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两件大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钟杯 书名:天地大灭绝
    话说几天前众人一觉醒来,发现他们正三三两两的躺在几十间歪七扭八破草屋里,是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

    村长赶紧集合本村村民,该磨刀的磨刀,该修城墙的修城墙,抓紧做好战斗准备。

    就在众人紧张备战之时,一个神父摸样的人从山下一座茅屋里走了出来。

    他来到众人面前,告诉他们说,他是一个好人,名叫谁都杀。是他把村民用法力整过来的。因为村民原来居住的山,环境不太好,最近还会有地震等自然灾害发生。为了救万民于水火,他费了很大力气把众人救了出来,又盖了许多茅草屋给众人居住。

    众人看他面相慈善,以前住的地方确实也不咋地,就相信了他。

    众人推推攘攘的带着天行进了村子。路过谁都杀的豪宅前时,天行发现谁都杀的豪宅后的山上新开辟了许多茅草屋,众人引领者天行来到新开辟的茅草屋之间,让他在一面石桌前坐了下来。

    茅草屋里又熙熙攘攘的跑出许多人,他们围着天行,七嘴八舌的打着招呼,“小天”“天叔叔”“天大爷”“天老爷”……。

    天行笑呵呵的不住的点头答应,心里想着:“六年多没见,我自己的辈份竟长了这么多。”

    天贤伸手从裤兜掏出十几块钱,嘱咐他的老婆道:“快去给兄弟切几斤去!”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指着一个抱孩子的女子道:“哥,这是你弟妹,她怀里的是你侄子。”说完他对着女子道:“快把孩子抱给哥看看。”女子喜洋洋的把孩子举到天行前,

    天行看了看果然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宝贝。“时间过得真快呀,离别的子好像还在眼前,转眼却六年过去了。”

    当晚众人把好吃好喝的东西都拿出来,杀猪村村民也把一些没卖完的贡献了出来。人们好好庆祝折腾了一番。

    散席之后,天行离别了众人,向着谁都杀的茅草屋走去。进得屋子,跳下地洞,又走了一段路之后,他终于见到了谁都杀等人。凌然正气和沉师傅还是没有回来。除了谁都杀外,根据地还有无师傅和常氏二兄弟。

    “事办得怎么样?”无师傅很关心的问道。

    天行仔仔细细把所有的事讲了个遍,又让谁都杀和无师傅看了看自己的记忆。

    无师傅点了点头,道:“那个红发小子确实是你儿时梦中的红色巨狼。他是我们的朋友,名叫赤血,当年在那场战斗中,他被打成重伤,带着你沉师傅的脑袋从战场撤离。我猜他来到了你所居住的那座大山,陷入了沉睡。后来你把他从沉睡中惊醒,他有感于此,便在夜晚时分,托了个梦给你,让你以后小心谨慎,不要作死。之后他就离开了那里,不知所踪了,没成想今重又出世。看来不久之后,我们和他还会再见面。

    那个灰发的也是我们的朋友,名叫伊峰隐。当年他没有参加那场战斗,因为他扬言终于一天要和天绝王单挑。只以为他说说罢了,没想到他真的去单挑了。以当时的场面看,他的实力应该已经参透了生死了,竟还没有挑过天绝王,天绝王的上究竟有着什么秘密?”

    谁都杀积极发言道:“我觉得他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边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在徘徊。”

    厨子道:“我也觉得是这样,也不知祭灭天事处理的怎么样了,到底查出结果来没有?”

    天行为了认识更多的人,追问道:“沧桑男是谁?”

    谁都杀很想表现自己的博文广志:“就是你在火车站见到的那个人,他一直在查天绝王的事。”

    无师傅又接着刚才的新人介绍专题,道:“黑发的那个家伙我确实不认识,大地主我也不认识。这个世界变化可真快,才多久就出了这么两个人物。”

    谁都杀也有些无奈的道:“确实是两个人物,我竟然都不认识。以后若是有机会见面,定要好好问一问。”

    事处理得差不多了,天行觉得该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谢之了:“谁大师,非常感谢你把我的亲戚朋友带到这里来,让我能和他们重聚。”

    谁大师道:“不是我把他们带过来的,是你无兄。”

    无师傅笑了笑,道:“是我把他们带过来的,因为我觉得没必要让你总是和亲戚朋友见不着面。我们又不是没有实力。既然有这个条件,就应该把事办好。所以我连夜把他们带了过来,又让很有人缘的谁都杀去安抚他们,总算让他们能安心在此定居。”

    天行虽然觉得朋友的理由有些不太充分,但还是很感激朋友。

    “这个世界即将面临动乱。”无师傅很郑重的道:“虽然那五个人聊天时,很多人不在场,但他们却已经将他们的意识转到了那里。毕竟是五个这种级别的人物。而当时天绝王没有回应血刀王,这是很不正常的。天绝王还从来没有不回应血刀王的时候,他可能是有什么重要事耽误了,也有可能是出事了。

    这件事加上伊峰隐与天绝王单挑那件事,很容易让人怀疑是不是天绝王出事了。肯定有一部分人会蠢蠢动,做出一些事进行刺探。

    因为天绝王一直在肆无忌惮地杀人,所以世间所有的人都处在一种潜伏状态。一旦天绝王不再杀人,世间潜伏的势力一定会抬头,属于他们的战争必将开始。”

    一晃又是四年过去了。在这四年里,唯一的一件大事就是一股势力迅速蔓延,并在短短四年的时间里成为了世间占地面积最大的一股势力。

    这股势力的头领是南氏三个亲兄弟,他们似乎所向无敌。之所以是似乎,是因为没有人去反抗他们。势力所过之处,皆是一片和谐的投降景象,从来就没有人起来反抗。一切都很顺利。

    这一奇怪的现象让他们好像过分自信了,以为自己的声势威望已然是全天下皆知,到了万民皆要自发归降的地步。

    于是他们一边扩充领土,一边整天叫嚷着要和天绝王单打独斗,要灭了天绝王。所有归属于他们势力范围内的人都要每天宣誓骂一骂天绝王,所有归属于他们势力范围内的领地都要每百米挂一幅天绝王吃屎图。

    他们坚称自己是天绝王的死对头,是天绝王的祖宗八辈,非要大义灭亲不可。经常有一些衣着朴实,却又仪表龌龊的人到他们的王宫里替他们出一些侮辱天绝王的新鲜点子。三兄弟为此建造了一个专门的庄园,用来款待这些谋士。人们聚在一起,搜肠刮肚的讨论着一些恶心透顶的主意,以此作为消遣娱乐。三兄弟不遗余力的折腾了四年,天绝王却终究还是没有出现。

    当然,还有些别的事,例如天行和英娥结婚了。英娥毕业之后回到了村子,与天行结婚了。他俩的婚礼还算闹。杀猪村的全体村民,天行老家的原版村民,以及天行掌权的那个市里的不远多少里赶来的工会组织都参加了此次婚礼。

    大家闹闹的庆祝了一番。

    谁大师等人也纷纷出面表示祝贺,并各自表演了些戏法,什么吐火呀(常定山),吐水呀(常定瀚),赤脚踩火呀(无师傅),博得在场一致好评。谁大师还亲自动手,表演了一手杀猪绝技,名字就叫无痛快速杀猪法。技术原理:在猪感到痛之前将其杀死;技术要领:快,狠、准。

    杀猪村村民们看了谁大师的这一绝技之后,个个激动不已,杀猪的激又高涨了起来。村长赶忙以手蘸猪血,在一张猪皮上写下了自己的感悟体会,以便事后将此谁大师之精髓写到光荣榜上。

    最后所有人手挽手,跳起祝福的舞蹈,唱起欢快的歌谣(因为谁大师嗓音太大,又跑调,被迫退出唱歌活动)。

    据统计此次婚庆共消灭猪300余头,是为杀猪村之最,被载入杀猪村史册(主要原因是厨子做的猪太好吃了)。

    世界上总还有些事是值得高兴的,是不是?

    四年后的一天上午,一个眉清目秀的白衣少年拎着一个布包,快速向杀猪村走来。进村之后,他径直向着谁都杀的豪宅走去。

    天行正坐在豪宅前一边剔着牙,一边想着怎么快点练功,出成绩。见白衣少年来到近前,他问道:“你是谁?到这里来干什么?”

    少年呵呵笑道:“我是谁大师的大徒弟皇戒!”

    天行听了,不由得好奇心起。这传闻中谁大师的大徒弟竟如此年轻。人不可以年龄论。况且他们这种人也说不上还有年龄的概念。“你的四师弟凌然正气去找你了,你看见他了吗?”

    白衣少年静静的道:”看见了,而且他还和我一起回来了!”

    天行听了很是高兴,没想到凌然正气终于回来了。他翘首远望,脑袋左摇右晃的找寻了半天,也没有看见凌然正气的影。“凌然正气在哪呢?我怎么没有看见?”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大灭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