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真的受伤了,但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tiana 书名:宅女宫庭
    我感觉自己的脸因为悲痛正在发硬石化,那些负责让我笑起来的神经都逐渐麻痹到没有力气。我讨厌这种状态,又迷失在这种状态,我不想牵动那些负责让我笑的神经。悲伤难过是有惯的,而且是一辆刹不住的车。以前我遇到过一篇文章,不记得是六级还是考研的时候,是听力还是完形填空,反正看到它说,如果一个人叼着铅笔之类的杆把自己的嘴角撑起来了,心就由不得自己会变好。可是我不想去叼铅笔,我想守着这份心伤,但是独自伤口的事实在是太凄惨了。



    我突然感觉公孙舞如果有魂魄,现在就可能正在空气里看着我。我赶紧终于从爬山虎里钻了出来,还是狼狈不堪。我讨厌这种败给她的感觉,不对,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竞争,而且感的世界里本来也就没有公平。不想再站在她的地盘里了,王爷来到这里是为了缅怀她,为了她,而我来到这里就是自寻心痛。



    还是回到人群里吧,他们正在欢庆着我的回门,我也好希望事如他们口中的贺词一般和美,但是也不能够了。现在唯一能仰仗依赖的就只有人群中的那份闹。我步行不多时,就到了荷花池畔。眼前一池姣好的荷花到这时节尽数开败了……想起我曾经在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一鼓作气地跌进它的怀抱,心里也满是时光流逝好景不长的衰离。林黛玉想效仿李义山,要大观园留得残荷听雨声,她如何不想想这般凄苦景象勾得人心碎又是怎堪呢。此此景,我久久驻足不忍离去,大约是因为心里与它有了共鸣。



    “娘娘小心!别离池塘太近啊。”桂姨娘不知何时来到我后,轻轻牵起我的手。“娘娘可是把从前落水遭的罪都忘记了…”我知道我脸上还来不及收回的愁容噎住了她要讲的话,我赶紧强扯出一丝笑容。“可不是么,那一跌虽说侥幸的安然无恙,却苦得我又学了一回诗书女红呢。”



    听得我的顽笑话,姨娘脸上本已经皱起来的眉头略见舒展,她牵着我慢步离开池畔。“娘娘,去姨娘那里坐一坐可好?”“好。”



    来到姨娘这里,真是许久不来也还是一般模样。姨娘这里只有一个丫鬟,因为姨娘是喜清净的。“小翠,去备茶水点心来吧,记得把雪儿娘娘最喜欢的南枣糕多取一些。”丫鬟应声退去,屋子里就只剩了我们。



    “雪儿,这里没外人,姨娘就斗胆这么叫你一声。让姨娘好好看看你。”她拉着我的手看了半又端详我的脸容,又言语到:“好,好着呢。”



    但是忽而又叹了一口气,继而犹豫着说道:“雪儿,姨娘在城这头都听了些流言蜚语,雪儿和王爷在王府里头……一切都好吧?”



    “姨娘可是听说了王爷弃我不顾的事。唉…可不是什么流言蜚语,新婚之夜都不见人影,只是没料想传得连您也知道了。”我心知肚明,苦笑着坦白。



    “雪儿啊,难道到现在你跟王爷都没有圆房?”



    “是啊姨娘,不过这也没什么…总好过…”原想说,总好过把自己都端出去了才发现事的真相好,但马上意识到这话也不宜便隐而不发。



    姨娘听了我一席话,又是自己先落泪。知道她又心疼我了,我赶忙宽慰了她几句,只说自己在王府里众人皆听令,如何如何,很是威武呢。又说和侧妃们姐妹深,姨娘这才止住了自己的泪花。



    与姨娘叙了一回,也吃了不少南枣糕,虽然我不知公孙茉雪喜欢吃它的事,却也觉得香甜可口,很是喜欢。都说吃甜的心可以变好,是有那么一点点微乎其微的力道。



    “雪儿,既然嫁了,切忌要忍得,守得。慢说别人,这府里凄苦的姨娘们你也见得多了,可是她们一个个都衷心地向着老爷。雪儿还是要多放些心思在王爷上,别只顾着贪玩。女人哪,有丈夫为你撑着一片天才是幸福。早点为王爷生个一儿半女吧…”



    这夫纲即便从姨娘嘴里说出来,我也是不要听的,不由地皱眉。“给娘娘请安,外头锣鼓敲了一回了,娘娘和太太该去赴晚宴了。”锣鼓敲直吹曲便是讯号,散落在府上各处的男女老幼该去堂上聚了开起晚宴。小翠来报的正是时候,姨娘苦口婆心的说教就可以打住了。



    晚宴我称着子不适,故意不进酒。因为今夜又要和王爷共处一室,我不想自己因为酒精的麻痹就放任自己的感,抑或者反过来把自己的痛苦都抖出来。酒穿肠过最是知心,把你心里深深隐藏着的那点东西全翻找出来,还放大给人看,今夜我不能与它为伍。这晚宴开得比平时略早,因为饭毕,新人要一一给亲人回礼,众人这时候也便逐次打道回府,只有路途遥远的才会多留一宿待明出发。这些纷纷扰扰的事不过虚应一应故事,本是最叫人生厌的。但这一时我盼着它不结束才好,让我可以晚一点独自面对这位对我无无义的王爷夫君。看他,已然喝多了,站也不稳,全凭着童儿把礼物安排到他手上,只是一沾手,又由下人转递了。若是你这番苦醉都是因为舞儿,我看在眼里便更是剐心。



    该散的都散了,残羹冷炙好不凄凉,我一路回了闺房。先来到的果不其然是我。我叹了口气坐下来,“花福,再去拿一被来!”



    “娘娘,你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夫妻还要分开睡不成!”花福这一也玩闹得够了,也不知跟府上的丫头们吹了多少牛,这一会儿,喜滋滋又风得意,全然不察我的不对劲。她一个窦未开的丫头,只知王爷同我一处睡便是好,全然不知道郎妾意为何物,罢了,无心与她斗嘴。“你只管去,另外备洗澡水吧。”



    屋里独剩我和礼物,我这才想起那份用我交换来的物件。走上前看去,不对啊,大小竟变化了,我提起来仔细看,针脚也是歪歪扭扭重新缝的,不是出自我手笔。啊,想也是,必定是偷梁换柱了,凭着这针脚只消在礼物里翻找一下定能找到它的所在。只是我不好惊动了他。只得起百无聊赖地剪了一回烛花,试图强压下心里各般滋味。



    不多时花福也就回转了,“娘娘,咱们沐浴更衣吧!”“嗯。”



    小姐们的闺房是有暗间的,其实就是独立泡澡间。雕花的大木桶被纱帐围遮着。丫鬟们来来回回地提了水来,不一会就放满了洗澡水。



    “花福,今我自己一个人就好了,你去休息吧。”



    袅袅升腾的水雾里,纠缠着花瓣的香气,感觉整个人都舒畅了。温暖的水是最周全的怀抱把我紧紧拥着,它待我真好!我慢慢地向着水底躺进去,直至淹没了我的头顶,在水里闭着气,悠悠吐出气泡,一个再是一个,咕嘟咕嘟。待到整个人都竭尽了,再也撑不下去了。纵钻出来,然后大吸一口,感觉灵魂都瞬间被解放出来!我迷恋这种歇斯底里的感觉,又一次沉了下去,很快我寂寞的气泡又吐尽了,我用力哽在那里,这一次我可不可以就不起来……缺氧的闷是疼痛的,我拼尽力气和自己较劲,感觉下一秒就会因为对氧的渴求不能自制地吸进水来…突然一双大手奋力将我拉起,耳朵里这才传进舞儿舞儿的惊叫!



    “啊!”我惊惶失措要大喊,水立刻涌进我的鼻口,幸好得以马上脱离了水。我结结实实地呛着了水,皱缩着眼睛猛烈地咳嗽不止,但是我没有忘记往那双捉我的那双手上奋力一巴。



    来人却紧紧抱住了我!



    作者题外话:写消极绪的东西,自己也很僵硬,下一次难过的时候记得体会一下,人伤心难过的时候脸真的很硬。

重要声明:小说《宅女宫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