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考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钟杯 书名:天地大灭绝
    女鬼的爪子实在太冷了。天行刚一抓住,就觉得一股寒意直通心底。这寒意,仿佛死亡本那样的令人绝望,再旺的炉火也无法将它温暖。它不是千年的寒冰,而是永恒的寒冷。天行不住哆嗦了一下。

    看见天行哆嗦,女鬼不由冷笑道:“小子,你果然火候还不到,忍受不了我这一寒气。”

    天行并不答话,他感到自己的左手正在慢慢失去知觉,中的血正慢慢变凉。留给自己胜利的机会不多了。天行趁着还有知觉,最后一次握紧了左手,然后右手挥刀,不顾一切的朝女鬼的脑袋砍去。

    女鬼右手被抓,片刻间不能挣脱,只得发动体的灵活,极力的躲闪。

    天行砍了几刀,一刀未中,便将攻击目标快速的转移到了女鬼被牵制的右爪上,抡刀就剁了过去。

    女鬼见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饶命,饶命……”

    天行止住攻势,吩咐女鬼道:“快收了寒气。”

    女鬼急忙照做。

    天行休息了一会,觉得体暖和的差不多了,左手也恢复了知觉。他抓紧女鬼的右爪,道:“除了杀你之外,有没有别的办法让我可以确定你以后不会再来杀我?”

    “办法有许多,但我不知道那一种适合你。”

    “你说来听听。”

    “你可以直接废了我这一修为,让我变成一个没用的鬼怪,这样我就没有能力杀你了。又或者……”女鬼想了半天,也没或者出来,最后冒出一句:“总之就是这个样子,大概如此。”

    天行很不屑于女鬼这种糊弄人的手段,他略带嘲笑的道:“什么如此,当我傻帽啊!你明明就说了一条。”

    女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色顿时由白变成了红白相映,倒也有些惹人怜的意思,“其他的办法我都不记得了,你也知道我们鬼的智商并不怎么样。”说着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一边打得正火的群鬼。

    群鬼此刻已然进入了无差别战斗状态。还能站立的几个算是强悍的鬼已然不管什么辈份的问题,只知道见鬼就掐,掐死拉倒。

    天行会意,赞同道:“确实如此。”

    女鬼接着道:“而且我刚才受了大人威武风采的惊吓,就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天行笑了笑,略带讽刺的道:“不是不记得,而是不想说。怕被我知道了什么残忍的方式用来对付你,是不是?”

    女鬼有些羞愧的道:“确实如大人所言,请大人原谅。”

    天行得意的点点头,很是有些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为了防止有其他的恶魔的手下发现他,天行道:“此处不是讲话之地,附近可有何隐蔽的去处。”

    女鬼略一思索,对天行道:“大人请随我来!”说罢,女鬼在前引路。天行在后抓着女鬼的手紧紧跟随,恰似孩童领盲人。一人一鬼也没去邀那些打得正火的群鬼同行。女鬼觉得丢分,天行觉得没劲。群鬼也没工夫去搭理这二位,此刻正是对掐的美好时光。

    二位顺着山脚走了一阵,渐渐远离了群鬼的视野。在一片平淡无奇的乱石前,女鬼停了下来。

    天行不由疑惑:“此地看起来绝非什么隐蔽之所,难道在这山上这种地方就算是不错的了吗?”

    女鬼并不回答,只是鬼爪轻轻一挥。乱石分开,露出一个黑洞洞的山洞。

    天行表扬道:“果然还算隐蔽。”女

    鬼受了表扬也很高兴,边颇为自豪地笑着,边领着天行进了山洞。进得山洞,女鬼左爪一挥,乱石聚拢,盖住了洞门。山洞内顿时黑了下来。

    在这黑灯瞎火山洞里,天行心中突然一惊:他此时已经看不见女鬼,无法掌握女鬼的行动了。天行尽量表现的冷静,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做出一副仍能看见女鬼的样子。

    而那女鬼明显已经觉察到了天行的异常。只听她冷笑道:“你果然是看不见我,嘿嘿……”

    天行听了,心知事败露,他不敢迟疑,放开女鬼的手,转就向洞口的方向跑去。他要踹开洞口,到外面去。在山洞里,他看不见女鬼,女鬼却能看见他,战斗对他很不利。

    可是他刚跑两步,就觉女鬼那寒冷彻骨的爪子已然抓住了他持刀的右手。天行连忙右手狠命挣动,同时左手接过右手的刀,向后猛的划去。一击未中,这在天行意料中。他又将刀向着抓着自己右手的那个爪子划去。不料划到半途,却觉左手也被一只爪子抓住了。天行连忙飞起一脚,却什么也没踹到。

    “女鬼大概是飞起来了,这该死的,该怎么办?”天行一边挣动着双手,一边思考对策。他只觉得口越来越冷,脑袋越来越疼。他知道此刻就算到了外面,他也毫无希望了。

    终于天行的头无力地耷拉了下来。扑通一声,他倒在了地上。

    女鬼紧紧握天行的双手,等了一会,她伸手试了试天行的口,觉得天行的体温和她差不多了,便撒开了手。

    不知过了多久,天行头痛裂地睁开了眼睛。

    借着淡淡的月光,他看到十来个不久前围攻他的鬼分列两旁。白净女鬼坐在一块石台上,正静静地望着他。周围是成片的枯树林。

    天行晃了晃麻木的肩膀,发现自己被反绑上了。他不有些好奇,这连衣服都不够穿的破地方,难道会有绑自己的东西吗?及至低头发现自己上,才意识到应该是用自己的衣服绑的自己。

    女鬼见天行醒了,便很体贴的问候天行道:“小子,我们马上就会把你撕不撕不吃了,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天行想了想,觉得自己此刻大概大限到了。绑着自己双手的衣服是精神病朋友(对于无魂这个名字,他总觉得冷森森的)在临行时送的,质量确实不错,虽然已经破破烂烂了却怎么挣也挣不开。双手被绑,又有大敌临前,胜利是基本无望了。“唉,临死诉诉衷肠,埋怨几句吧。”

    天行想罢,叹息一声道:“我本是山中一野人,奈何父母过早离去,四叔也在我十来岁的时候离去。从此,家仇压在肩,不得自由。这次我到此地来只是为了杀那闭关的恶魔,无奈时运不济,被你们捉住。既然生已无望,那么便就此与你们道个别。咱们也算认识一场,也算有缘。请各位来个痛快,天某在此谢过各位了!”

    女鬼盯着天行许久许久,突然道:“你恨吗?”

    天行一愣,随即释然道:“我恨,可我不知道该恨谁。但我仍然很。因为我知道,等到有一天,我足够强了,我就知道我该恨谁了。”

    “足够强是多强?”

    “超出我想象的强大。”

    “你的梦真是够长的!”女鬼招呼众鬼道:“各位,该吃大餐了!”

    一位四肢俱全的无头鬼拎着天行的那把刀向天行走来。

    天行看着他,心中竟起了怜悯之心:可怜的家伙,你那搬家的脑袋此刻在做些什么呢?

    无头鬼不言不语的拎着刀来到天行前,静静的站了一会,仿佛是在看天行的样子。

    那边女鬼叫了声:“快动手!”。这边,无头鬼几步绕到天行后。天行不由有些诧异:难道要先吃手?

    只听刺啦一声,划破衣服的声音传来。天行抖抖肩膀,发觉自己恢复了自由。

    他活动活动双手,不解的看着从后转出来的无头鬼。无头鬼连基本的表工具——脑袋都没有了,所以看不出他的表

    天行心中感慨:大概这家伙被自己一番义正言辞的真诉苦感染,动了恻隐之心,救了自己。时间紧迫,不容多想,天行一把抢过无头鬼手中的刀,拱手做了个揖,以示感谢,然后手中端刀,看着女鬼。

    只见女鬼正得意的笑着,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切:“你不用这个样子,我并没有杀你的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天行不解而略带一丝恼怒地问道,他感到自己好像被女鬼戏弄了。

    “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事,你就明白了。

    大约在一年前,我因为气太重,体太弱,就算大夏天里晒太阳也不会觉得暖和。我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死亡。我死后醒来,就发现自己在此处了。我活着时,气太重是个要命的害处,但死后害处反而变成了好处。我发现我在这里呆着的时候很舒服。我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同时也感受到这里的残酷。

    这个世界,恶魔站在最高点,他手下有四个护卫,四个护卫之下就是像我们这种水平的头目,再往下就是一些杂兵。恶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人类世界的死者里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整一批鬼到这山上来。这山的四周有一层封印,这些鬼就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恶魔从这些鬼的上吸收鬼气,不是一个一个吸,而是大批量的,从所有鬼的上吸,一直吸到部分鬼承受不住死掉。这时,鬼气供应不上恶魔的需求了,他就会再弄一批过来。

    我来了之后,上的鬼力也在不断地被恶魔吸取。但幸运的是,我的寒之气的体质在这气弥漫的地方受到了滋养,让我的鬼力不但没有变弱,反而逐渐增强。与我一起来的那些鬼都死得七七八八。死了一批,又来一批,又死一批,又来一批。

    在这该死的山里,我发现有许多像我一样的鬼存活了下来。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让自己变强,让自己存活的机会更大一些。

    恶魔已经意识到了这群鬼的存在,他认为这是对他的一种威胁。于是,他派他的手下四处出击,想要彻底消灭这群鬼。

    幸存者在与恶魔手下的战斗中不断有同伴死去,但又不断有新的幸存者加入他们的队伍。暂时来说,幸存者的队伍处于劣势,但通过战斗的磨炼,那些强者会变得更加强大。力量在积聚。终有一天,在那力量足够强大的一天,革命就将到来。幸存者将为了生存与尊严进行那最后的斗争。”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大灭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