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木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苏宝贝 书名:总裁赖上猫
    几年的时光足以让少年脱去稚气少女脱去单纯,可眼前变得更加刚毅更加沉稳的脸却奇迹般的和记忆中眉目如画的男孩儿重合了。

    她为什么会追着那个明摆着拒人千里的男孩儿呢?

    她一向不是外貌协会的,所以绝对不是因为冷钰那张脸;她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所以冷钰可以跟他姓氏媲美的言辞也不会让她青睐;她知道自己不聪明,所以对冷钰那样不论是知识还是人世故皆通透的人也不会又特别的好感;初识的冷钰和母亲相依为命,还没有自己家富裕,所以她也不可能因为钱黏着他···

    她到底为什么偏要跟在冷钰边呢?两人如胶似漆的那年,小猫没想过这个问题;分别了四年再次相遇时,小猫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可上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的男子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偏偏勾起了苏小猫心中的问题。

    对了,就是这张俊逸非常却偶尔苍白的脸吧,就是那个明明很痛却故作坚强的表,让一向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苏小猫上了心留了意。的观察让苏小猫证实冷钰年纪虽小却已经患了胃病很久。她那时很好奇,那个他隔三差五便痛得蜷缩成一团的痛苦他妈妈——那个每天都优雅的侍弄花草对人软言细语的女人真的不知道么?

    于是,半是好奇半是倔强的苏小猫翻遍了家里的食谱,每天除了上学便是琢磨药膳,一心要把冷钰的胃病调理好。

    可不论是苏小猫又或是冷钰都没想到,苏小猫的药膳在治好冷钰胃病之前竟先一步拴住了他那颗原以为凉透了的心。

    “不是给你治好了么,怎么就严重到躺在医院里呢?”

    “一定是没有按时吃早饭。都说了要常喝些清粥不能吃心冷油腻的食物,一定是贪嘴又去吃辣了。”

    “还是最近又把咖啡捡起来了,真不明白那东西苦了吧唧的有什么好喝的,很伤胃的你知道么!”

    “还是你也学人家应酬啊喝酒什么的,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啥本钱么!”

    “明明长得人高马大的,怎么总跟个小孩子似的让人心呢···”

    原来强装冷漠是这么困难的一件事,原来心痛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原来——

    “你还是那么唠叨···”

    那声音很轻,却又清晰的足以穿透苏小猫已经模糊的视线,让她的双眼渐渐聚焦。那双静谧如夜空的眸子果然是因为浓浓的温暖才璀璨如星。

    苏小猫模糊的笑了:“是啊,可某些人宁愿用自己的健康换我的唠叨。”

    刚刚苏醒的冷钰显然还是很虚弱的,可苏小猫关切的目光,自己脸颊上那抹温润的温度都让冷钰瞬间沉淀了下来,耳边的柔声细语就那样漾在自己心底,仿佛着四年来从未间断过。

    “没你在边我都变笨了。”他语气中难掩的委屈和埋怨让苏小猫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冷大少爷,你已经老的不适合撒了~~”

    冷钰苍白的脸泛起了些许红润,有些赧然的嘟囔道:“能让我···撒的人···恐怕只有你一个了···”

    苏小猫还没来得及回味冷钰的话,便发现他头上隐隐渗出的薄汗,这才记起他还虚弱的没办法起

    再也不掩担忧的看了看他被薄毯盖住的腹部轻声道:“开刀很伤元气的,你还是多休息吧。”说罢便要起离开,手腕却被狠狠的抓住了。

    “你要走了?!你又要离开我了?!这次你要走几年——嗯——”冷钰急躁迫切的语气和手掌的力道大大突破了一个病弱人的极限。

    苏小猫没空理自己已经泛红的手腕,只是伸出另一只手将半坐起的冷钰按到上嚷道:“你疯了吗!伤口会裂开的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冷钰一双眼紧紧的盯着苏小猫颤声道:“我只知道心痛远比病痛来的激烈!没你在边,就算痛到晕倒···也不会有人知道···”

    苏小猫咬了咬下唇,终于叹道:“木头,你就知道耍赖。”

    木头···这世上会叫冷钰木头的···只有一只猫···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赖上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