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前夜(1)

    [[[CP|W:250|H:190|A:C|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08/22/1674845634181035725135000808108.jpg]]]风亚抿了口杯子里奇怪的液体,瞪眼看着面前一个黑灰色的狼兽人。

    “哥哥!你不能这么干!”

    黑灰色的狼兽人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很气愤,海蓝色的瞳孔也充满愤怒的盯着风亚这个酋长大哥。

    风亚似乎是在笑般的扬了扬嘴角。

    “我说小风,”风亚慢吞吞的说,“我是酋长,一切我说了算。”

    小风气的攥紧了拳头。

    “但是他是我的朋友!”小风恨恨的说。

    “朋友?你不知道吗,朋友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依赖和信任的关系......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风亚的语气毫不犹豫,“再说了,把这件事告诉我的,不就是你吗,我亲的弟弟?”

    小风顿时变的哑口无言。

    “这种有变态嗜好的家伙,还是早点处理掉的好!”

    小风觉得自己在哥哥的眼神里看到了残忍。

    “你......你变了......”小风嘀咕着。

    “你说什么?”风亚瞪着自己的的弟弟。

    “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小风忽然朝风亚吼道,“你不是也跟雪洛......”

    “注意你的语气!”风亚厉声训到。

    不过小风似乎没有住嘴的意思。

    “要说谁有变态的嗜好,我看除了你没有谁了!”小风愤怒的指着风亚的后,“还有!你看你还对野狼做了些什么!!”

    风亚很不屑的往后瞄了瞄。

    野狼被一条条的铁链紧紧地束缚在风亚后两个大小不一的圆桶的旁边,他的双脚被很奇怪的钉在承受着他整个体重量的木板上,血混着汗水顺着铁钉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主人......咬我......”

    野狼的眼睛虽然被眼罩遮的严严实实的,但是可以感觉到他此时迷离的眼神,嘴里的口球让他发出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风亚放下手里的杯子,走到野狼的后,很温柔的抚摸着自己奴隶光滑的皮毛,把手一点一点的搭在他的肩膀上,用自己的舌头轻轻的着那已经在颤抖的脖子。

    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噗嗤!!”

    血伴随着野狼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什么的呻吟声喷了出来,洒落在小风的脚底下。

    野狼后的两个圆桶开始滴滴答答的动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正通过连在上面的管子流进里面,或者是流出去。

    野狼的喘息也越来越乱。

    小风用一种很厌恶的眼光盯着风亚。

    “啊......可口的感觉......”

    风亚抬起头,从野狼的后走了出来,牙齿上还沾着一片的血红。

    “奴隶,”风亚用舌头在嘴唇边了一圈,“告诉我可的弟弟......”

    “是......主人......”野狼被捆住的双手艰难的扭了扭,他的手已经被捆了很久。

    “我......我是主人......的......无论是......**......还是......灵魂......我愿......愿意。。。意......主人......对我做......做......任何事......”

    “听见了吗,亲的弟弟?”风亚伸出一根尖尖的指甲,扎进野狼那还在起伏的口的里,一丝血迹窜了出来。

    “你这个恶魔......”小风咬牙切齿的说。

    风亚的眼里蹿出一股邪恶,他“刷”的一下把指甲划了下来,一条拇指般粗的血痕让野狼的呻吟声又急促了起来。

    “你!”小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应。

    “嗯......动听......”风亚了下指甲,“无论什么时候,这种刺进**的声音总是这么振奋人心......”

    “你......你......不是......我哥哥......”

    “嗯?”风亚盯着还在嘟囔着什么的小风,“你说什么,弟弟?你再说一次?”

    “我说你是恶魔!!!”

    小风忽然拔出别在腰间的猎刀,猛然间向风亚冲了过去。

    风亚动也没动。

    小风的猎刀在离风亚的右眼球差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风亚脸上露出了一股笑容。

    “小剑,你回来了啊......”

    一只尖利的手爪顶在小风的喉咙上。

    “哼!你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小风并没有把猎刀收回来,眼睛依然瞪着风亚,“你最好把你的爪子给我挪开,匈魔剑!!”

    小风眼前这个浑黝黑的狼兽人似乎没有一点要听话的意思。

    “小风少爷,把你的刀从酋长的眼前挪开,”匈魔剑语气冷静的说,“不然别怪我做出不尊重的事!”

    小风瞪了风亚好一会,然后慢慢的把刀别回了自己的腰间。

    匈魔剑收回了爪子,然后直接跪在小风的面前,用体把他与风亚隔开。

    “对不起,小风少爷,有不尊重的地方,任凭少爷处罚!”

    小风哼了一声,转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转过头来,视线越过跪在地上的匈魔剑像一根钉子一样钉住风亚:

    “风亚!我一定会杀了你!!”

    小风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风亚对小风的背影嗤了下鼻子。

    “站起来,小剑。”

    匈魔剑立刻站了起来,充满恭敬的站在一旁。

    风亚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知道叫你回来干什么吗,小剑?”风亚端起自己的杯子,野狼的喘息声在他后渐渐的变的稳定。

    “杀人!!”

    匈魔剑头也没抬,声音冷静得出奇。

    “跟你说话真方便,”风亚对匈魔剑勾了勾手指,“过来!”

    匈魔剑毕恭毕敬的走到风亚面前,跪了下来,让自己的头顶冲着风亚。

    风亚把手里喝剩下的奇怪的液体慢慢的倒在匈魔剑的头上,那些液体滴滴答答的顺着他黝黑的皮毛流动着。

    但是没有滴到地上,而是像被什么吸收了一般消失在匈魔剑的皮毛间。

    “是的,酋长,我会照你的吩咐去做的!”

    说话间,匈魔剑的影消失在了风亚的眼前。

    “这次......应该是个大丰收吧......”

    风亚的尾巴很高兴般的甩来甩去。他走到野狼面前,嘿嘿的笑着。

    “你们......都是......我的......”

    风亚了下野狼口上的血痕,用指甲划开了捆住他双手的绳子。

    “奴隶!用你的手抱着我!让我感觉到你的温度!”

    野狼顺从的用已经快没有感觉的双臂抱住了自己的主人。喘息的声音越发得急促起来。

    “主人......我要......”

    “啪!!”

    风亚一巴掌扇在野狼的狗脸上,瞬时间印刻出一道血痕。

    “奴隶!你要我跟你重复几次!啊!?”

    风亚用手捏着野狼的下巴,捏的很紧,指甲陷进了里。

    “我再说一次!你没有资格要求任何事!除非那是我想的!”

    风亚狠狠的捏住了野狼。

    “不过,我今天很开心......就让我尝尝......我的奴隶......可口的滋味吧......”

    野狼似乎是还在无意识的嘟囔着什么,但是他的嘴立刻就被风亚的嘴堵了起来。

    夜晚的冷风拼命的嚎叫了起来。

    .................................................

    沃特兰德唯一的一所医院里。

    泰立·耶利哥这个现在作为部落里唯一的一个医生的牛头兽迷糊的从桌子上把头抬起来,刚才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是这阵子太累吗?”泰立牛嘟囔着打了个哈欠,挠了挠自己右边那支断了一半的牛角,“该不是因为年纪大了吧?啊哈哈哈哈......怎么可能......”

    泰立牛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聊。还是子后面会冒出N条黑色效果线的那种。

    一阵凉风吹了进来,这让这头和睦的老牛打了个冷颤。

    “我没关窗户吗?”泰立牛拍着自己的头,走到窗户前,伸手要把窗户关起来。

    “我的记难道说越来越不好了吗......嗯?”

    泰立牛停下了正在关窗户的手,盯着那发亮的窗户玻璃。

    一个黑影倒映在窗户玻璃上。

    周围似乎一下子变的更加凉了起来。

    泰立牛转过,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兽人。

    “叶狈,你来做什么?”

    叶狈晚霞般灿烂的皮毛在这充满凉意的夜里看起来还是那样的绚烂夺目。

    “哎呀......你对人家怎么这么冷淡啊......”

    叶狈一股坐在一把椅子上,很好玩的翘着椅子腿转圈。

    “别用那种恶心的腔调说话!”泰立牛冷冷的说,“我可没请你来!”

    “哎!不是你请的吗!”叶狈脸上吃惊的表明显是装出来的,“我还以为你叫独行去找我是因为......”

    “......是因为三百年没见了所以想我了呢......”

    泰立牛脸上的表很复杂。

    叶狈忽然用一种很尖锐的声音大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

    “别再用你那恶心的人妖腔调发出任何声音!”泰立牛对着地面啐了一口,“死狐狸!”

    叶狈还是捂着肚子笑的跟肚子里有一大票蛔虫一样。

    “有话快说,有快放,”泰立牛对叶狈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像是一个和睦的牛头兽,“没事就赶紧给我消失!你这个妖怪!”

    泰立牛话还没说完,忽然一团火光出现在眼前,然后这些像是有生命般的东西就把他从上到下捆了个结结实实。

    “你这个混蛋!”泰立牛没有反抗,只是在咒骂着,“放开我,娘娘腔的死人妖正太......啊!!”

    缠在泰立牛上的东西越来越紧,疼痛有点让他喘不过气来了。

    叶狈站了起来,一步步的走向捆得跟粽子似的泰立牛。

    “你是不是老了啊,小牛犊子,”叶狈停住了脚步,自己的高让他得抬起头才能看到泰立牛的脸,“虽然你躲了我三百年,但是我的目的始终就只有一个......”

    “你走吧......”泰立牛被捆的直喘气,“我什么都不知道......”

    缠在泰立牛上的东西又紧了一点,使他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我知道你不知道啊,”叶狈的眼睛里满是大灰狼看见小绵羊般的饥渴,“但是我也知道,你的‘图腾’可是什么都知道的!!”

    叶狈一爪子插进泰立牛结实的膛里。

    泰立牛痛苦的喊了出来,血顺着叶狈的手指流了出来。

    原本饥渴的笑容忽然僵在叶狈那张很正太的脸上。

    “在......在......在哪里!!”叶狈冲泰立牛大叫,“你的图腾去哪了!说!!”

    “嘿嘿嘿,失望吗......”泰立牛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你找不到他了......为了能干掉你,我早在你碰到我后,就把......就把我的图腾......彻底毁了......”

    “你为什么还活着......”叶狈瞪大了眼睛,“我以为是那个东西让你活了那么久......你竟然毁了......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泰立牛抬起了头,叶狈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有点害怕的想回避这只牛头兽的目光。

    “哦......对啊......为什么呢......我毁掉了自己的图腾为什么还活着呢......”

    叶狈忽然觉得自己应该离这只老牛远点,但是他发现。。。自己插进泰立牛膛的那只手抽不出来。

    “哈哈哈!你跑不掉了吧,妖怪!!”泰立牛的眼睛里出现了说不出的杀意,“你以为我放弃那种优秀的能力真的只是为了对付你吗?你还真天真呢......小狐狸......”

    “你个可恶的牛......”叶狈使劲的想把手拔出来。

    “我就告诉你吧,我现在可不是一个烧完了水的空水壶哦......我是一个装着硫酸的水壶......”

    叶狈惊讶的看到自己用来束缚住泰立牛的东西忽然一下子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惊慌的想再次行动。

    什么都没出现......叶狈忽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使不出来。

    “使不出你的妖力了吧,妖怪,”泰立牛一手把叶狈的那只爪子从自己体里抽出来,另一只手逮住他的脖子像提着个芭比娃娃一样把他两脚离地的提了起来,“看样子你不知道呢,我放弃原本属于我的图腾,就是为了得到你们一族......恶魔一族的妖力!!”

    “你......你......”叶狈被泰立牛捏住脖子捏的字都说不全了。

    “不知道我算幸运呢还是倒霉呢。。。我得到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妖力......这个妖力平常可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但是......”

    泰立牛掐住叶狈脖子的手越来越紧。

    “你......你的......妖力......”叶狈的眼球似乎都要鼓出了眼眶,口水顺着嘴角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对啊......我放弃我的图腾,得到的你们恶魔一族的妖力。。。就是所有恶魔的能力在我边都会无效化!!”

    叶狈嘴里发出奇怪的咔咔声,好像是血管断裂的声音。

    “为了我们的世界......你去死吧......恶魔......”

    “啪!!”

    泰立牛整个体飞了出去,就好像是被谁一拳打中一样撞到对面的墙壁上,冲击大的整个墙面都被撞下来了一大块。

    “咳......咳......”泰立牛一口血吐在地上,疼的瘫在地上喘气,他努力让自己的视线往前面挪上来。

    叶狈很奇怪的姿势半跪在地上,他的后飘渺着一团狰狞的像是影子一般的黑色气体。

    兽型的黑影!

    “啊哈哈哈......命中,绝对的命中......”

    那团黑影在叶狈的上方盘旋着,发出咯咯喳喳的声音。

    “混......混......蛋......”泰立牛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没想到......你会......有......图腾......”

    泰立牛呻吟了一声,昏了过去。

    “图腾?你说我是图腾?”黑影张牙舞爪的怒吼,“你竟然以为我是那种恶心的东西!我要宰了你!!”

    “住手!”

    黑影刚想做什么,忽然被叶狈一声制止住了,他很不爽的看看了倒在地上的泰立牛,又瞅了瞅还在满头大汗喘粗气的叶狈,很不满意的哼了一声,住了手。

    叶狈盯着盘旋在自己周围的黑影。

    “黑化九尾!谁叫你出来的!!”

    九尾“呼”地飘到叶狈的脸前。

    “你这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九尾边的黑气似乎把周围的空间都给染成了黑色,“要不是我,现在躺那里的,该是你了,小狐狸!”

    “我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帮助!也不会帮助任何人!”叶狈站了起来,“现在,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去!!”

    “回去?刚才我才把那两个有变态嗜好的能量给消化掉,正有力没处发泄呢!”九尾在周围黑气的环绕下盘旋着,“你叫我回去我就回去啊?至少让我把那只牛吃了吧,好久没吃牛了......啊,流口水了......”

    “你给我闭嘴!”叶狈没理他,径直的往外面走去,“跟我来,我们还有事要做,这次会很忙的!”

    “很忙?也就是说有东西吃喽!”

    九尾吧唧着嘴跟了上去,后九条像晃动的尾巴一样的黑气越发的躁动了起来。

    “这次......绝对不能再让那只可恶的小狗狗抢走我们的能量......”

重要声明:小说《约曼冈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