Ⅲ第二十三章:无所遁形

    ( )    “有谁能穿越整个闹市区,无视超级赛车帕加尼Zonda R的干扰,并阻挡曾创下407km/h极速的毁灭级神器布加迪威龙向东疾行留下的末幻影?”

    这不是最后的战役,但如果失败了,这就是结束。之后也许我还会面对凯、米勒、艾伦或其他高手――前提是我还能活下来。

    布加迪威龙率先冲出码头,头灯切开深刻的黑,点亮的尾灯拉出两条长长的红线。而帕加尼Zonda R紧贴着威龙,呼啸地切入车道!

    车语驾驶的北欧幽灵CCX是前去追杀的车辆中最好的,的百公里加速一拉开顿时征服大半个战场。如果是比赛,我驾驶的阿斯顿马丁ONE-77和罗梓杰的LF-A就毫无参与的意义了。但这种对抗,武力当先!所以我们的车搭载了CCX所没有装载的、哈德森科技最新研制的“超级杀器”――车载EMB电磁脉冲。将不可避免地成为重头戏!

    “也许在能上我们拼不过,但技术上我们有绝对有优势。有了狂飙风云的三大主力,就算是坐上威龙,桑尼也无处可逃了!”大象在对讲机里道。

    ――无所遁形。

    而我,只是轻轻踩着油门,ONE-77已经轻易刷上了110km/h。然后耳边的撕裂空气的声音立即聒噪起来,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感受着来自柏油马路的颤抖也变得更加剧烈,150km/h的关卡就这样被轻易的突破。

    引擎声,由5辆世界顶尖跑车发出的猛烈引擎声驱散了所有街车,有了5辆顶尖超跑,今夜就是狂暴者们得天堂与地狱!

    颤抖由双手传向全,就这样的也许只需要一个瞬间,秒或许更少,只要我放弃了我所作的神器,就可以立刻铲上人行道接着冲向3或者更高结束我所进行的一切。

    漫长的夜,沉的天,空旷的路。ONE-77,还有LF-A死死咬住Zonda R的车尾,CCX便通过牵引气流的弹弓效应猛追威龙,我的车速189km/h,那么他至少200km/h。

    这个时候如果飞来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如果这辆车不是装了防弹玻璃,我所进行的一切都会被中止。

    夜,不是很深。却是难以想象的寒冷。

    我们所有人都在用尽全力握着方向盘。我相信所有人,包括我,都在试图在疯狂中维持仅剩的一点点谨慎!

    然后我突破了200km/h,聒噪的声音像是静止了一样。就当做听不见好了,我只知道,我的追杀目标――帕加尼Zonda R、布加迪威龙!

    我曾经了解过哈德森科技的这些疯狂武器,比如这辆车搭载的EMP需要3~5秒的锁定时间,西蒙抢的Zonda R已知是搭载钉刺带,需要2秒半才能完全释放(哈德森并没有公布详细数据,这些都是网络上的传言)。那么我只需要到一个空旷的高速路闪躲钉子并找到机会释放EMP就赢了!

    桑尼和西蒙明显也意识到了这点,既然城市战不能在直道上达到完全领先,那就通过复杂路线避开EMP的威胁!于是两辆敌车专门走向弯道!

    我试着用尽力气维持这个速度并排挤对手,这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ONE-77毕竟是顶级跑车。而他们也尽量选择高速弯――要不只有一起死!极快的高速下我们重新把桑尼和西蒙入了比较宽阔的街道。

    但到了直道上那辆布加迪威龙拉出的红线中却有一片似有似无的幻影压制在我的心中……还有这无法驱散的寒冷……

    瞬间,只见CCX剧烈一震,排气管喷洒出点点火星,之后便犹如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居然已经释放了NOS!紧接着CCX剧烈撞击桑尼的威龙,我和罗梓杰贴在后面,那些撞击刮擦下来的烤漆碎片在我们眼里竟同扑面而来的沙尘暴无异!

    可是猛烈的交火中我却有一种错觉浮现。车语,他完全是一个人在杀,纯粹靠着能的优势自己去拼,似乎不需要在意一切――包括他自己能不能再活着!

    这个夜晚。从车语的再次出现,到现在这一段似有似无隔阂与距离,我们近两年来搜寻的那个出生入死的伙伴突然间成了一个玩命的谋家。

    我不知道这个来自远方国度的男人有什么背景,是不是拿我们当做朋友。但在追杀的时候,至少大象选择了他,而我们也曾有过合作。

    那么他至少还是可以信任的。

    突然Zonda R车底爆出一整排炫目的花火,接着一张钉板从车底刮了出来!第三代撕碎者钉刺带!!

    我用力将方向盘向右转擦着钉刺带闪了过去――但是这钉刺带还未完全打开!闪躲之后从后视镜中展开钉刺带长度已经接近之前的三倍!并分裂成了两个!

    哈德森的成名武器真不是一般的东西!但我没有时间多想了。只听见一句“EMB系统连线”,中控台一个奇怪的电脑屏幕亮了起来。然后伴随着直升机螺旋桨造成的嘈杂,无线电中传来大象劳伦斯的声音:“EMB系统调试完毕!我说过我会有其他的方法支援你们的!”

    “希望这东西能有效!”车语回应道,并对其他人说,“杀掉桑尼!!桑尼在布加迪威龙里!注意千万别打歪了!!”

    紧接着CCX降速切开光影,与威龙拉开一定距离(急功近利的家伙)!

    “让我来!”我回应道,手指在屏幕上轻轻一划(按照在游艇上的演示),屏幕上立刻显示出扫描的前方车辆。(EMP准备中)

    EMP系统连线,等待锁定)标记锁定的车辆为红色,现锁定最靠近主机的LF-A。

    EMB系统已锁定目标!)下一个,直接锁定正前方的布加迪威龙!――“是该到结束的时候了!”我自言自语道。

    可是另一边桑尼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车尾红光一闪,居然在这时用上了NOS!威龙V16引擎发挥出极大的爆发力,居然硬是将没有准备的我们拉开了近10米的距离!!

    EMP错失目标,重新锁定时对准了西蒙的Zonda R!显示器上锁定的红色目标急促闪烁着,之后眼前的Zonda R迸发出触目惊心的金红色火焰,那一刻几乎点亮了整个世界。

    而同时Zonda R便是整辆车失去重心翻滚了出去飞到了逆行道,对面的街车见此四下躲闪却全都撞成一团,锐利的声响下玻璃碎片四下飘散着。

    虽然是一次成功的打击,但却是在那寒冷的夜下整个场景说不尽的荒凉……

    这就是黑帮的公路战!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继续狂暴着。至少有一点――

    帕加尼Zonda R(驾驶者西蒙),解决!

    而我还活着!

    已经被解决的Zonda R并没有因为翻滚停下来,还是极快的速度在逆行道翻滚着并砸向路边,铲上一颗观景树猛地插进一栋建筑物的二层窗户里!这下西蒙不死也是死了。

    但车语对这个结果并不满足,在对讲机那边怒道:“你到底在对准谁?!布加迪威龙里面坐的才是桑尼,你去打那些杂碎有什么用?!”同时CCX再次注入NOS,然后那一颗子弹以无法比拟的加速带着不亚于威龙的末幻影从我们之间狂暴而出

    电光石火不过是一瞬间,便贴住了已经耗尽NOS的威龙的车尾!

    车语控制CCX撞击威龙的车尾右边,想偏离重心让威龙失控。但桑尼也是个聪明人,既然威龙无法在CCX面前占到多大的便宜,不如减速以柔克刚。只见杀气腾腾的车语驾驶着CCX擦着威龙的车尾直接冲到了第一位……

    “车语,冷静点,我试着使用EMP锁定他。”罗梓杰总算是准备动手了。

    LF-A位置不变,只不过速度稍微提了一点从与我并排状态稍微贴前跟上威龙的车速,我几乎可以透过LF-A的车窗看到里面闪烁的红光。

    可是……

    突然车窗里的红光消失了,而我的EMP主面板显示器也失去了光芒,同时甚至GPS导航仪都主动关闭了。这辆威龙装配的是……干扰发器?!

    只有硬拼了。我也用上NOS让ONE-77发挥到极致,被死亡天使囚,直到现在我才找到之前竞速的感觉!约180km/h的车速在NOS的作用下立刻被推上了250km/h,于是自此最后的清晰也被虚化,几乎是无法反应的一个时刻,本来有接近10米的差距已经被立刻被终结,ONE-77对准威龙的车尾直接撞上去!

    顿时威龙车尾拉出的红线被粉碎,整个扰流板也飞了出去!那道似有似无的、压制在心中幻影似乎也减弱了很多。

    再次踩住油门,270km/h或更快的速度再次撞向威龙!

    末的幻影散落满地……

    威龙慌不择路转入小道试图减慢我们的车速――这很成功,他成功把我们的车速降到了200km/h以内!但这改变不了结局。

    而同时,CCX车头一偏也撞向威龙的右侧。威龙几近失控,向左一偏。

    但沉重的车还是保存着仅有的平衡,我再次撞击威龙车尾,也是这一瞬间,CCX有一次侧向威龙右撞过去!

    这下威龙彻底失去了控制,向街边的一个公园撞过去。

    急忙刹车但还是失控跟着冲了进去!我和罗梓杰踩下刹车,5秒左右总算在200内刹停在路边。

    而CCX和威龙撞断了一片大树之后总算停在了公园的中心。

    “桑尼,这下你跑不动了。”我和罗梓杰各自取出防手枪靠近威龙。

    一架尾随已久的直升机慢慢降到了公园的空地上,女友、李小象、大象劳伦斯、肖子迪从直升机上走了下来。接着第一架直升机飞走,又有一架直升机降了下来,肯和浪子、塔瑞斯、第三个丹尼斯也走了下来(怎么都有直升机了)……

    人都到齐了。

    桑尼,那个死亡天使背后的控人,来自欧洲的大毒枭。

    ――这应该是他最后的结局了。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