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你还太弱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钟杯 书名:天地大灭绝
    天行出生在一个小山村,一个偏僻,遥远,以及难以想象的虚无的小山村。

    天行的爷爷50多岁,体健康,格开朗,眉宇间一股正气,目光坚定而深邃,膝下四个儿子。

    天行的父亲排行老三。天行的父母是对普普通通的人,如同天下所有普通人一样。

    在天行的记忆里小山村的一切仿佛都泛着一层光,它总是不让人看清他的真实。天行努力的回想却始终无法参透那光芒背后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在他的内心里,他无比确定自己曾在那样一个小山村生活过。那个小山村并不在山脚下,而是在半山坡。在那四百多米高的山的半山坡,有村里人世世代代努力开垦出的一片梯行的层次分明的土地。小山村里的所有人就住在那样一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方。

    从天行记事起,他就对这个小山村充满了好奇。

    从光秃秃的山顶,到树木繁茂的山脚,每一个角落都曾被他用木棍仔细发掘,但依然无法寻找到能满足她好奇心的所在,甚至连他为什么要好奇都无法追寻。大山以及小山村将一切都藏了起来。

    秘密就放在一个袋子里,可是你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袋子,甚至连是不是放在袋子里都无法确定,他们或许只是跟你开玩笑,从来就没有秘密。

    但天行那敏感的灵魂将一种最直接的信息传递给了他,他将大山和小山村存有秘密这个不置可否的意识深深印在了他的**,他的灵魂上。

    在无法释怀的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变得越来越孤僻。和同龄人相比,他上有一种探索者的气息,以及保送疯人院的无法掩饰的潜力。

    他的父母对于儿子的这种好奇心无可奈何,他们已经无法阻止他的该死的胡思乱想了。

    天行在大山里搜寻了三年之后,正是他生命的第七年临近结束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

    那一年的那一天,他像往常一样拿着木棍在山脚厚厚的落叶里戳来戳去时,棍子突然卡住了。

    他用的棍子是他特制的用于勾东西的带回勾的棍子。他使劲拽了拽木棍,并没有将木棍拽出来。以前他遇到过许多次这种况,最终的结果只是发掘出几根发了霉的树枝。这次他也没抱希望。

    他又用力拉了拉,木棍依然卡着。天行有些不悦了。最后,他用他猜想中木棍能承受的最大的力量又试了试,木棍依然没被拽出来。

    对于这根木棍他还是相当惜的,这根木棍已经陪伴他走过了两年的岁月。

    在最初的那个木棍被他暴力破坏掉后,他很是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最初的木棍陪他在山中游,陪他度过深黑的夜。当他在恶梦中惊醒时,他会抓紧木棍,给与自己最实在的安慰。但是因为他那乖戾的脾气,他在木棍卡住后暴躁的拽来拽去,让那个木棍最终断为了两截。他为这件事绝食了两天。最后发了个重誓:不再让自己的脾气伤害到自己珍的东西。

    之后他在大山中找寻了两个月,才到如今的这个木棒。这个木棍仿佛天然为他而生,既结实,又带勾,大小也合适。他将这个木棍当做自己誓言的见证,当做自己真实存在的证明。在他那幼小地心灵中毁灭誓言即意味着死亡。

    现在木棍已经无法拽出来了,他只有趴下子,清理地上的落叶。落叶很干,他用手左右划拉了几下,就露出了落叶下那卡住他木棍的东西。那是一堆骨头。

    那是一小堆骨头,散落在地面得薄土之下,一半在地下,一半在地上。

    根据天行吃过无数种野味的经验,那是一堆狗骨头。天行又仔细看了看那些骨头,骨头质量很好,白白净净的,没有半点杂色,就像被一只牙口不好的狗啃了三年的珍品骨头那样晶莹剔透,坚实纯粹。但同时,天行在那堆骨头中感到如同这大山和小山村一样令人感到虚无的光芒。他心中一阵惊喜,三年多的时光,在今终于出了一点成就。

    他迅速将埋着骨头的土扒开,将所有的骨头一根根的仔细清理出来。这是一具完整的狗骨头架子。

    从骨头推断这只狗并不大,它只有半米来长,眼窝很大,牙很厉,腿骨很粗,估计很强壮。天行将骨头仔细评估了一番,并没有发现那虚无光芒之下的东西。

    他不甘心:面对大山和小山村,他是弱小和无力的,但面对这样一堆狗骨头,他却依然是那样的无力。他感到一种灵魂的孤独。他总是一个人,在这寂静的大山里做着只有他自己理解的事。在山村,在大山,陪伴他的只有他的那个木棍。他没有朋友,没有同伴。他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那弱小的双手,以及略显稚嫩的大脑。这世界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做着一件看不到结局的事

    昨天在寻找,今天在寻找,明天还在寻找,他的一生就要这样找下去吗?对未来的无法把握让他感到迷茫,恐惧。他那渺茫未来的形仿若已然展现在他的眼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他最珍的那个木棍在那无比熟悉的落叶林里徘徊、寻找,累了的时候就坐在地上回想他空虚乏味的一生。这景象让天行感到头痛裂,心虚乏力。他颓然的坐在地上,恰似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的那个未来的自己。

    天行感到自己好像要坐在地上,直到离去,到另一个世界去逛逛。但他心中的不甘、愤怒让力量再次回到了他的上:就算结束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结束,在今天,他已经取得了一点成就,也是他三年来取得的唯一的成就。

    他要把这成就收回去再研究几天,倘若真的仍然一无所获,待到那时放弃也不迟。天行将骨头用自己的那件破衣服仔仔细细包好,带回了自己的家。

    他的家在村子的西头,父母出去干活了。天行缓步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一间朴实到有些破烂的房子。他在房子里看了看,最终决定将骨头放在自己下最暗的角落里。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天行仔细回想了自己三年来的经历,感到了世事的复杂,一堆骨头,一个小山村,一座大山自己尚且无法参透,何况大山之外那无穷无尽的世界呢?想到此处,天行一声长叹,躺到上,闷头睡去。

    到了半夜的时候,天行突然听到一声凄然的长嚎。已经是半夜了,天应该彻底黑了,可是当天行被嚎叫声惊醒时,他却发现眼前是一片红,在红光中,一切微微可辨。他爬下,走出了屋子。长嚎依旧在继续,一声又一声,像是在怀念,在呼唤。天行顺着声音看去,在四百多米高的大山之上,显现出一头巨大的狼的侧影。那狼无比巨大,比大山还要大。天行只能看见它踏在山顶的双腿支撑起的上半。它那血红的躯映亮了天空,两只幽兰色的眼睛盯着远方,似在等待,在寻找。

    天行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惊,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在他所有的记忆里从未有过如今的这幅画面。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在他的大脑里,人是可以战胜一切的,他所见到的一切在他那弱小的躯完全成长之后都可以一一去打败。村里那几只健壮的大狗,几个强悍的大叔不过是未来的他的手下败将。自己的命运通过自己的双手可以无极限的改变,而且自己绝对可以成为最强大的人物,将他看不顺眼的几个臭人踩在脚底下,踩来又踩去。但是今夜这只嗷嗷乱叫的狼打破了他的梦想。在这世上有如此强大的存在,人类不过是如此的弱小。自己的力量,在它的眼前连飞来飞去恼人的蚊子都不如。崩溃的感觉使他心中隆隆作响,他的自信彻底被摧毁。

    巨狼仰头长嚎了数声之后,慢慢转过了头,看向天行。看到狼转头看向他,天行有一丝的诧异,以及极大的恐慌,仿佛自己随时都会被它一爪子拍死。狼看着他,字正腔圆的说道:“不要在寻找了,你还太弱小了。”。说完狼转过头,仰头来了一声极其浑厚的怒吼,化作一片红光飞向了远方。

    天行慢慢睁开了双眼。一个奇怪的梦啊,他不由一阵感慨:幸亏只是梦。他坐了起来,看了看窗外,一片玲珑剔透的月光正透过敞开的屋门照在他那略显凌乱的被子上。生活原来如此真实美好。他正要躺下接着睡去,却听下有骨碌骨碌的声音传来。他以为是老鼠,便咳嗽了一声,然而骨碌声并没有停止。

    天行有些烦躁了,刚要下地穿上鞋子,来个夜半人耗大战,却见下一个东西慢慢骨碌了出来,正是他用来替代自己衣服包骨头的一个破包。虽然汗毛倒竖,浑发凉,但天行依旧静静地看着,他感到有些很奇怪的事要发生了。

    破包骨碌来骨碌去,里面的骨头渐渐散落了出来。出来的骨头越来越多,最后狗头也骨碌了出来,一个完整狗的头骨,带着尖利牙齿下巴已经合到了头骨上。狗头张开大嘴咔哧咔哧几下就将破包咬了个稀烂,终于所有的骨头都解放出来了。骨头开始往一起凑,狗头眼窝处亮光一闪一闪,好像在指挥他们。在狗头的指挥下,骨头慢慢组合起来,前腿,后腿,肋骨,脖子连在了一起,最后狗头飞了起来,落在了脖子上。

    一个完整的骨头架子狗终于诞生了。他晃了晃脑袋,向门外走去。天行看见它已经走到了门口,以为一切就要这样结束了,谁知那狗却慢慢转过头,看着他,字正腔圆的说道:“不要在寻找了,你还太弱小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大灭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