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龙争虎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钟杯 书名:天地大灭绝
    天行听了,好奇心起,伸手就要拿过来看一看。

    大地主很大方的扔给了天行,并告诉了他使用方法:“想尽千方百计的去破坏它吧!”

    天行接在手里,觉得沉甸甸的,用力握了握,令牌也没有什么要毁坏的迹象。于是天行很果断的又是踩,又是砸,又是拿剑砍得破坏了一番,结果令牌依旧完好无缺。天行抬手又扔给了大地主,“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

    大地主接在手里,笑了起来:“马上你就知道有什么作用了。”说完,他随手一握,就将令牌握了个粉碎,化作白色的粉末从他的手指间散落了出来。

    几只活够了的蛐蛐依旧吱吱吱吱的发着牢,夜风自得其乐的搅扰着树叶的好觉,让它们不耐烦的说着些呓语,荒芜人烟的城市里不时有几只鸡鸭鹅由于睡眠质量不好而挪挪子,喊上几声。昏黄的路灯已经连天上的月光都比不上了,只得无可奈何的统治着属于它的那片领地。

    在这寂静而又朴实的夜晚,突然之间,天地剧烈抖动了起来,暗云翻滚,狂风大作。天行只觉气血澎湃,口发闷,喉咙发咸,他赶忙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天空一道红光闪过,一个影出现在了天行和大地主眼前。天行瞪大了双眼,注视着来人——这个人天行认识。

    这是一个有着红黑色眼睛的人,他的目光邪恶而孤傲,带着一种俯视天下的气势。他正是无师傅在天行离开精神病院时给他看过的世间四大首领之一:二首领、天下火葬场的总领导人——血刀王。是无师傅严重警告过,见到后能躲就躲,能跑就跑的人。

    天行有些无所适从了,他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躲和跑在此刻来说都有些不合适,干站着可能得等死。

    这时的大地主倒是很镇定,虽然他没冲上前去打个招呼,但气不长出,面不更色,很有些见过大场面的意思。

    天行一边考虑着对策,一边注意观察血刀王的举动。他发现,血刀王来到之后只是看了他和大地主一眼,然后便聚精会神地四处扫视了起来,从左到右,从右至左,目光中杀机汹涌,让人不安。最后血刀王闭上了眼睛。

    这时天行觉得自己该走了。既然血刀王暂时还没把自己当回事,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辞辛劳也要消灭掉自己的坚定不移的意志,那自己就得有点自觉,该走的时候就要赶紧走,免得以后后悔难过。虽然天行不是很了解血刀王到底来干什么来了,看况好像是令牌被毁把血刀王引了过来,但血刀王来了之后却又并没去关心什么令牌的事。“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天行迈步就想离开。

    可他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大地主又像刚才一样限制住了他的行动。看着大地主不慌不忙的神,天行有些急了,他真想一剑把大地主扎死。

    当血刀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嘴角现出了一丝微笑。他向左扭转子,看样子像是要离去。

    这时突然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传来,巨石翻腾,伴随着狂暴的气浪快速向天行等人袭来。未及天行有所反应,一块巨石已砸中了他,将他砸的血模糊,晕了过去,并带着他飞向一旁的砖头围墙。

    幸好,一旁的大地主反应灵敏,伸手抓住了天行。但无的气浪横扫一切,视一切如无物,所过之处,灰飞烟灭,将这座城市化为了废墟。楼房,路灯、花草树木,一切都化作尘埃被吹离了这座城市。只留下平整、干净的一片空地,以及大地主,血刀王,天行。

    只是一瞬间,天行就再次体痊愈、获得了意识。他看见大地主正一手扶住他的肩膀,扭头看着他们的左方。血刀王也转过来,看着同一个方向。

    在右方,远处的一座山上,站立着一个巨大的红色影。天行记得那座山正是火葬场的后山。那红色影的一只脚正踏在后山之上,将后山踩成了平地。仰头望去,那红色的影遮蔽了天空,映红了寂静的夜。

    看着那红色的影,天行不由得想起了童年梦中的那只红色巨狼。仰头远望,他觉得那也是一只巨狼,只是个头更大了,气势更大了。真的是它吗?这感觉真像啊!

    巨狼扫视着下方,冷漠而凶狠。它突然仰头一声充满愤怒的吼叫,嗷的一声。这声音让天行确定这句狼就是童年梦中的那只巨狼。巨狼化作一道光与另一道光,飞奔而来,落到了血刀王的前,之后化成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是年轻人的模样,一个红色的头发随风飘扬,上穿着红色的风衣,干净整洁,华贵而不张扬;另一个黑黑的头发随风抖动,上也是一色黑,挽起的袖子处露出两条坚实有力的胳膊。

    天行仔细辨认了一番,终于有了个结论:大概红发少年就是那只狼,黑头发的不知道是什么了。

    血刀王看着来到的这二位,点了点头道:“你们是来阻止我的吗?”

    红发少年很坚定的回答道:“有我们在你别想成功。”

    血刀王看着红发少年,笑道:“小子,几千年不见,你可嚣张多了。不知道本事涨没涨?”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红发青年好像有些激动了,说完就要上前动手。

    黑发青年伸手拦在了红发青年面前,他平静的说道:“你还不是他的对手,让我来。”说完黑发晃了晃膀子,开始做运动。

    血刀王盯着黑发,有些疑惑地道:“你是谁?这天地间什么时候又出了你这么一位人物?”

    黑发好像早就料到血刀王的反应,他很不给面子的回答道:“我是谁你当然不知道。你憋在深山里这许多年又能知道些什么。这世上知道我是谁的也就那么两个人。一个是赤血,一个是你要杀的那个。”

    “哦?”血刀王有些惊讶的看着黑发,仿佛有些不相信,“那我就把你杀了,然后问那个赤血吧。”说完他将手一抖,一把黑红色的长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刀足有一米长,刀背厚,刀面宽,凌凌杀气勃然而出,直映的天地失色,月光也照不透它黑漆漆的杀气。四周顿时暗了下来,变得黑暗无比,但在这黑暗中,血刀王等人的影却又清晰可辨。

    天行转动着他的大眼珠,审视着周围这诡异的一切。

    黑发见到血刀王拿出了刀,颇为缅怀的道:“这刀是一次比一次黑了,看来这几千年你也没白活。”

    血刀王听黑发这么一说,就又仔细看了看黑发,想要看出个结果,但事实再一次让他失望了。他抚摸着自己的刀,唠叨道:“好久没用你杀人了,今天你就好好活动活动吧!”说完,他提刀就要杀向黑发。

    这时,天空中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让我来和你斗一斗。”。人影一闪,一个灰色的人影出现在了黑发的旁边。

    这个人浑灰蒙蒙的看不真切,只能看到他眼白中纯粹而深邃的黑暗。血刀王看到这个人出现在面前,不觉有些诧异:“明明受了伤了,还要出来,是要送死吗?”

    “送不送死,岂是你说了算的。”灰色说完,挥拳就向血刀王打去。血刀王举刀相迎。一拳一刀碰到一处,一道气浪瞬间扩散看来。

    大地主连忙一闪挡在天行前。天行只觉头昏脑胀,气血翻涌,轰隆之声不绝于耳。

    一道裂缝从拳刀相交之处蔓延开来,直透地底。

    血刀王一个纵跳了回去,他疑惑地道:“看你的本事,已经和天绝王不相上下了,是谁有本事打伤你?”

    灰色收回拳头,不甘心的道:“岂止是不相上下,不久前我还刚刚和他单挑过。本来是两败俱伤,但最后他又再次瞬间回复到了体倍儿棒的最佳状态,将我打败。看你的本事,也和天绝王相差无几,为什么不见你和他斗上一斗呢?”

    血刀王笑了笑道:“天绝王的强大岂是相差无几就可以打败的,他岂是我们可以看透的。看你的况好像恢复得差不多了,今天估计是要无功而返了。”看这意思,血刀王是打算要走了。

    但明显有人不是很愿意。赤血气愤的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怎么会无功而返,应该是横死当场。”说完他冲着黑发和伊峰隐道:“咱们三个合力,肯定能让这小子死的彻彻底底。”

    黑发伊峰隐点点头,表示赞同。

    血刀王看着这几位想要来个群殴,不免颇为不屑的道:“几位,本想留你们多活些时,怎奈你们是活够的兔子非要往狼嘴里跑,今天就成全你们吧!让我先把天绝王叫出来,我要与他一起作战。”说完,血刀王将刀举起,指向天际。

    顿时一道黑光直冲天际,在天上映出一个大大的“血”字。然后,血刀王将刀收回,冲着眼前三人嘿嘿冷笑道:“你们就等死吧,天绝王马上就来。”

    然而那三人却并没有什么慌乱。黑发冲着其余二人道:“天绝王来了由我来对付,你们二人合伙先对付血刀王。等血刀王死了,咱们在三人群战天绝王。说不定今晚就能一举成功。”

    伊峰隐听了,有些不满的道:“天绝王还是由我来对付,毕竟我和他交过手,和他单挑也比较符合我的作风,也不枉我单挑王的称号。”

    黑发听了也有些不满,“什么叫做符合你的作风,你的意思是我是个群殴派的吗?我平生也是单挑为主,群殴为辅。今天我和天绝王是单挑定了。”

    伊峰隐觉得自己刚才好像说漏嘴了,他连忙辩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我喜欢单挑,单挑经验丰富罢了。当然你也单挑,我们都是好样的。要不我们一人挑一回,坚决彻底的单挑到底。”

    黑发点点头,“这样的话,还是我和他先挑,你后挑。”

    伊峰隐觉得黑发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不得不再次补充道:“我们确实是一人挑一回,但因为我和他单挑过,所以还是我先挑。”

    黑发还是不太满意,他刚要再次声明单挑次序的个人见解,赤血突然说道:“怎么天绝王还不该来吗?”

    这句话让一旁看着黑发和伊峰隐调侃天绝王而直生闷气的血刀王猛地一愣,他抬头看看天际。

    月亮收回了它的统治权,正傻呵呵的让光芒弥漫了天际。

    他皱了皱眉,道:“看来只能和你们斗一场了,看看到底谁生谁死吧。”说完,他握了握刀,就要冲上前去拼老命。

    这时,天行只觉肩膀一紧,子一晃,眼前一花,就来到了血刀王的边。大地主在中间,血刀王,天行分列两边。

    大地主呵呵呵的笑了几声后,道:“三位,你们不能杀他。”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大灭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