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有人死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钟杯 书名:天地大灭绝
    一路无话,很快傍晚来临了。夕阳回光返照似地爆发出一片红光之后,终于到西方极乐世界旅游去了。天很快就黑了下来。

    司机打开车灯依旧默默无闻的开着车。众人好像聊得累了,纷纷陷入了沉默。

    天行从随携带的包里拿出朋友特意为他准备的五斤熟牛,拿在手中,吭哧吭哧的啃了起来。

    众人受了天行啃的指引,纷纷从随的包里拿出东西大吃了起来。英娥拿出一个猪蹄,咔叱咔叱的啃了起来。那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靠着座背在熟睡,看来他并不饿,或者虽然有些饿,但还没饿到把他饿醒的地步。而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则怀抱着一个大腿粗细的大卷饼,啊嗯啊嗯的极度欢快与享受的啃着。

    这一场只属于每个人的大聚餐持续半个多小时之后,伴随着那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将最后满满一大嘴的卷饼咕噜一声吞进肚里而结束了。天行把饭包卷好,放进兜里,享受着饱餐一顿后特有的惬意。

    车子快速的行驶着,一栋道旁灯火通明的古屋慢慢从远处显现了出来,离车子越来越近。

    突然嘣嘣嘣嘣四声巨响,车子在一阵晃动之后,停了下来。司机打开车门,绕着车子走了一圈之后,又跑了回来,沮丧的看着车里的乘客道:“车子四个轮胎都爆了,各位今天走不了了。正巧前面有一处古屋,大家可以到那里先歇着。明天另一辆车会从这里经过把大家接走。”

    车里几个学生纷纷开始咒骂了起来,他大爷的,他二爷的,他大叔的,他二叔的等等之类的说了个遍,然后便极不愿的下了公车,向古屋走去。

    英娥极其懊恼的站了起来,边牵着月兰的手走向车外,边说道:“早知如此,刚才我就不啃那个猪蹄了,直接到路边抓只野兔之类的烤了吃多划算。”

    天行听了英娥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他跟在英娥的后,边走边说道:“英娥姑娘,我现在就替你捉一只回来吧!”说罢他快步走到了英娥的侧。

    英娥转头看是天行,便道:“明天再抓吧,今天已经吃饱了。既然你已经通过偷听知道了我的名字,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我叫天行,天下的天,行走的行。”

    “天行,还不错的名字,我姓月,月亮的月,英是英雄的英,娥是嫦娥的娥”

    “是月中带有英武之气的嫦娥的意思。”月兰补充道。

    英娥扭头看了看月兰,轻斥道:“不许胡说,我哪比得上月中的嫦娥。”

    虽然天行没见过嫦娥,也不知道嫦娥是谁,但他觉得嫦娥最多也就和英娥差不多:“嫦娥肯定比不上你。”

    英娥听到夸奖,心里很是高兴。只见她对天行微笑着点点头道:“说的好,有前途!”

    天行受了表扬,呵呵的傻笑了起来,很是开心的样子。

    没过多久,众人便来到了那栋房子面前。这是一栋二层的小楼,雕梁画栋,青砖碧瓦,无不透漏着古朴的气息。楼体四周坠挂着许多电灯泡,在电灯泡的映衬下,烘托出一种古今交融的奇异感觉。

    李元为了在玉珠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英勇无畏的气势,当先伸手敲了敲门。嘭嘭嘭,等了一会无人应答,于是李元便加大力度,哐哐哐,又敲了几下,等了一会,还是无人应答。天行放开嗓门,大喊道:“有人吗?”众人等了一会,还是无人应答。

    虽然是末,但夜晚的风吹在上还是有些凉意。刘服维忍受不住,便几步走到门前,扒开李元,说了声:“看我的!”,然后侧转子,冲刺到门前,以肩撞门。咚,没撞开,再来,咚,还是没撞开,再来,咚,门哄的一声开了。

    门内灯火通明,灯笼、电灯、煤油灯样样俱全。众人不及细看快速冲进了屋子。天行走在最后,看众人都进了屋,便在自己进屋后反手把门关上了。

    室内果然很暖和,一侧壁炉里烧着旺旺的火,地上还放着古时用的小煤炉。屋门的右侧是一间关着门的房子,对面也是一间关着门的房子。屋门左侧是一段通往二楼的楼梯。房子正中摆放着板凳、马扎、方凳、沙发等。

    众人纷纷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好在沙发还足够多,众人都能分得一席之地。天行在靠近英娥的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沙发软绵绵的,坐上去乎乎的(想是给火炉里的火烤的),很是舒服。众人在这乎乎的屋里又来了兴致,纷纷又聊了起来。

    天行仔细数了数人数,发现少了两个人,一个是司机,一个是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有些担心起来:在这样的夜晚,在这样的荒郊野外,一个人失了踪是不安全的。“你们有谁知道那个年轻人和司机到哪里去了吗?”

    众人停止了言语,纷纷望向天行。

    刘服维道:“这里恐怕只有你认识那个年轻人了,你怎么不注意点那个年轻人。”

    天行没心思搭理他,又问了一遍:“你们没有人看到他们俩去了哪里吗?”

    众人纷纷摇头。

    “我要去找那个两个人,你们都老实呆着。”说罢天行起便要离去。

    这时,那个三十多岁、一直很不活跃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了:“你不用去找他们,他们都好得很。那个司机在车里看车,那个年轻人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在什么地方,但他肯定安全得很。就算我们都死了,他也不会死。倒是各位,你们最好离我近一些,此地不是一个安全的所在,离得我太远了,我可能就有保护不周的地方了,到时可不要怪我了。”

    众人诧异的看着三十岁,过了一会,又纷纷聊天去了,以示对三十岁的无视。

    刘服维还特地站起来,把那两个关着门的房子探索了一遍。他发现一间是卫生间,一间是厨房。厨房里没米没面没菜没,真不知道这家人家是怎么活的。

    天行还是不放心那二人,于是便走到屋外,仔细查看了一番。果然如三十岁所言,司机在车里,年轻人不见了。

    带着一丝失落,天行回到了屋里,坐在英娥的旁,做着一厢愿的护花使者的工作。

    过了一会之后,那个衣着华丽,很少开口的陈新(刘服维是这么称呼他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道:“我到楼上看看有没有睡觉的地方。”说着站起来就要走。

    三十岁突然说道:“为了你的安全,你最好不要到二楼去,最好不要离得我太远。”

    陈新不屑的哼了一声,继续朝着二楼走去。

    三十岁好像生气了,他大喝道:“站住,小子不要说我没劝过你,你要付出代价的。”

    陈新没有搭理三十岁,依旧迈开大步,向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天行紧紧地注视着陈新,他觉得事有些不对,难倒真的会由不幸的事发生吗?

    陈新坚定不移、无所畏惧的踱着步子向楼梯走去。

    突然天行看到陈新前方的空气抖动了一下,好像有东西快速的飞过。接着咕咚一声,陈新的人头掉在了地上,滚动了几下没了声息。而陈新的无头尸无力的跌倒在地上,脖子处像喷泉似地喷着血。

    众人顿时一顿动。玉珠、月兰纷纷放声尖叫。瘦子嗷嗷乱叫、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直抽风。刘服维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张万吉直接大叫一声昏了过去。李元抱着玉珠安慰个不停。英娥颤抖着快步走到三十岁边。而三十岁只是摇了摇头,嘴里蹦出了两个字:“活该!”

    天行边冲向三十岁边,边冲众人喊道:“都到牛人边去!”

    众人除了那两个行动不能的人之外,纷纷向三十岁聚拢而去。

    刘服维跑了一半,发现张万吉还昏倒在沙发上,咬了咬牙,跑回去抓着张万吉的手,拉着他就像三十岁跑去。张万吉被拉倒在地。嘭嘭铛铛,他那并不坚固的脑袋被腿、椅子腿之类的撞了几下头,终于见了血,但同时也恢复了意识。他爬起来,站在了三十岁的边。

    现在,众人之中,唯有那个倒在地上抽风的瘦子还独享寂寞的躺在那里。天行跑过去抓住瘦子的衣领,一把把他扔到了三十岁的边,然后自己也快速归队。

    在这并不算短暂的集合队伍的过程中,不幸的事却并没有发生。

    众人张大了嘴巴,毫无顾忌的喘着粗气。几分钟后,喘气声消失了,剩下只有月兰与玉珠的抽泣声以及瘦子的抽风声。

    三十岁正襟威坐,在那如众星捧月般的单人沙发上散发着不怒而威的气势。

    天行看了看众人还算安全,便将目光又聚集到了英娥的上。

    英娥与天行并肩而立,她的手微微有些发抖,显然也有些害怕。天行伸手牵住了英娥哆嗦的手。英娥转头看向天行,声音颤抖的说道:“整天杀猪杀驴不觉得有什么,怎么今天见了个人头落地,就有些害怕了呢?”

    天行紧握着英娥的手,看着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深的说道:“用我的生命发誓,我会永远保护你,直到生命的尽头。”

    娥看着天行,这一刻他相信了天行的话:“谢谢你!”说完他转回头去继续观察四周的况。

    过了许久,四周还是没有动静。三十岁有些沉不住气了,他高声问道:“你还在等什么?傻帽!”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大灭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