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拥抱(2)

    当宋伟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自己家的上了,他看到夜晚的星光从窗口照进来。

    “宋伟,你醒了啊!”

    提米端着一碗气腾腾的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小心的坐到边,把碗递到宋伟面前。

    “谢谢。”宋伟接过提米端来的汤,心里感觉犹如这碗汤一样乎乎的。

    “你总是这样啊?”提米问他,“我看到你这样可不止一次了。”

    “以前从没有过啊,”宋伟喝了一口汤,烫到嘴了,“以前虽然伤口经常疼的受不了,但是从没这样昏倒过啊......好像是回到了家才这样的......”

    “回来后才这样?”提米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宋伟把碗递给提米,提米站起来,向厨房走去。

    “小伟,你今天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提米走了回来,“好好的睡一觉。”

    “你呢?”宋伟问。

    “嘿嘿,我在桌子这坐坐就行了。”提米笑了笑。

    宋伟觉得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感觉,他对提米伸出一只手。

    “来,我们还是都睡在上吧。”

    提米楞了一下。

    “我看......还是不用了吧......”提米竟然扭扭捏捏起来,“我晚上睡觉很不老实的......”

    宋伟走下,伸手拉住了提米。提米就跟个洋娃娃似的被拽到了上。

    “还是睡上比较舒服,不是吗?”宋伟揉了揉枕头,把提米按到上。

    提米满脸的傻笑,宋伟还是头一次在清醒的时候看到这头平常吊儿郎当的猥琐狼脸红呢。

    “提米,谢谢你。”宋伟在提米边躺了下来,看着天花板。

    “啊?谢我什么啊?”提米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似的转了转

    “你为我做的......一切......”

    提米赶忙把脸转了过去,宋伟觉得他现在肯定脸红了。

    “你在说什么,我们是朋友啊......而且,我愿意......”

    宋伟觉得自己心里翻滚的那股流更沸腾了,他侧了个,把手轻轻的放在提米的后背上。

    提米的体似乎微微的抖了一下。

    “提米,无论以后会怎样,你都会站在我这一边吗......”

    提米顿了一会。

    “会的,哥们......我会永远,站在你的面前......”

    夜晚的星光洋洋洒洒的铺在洒满银白的大地上,原来这漆人的夜也是能如此的明亮。

    天亮了。

    宋伟决定了,无论以后提米这头看似人畜无害的猥琐狼再怎么对他好,再怎么花言巧语,也绝对不再让他在睡觉时靠近自己一米以内。他今天晚上比起以前来说更是猖狂不已,这次还整个子压了上来,宋伟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一个什么不明物体在他上贴的死紧。

    宋伟一脚给提米踹了下去。

    “你干嘛又踹我啊!!”提米跳了起来。

    “问你自己!”宋伟红着脸。

    提米正想辩解,忽然楼下传来很急促的敲门声。

    “你待在这,我去看看。”提米说着走楼去。

    宋伟懒得叫他穿上衣服了,反正走光也不是自己,随他便。

    宋伟穿好了衣服,梳了梳毛,伸了个懒腰,准备弄点什么东西吃。

    楼下忽然传来很吵杂的声音,宋伟还没来得及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提米带着一个兽走了上来。

    是达鲁多。

    “大叔!”宋伟高兴起来,“你怎么来了啊?”

    提米在一旁穿衣服。

    达鲁多似乎并没有宋伟的那份高兴劲,满脸的凝重。

    “嘿!你们竟然住在一起!这还省事了!”

    宋伟向达鲁多后望去,看见一个狼兽人钻了进来。

    “雪洛!!”宋伟吃惊。

    “达鲁多,你还不问问啊,是不是他们干的!”雪洛看着宋伟的表,好像跟他有八百年杀妻夺子深仇大恨一般。

    “雪洛,你嘴巴给我干净点!”提米挡在宋伟前面,“别以为你是风亚酋长的养子就能胡说八道!!”

    雪洛瞪着提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宋伟小声问。

    达鲁多挡住雪洛,转道:“伟,你老实告诉叔,昨天你们都干了些什么?跟什么人在一起?”

    宋伟还没说话,提米倒先吼了起来。

    “我不是早在大门口跟你们说过了吗!”提米说,“大叔你烦不烦啊!”

    达鲁多拦住了似乎想冲过来痛扁提米一顿的雪洛。

    “你们跟我来。”达鲁多对雪洛瞪了瞪,走了出去。

    雪洛气急败坏的跟了出去,宋伟跟提米相对一眼,也跟了出去。

    大街上又是一片杂乱的景象。达鲁多带着几个兽到了一个山岗的下面。

    “你去看那边。”达鲁多对宋伟指了指前面的山壁,挥挥手让兽卫兵让出了道。

    提米示意宋伟靠后,自己走上前去看着山壁。

    宋伟也走了上去。

    山壁上粘着一大片奇怪的东西,像是什么东西被很巨大的力气拍在上面的一大片浆糊,上面还粘着一些皮毛。

    皮毛?

    宋伟往后退了几步,伤口又有一阵疼痛。

    “这是什么?”提米扭过头来。

    “你还问这是什么?”雪洛咬牙切齿的说,“昨天,他是我的朋友!!”

    提米愣住了,宋伟长大了嘴巴。

    “你看到的这些!只是我的朋友中的一个!!”雪洛简直是在咆哮,“一天之间!!他们全都成了这个样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宋伟捂着头蹲在地上。

    “我们怎么知道为什么!!”提米大吼,“又不是我们干的!!”

    雪洛想冲过去,被达鲁多拦住了。

    “伟,”达鲁多费了好大劲才稳住雪洛,“你们到底知道些什么?告诉叔吧。”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提米拉起宋伟就走。

    “你们给我站住!骗子!凶手!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雪洛在他们后声嘶力懈的大吼,提米不理他,拉着宋伟越走越远。

    “你为什么放他们走!!”雪洛对着达鲁多,“肯定是他们干的!我昨天亲眼见到他们跟那个四眼熊在一起!”

    “那又怎么样?”达鲁多不耐烦的说,“雪洛,你老爸也给你说过吧,让你收敛点!”

    雪洛一副不愿。

    “我告诉你,别再去找朱诺的麻烦,听见了没,还有他俩也是!”达鲁多的口吻变得严厉起来,“等成年祭一过,朱诺的实验室就是经部落里承认的地方了,容不得你插嘴!”

    雪洛狠狠的瞪着达鲁多。

    “大叔......”雪洛冷笑着,“你对我还真威风啊......也是啊,毕竟以前,你跟我爸是......”

    “闭嘴!!”达鲁多吼起来,“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不想知道,但是你最好别多嘴,以免吃不了兜着走!就算有风亚护着你也一样!”

    说完,达鲁多大步离了开去。

    雪洛对着达鲁多的背影狠狠的吐了口唾沫。

    “呸!你有资格说我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要不是你,老爸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这件事不靠你,我也要解决掉!”

    雪洛回头又看了一眼山壁上的那坨现在的浆糊。

    “我才是唯一的!你这个**的小猫......”

    宋伟跟提米走在大街上。

    宋伟半天了一声没吭。

    “怎么了?”提米问。

    宋伟言又止。

    提米看了他一会,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提米说,“你放心吧,昨天你昏倒的时候,我见过葱葱了。”

    “提米!”宋伟惊了起来。

    “跟我来!”

    提米拉起宋伟就走,但是似乎没有发觉,一个人影就跟在他们后。

    提米带着宋伟七拐八拐,来到了一片荒凉的不毛之地,宋伟环顾四周,除了几棵孤零零的大树,剩下的,就是漫天的黄土。

    “这是什么地方?”宋伟奇怪。

    “这里几年前还是一片树林。”提米淡淡的说。

    “什么?”宋伟吃惊的看着周围,实在想象不出这片不毛之地以前竟然是树林,“那现在......”

    “你们还真来了......”

    宋伟赶紧转过去,看到一株大树下,葱葱正站在那里。

    宋伟的伤口又是一阵疼痛。

    “葱葱,”提米冷笑着,“你好像知道我们要来嘛。”

    宋伟往提米后挪了挪。

    “我当然知道啊?”葱葱笑着,“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想都跟我有关系,老师没来我都不觉得稀罕,但是你们没来,我可就觉得稀罕了......你当真以为,昨天你跟踪我,我不知道吗!”

    提米脸一红。

    “正好!”葱葱对他们招了招手,“我正想让你们看看,你们不相信的大地!”

    葱葱转走了起来。宋伟跟提米迟疑了一会,也跟了上去。

    葱葱带着俩兽走了好一会,除了漫天的黄土,仍是那寥寥可数的几株大树。

    “到了,”葱葱往前一指,“看那吧。”

    宋伟跟提米往葱葱指的地方看去。

    远处的一株大树上,吊着两个小兽,宋伟有印象,他们是那天跟在雪洛后面的其中的几个。

    “你在干什么!”提米大吼。

    葱葱没说话,走上前去三下五去二爬上了树梢,用脚踩住了吊着俩小兽的绳子。

    “快把他们放下来!”宋伟喊。他看着那俩小兽应该是被吊了很长时间,早就一动不动了,但愿只是昏过去了。

    “嘿嘿,我是打算放他们下来啊。”葱葱说着,一下子解开了吊着一个小兽的绳子。

    宋伟惊叫了一声。眼看着那小兽的体像断了线的风筝般掉落下来,然后......

    消失了。

    宋伟跟提米瞪大了眼睛。

    葱葱狂笑了起来。笑的发狂。

    “你干了些什么!!”宋伟恼怒的喊道。

    “轰隆!”

    一声巨响,就像什么东西很大力的砸在山壁上一样。

    “怎么回事?”宋伟回头看着提米。提米也紧张的看着四周。

    “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葱葱哈了一口气,“想想,我曾说过什么?”

    “鬼想的起来你说过什么!”提米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抽他。

    “忘了啊?”葱葱很失望的叹了口气,“那我就再说一遍吧,听好了啊。”

    宋伟不自觉的抓紧了提米的手臂,伤口的疼痛越是剧烈了起来。

    “我说过的吧,我费了几年的时间,历尽了千辛万苦,终于实验清楚,我们住的世界是球型的,它无时无刻不在转动着......当它转到太阳的正面时,就有了白天,当它背对着太阳时,夜晚就降临了......”

    “废话连篇!!”提米气愤,“要是你说的这样的话,那地上的人不就会被转飞了吗?”

    “当然不会啊,你知道为什么吗......我说过的吧,我们是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按在这球型的大地上的,我们永远都是跟着大地的行动在行动,我把这,叫做—大地的拥抱!无私的大地把所有东西拥抱在怀中,跟着他动,跟着他走,跟着他转......”

    “简直是妖言惑众!!”提米气坏了,“我看你别在朱诺的实验室里待了,干脆找那个耶哥当神棍去得了!”

    “那可不行,我这是严谨的科学,他那是迷信。。。啊,我说到哪了,对了......大地这么无私的着你们,但你们呢?你们不但不相信它的事,而且!你们看你们都把它弄成什么样子了!!”

    葱葱似乎很愤怒的指着四周。

    “关我事!”提米说,“这片树林是大酋长为了给我们一族的小兽安置住处,不砍它们砍你啊!!”

    “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你们不好好的它,还要把它整的面目全非!现在,它也不会再你们了!!”

    宋伟跟提米瞪着葱葱。

    “你们知道吗?如果大地不再拥抱你们,而你们又双脚离开了大地的怀抱......会发生什么事呢?”

    提米犯迷糊。

    宋伟想了想,忽然大叫了一声。

    “你叫什么啊!”提米说。

    “你!”宋伟指着葱葱,“你!你说的......是......”

    “嘿嘿,还是你聪敏点啊......看旁边的那个傻蛋还不明白,我就告诉你们吧......”

    要不是担心宋伟,提米就直接冲上树把这个狂妄的家伙一脚踹下来。

    “你们看吧,大地转着,当它不再用自己的拥抱环着你们的时候,而你们又自己离开它的躯......那样你们就不再会跟着它转了!而是大地在转你们不转!就会!!”

    “像是自动在飞速的前进一样!”宋伟腿一软,提米赶紧扶住了他,“那样的话......就会撞到前面的......”

    葱葱笑了笑,指了指前面。

    宋伟缓缓的站了起来,提米扶着他,两兽步伐蹒跚的往前挪了挪。

    眼前的景象,让宋伟又一次感受到了梦魇般的恐惧。

    面前的树倒了几棵。其中一棵几乎连根被拔起的大树倒在地面上,树干上粘满了似乎是浆糊的物体,就好像是什么东西狠命的撞到了上面,给撞的稀烂,上面还沾着些许的毛皮。

    宋伟捂住了眼睛。

    “你这个怪物!!”提米愤怒的朝葱葱破口大骂。

    葱葱没反应,然后忽然又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笑声里充满了疯狂,“这就是我!这就是我!我是大地唯一拥抱在怀的生物!大地是我的!它的一切都是我的!哈哈哈哈......你们将为你们的无知而付出代价!!”

    说着,葱葱一下子解开了吊住另一个小兽的绳子!

    提米一把甩开宋伟,飞上前要接住那个小兽坠落的体。

    “来不及了!!”葱葱疯狂的声音在提米耳边震

    正在这时,突然从另一个方向奔出一个影,飞接住了掉下来的小兽。

    提米停下了子。宋伟赶了过来。

    葱葱长大了嘴巴,很震惊的样子。

    “雪洛!”宋伟看清了那个救人于瞬间的人影。

    雪洛把自己的朋友轻轻的放在地上,然后站起来,盯住了还在树上吃惊的葱葱。

    “你为什么在这!”提米走了过来,喝道。

    “怎么在这?”雪洛没有移开盯着葱葱的眼神,只是冷冷的道,“跟踪你俩啊!本来以为是你们俩搞的鬼,这下全看清了!”

    “怎么回事!”葱葱吼道,“为什么他没有被扔出去!为什么你能接住他!”

    “哼!你还真是迟钝啊!”雪洛讥笑着葱葱,“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吗,你已经不再是大地的所了,所以......它已经不再......站在你这一边了!!”

    “你胡说!”葱葱有点语无伦次了,“这不可能!大地它只我!他还紧紧的拥抱着我!”

    “你就这么有自信啊?”雪洛继续说着,“那为什么我的朋友没像前几个那样死掉呢?为什么我还能接住他呢?因为大地......已经对你,松开了拥抱!!”

    葱葱竟然发起抖来。

    “是哦,我边要是有个像你这样自以为是,固执自大,把自己的想法硬加在别人上的人,我也早就烦透了,”雪洛冷笑着,“别说拥抱了,看见他都烦!早就一脚把他踢开了!”

    “你胡说!”葱葱气急败坏的在树上指着雪洛,“大地不可能不我!我是唯一了解它!唯一相信它的生物!他不可能......”

    “你真是自以为是的笨狗!!”雪洛的眼睛里有股说不出的冰冷,“你以为你这样是在它哦?你只是在利用它完成你的私,你的大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吧,所以......”

    “我没有!”葱葱大吼起来,“我没有......”

    “哦,是吗?”雪洛冷笑着,“那你敢不敢从树上跳下来试试看呢?看看你所谓的大地,是不是还在把你抱在怀中!”

    葱葱犹豫了起来。

    “不敢了?怕了?”雪洛笑道,“我想从我接住我的朋友的那一刻起,你就了解到了吧,你的大地,已经不你了!”

    “别说了!别说了!”葱葱声嘶力懈起来,“不会的!不会的!它我!我还在它的怀中!”

    “那你跳下来看看......看看你的言论正确!还是我的感觉正确!”

    葱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伸出一只脚。

    宋伟跟提米紧张的看着上面。

    “对......跳下来......来证明大地对你的......”

    雪洛浑厚的声音现在在葱葱听来,好像是催眠一般,他摇晃着,然后,咽了口唾沫,咬紧了牙,往前一跳。

    宋伟惊叫了起来。

    一声巨响。

    树下的地面上什么也没有,葱葱不见了,没有掉到地上,他像其他那些不幸的小兽一样,消失在了大地的拥抱之外。

    宋伟的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提米抱紧了颤抖的宋伟,把他的头埋进自己的怀里。

    雪洛停了一会,朝他们走过来。

    “你想干什么?”提米问他。

    “不......我想......”雪洛咬咬牙,“我想我错怪了你们了......”

    “哼!你知道就好!”提米没好气的说。

    “你别对我们道歉了,”宋伟把头抬了起来,赶紧推开了提米,“怪我们......要是我们早点发现的话......”

    雪洛摆了摆手,转过去。

    “提米,当时......感谢你的飞一跃......”

    提米看了看雪洛。

    “应该的......不用谢......”

    夕阳的余光不知道为什么像是一片染血的墙壁。

    夜晚,一个山岗上的一个跟其他狼兽人居住的建筑格格不入的大房子里的一个隐蔽的房间里。

    房间里昏暗无光,里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器械,像是一个重病患的病房。房间的中央摆着一张像是的东西。

    朱诺趴在上面。他的上插满了大大小小粗细不一的针头,一些其他的叫不出名字的器械散落在他的体周围,边悬着的输液袋及一些闪着微光的按钮开关,似乎也因为使用者的痛苦而微微颤抖着。朱诺全似乎都在流血,他上原本的伤疤此时就像一条条张开了口的蠕虫般撕裂着,鲜血从里面泊泊而出,伴随着朱诺痛苦的呻吟,滴滴答答的点落在地上。

    “怎么样?受得了吗......”

    黑暗中传出了另外一个沙哑的声音。

    “嘿嘿,你说呢......”朱诺倒抽着凉气,听得出来他在极力忍受着来自全各处的痛苦。

    “你为什么不去阻止你的助手呢?”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如果你去了,说不定,就能救他一命......”

    “路是他自己选的,我救不了他,”朱诺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况且,我......”

    “......我要活着......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要活着......我不能让它们......再来到......这个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约曼冈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