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天绝王来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钟杯 书名:天地大灭绝
    过了四天,朝阳照耀大地时,谁都杀和无师傅、沉师傅聚集众人到谁都杀的豪宅前,宣布说要去天下转一转,找一找沉师傅的脑袋。因为沉师傅说他感到自己脑袋的那部分灵魂没有回来,不知是出了什么问题。为了以后智商能够不受影响,以后的修炼能够快些,沉师傅三人决定出去寻找一番。

    三位厉害人物离开了村子,只留下常氏二兄弟、天行、以及凌然正气。子还是一样过。

    第二天早上,在杀猪村村民还在睡懒觉的时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一个从南,一个从北,向着杀猪村缓缓走来。

    当村民们摆好杀猪摊的时候,那二人终于都来到了村子里。

    其中一个是剑眉虎目,瘦削有力的中年人,正是天绝王。他沿着杀猪村的主干道缓缓前行,左瞧右看,仿佛对杀猪这营生很是感兴趣。

    一个卖猪的看他这副德行,以为是有生意做了,便朝他大喊道:“先生,来几斤猪尝尝。”

    天绝王伸手在死猪上摸了摸,拍拍肥的,捏捏瘦的,很是老道的样子。

    卖的很是的道:“这可都是好,纯天然绿色无污染。这猪活着的时候,跑百米不超过十秒。”

    天绝王呵呵的笑了。他抄过一边的杀猪刀,嗙的一刀,将一条猪腿砍了下来。手法干脆利落,令一边卖的都有些自愧不如。

    买猪的知道自己遇到了高手,他冲着摊边的伙计一招手。伙计从一边的猪笼里牵出一只猪来。买猪的一拱手,冲天绝王道:“这位同道,刚才见你砍猪腿就知道你是个高手,可否赏个光,露一手。”

    天绝王笑了笑,他猛地一张嘴,对着猪腿喷出一团火来。没一会猪香传来。猪腿烤熟了。“你看到我的本事了吗?我只能露这一手,多了就要出事了。”说完他不再理会卖的,转便走。

    卖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原来是个买不给钱的牛人。

    天绝王闲云漫步,溜溜达达的来到了谁都杀的豪宅前。

    豪宅前,天行正坐地上和一个浑上下一码黑的家伙聊着天。

    今早,天行练了会功夫,觉得有些饿了,便到豪宅外寻些野味。谁知刚开了豪宅大门,就见一个一码黑的人正背对着天行静静地坐在大门外。

    一码黑穿着黑色的衣服,脸也黑,手也黑,浑上下都黑。他坐在地上,无声无息的不知在想着些什么,仿佛是融入了这后山的黑暗中。

    天行看着这奇怪的访客,想要询问,却又有些不忍打扰。

    幸好那人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转头看了看天行道:“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个没有脑袋的家伙重新活过来了,重新长出了脑袋。”

    天行道:“你是谁,你认识重新长脑袋的那家伙吗?”

    一码**:“我其实也不认识没脑袋的家伙。我只是好奇,我想来了解了解况。”

    天行道:“你想来了解什么况?”

    一码**:“其实我只要见了没脑袋的家伙,就能了解到况了。”

    天行道:“那你要失望了,没脑袋的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这趟算是白来了。”

    一码黑到没有什么失望的表现,他反而乐呵呵的道:“我不会白来的,因为过一会还会有一个名气大的要死的人来的。你也坐下吧,我们一起等一会。”

    天行很好奇这个要来的大名气人,便和一码黑并肩而坐。

    过了一会大名气的人果然来了,正是天绝王。

    天行尽量稳了稳自己激动的心,做出一番处乱不惊的样子。他谨记无师傅的教诲:坚决不要让天绝王注意到你的存在。

    但一边的一码黑果然够神奇,也很乐于助人。他很主动地承担起了天绝王的注意。

    一码黑看见天绝王来了,很随意的招了招手道:“这位就是天绝王啊,欢迎欢迎!”

    天绝王微微一愣,大概是还不习惯被人这样欢迎。他狠狠啃了一口猪大腿,几步来到了一码黑前。“你是谁?还有胆色的嘛!”

    一码黑站起来,拍拍股道:“我是一个比你厉害得多的人!”

    天绝王像是听了个天大的笑话,他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一码黑好像早就料到了天绝王的反应,他斜着眼睛道:“你真的以为自己很厉害吗?我告诉你,你不过如此。我见过的比你厉害的人至少也有三个。你不过是张老虎皮的本事!”

    天绝王惊异的看着一码黑,道:“你告诉我是哪三个人,我可以饶你不死!”

    一码黑沉默不语。

    天绝王又道:“好吧,我再加个价。如果你告诉我,我让你做这天下的第四把交椅!”

    听了这话,天行不由一愣:难道这个天绝王不知道王二蛋没有死吗?王二蛋没有去找他吗?那伤了王二蛋的人又是谁呢?王二蛋为什么会混的这么惨呢?王二蛋,你的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一码黑很是不屑的道:“天绝王,你以为自己很厉害吗?你以为你杀得死我吗?你以为那个什么第四把交椅我会稀罕吗?我已经说过了,你只是一张老虎皮。”

    天绝王怒了,他一把抓住了一码黑的脖子,直掐的一码黑嘴角流血,气都喘不顺。天绝王威胁道:“我现在只问一句,你到底说不说?”

    一码黑冷笑道:“你是杀不死我的。终究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你这只纸老虎。”

    天绝王一巴掌打过去,将一码黑的脑袋都打歪了。

    一码黑歪着脑袋道:“你是杀不死我的!你不用费功夫了!”

    天绝王出离愤怒了,他沉沉的道:“你死吧!”

    轰的一声,一码黑浑上下着起青色的火来。但他没有痛苦的大叫,只是哈哈哈的大笑。

    天绝王已经要疯了,他大叫一声,一码黑顿时化为灰色的火焰,消失在晨风中。

    天行在一旁静静地坐着。看着一个疑似精神病患者死在天绝王的手中,他有些觉得可惜。毕竟也是条生命,尤其又这么的英勇无畏,就这么死了,怎么能不叹息?

    天绝王像是泄了气,他略微平静了一下心,长长地出了口气,缓步走到了天行旁。

    天行静静的坐着,注视着天绝王。他既不打算站起来,也不打算离开。他只是坐着,等待着属于他的命运。

    天绝王道:“你不怕死吗?”

    天行平静的道:“人总是要死的,死就死吧!”

    天绝王笑了笑,然后竟坐了下来,

    天行颇有些尴尬的、一动不动的坐着,他有些不是很了解天绝王在想什么。

    天绝王突然拍了拍天行的肩膀,很是和蔼地道:“小伙子,我是个好人。从前是,现在也是。刚才我只是太激动了,太激动了。事实上我是个好人,你明白了吗?”

    天行不明白天绝王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自己不过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角色,他何必跟自己浪费口舌。再说人才刚杀完没多大会,怎么就有脸说自己是好人了呢?天绝王难道是个脸皮厚的家伙?但既然天绝王问到自己了,自己只好说说个人观点了:“什么好人、坏人。谁的手上没有血腥。再说你都已经说不定不是人了。”

    天绝王呵呵呵笑道:“我确实已经不是人了,我是这世间最终极的存在,是最顶端的存在。我已经脱离了人的范围了。所以我不该说自己是好人,我只是个好的统治者。”

    天行听着天绝王毫无羞愧之色的吹着牛皮,终于认定了天绝王是个脸皮厚的人。他一时竟想不起该说些什么了。

    天绝王接着自顾自的道:“唉,我做了这许多年的好统治者。统治者这个词说起来还真是绕嘴。我还是改成好人吧。我做了着许多年好人,不知做了多少好事,杀了多少坏蛋。可惜世人不了解,硬是要想尽千方百计的和我作对。我可真是个好人啊!你们怎么就不理解呢?我真的希望你们能了解啊。好多年了,都没有人了解,整的我都成了孤家寡人。你们的理解能力怎么就这么差呢,怎么就这么差呢?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幸亏我耐好,等了这许多年。可我实在等不下去了。太慢了,太慢了。”

    天行听着天绝王这又重复又罗嗦又杂乱的唠叨,不有些纳闷。他想不明白天绝王到底在想说些什么。

    这时,谁都杀的豪宅里突然吱的一声,是挪动的声音。接着一个恍惚的人影从豪宅里走了出来。天行回头看了看,是凌然正气。

    天行、天绝王、一码黑在豪宅外闹腾了这半天,动静还是有些不小的。虽说惊不动那群猪叫声笼罩下的杀猪卖的,但凌然正气却是可以惊得动的。他出的门来,看见天行正和一个陌生的大叔聊天,不觉有些纳闷。这杀猪村可是很少有陌生人来的,尤其是这么一个瘦削英武的大叔。

    天绝王看见凌然正气出来了,竟嘿嘿嘿笑了起来。

    “我走了,大概很久之后,很久很久之后我们才能再见面了!”天绝王站起来,没拍股、就向着远方缓缓而去。

    天行看着天绝王的背影,感受到一种奇异的苍凉。他竟有一种流泪的冲动。

    天绝王走了一会,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着天行道:“你好好干吧!将来定有出头之的,定有扬名天下的一天的!哈哈哈……”天绝王说罢,一闪消失了踪影。

    凌然正气在边上站了这一会,此刻见不会再有下文了,终于有些好奇地问道:“他是谁?”

    天行想了想,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大概只是个过路的!”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大灭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