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统领全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钟杯 书名:天地大灭绝
    天行无比诧异。他本打算和自己新交的这位朋友两人一起砸人玩的。可现在人都走光了,还砸个毛啊!

    这些人的走显然不仅仅跟他有关。刚才他砸趴下臭老头的时候,人们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一个小孩甚至还站出来向他宣战。他拔电线杆砸人的时候,人们也没有要离去的意思。一切改变都发生在他朋友说出那句“他是我朋友”之后。

    他看了看他的这位朋友,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干的哪一行,不知道他的过去,不知道他住在何处。自己完全不了解他。天行只觉得这位朋友绝非一般人,是另一个神秘的存在。

    因为不想总是处于无知的状态,想要知道的更多,以便更好的保护自己,更好的活下去,所以天行冲着朋友一拱手道:“敢问你是何方神圣?”

    朋友微微笑着道:“你我之间不用客,我是什么人,姓甚名谁,现在我还无法告诉你,你知道了也不会有任何好处。我现在只能告诉你我住在哪里,以便将来以后你遇到问题的时候来找我。我住在市第一精神病院,你到那里只需说找1号就可以了,没人会阻挡你。”

    天行问道:“精神病院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

    一号道:“精神病院就是关疯子的地方。”

    天行顿悟:精神病原来就是疯子的意思,那刚才一号说他是天行的精神病朋友,难道说一号是疯子吗?天行从头上到脚下地又仔仔细细端详了一遍他的这位朋友,看来果然有些异于正常人。在一号的上有超于常人的洒脱与了然物外。他虽然常常微笑着,但却是旁观者的笑。他带着神秘的微笑,看着世间的人奔波劳碌、争名夺利。天行在他上看到了某些不属于人类的光芒在闪烁,另一种不同于山村与大山的光芒,无法言喻的光芒。

    他忍不住心中的疑惑,诚恳的问道:“你是疯子吗?”

    一号看着天行,笑呵呵的回了一句:“依你看,我是不是疯子。”

    天行略一沉思,回道:“算了,不管你是不是疯子,我已经说过你是我的朋友。”

    一号听了,停住了脸上的笑容,郑重其事的对天行道:“记住,你也是我的朋友。作为首次见面的见面礼,我要告诉你两件事。

    一、你的体力量已经算得上快接近正常人类的极限了。你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强者。但在将来,你或许会遇到异常强大的非人类以及单靠力量无法战胜的强者。为了活得更久,你需要更加刻苦的去锤炼你的力量。另外你需要独自去领悟超越纯粹力量的另一种力量。关于未来,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别的你不要再追问。

    二、你要好好学习科学文化知识,争取做一个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纪律的四有青年。”说完,一号爽朗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声音震天动地。

    天行虽然对什么四有青年以及科学文化知识不是很了解,但对一号告诉他的第一件事却是颇有感触的。一号竟然知道他所要追寻的那种超越纯粹力量的另一种力量,究竟是怎么回事?天行想要继续追问,但对方已经下了问令,只好作罢,改问关于第二件事的问题:“什么是科学文化知识?什么是四有青年?理想、文化、道德、纪律又是些什么东西?”

    一号没有回答,只是转过,抬起手臂指向前方。

    天行也转过子,只见几个工友远远站着。

    一号道:“他们看来有事要找你,我先走了,以后有空记得来看我。”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几个工友主动为他让开条路。

    天行看着一号远去的背影愈发觉得他难以理解,愈发想要了解他。

    几个工友快步来到天行边,天行借机问道:“你们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吗?”

    众人摇摇头,其中那个叫张炳的道:“我们只知道他很厉害,全市人都敬重他。具体怎么回事就不知道了。”

    天行点点头:“你们有什么事吗?”

    张炳道:“这座城市里还有许多工友饱受欺凌,还有许多工头在得瑟嚣张。我们不能只顾个人,而对此不闻不问。因此我们决定成立一个组织,保护我们这种人不被欺负。我们想让你来做我们的头。”

    天行大概想了想,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自己现在也没有合适的去处,于是便道:“我同意,但我们具体做些什么呢?”

    众工友振臂高呼,齐声道:“主持正义,铲除邪恶,维护世界和平。”

    天行听不太明白,追问道:“具体点。”

    众人一时语塞,想不出词来。唯有张炳,义愤填膺,慷慨陈词:“揍工头。”众工友听罢顿悟,齐声高呼:“揍工头,揍工头……”喊了几遍,众人又联想到自的遭遇,不自觉中变得声音嘶哑,涕泪横流。

    这悲壮而又朴实的气氛把天行感染的泪光闪闪,鼻子发酸。他把手一挥,大喝一声:“出发。”众人止住泪水,跟随着天行走向远方。

    庄严肃穆而又斗志昂扬的队伍紧紧围拢在一起,这是团结的时刻,这是斗争的起点,这是另一次生命的开始,伴着英勇无畏的精神,伴着一往无前的斗志,伴着生与死的觉悟,通向最终的胜利,通向最彻底的自由。

    伴随着平缓而有力的步伐声,一曲由众工友合力创作的战斗歌曲响了起来:“阳光照在我破烂的布鞋上,照在我粗糙的双手上,照在我黝黑的脸庞上,照在我凌乱的头发上。

    我不曾在那云天之上俯视众生,我不曾在暗的角落谋害他人。

    我只是普普通通的凡人,只希望丰衣足食,吃饱睡好。

    但卑鄙的蝗虫,贪婪的蚂蝗,自私的禽兽,让我们缺衣少食,无处安

    我们曾忍辱偷生,唯唯诺诺。

    但此刻,解放的号角已经吹响。

    让我们抡起棍棒,打到万恶的工头;让我们抬起腿脚,踹翻无耻的高官。

    只不过一群猪狗不如的玩意,休想将我们的幸福夺走。

    亲的战友们啊!如果我不幸离去,请为我歌唱,我在另一个世界,为你们祈祷;

    亲的亲人们啊!如果我不幸离去,请代我出征,我在另一个世界,为你们指引。

    等到胜利来临,等到自由降临。

    的战友啊!

    亲的亲人们啊!

    让我们挽起手,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欢庆。”

    歌声沉缓而坚定,悠扬而有力,如响彻千古的钟声,在人们的心间回。挥之不去的压抑,以继夜的忍耐,在歌声中被打破。无数不幸离去的斗争者的影在歌声中显现。

    团结的队伍伴着觉醒的歌声,先是天行引路,然后由于天行总是走错路,改由张炳带路,走向市里最华丽的建筑,一切罪恶的老巢,猪狗的乐园——市长的府邸。

    他们将市长家炒了个底朝天。抄出的东西太多,没地方放,天行等人遂决定以市长的家作为斗争的据点,要做长久的斗争。

    第二天,当副市长从医院回到家,却发现家已经被天行占领之后,暗叹一声,默默离去了。没走几步,他就被众工友发现,围住揍了一顿,把眼睛给揍瞎了一只。

    几天后,众工友经过多方探查,将敌方报向天行做了以下汇报:

    市长大人的脑袋被拍出了脑震,同时由于市长本人受到刺激太大,导致精神崩溃。所以,现在市长的最终结果是成了个疯老头。

    副市长小孩在疯老头医治无望的况下,被众工友疯狂的追杀。付出断了一条胳膊的代价后,他带着疯老头逃离了本市。

    金子男脸被拍的毁了容,已然多未出家门,处于出门就挨揍的良好状态。部分新加入天行自由组织的工友已在其家附近建立据点,并准备板砖一车,以提醒金子男要注意人安全,必要时刻可以不辞辛劳地扔板砖进行提醒。

    大汉内伤太重,虽无生命之忧,但看况以后只能做个纸老虎了。近有工友提出要把他扔到深山老林里,让他好好锻炼体,以期早去往西天旅游。议案已然提交讨论,不久必然付诸实践。

    总结起来就是:市长的势力已经瓦解,自由的势力正在壮大。

    天行听完众人的报告,仰望苍穹,想了想,说出了三个字:“都得死。”

    打那之后,天行主要工作有:

    一、揍工头,抄工头的家。市长的残余势力虽然瓦解,但却绝不可以对他们掉以轻心,决不能因为他们现在老实了,就对他们以前的错误置之不理,要将总帐彻底算清。在市长的残余势力中,尤以工头最受工友们憎恨。因此要对他们优先照顾,绝不放过。至于其他工友们不会忘记的人以后免不了也要一一上门走访,慰问慰问,顺道帮他们整理整理家里的东西。

    二、锻炼体,锻炼工友。在天行听了一号的话之后,他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未来会有许多他无法预见的事发生。他要不断增强自己的实力,纵然打不败如噩梦中红色巨狼一样的恐怖存在,也可以让自己存活的机会更大一些。

    在吃饱喝足而又没有工头或其他玩意需要他去踹的时候,他就会挥起电线杆练手,或者扔砖头练远程攻击,到最后已然到了百步之外说砸鼻子不砸嘴的境界。

    为巩固本市正义势力,同时以本市为据点,向更多城市发展,让更多的人重获自由,自由组织的工友们在吃饱喝足之后纷纷向天行同志学习。在天行的指挥下,工友们经过长时间的锻炼已经做到以一当十,头碎砖,脚碎石的地步。平时踹工头、抄家已经不用天行出头露面了,但天行作为精神旗帜,其地位是不可动摇的。

    天行有了更多的时间之后,更加抓紧锻炼,但他发现自己似乎遇到了屏障,进步的太慢了。他需要改变,于是他去请教那位一号好友。

    他的朋友听完他的诉说,遥望天际,既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劝告天行似地说道:“在遥远的天际,有超越**的强大而永恒的存在。”说完,他转过头,笑着问天行道:“九九乘法表会背了吗?”

    三、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天行确实在努力适应着学习科学文化知识这件极其陌生的事。

    当他的手拿起笔时,他感到笔和板砖之间截然不同的分量差异。他在努力吸收着知识,从1到10的写法,从a到z的读法。当他学会了文字拼音之后,他开始有了自学的能力,开始看带拼音的书,通过看看书获得自我知识的增长。

    这期间,他养成了写记的好习惯。谁家的狗嗷嗷乱叫没人管被他一砖头砸死了,哪家的流氓耐不住寂寞出来练发**被他一脚踹回家躺着去了,哪个邪恶组织秘密集会想要造反被平掉之类的好事都被他一一记录了下来。

    “啊,人生,自己的人生只有自己去记录,别人谁会去关心。等到自己老到健忘症病发,还可以依靠记回忆起自己是谁。”天行对生活的感慨总是略带一丝悲伤。

    经过两年的治理,天行所在的市治安状况极好,犯罪率几乎为零。众工友以天行为核心,成了本市实际掌权者。本市在极具特色的统治下,发展良好,经济突飞猛进,人民安居乐业。

    因为如此,一条铁路拐了个弯,从这里穿过。听说铁路贯通了这里,天行很激动,也很好奇。据说火车是个很长很长的铁家伙,在两根粗铁条上跑来跑去。天行作为本市领路人,自然要率先体验一下火车的魅力。在火车开通的第一天他就来到了火车站。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大灭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