兽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

    “等等,”提米打断了宋伟的思路,问月兽,“你刚才说你只记得是什么意思?”

    月兽的声音变的很平静。

    “因为我只记得我是为了逃避类人才倒在那个污泥坑和我自己的名字!”

    提米的脸上洋溢起一种很难察觉的表

    “哦,对了,”月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狼牙好像也不记得碰到我之前的事了......也许是他不能说话所以表达的不清楚吧......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睁眼看到他狼牙这个名字就在脑海里闪现了出来......而且貌似他也蛮喜欢这个名字的......”

    宋伟忽然觉得伤口不由自主的疼了起来,还没等他用脑子想这又是怎么了的时候,一个黑影扑了上来。

    提米跟月兽吓了一跳。

    狼月一个踉跄栽倒在宋伟的面前,肩膀上扎着一根很像钢针一样的东西。

    “快跑......”

    “什么!?”

    三个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一股亮的刺眼的光线刺了过来。

    “宋伟!当心!!”

    宋伟只觉得自己被什么挡了一下,然后一个什么东西就到了腿上。

    “提米!”“混蛋!”“你们要干什么!!”。。。

    宋伟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当他倒在地上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间,他看到几个影向他们靠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约曼冈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