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斗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钟杯 书名:天地大灭绝
    天行听罢心中顿时一愣,追问道:“无魂,难道他没有魂吗?”

    谁都杀摇摇头道:“没有这麽简单的道理,暂时你还无法理解,等你和我的境界差不多时,你就会明白了。”

    人生总是需要那么多等待。天行很无奈的埋怨着,同时在脑袋里构思着无魂的意思。

    二人一路前行,翻过屋后那座山后。谁都杀脚下提速,在前面飞奔了起来。天行不敢怠慢,拼了命的在后面加紧脚步追赶。

    翻过一座又一座山,穿过一片又一片森林,落,升,不知过了多少天,好像是二十多天,又好像是三十多天,天行只觉得自己的胡子又该刮了,澡也该洗了,衣服也快磨烂了,快变成奔了。这些天白天跑、晚上歇,天行起初还有些气喘吁吁,但后来竟麻木了,只是觉得两条腿在自顾自得动来动去,已经不归他管了。

    在天行即将回归原始人的份之时,毫无倦意的谁都杀终于在一片被枯树林覆盖的荒山前停了下来。天行紧跑几步,来到谁都杀近前。

    “你看,”谁都杀指着荒山对天行道:“这便是我们的目的地。”

    这是一座黑色的荒山,六七百米高,透着一种冷的气息。这山上寸草不生,只立着许多同样是黑色的树木。这树木矮矮的,枝杈横生,仿佛被什么东西压着长大似的。它的表皮极其粗糙,枯死的树枝在微风中发出一种吟唱的鬼叫声。地上没有一片落叶,看来树林已经枯死许久了。

    “真是一出僻静之地呀!”天行边喘着粗气,边做着略带赞美之意的评判。

    “这可不是一处僻静之地,这里居住着一个相对你来说算是厉害的人物,以及他数以百计的手下。此刻这个厉害人物正在静修。一个月后,他将出关。也就是说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提高自己。到时能不能战胜它就看你自己了。如果战胜了他,说不定还会有惊喜等着你。”谁大师鼓励似地朝天行笑了笑,然后用手一指道:“你再看那山顶之上”

    天行顺着谁都杀的手指看去,山顶上有红光一点。

    “那里有一件兵器,比你手中的要好上不知多少倍,到时你可以利用利用。当然那里会有重兵把手,你得费些功夫才将它得能到手。我过三十五天再来。现在先费点事,把这山给封结实。以前的封印已经不是很好用了,如果你跑下山去就不好办了。”说罢,谁大师退后几步,来到了天行后,伸出一只手掌停在半空中。一会之后,他又把手收了回去。“封完了。你肯定是跑不了了。”谁大师有些满意的道。

    天行看了看谁都杀这奇怪的举动,不快步向他走去,想问问他是不是受到刺激了。谁知没走几步,他就觉得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天行伸手摸了摸,前果然有一个他摸不到边的硬硬的看不见的东西挡着。

    谁大师为了打消天行逃跑的冲动,补充道:“以你的实力是打不开这封锁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再补充一句,那厉害人物入关前和你四叔应该是一个水平。至于出关后,你自己猜吧!”

    天行自然是猜不出,他连四叔到底有多厉害都不知道,何况是那个没出关的家伙。但他决定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好好胡思乱想一通。

    “嗯!”谁都杀迟疑了一下,好想对一件思考了许久的事做了个决定。只听他低语道:“还是让你多一些机会吧!”言罢突然几声惨叫从天行后传来。

    天行大惊,回头看时,却什么也没发现。他忙又转回头来,想问个究竟。

    谁都杀却看向天行的后,大声呼唤道:“有鬼吗?”

    顿时,天行便听见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他赶忙又转回头去,只见一只只衣着稀奇古怪的鬼正从岩缝里,树后面慢慢探出子。这些鬼有的穿着烂布条,有的穿着兜不住风的裤衩,有的衣服上都是洞,有的衣服上都豁口。没有一个穿得好的,都是拼拼凑凑、破破烂烂,只要护住了主要部位,其余的就随他去了。他们离天行还有二十来米的距离。群鬼还有一些时间才会赶到近前,天行抓紧时间转回头去,他四处看了看,发现谁都杀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个悠悠的回音:“三十五天后再见。”同时他还发现四周并没有什么有利地势,都是顺着山势的一马平川。就算有也是离得很远的,想要找个制高点是不太可能了,只有先下手为强,先消灭几个了,削弱一些敌方的实力。

    天行提着刀向离他最近的一个女鬼冲去。

    这女鬼脸长得白白净净的,头发红中带黄,上穿一件红衣服,倒也算有些漂亮。

    天行来到他的近前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要杀他们呢?他们或许只是礼貌的出来查探查探况,怎么我就要和他们刀兵相见呢?”想到此处,天行停住形,很有礼貌的自我介绍道:“各位,我不是来杀你们的,而是来杀那个闭关的恶魔的。”

    “什么恶魔,那是我们首领。”一个白白净净的女鬼猛地从一块岩石后蹦了出来。这突然出现的女鬼是这群鬼里边穿得最得体的,好像是一夏装,短裤外加半截袖。衣服上也没有什么窟窿,豁口。看来她是个小头头儿份。她尖着嗓子大叫道:“你们快给我拿下这个敢对首领不敬的人!”女鬼的声音底气十足,极具穿透力,同时也注定了不很悦耳。听上去她很适合作领喊口号的工作。

    众鬼听了这大嗓门女鬼的话,纷纷加快行动节奏,从各个隐蔽场所蹿了出来。虽然这个过程中部分鬼的衣服被划破,导致他们的重要部位不慎走光,更让他们不得不腾出些功夫对自己的衣服进行一下临时加工处理,以保自己的名节。但整体上看来,他们的出击还是相当整齐划一的,是相当有气势的,相当震撼的。

    天行看众鬼这反应,知道他们应该是和恶魔一伙的,也不打算和他们客气,举刀就向离他最近的那个白脸红衣女鬼杀去。女鬼左躲右闪,飘忽不定,显然还算有些本领。但天行也不是吃素的,几招下去已让那个女鬼招架不住。

    好在此时,其他鬼怪已然围到了天行旁,解了那女鬼的围。众鬼群策群力,将天行围在当中,战了起来。

    天行打着打着,不觉有些奇怪:这群鬼连个武器都不拿,便与他斗在一处。难道他们还想来个空手夺白刃吗?还是他们穷的都用不起啊?这架打的心里没底呀!得先问个清楚再打。天行猛地一时潜力爆发,拼了老命的折腾了一阵,终于在群鬼中杀出一个缺口。他抓住机会,一个纵跃出圈外,紧跑几步,立住形,转对着追来的众鬼道:“各位,我不杀无名之辈,你们到底什么来历?”

    众鬼止住攻势,好像并不急于捉拿天行。他们考虑了一会,一个没脑袋的鬼竟率先想出了答案:“我是你大爷。”其余鬼众好像受到了启发,纷纷回答道:“我是你叔”、“我是你舅”、“我是你姨”,“我是你爷爷”、“我是你太爷”、“我是你祖宗”。

    天行看着这些“亲人们”,心中还真有一丝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亲人。但这时,那个白白净净的女鬼用她那尖利的嗓音让天行的希望破灭了:“我是你爹!”

    众鬼嚷嚷了一阵,好像觉得有些不对劲。那些晚辈们叫嚷着和长辈打了起来。众鬼顿时乱作一团,只因在辈分问题上有鬼吃亏了。其中以那位祖宗备受众鬼鄙视,遭受了最为众多的攻击。

    白净女鬼好像对自己手下这群鬼的智商问题感到颇为不满,她瞪了众鬼一眼,然后飞向天行杀来。天行举刀相迎。一人一鬼战在一处,战的是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这白净女鬼长着一对白胖的小手,指甲长长的,活像一对鬼爪。她对着天行又是扑又是抓。还好天行有刀在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刀看起来也还有些威力,让天行舞的是虎虎生风,使女鬼难以近。天行对这鬼爪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一直不是很清楚,奈何又不能以相试。又见这女鬼两对尖长的虎牙,心想她一定是个胃口很好的女鬼。不知平时都吃些什么玩意……想到此处,天行突然心生一计。他故意卖了个破绽,让女鬼近的来。女鬼得势不饶人,伸出右爪,向着天行得哽嗓咽喉袭来。天行也不躲避,待到爪子袭到脖子近前,他猛地一矮,张开大嘴,向着女鬼的爪子咬去。女鬼不由一愣:从来都是鬼吃人,从未听过人吃鬼。她急忙将鬼爪向后撤去。

    但就在刚才女鬼一愣神的功夫,天行的左手已经跟上,他快速的抓住女鬼的鬼爪。这一抓,让天行忍不住一个激灵。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大灭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