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隔离

    [[[CP|W:250|H:190|A:C|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08/11/1674845634171482137711445824782.jpg]]]阳光透过窗子爬进屋子。

    宋伟睁着双眼,瞪着天花板。他已经醒了有一点时间了,发现提米不在自己边。

    宋伟不敢闭眼,那个噩梦又折磨了他一夜,只要他一闭眼,偐那满脸的扭曲就会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闪烁。使他不能不有一种反胃的感觉。

    “咦?你醒了啊。”

    宋伟支起子,看见提米正气喘吁吁的跑进房间,开始脱衣服。

    “你干什么去了?”宋伟看着提米在自己面前毫不害羞的扭来扭去,忽然觉得很头疼,“怎么弄了这么一泥?”

    提米顿了一下,转过来看了宋伟一眼,又立刻绕开了他的视线。

    “我去把偐和吕埋在了一块......”

    宋伟觉得心里一疼。

    提米看宋伟没什么说话,于是顾自弄了一盆水,走到院子里开始往上倒。

    “唔!”

    宋伟忽然觉得自己的伤口好像正在被人挖开一般的疼痛,忍不住的倒在上叫出声音来。

    “宋伟!你怎么了!”

    提米扔掉盆子跑进屋里,看到宋伟在上喘气,慌张的过去把他扶起来在自己怀里。

    “别这样,你上很多水啊。”宋伟推开提米,摇晃了下好不容易坐稳了,对提米弱弱的说,“帮个忙,把药给我......”

    提米犹豫了一下,看宋伟好像的确没什么大事,于是起走到的另一边,从旁边的箱子里翻出一大堆瓶瓶罐罐。

    “给,酒精,纱布......这个是什么?氯化钠注海?.....”提米翻着一大堆的瓶子,“这些都要用啊?”

    宋伟点了点头。然后把一个金属盒子打开,里面放了剪刀和一些胶布。他把酒精倒在一个玻璃瓶子里,又搓了一些棉纱球塞到那个玻璃瓶子里,然后用氯化钠注液调了一些小瓶装的液体,最后拿起一个注器抽满药水,从那根安在自己肚子里的塑胶管的接口处推进自己体内,再连上引流袋让那些药水流出,如是几次。

    提米在一旁看得很不舒服似的皱眉头。

    “怎么了?”宋伟看到提米的夸张表,一边把粘在腹部伤口的纱布拆下来一边问。

    提米好像是被人打断了想了很久的事的人一样猛的反应过来。

    “你的伤口时常这样疼吗?”提米问。

    “不是,”宋伟用刚泡好的酒精棉球擦了擦伤口,重新贴上新的纱布,“平常虽然时而也会疼,但是都没有这次疼的厉害,就好像......好像......”

    “好像怎样?”提米不解的看着宋伟。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冲出来一样的疼痛......”

    半小时后,埋葬偐和吕的小山头。

    宋伟采了一束自己认为最美丽的鲜花,放在两兽永远不会再分开的地方。

    “走吧,”提米说,“这种地方待久了会让人变抑郁症的。”

    宋伟点了点头,回过跟着提米往家里走。

    “我说小伟,你在哪弄到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药品啊?”提米还是想搭宋伟的肩膀,未遂,“咱们这好像也只有罗塔那只老牛那有吧,你见过他啦?他应该也是去大狩猎了啊?”

    “不是啊,”宋伟停下脚步,现在走一会就会累,“我是从朱鹤之国带回来的,如果我的伤口很长时间不用那些东西消毒的话,会危及生命的......”

    “你这十年怎么过的......”提米小声的说。

    宋伟没回答,倒是转开了话题:“喂,我想问下......”

    “什么?”提米对于宋伟有点无视他略感不爽。

    “这个......”宋伟挠了挠头,“他们过的怎么样啊?比如张欣跟张佳那俩兄弟?”

    “啪叽!”

    提米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

    “你干嘛?”宋伟赶紧去扶提米,“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事,没事,”提米赶紧拍了拍上的,还衰到吃了一嘴草,“不小心脚滑了一下......”

    “他......他们啊......”提米似乎有种难以启齿的表,“你不是知道嘛,干嘛还问......”

    “我知道什么啊!”宋伟极度不满,“那天我们回来隔天我老爸就带我走掉了我知道什么啊!”

    “那天回来的隔天?!”提米用一种看到一只两脚着地还在说话的大鲨鱼一样夸张的表看着宋伟。

    “怎么啦?”宋伟觉得有点不对劲。

    “哦?不,没什么,”提米赶紧收回了那夸张的表,“他们......他们很好啊!等过几天大狩猎的队伍回来了你不就见到他们了嘛,急什么啊......”

    “也是啊。”宋伟伸了个懒腰,不经意的往山脚下瞄了一下。

    “喂,提米!你看那边!”

    “恩?”提米跟着宋伟的视线往山脚下看。

    只见一堆兽正在很混乱的往村子里冲。

    “是我们族的人!”提米一下子站直了,“发生什么事了......靠,太远了看不到......大狩猎应该还要持续几天啊......”

    “快去看看!”宋伟说。

    提米点了点头,忽然一下子把宋伟背到背上,撒开两腿跑了起来。

    “你干嘛啊!”宋伟感觉自己肯定有脸红,使劲想挣脱下来,这才意识到提米比自己有力气,“放我下来啊!”

    “少废话,让你自己走等到地方事也完了!”提米一边跑一边说,“把嘴闭上,小心咬到舌头!”

    宋伟放弃抵抗了,干脆抱紧了提米的肩膀。

    两兽跑了好一会,总算到了村口。提米把宋伟放下来抹了一把汗,貌似有点喘。

    刚才的一堆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两个神紧张的护卫队的卫兵把守在村口,他们一看见宋伟跟提米立刻迎了上来。

    “这不是提米少爷吗?你怎么在这?”一个卫兵问,“没去跟着厨师长大人大狩猎?”

    “你边的那是谁?”另一个卫兵问,“好像没见过哦?”

    提米回头看了宋伟一眼,对俩卫兵说:“先别说这个,刚才那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两个卫兵卡了一下。

    “这个......”一个卫兵吞吞吐吐的说,“南边的狩猎队伍出了一点事......我们刚派兽去告知酋长大人与达鲁多队长......”

    “拜托,我是在问你发生了什么事,谁问你这个啦!”提米有点不耐烦了。

    “这......”另一个卫兵说,“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说不定罗塔医生正缺人手呢......”

    “罗塔医生?”

    提米一把拉起宋伟,超村里面跑过去。

    “提米,怎么回事......”宋伟被提米拉着跑的有点吃不消,“罗塔医生是......”

    “就是那头成天喜欢把时间浪费在一堆写满鬼画符的纸上的眼镜牛!”提米说着话还没停住脚步,“他现在是我们这里唯一一个医生啦!”

    “等等,让我歇会......”宋伟好不容易让提米停了下来。

    “快点,我想知道到底怎么了,”提米在原地不耐烦的左右乱转,“连那个呆板牛都回来了,一定不是小事......”

    “有这么严重吗,只不过回来个医生,也许只是有人受伤而已......”宋伟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一点什么,“等下......你说罗塔是医生?”

    “是啊,怎么了?”提米又想把宋伟扛起来跑。

    宋伟赶紧甩开提米的狼爪子:“你给我等下不行吗......我说,我记得虽然罗塔大哥他老爹是咱们这很有名望的医生,而他自己以前好像是很讨厌当医生的啊?”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提米说,“也许是因为村里就剩他一个医生了,他不想作不行呗!”

    “他......一个?”宋伟觉得有点不妙,“他老爹呢?”

    提米看了看宋伟那有点感觉到不详的脸。

    “他父亲......死了......”

    当宋伟被提米拽着跑到罗塔房子前时,他们看见罗塔不知道为什么正抱着头坐在门前。

    提米刚想过去打个招呼,却被宋伟一把拦住了。

    “你又想干嘛?”提米烦了。

    “那是罗塔哥啊?”宋伟问。

    “废话,要不然那是谁!”提米白了宋伟一眼,“赶紧去问问发生什么事了。”

    “哎......”

    宋伟刚想说话,忽然伤口一阵绞痛,一口气忍不住就趴在了地上。

    “宋伟,宋伟......”

    耳边一阵阵的吵杂,宋伟只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在地面上了,恍惚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边晃过,宋伟想一把抓过去,但是却有力使不出,就好像这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宋伟,宋伟......”

    宋伟好不容易让自己的眼睛睁开了一点,看到的首先是一坨灰灰的天花板。

    “宋伟!你可算醒了!”提米的表好像是修好了坏掉的心玩具的小孩子般满脸的兴奋,还带着一些欣慰,“你真是吓死我了,怎么说晕倒就晕倒啊......”

    “痛,痛......”宋伟刚想坐起来,腹部的一阵疼痛又使他全瘫软。

    “喂,你还好吧?”提米担心道,“我看我还是去把罗塔哥叫来吧?”

    “罗塔哥?”宋伟侧了个,感觉舒服了点,“这里是......”

    “这里当然是我的医院了。”

    一丝很低沉的声音从提米后掠了出来,宋伟挪了下子,看到一个很单薄但是很高大的牛头兽正朝这边走过来。

    “罗塔哥!”宋伟想支起子,无奈刚用了点力气又是一阵疼痛袭来。

    提米赶紧把枕头往两边抚了抚,扶着宋伟躺好,然后把被子拉过他的口。

    “你现在先别乱动......”罗塔推了推眼镜,走到边,用手在宋伟的腹部周围按了按,宋伟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

    “恩......我看没多大事,”罗塔说话的时候,宋伟觉得他的音调了似乎有点虚弱,“你在这好好休息下......”罗塔说着转了个,虽然动作很慢,“今天已经有点晚了,我看你今晚就留在这,也好确定真的没事了。”

    “太晚!?”宋伟一惊一乍的,腹部又是一疼,“哎呦......我昏了多久啊?”

    罗塔的子似乎有点失去平衡的摇晃了一下:“现在太阳都已经下山了......”一边说一边往门外走去。

    “哎......”宋伟还想叫住他,但是罗塔似乎并不打算在这跟他俩唠嗑,径直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宋伟盯着提米。

    “干嘛?”提米上下打量了下宋伟,“干嘛用一种宿便没拉干净的表盯着我?”

    “你少这么恶心行不,”宋伟把子躺平了,看着天花板,“提米,你有没有觉得罗塔哥哪里怪怪的?”

    提米刚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一个水果咬下去,一个踉跄一口就啃到了自己的狼爪子上。

    宋伟很囧的看着提米跟个印度阿三似的在那大跳貌似夏威夷土风舞,他觉得现在自己脑袋后肯定会冒出几条樱桃小丸子式的黑色效果线。

    “哦,哦......我的手指哦......”提米疼的一边跳圈一边呲牙咧嘴,“你能别再这么跟个地下党搞突袭行动一样的行不,总有一天被你玩死......”

    “那你给我死一边去,”宋伟撇了撇嘴,“你怎么不说自己笨啊......先别管你那根奇怪的东西了,我问你呢。”

    “什么奇怪的东西,这是我的手指啊......”提米好不容易又让自己坐到了椅子上,“你说什么?哦......你说罗塔医生啊......他哪里怪了?我觉得至少比你正常。”

    “不是,谁说那个啦,”宋伟觉得自己有点想给这个臭狼一拳,“我记得以前罗塔哥很......那个......”

    “很胖是吧?”提米接过话茬,“也是啊,牛头兽们虽然都很健美,也没见几个像他那样五五开的水桶材。”

    “我又没说他胖,”宋伟说,“不是那个啊,我是说,他现在......怎么瘦的跟个猴似的......”

    “额?”提米想了想,“你一说也是啊,成天跟他在一起你不说我还真没意识到这一点......”

    “你是猪啊,”宋伟觉得这家伙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他以前那样,你看现在油条似的。”

    “是额......”提米一愣,“你关心这个干嘛?”

    宋伟没说话,翻了个

    “行了,你别说这个了,”提米拍了拍宋伟的肩膀,“你还是快点休息吧。”

    “那你呢?”宋伟扭头问道。

    “我?”提米笑了一下,“我在这看着你啊,别再出什么事。”

    宋伟觉得心头一

    半夜。

    宋伟背靠着头,睡不着。伤口倒是不怎么疼了,只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还是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他现在心里很害怕。十年前的那些景仿佛还像是昨天刚发生的一样纠缠着他,使他坐立不安。

    实际上,不仅仅是那次发生的事令宋伟很害怕,这十年来他害怕的还有一点。

    “我到底该不该回来......”宋伟小声的说着,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问自己。

    “唔......恩......不行......宋伟......不行......我们是......嘿嘿......”

    宋伟吓了一跳,他看了看自己的右边,看见提米跟个烫过开水的猪一样趴在边,早睡死过去了,不过还是一脸猥亵的边流哈喇子还在一边嘟囔着梦话,真不晓得这猪头梦见什么了。

    忽然,宋伟听到了一些什么声音,忽近忽远的,还很令人不舒服。宋伟竖起耳朵,想捕捉这丝声音,但是这把声音好像活的一样,立刻就像见了猫的老鼠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奇怪......”宋伟嘀咕着,干脆躺了下来。

    一阵刺耳的噪音迎面扑来,惊的宋伟一下子从上蹦了起来。

    “提米,提米......快起来......”

    提米还在嘟囔着一大不溜半清不楚的梦话,而且还笑的很猥琐,宋伟看见这家伙还不醒来,干脆直接捏住他的鼻子。

    “啊呀!”

    提米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大口的呼气,真好像被人憋屈了百八十年的屎壳郎。

    “你干嘛!”提米怒道,“你想谋杀啊!”

    “你给我安静些,”宋伟竖着耳朵听四周,“你听!”

    提米看宋伟一脸的紧张,于是也竖起耳朵。

    “听见没?”宋伟问。

    “听见什么?”提米不解,“你放啦?”

    “你猪啊你!”宋伟使劲揪了下提米的狼耳朵,疼的他一咧嘴,“这么大的噪音你听不见啊!”

    提米盯着宋伟,一脸的为所为样。

    “你看什么?”宋伟问。

    提米眨了下眼:“你没事吧?是不是伤口疼的你精神分裂了?”

    “你才神经呢,”宋伟一边白眼提米一边开始穿衣服,“这样都听不见,你的耳朵剪了算了。”

    提米帮着宋伟把引流袋挂好在腰间,垂在右腿的一侧,然后帮他穿上裤子。

    “三更半夜的你想干嘛?”提米问,“嘘嘘啊?”

    “嘘你个头啊,”宋伟甩了甩腿,好,没什么事,“这个声音实在让我不爽,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哎......”提米赶紧的把自己的猎刀从桌子抓起来别在腰间,跑过去打开了房门往外瞅了瞅。

    外面的走廊里一片漆黑。

    宋伟拔脚就想往外走,却被提米一把拦在了后。

    “怎么?”宋伟问。

    提米转过,用两手按住宋伟的双肩,弄的宋伟倒是感觉有点不自在。

    “宋伟,你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

    宋伟看着提米的狼脸。在这微弱的小光下,提米的脸看上去那样的虚无。

    提米咽了口唾沫,宋伟听到的是一把坚定不移的声音:

    “......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站在我的后......”

    宋伟似乎停了好一会,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两兽开始朝着黑暗迈步而去。

    走廊里很静。

    罗塔这个牛的医院还真长,这是宋伟的第一感觉。两兽感觉在个走廊里走了很长时间,那股声音宋伟听着越来越清晰,但还是无法确定声音的来源。

    “你说这眼镜牛,”提米用体挡着宋伟,慢慢的往前走,“你个医院弄个这么长的走廊干毛啊!”

    “喂,提米,病人都住哪啊?”宋伟问。

    “你问我干什么,我怎么知道!”提米说。

    “你不知道啊?”宋伟停下了脚步,瞪着提米,“我十年没回来了我当然不知道,你怎么不知道啊!”

    “我为什么会知道啊,我又没生过病......”提米刚想往下说,忽然意识到宋伟的心,立刻打住了话头,“......先别说这个,那声音还听得到吗?”

    宋伟竖起耳朵,然后点了点头:“还有呢......很奇怪的声音......像是水冒出来的什么似的声音......”

    “哦?”提米活动了下肩膀,“怪有趣的......”

    “哪里有趣了,”宋伟面带恐惧,“你难道忘了啊,十年前那次......”

    提米举起一根手指,制止住了宋伟接下来的话头。

    “告诉我,这声音从哪传过来的?”

    宋伟犹豫了一会,指了指他们右手边的一个楼梯。

    提米点了点头,还是挡在宋伟前,两兽开始往楼上走去。

    楼上还是一道看上去很长的走廊,不同的是,走廊两边有很多的房间。

    “这是什么地方?”提米很有兴趣的四处瞅着。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宋伟不满。

    “我怎么知道,我都没来过,怎么知道。”提米说。

    “你平常没见过罗塔哥啊?都不来的吗?”宋伟说着又把耳朵竖了起来。

    “见也是去他家啊,谁没事来这鬼地方!”提米刚想推一扇门,又住手了,“喂,怎么样?”

    “就在这,”宋伟说,“这四周都是那些奇怪的声音!”

    提米愣了愣,看着宋伟,宋伟点了点头。

    提米看到宋伟这样,也点了点头,瞅住了一扇门,伸手推了一把。

    门吱呀一声就开了,一阵奇腥味扑鼻而来。

    “我靠,这什么味啊!”

    宋伟跟提米被这突如其来的味道差点熏晕过去,两兽捂着鼻子咳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这什么医院啊!”提米捂着鼻子使劲的扇风,“怎么跟茅房一样恶心呢......”

    宋伟没说话,他直起来,往房间里面走了进去。

    提米看见宋伟走了进去,也赶紧跟了进去。

    这间屋子貌似是个病房,两兽看到一些个大大小小的医用器械,其他的倒跟宋伟呆过的那个房间差不多,桌子,小柜子,还有一张

    宋伟径直走到前,站在边一动不动。

    “怎么了?”提米发现宋伟似乎有点不对劲。

    宋伟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面前的铺。

    提米疑惑的朝宋伟手指的地方看去。

    上什么都没有。

    “你要我看什么?”提米问道。

    “你离近点看。”宋伟说。

    提米看了宋伟一下,走近边朝上面仔细看着。

    “这是!”

    提米伸出手在单上点了点,然后把手指拿到眼前仔细的看着。

    “你觉得这是什么?”宋伟问。

    “水......”提米用鼻子闻了闻手指,立刻闻到很夸张的气味的样子一只手捂着鼻子一边使劲甩手,“怎么会有水在这......靠,怎么这么腥啊......”

    “你怎么认为?”宋伟看着提米。

    提米沉默。

    “我靠!这不是哪个病人尿急那啥吧!”提米喊了起来。

    宋伟没说话。

    提米啊的嘴张着半天,然后又合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提米看着宋伟说,“这也就是一滩腥掉的水啊......”

    宋伟摆了摆手,扭头跑了出去。提米一惊,赶紧也跟了出去。

    一间,两间,三间......

    宋伟不断的跑,一间一间的跑,每个房间都很正常,但是全都在每个房间的上,都有一滩奇怪的水渍留在上面。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宋伟抱着头不知所措。

    “哎,哎,你别这样啊,”提米赶紧制止宋伟的举动,安慰他道,“这也就是说不定是这些个病人集体闪尿......”

    “那病人都在哪呢!”宋伟吼道,“白天你不是看到一堆人吗!”

    “你不也看见了吗!”提米也不满了,“我们是看到了一堆人,但那也不能都是病人啊......”

    “那俩守卫不是说罗塔哥这缺人手吗,这......”

    提米一摆手,硬生生的打断了宋伟的话头,差点让宋伟咬到舌头。

    “嘘!有动静!”

    宋伟一愣,仔细一听,确实有些声音由远至近,似乎正在朝这里过来。

    “脚步声?”宋伟看了看提米。

    提米二话没说,拉起宋伟就开始想找个能藏人的地方。

    “下!下!”提米赶紧拉着宋伟藏到了底下。

    “往里点,非压到我上啊!”

    “嘘,小声点......”

    “小声什么,狼爪子拿开......”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点点的朝这屋过来。

    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

    宋伟想起来了,刚才慌里慌张的,这间屋的门没有关。

    “别出声,见机行事......”提米把宋伟往里挤了挤。

    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径直的走进了屋里。

    宋伟觉得自己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脚步声停下了,就停在宋伟跟提米的旁边。

    提米用手示意宋伟别出声,憋住气先。两个兽悄悄的把视线往上抬了抬。

    一双蹄子停在他们的面前的地上。

    “罗塔哥?”宋伟差点喊出声音,赶紧往里面缩了缩。

    那双蹄子在宋伟与提米面前停了很久。宋伟把提米的狼脑袋往里推了推,看到那双蹄子的毛皮闪着微弱的水光,显的湿漉漉的。

    “到哪里去了......跑到哪里去了......”

    果然是罗塔,宋伟听得出来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在他记忆里透着一如既往的缓慢,但是此时似乎多了一点什么。

    “咳,咳......”

    罗塔忽然很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像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一样,宋伟眼见的那双蹄子在自己的眼前颤抖的厉害。

    “他怎么啦?”宋伟小声的回头问提米,“好像生病了一样......”

    提米摆了摆手,示意宋伟小声点呆着。

    罗塔咳了好久,总算停了下来,然后宋伟看见那双蹄子动了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步伐踉跄不稳。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那双蹄子蹒跚着挪到了门口,然后宋伟听到一声门被拉开的声音,那双蹄子消失在门外,踉跄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渐渐的消失了。

    “哇,憋死我啦!”提米七手八脚的从底下钻了出来,“小伟啊,你上那个药味哦,差点没把我给熏死!”

    宋伟拔脚就想往外走。

    “喂,你干嘛去!”提米一把拉住了宋伟。

    宋伟看了看提米,把他抓着自己的爪子挪开,说:“我要去罗塔哥的家去看看。”

    “去那干嘛?”提米问,“找罗塔那眼镜牛啊?”

    宋伟点了点头,说:“提米,不是我害怕,只是......”

    “我知道。”提米说,“别说了,我知道......”

    宋伟低下了头。

    提米看到宋伟很复杂的表,举起手把宋伟的脸捧起来对着自己。

    “小伟,听我说......十年前你见的够多了,我不想让你再看见什么了......”

    宋伟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他这次没有把自己的脸从提米的面前挪开。

    这种令人欣慰的眼神多久没看到了呢......宋伟想到。

    “那这样吧!”提米放开了宋伟,拍了拍他的肩膀,“听我一次行吗?你回去家里,剩下的,交给我去......”

    宋伟踌躇了良久,然后转过,朝门外走去。

    提米盯着还在轻微晃的病房门发愣了一会,然后凑到窗户前,看着宋伟瘦弱的影消失在浓厚的黑夜里。

    “宋伟......你记得吗......”提米离开窗子,回头看了一下那病上的水渍,“十年前,我发誓要保护你......现在......”

    “我绝对不能......再让你一个人......去干这些事......”

    提米狠狠的甩上房门,冲了出去。

    罗塔的家。

    提米搞不清楚自己干嘛这么偷偷摸摸的,好像那只眼镜牛真的是在干什么坏事,而自己也是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提米悄悄的摸进了罗塔家的大门,发现屋里一片漆黑,连里屋的门都没关,大开的让人有点空城计的感觉。

    “这老牛跑哪去了?”提米一边悄悄的前走,一边四下查看,往常如此熟悉的地方,这个时侯却显得如此陌生。

    “嗯?”

    提米停下了脚步,他发现了一扇奇怪的门——这里所有的门几乎都开着,但是这扇门却紧闭着。提米想了想,以前好像没注意过这里,也可能是自己根本就跟那老牛不太熟,来找他也是进来就走,所以没留意过这眼镜牛的家居。

    提米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四周,没什么奇怪的声音,于是走到门前,伸手推了推门。

    门锁着。

    “嘿嘿!”提米瞥了下嘴角,摸出自己的猎刀,两三下就摆弄开了门上的锁,直接推开了门。

    这里貌似是间书房。

    只见满屋子堆满了大大小小,有厚有薄的纸张书籍,很凌乱,散的满地都是,尤其是有一处,有被撕碎的纸屑,还有乱七八糟的脚印。

    提米看着奇怪,于是走上前去,蹲下子在那一堆上翻看着。

    乱乱糟糟的纸屑里有些好像被撕的很碎,就剩下了点纸角,但是有些却只是被搓的很皱团成团扔在地上。

    提米瞅了瞅,拣起一团纸团,展了开来。

    “这......这是!!”

    提米一下子站了起来。

    “这些东西一定得让宋伟那神经质看......啊!”

    提米刚想转,忽然脑后一阵眩晕,一下子栽倒在地,昏了过去。

    一双蹄子停在了提米的后。

    。。。。。。。。。。。。

    同时,宋伟的家里。

    宋伟坐在自己的上,伤口又痛了起来,使他不得不躺下子,才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过了很久,提米还没有回来。

    宋伟有点坐不住了,他熟悉提米,提米是急子。

    宋伟转上爬了起来,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宋伟摸到了罗塔的家的外面,还好白天在疼昏过去之前记住了怎么来,不然真没辙了。

    “罗塔哥!罗塔哥!”

    宋伟在罗塔家的大门前喊,但是大门却关得紧紧的。

    宋伟喊了好一会,依然没什么回应,弄的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办。

    “不会是出事了?”宋伟心里一惊,脑子里更乱了,他赶紧四周寻找看有什么能把门弄开的东西。

    一声奇怪的刺耳声响掠过宋伟的耳膜,从屋子后面传出来。

    “提米!”

    宋伟拔腿往屋后面跑去。

    寻找,不断地寻找。宋伟在罗塔的屋子后面转了一圈又一圈,只听见这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提米!你在哪!?”宋伟大喊,他脑子里已经快要炸开了锅,但是只有一个信念却是越来越清晰。

    提米!你绝对不能出事!

    声音又传了过来,这次更加的清晰了。

    宋伟停了下来,他循着声音,仔细的审视四周。

    “你来了......”

    宋伟吓了一跳,赶紧回过来。

    后是一个消瘦的牛头兽,摇晃着体,喘着粗气,上沾满了水迹,滴滴答答的点到地上,他一手拽着的东西让宋伟差点喊出声来。

    是一个狼兽人!虽然不是提米,但是宋伟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害怕什么呢......宋伟......”

    罗塔把那个狼兽人扔到地上。那个可怜的兽一挨到地面,竟然从上发出了好像是烤般的“滋滋”声。

    宋伟眼盯着一幕可怕的景在眼前发生,硬是无法移开自己惊恐的视线。

    一些气泡随着夜风渐渐的飘散起来,摇摆着,晃着,使宋伟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美吗......这些泡沫......”

    宋伟一惊反应过来,他有点不愿意让自己的视线往那处看去,但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神。

    刚才那个狼兽人倒下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一滩散发着腥味的水渍,以及还在飘散崩溃的气泡。

    宋伟把目光转向了罗塔那张看起来很陌生的脸。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罗塔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刀子,一步一步的挪向宋伟,“你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是吧?不过呢......我不想告诉你,你还是去死吧!”

    罗塔话音没落就一刀朝宋伟扎过来,还好宋伟反应比较快,一闪躲过了这一刀,然后条件反的一甩手,正好打在罗塔的肚子上。

    没想到的是,这一下却把罗塔打的惨叫了一声,刀子也甩出好远,捂着肚子好像很痛的在地上打滚。

    宋伟管不了这么多了,爬起来就跑。

    “好痛!好痛......”罗塔捂着肚子惨叫,一看到宋伟跑了,似乎是忍着巨大的痛苦从地上爬起来一边疯狂的大喊一边追着宋伟,“站住!你给我站住......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来人啊!救命啊!”宋伟大声呼喊着,却看不到有半个兽答应,仿佛整个村子里就剩下了他跟一个发狂的老牛。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两兽的距离越来越近。

    宋伟感觉到自己的伤口越来越痛,也越来越喘不过气,体力渐渐的不支,双腿也不听使唤的越来越沉重。

    “你跑不了的!”罗塔一下子就从宋伟的后把他扑倒在地。

    “放开我!放开我!”宋伟使劲全力气想挣脱罗塔的制压,无奈已经力不从心了。

    罗塔直接整个子压住宋伟不得动弹,一手按住宋伟的脑袋,把他的脸按在地上。

    “跑不掉了吧!”

    宋伟听见罗塔喘的很厉害,还直抽冷气,虽然按住自己的那只手很有力,但也能清楚的感觉出那只手在颤抖着。

    “罗塔哥,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啊!”宋伟大喊着。

    “以前......咳咳......”罗塔很痛苦的咳嗽起来,他在自己的上摸出了一支针管,“哈......以前......不重要......咳.....咳......我要的是现在......我不要再这样......只要你......”

    “你在说什么啊,罗塔哥!”宋伟用眼角的余光撇到了罗塔手里的针管,“我到底怎么了!”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要回来!你要是不回来......”罗塔咬了咬牙,举起了针管,“不!这不重要了......现在......”

    宋伟看到针管的针尖闪耀的寒光。

    “现在!你死吧!”

    宋伟闭上了眼睛。

    “啪嗒!”

    一声惨叫划破了夜空。

    宋伟睁开了眼睛,看到针管掉在自己的脑袋不远的地上,感觉压在上的重量也没有了,于是赶紧坐转了子,但是他立刻就后悔了自己这个行动。

    一个说不出来的恐怖东西抓着罗塔,把他高高的提在半空,正面对着惊恐莫名的宋伟。

    “救......救......我......”

    罗塔注意到了宋伟的眼神,虽然那东西勒住了他的脖子,他还是奋力的伸出一只手,想让宋伟拉他一命。

    宋伟愣在原地。

    那个恐怖的东西似乎觉察到了罗塔的意图,于是一些细长的东西缠住了他的全,伸入进了他的体任何能进入的孔洞。而罗塔根本无力反抗这些东西,只剩下无力的抽动,以及那无法掩饰的莫名扭曲的眼神,和从他自己的体里滴滴答答流出的东西。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宋伟这一辈子绝对不想再回想起第二次,在那个东西的扭曲下,罗塔就在他的眼前裂开,喷,扭曲,碎裂崩开的躯体与猩红混拟在一起,与插进他体里的那些东西一起溃烂,消逝......变成了漫天飞散的气泡,飘散在夜风里......地上只剩下一滩充满腥味的水渍......

    宋伟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绪,昏了过去。

    。。。。。。。。。。。。

    当宋伟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躺在提米的怀里,呆在自己的家里。

    “提米!”宋伟一下子蹦了起来,“你!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有事吗!”提米不高兴的站起来,“不过头倒是还真有点疼......”

    宋伟盯着提米看了好一会,好像的确很精神。

    “对了!”宋伟一把抓住提米的手臂,“刚才!那......那......”

    “好了,我知道的,”提米安慰着宋伟,把他扶到上坐下,“你等下,我有点东西给你看。”

    提米说着走到一旁,从桌子上拿过来一叠皱巴巴的纸团,递给宋伟。

    宋伟接了过来,提米示意他看看。

    “这!这是!”

    “嗯,是罗塔的......笔记......”

    宋伟咽了口唾沫,把纸都摊平了,看了起来。

    “X月X:......我不要,我不要作医生......爸爸为什么老是让我做我不喜欢的事......”

    宋伟不解的抬头看提米,提米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往下看。

    “X月X:......我不想让爸爸死......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X月X:爸爸又起变化了!那是什么样子啊,我好害怕,真的很害怕......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宋伟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有点快,他接着看另外的几张纸。

    “X月X:......为什么!白天的那兽的病......为什么我会知道!不......这不是知道......这是......感觉到!我感觉到了他的病,他的伤痛出现在了我的上!这是为什么......”

    宋伟惊叫了一声。

    “罗塔哥......他......”宋伟的手在发抖。

    提米看着宋伟。

    “是的,罗塔他......他能感受到病人的症状!”

    宋伟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难......难道是说,如果病人是什么病的话......”

    “没错,”提米坐到了宋伟的旁边,“那罗塔也会......出现同样的症状!!”

    宋伟手里的纸张稀里哗啦的散落在地上。

    “还有些我慌乱里没带回来,”提米把那些纸捡了起来,“不过我看过,似乎不只是这样,如果病人的病越来越重的话,那罗塔本也会这样,除非那个病人的病消失......”

    “所以,罗塔不得不当医生?”宋伟说,“这样他才能治好那些生病的兽,不然他就会......”

    “会死!”提米把纸又递给宋伟,“不过至少他刚开始做的很好......没有任何诊断方式会比自己能亲体验病人的病更来的真实有效,不是吗?”

    提米说着指着纸,让宋伟往下看。

    宋伟拿起了后面的几页纸,看了起来。

    “X月X:......哈,幸好没把那个老怪物烧掉,没想到他变成怪物了还有这种用途啊......这下子不用再为治不好别人的病发毛了,这个方法不是更简单有效吗,哈哈......”

    “这个方法?”宋伟不明白了,“是什么啊?”

    提米叹了口气:“不明白吗?罗塔如果不想自己被别人的病痛害死,要么就努力治好那个病人,不能让病症越来越严重,要么,就要让病人不会因这病而死!”

    宋伟觉得自己已经知道罗塔找到了什么方法。

    “只要病人不是病死的,而是其他原因死的,罗塔就不会再受到那病症的折磨!”

    “他......他......他杀了病人......”宋伟声音在颤抖,“他......他真的这样做了......”

    提米示意宋伟继续看手里的东西。

    “X月X:真有趣!真有趣......我就在那个臭老头面前干这些事......他应该早就看不到也听不到了吧,哼,只会一天比一天变的更像怪物......嘿嘿,真想他还能看到这景......不是想让我救人吗?哈哈,我在杀人啊!这还多亏了你啊,我的好爸爸,竟然能分泌出让兽变成气泡的东西,真有趣,嘿嘿......你如果还能看到的话,还能知道自己竟然能用来杀人的话......哈哈,你的表应该会很有趣吧......嘿嘿......”

    “疯......疯了......”宋伟把纸一股脑儿摔在地上,“罗塔哥完全疯了......”

    “是啊,他疯了......”提米顿顿的说道,“父亲的强迫,不能干自己喜欢的事,不得不干自己不喜欢的事......把他疯了......”

    “那......那我看到的那个东西......”

    “大概是罗塔的父亲吧,”提米说,“除了那个我想不出还有什么。”

    “可是那东西,”宋伟说,“把罗塔......变成了泡沫......”

    “是啊,我知道,我都看到了,”提米搭住宋伟的肩头,更像是抱着他,“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这是一个父亲为了阻止儿子继续犯错,而采取的......最后措施......”

    宋伟觉得头很疼。

    “是啊,毕竟......天底下有哪个父亲,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呢......”

    停了一会,宋伟推开提米的手臂,弱弱的说:

    “提米,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提米听了这话,站起来,走到窗户前。

    “恐怕,我们要等到大狩猎的队伍回来后去问个人,才能搞明白大概吧......毕竟一些事是我们这样的普通兽没法直接找到真相的......”

    “问谁?”

    提米扭过头来。

    “耶哥......”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约曼冈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