Ⅲ第二十一章:带枪去看海

    ( )    上刀山下油锅。

    罗梓杰与肯走往舞厅的方向,我们跟了上去,却没有看到土豆!

    西蒙的表一下子复杂起来,但依旧以十多米的距离跟着肯和罗梓杰两人。罗梓杰和肯二人上了电梯,电梯往上指向三。

    待他们上去后,我们随着浪子一行人也乘坐电梯到了三。

    豪华游轮“赫尔斯利”号3层

    这一整层都是哈德森科技的展览厅!

    靠向船头处是一些哈德森即将面世的产品,已经有了不少参观者。哈德森科技是一个世界顶尖的汽车武装副厂,立场完全中立。可以一边为少数极端警车提供车载钉刺带,又一边又向地下车手贩卖可高速缺气行驶的轮胎――不管向哪一边都可以牟取暴利。

    听路上的人交谈说这次哈德森展出了为警方准备的全新车载EMP电磁脉冲打击装置,只要击中便可以立刻地完全摧毁一辆车中任何连接到电线的东西,如电力系统、GPS等;而针对EMP电磁脉冲的还有车手使用的干扰发器,干扰发器没有什么用处――除了可以使EMP无法锁定目标外。

    五年前,哈德森推出的车载钉刺带和缺气高速行驶的轮胎因为价格昂贵、实用不算太高,并未受到很大的重视,只是由少数警车和帮派执行车辆配备(比如两年前我们幽灵山行动驾驶的那些防弹的豪华跑车),但尽管如此哈德森仍然猛赚了一笔。我猜测――仅仅是猜测,EMP强大的杀伤力和干扰发器的问世会让哈德森赚到翻!

    出了电梯,这时只见到肯正坐在不远处与一个材极其高大的男人对话,桌子上摆着一台I pad平板电脑。

    “那个像电线杆一样的男人就是哈德森科技美国代理的总裁劳伦斯,罗梓杰和车语都叫他林超……或者大象。”女友向我解说到。

    劳伦斯站在一边向肯介绍干扰器和“第三代撕碎者”钉刺带,肯则站在另一边作着桌子上的平板电脑。我想肯应该是是准备让我们的改装商店代理哈德森的汽车武装的。

    而另一边,一些工作人员在忙碌着部署即将参与展示的跑车,一批批展车井然有序地通过升降机驶进三层展厅。一些搭载了武装的展示车辆,捷豹XF、悍马H3、尼桑370Z等,都通过各种方式展示这个汽车武装公司的最新产品。

    不过这都不是重头戏,我们并没有看到浪子想要的那些豪华车。现在是PM7:20,差不多到维克他们切断电源的时间了。

    叮!后的电梯传来一声清脆的提示。

    而正当我们还在面对着哈德森辉煌的成就发呆时,丹尼斯的手下李小象已经带着难以察觉的杀机向书写辉煌的劳伦斯走去……

    当小象般的李小象站在比她还要高一大截的劳伦斯面前时,小象遇大象,那一刻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李小象要叫李小象、林大象要叫林大象了。肯,你到底有多矮呀?我心下问道。

    其实肯不算矮,181cm的高。而之前浪子(或者西蒙?)所说的李小象至少有185cm现在看来是毋庸置疑的,这样相比之下,劳伦斯的高不会低于195

    只见李小象取出一封信放在桌子上,说道:“丹尼给你的礼物。”

    不等大象回应,小象已经一脸冷漠地转离开了。

    时间指向了7:25,今夜的第一辆高档超跑――搭载最新款缺气高速行驶轮胎的奔驰SLS AMG登场!参观者顿时一片*。

    ――况不对呀。我转头看浪子,他也察觉了,这时候按照计划维克他们应该已经切断电源了!我们不应该面对着这尴尬的景象而是在一片混乱中杀向货仓!

    这时浪子的手机响了一声,是一条短信。浪子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对我道:“独自去一趟二层控制室,维克他们遇到麻烦了。”

    果然!如果两个人就能劫走这艘船,那哈德森科技就不是哈德森科技了!我回头再看一眼女友,却迎上了女友闪烁不定的目光……有风险才能有生还,我点头让她明白……这一次死不死,只得听天由命了!

    18冲锋手枪装上消音器,现在不管准不准备好都要动手了。

    我手中握着G18回到了2层,轻并迅速地奔向控制室。在这个似是无尽的观海走廊我感觉每一刻都像是幽灵山的山路!随时可能飞来的子弹、每个人上清晰的杀气从黑暗中包围着。就像我手上的火药――

    等待引爆!

    “迈克!迈克是你吗?”突然听到一个人喊我的名字。

    是谁?我握紧了手枪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

    一个人靠着墙坐在地上,褐色的服务生装被鲜血染成了黑色,血还在蔓延,顺着衣服流到红色的地毯中!与维克一路的希德!

    我弯下腰看着他:“怎么回事?你怎么样?”

    希德道:“那个白色头发的男人,认出维克了……我刮伤了他的手臂……他……捅了我一刀……跑了。维克去追他……往控制室方向……”

    土豆认出维克了!还有比这更麻烦的事么?!“那你没事……”我问希德。

    希德几乎吼出来:“你快点去!这次一定要成功!!不然我们边的人都会死!!!”

    我被吓了一跳,但想也是,留在这里什么都帮不上。我起循着土豆的血迹继续往控制室方向跑去!当我中途再回头看希德的时候,这个总是穿着嘻哈服的黑人杀手却已经永远垂下了头……

    几十秒过后!

    “维克,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帮着死亡天使?那个叫迈克的男孩是不是罗斯?”土豆的声音。

    “从来没有罗斯!我们都是为钱干活!!”维克。

    土豆被制服了!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到我的立场,但还是直接一脚踹开电源控制室的门。

    此刻土豆已经被到窗口处,维克的匕首向土豆的脖子切去,土豆得右臂被拉出一条长长的口子,双手握着一把军刺抵住维克的匕首,但明显占了下风。

    这是一次力量的角逐……但是不是没有挽回的机会的。我把G18抵住维克的背后。

    维克的体颤抖了一下,匕首一松,被土豆用力撬开,弹了出去!噔一声插在旁边的舱壁上。

    维克用余光扫向我,我看不出那是什么眼神。土豆看着我也是一脸疑惑:“你是……”

    不等土豆说更多的,我态度立刻发生一个180°大转,扔下枪直冲过去,拨开土豆握着军刺的手并使出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只不过这次落地点是窗外的大海……

    接下来这个前黑名单#1就在现黑名单#1惊讶的目光下被他曾经的队友扔到了海里。

    他算是有一个好的下场了――我想维克也不希望他死!

    接下来我们切断了电源。

    Party开始了!!

    切断了电源那些豪车将不会继续被送往三层车展厅!符媚和吉娜会有更多的时间盗窃那些高档跑车了。维克很快切断了最后一根电线“我们该走了”,然后迅速走向门口。我捡起落在地上的G18收进外衣,也跟了上去。

    维克一直沿着漆黑一片的走廊快步走着,速度很快!接下来从走廊旁边的餐厅涌出来一波人,维克也不等我是否跟上便直接冲了进去。我在人群中寻找维克的影,漆黑之下竟是什么都看不到……

    接下来一群和维克打扮一样的工作人员又从电梯下来查看况,顿时间只觉着满世界都是带着黑色贝雷帽穿着深色衬衣的“维克”!

    好,这下子彻底跟丢维克了。

    看来我只有自己找到去货仓的路了,这应该不是很难。还好现在四周都处在一片慌乱中,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我正在搜索去区的路。

    之前我注意到三展厅的展示车都是用一个升降机抬上来的,那货仓应该就在升降机的同一个地方,船尾处!当然不是在2层,我应该去一层或底层找找。

    我在一片漆黑中摸索到2层的船尾处,推开大门,冷漠的月光洒进的是一个偌大剧场的一角。我没有关门,继续保留着这唯一的光源,但在这没有尽头的黑暗中我还是像盲人一般没有目标。

    咔~门被轻轻地关上了。――还有第二个人在这个礼堂里!我突然想到。“你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浪子和伯爵,盯着这些车流口水的可不少――劳伦斯,你看到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是李小象?!而且大象劳伦斯居然也这个房间里。

    “伯爵不会来的,浪子又能算什么?桑尼大少,现在就我们来拼!”渐渐适应黑暗的双眼依稀可以见到劳伦斯站在过道中间那极其高大的影。

    又出来了一个桑尼大少,看来是个新的麻烦。

    “真的就我们两么?你也发现了丹尼斯只是个傀儡……呵呵,不足挂齿?”暗处有一个新的声音传出,一个人影站在剧场的舞台上。

    “作为一个观众,丹尼斯可不喜欢你这么说。”李小象反驳道。

    突然响起一句有些生硬的英文:“桑尼,我一直在揣摩你的动机。”

    我循着声音望去,舞台下一个人坐在观众席上,李小象修长的影就守护在他的旁边,只听他接着说道:“雇佣了又杀掉、雇佣了又杀掉,一年了,我还是没有从中找到任何的逻辑。就拿眼前的况来看,你让浪子来偷车自己却又过来当监工――到底是浪子多余了你多多余了?”

    我在下面听着,心里想不通浪子怎么又成了那个桑尼的手下了。

    “幼稚!”桑尼站在舞台上,双手张开俨然就是主角的架势,“浪子只是负责让这艘船上布满炸药而已,看看他带来的手下!现成的人体炸弹。而那些炸药的引线都在我手上握着,只是可惜你――丹尼斯仅仅是个傀儡,我会用你的血向你的幕后问好的,当然是在我离开这艘豪华游轮以后。”

    到了这时我的双眼已经完全适应黑暗了,才发现桑尼并不是一个人站在舞台上,幕后一直有一排枪口对准我们。

    难怪丹尼斯和劳伦斯都没有一枪杀了他。我又被莫名其妙地卷进了新的麻烦里,现在要当做从来没这件事脱已经不可能了,这个看来是浪子上司的人视我们为人体炸弹,肯定是不会让我专心办完这件事的……

    思索着,一双有力的大手已经压在我的肩上。

    一个念头闪过,大小象和丹尼准备动手了。果然,下一刻我被大象全力按在地上,余光扫过,两头象同时抬腿将整排座椅掀了起来!

    同时一排枪口同时开火,爆破声响彻礼堂,昏暗的礼堂被火花渲染得极度刺眼,伴随着子弹出膛后打击在墙面上心惊跳的锤击声。顿时间电闪雷鸣,暴风雨到来了!

    这才是晚会真正的开始。

    大小象虽然是临时合作,但凭借着极其精湛的枪法和难以置信的密切配合,不难看出他们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决策能力,加上哈德森和黄昏小组的雄厚实力。现在看来浪子之前设计用一群乌合之众与其对抗的举动真不仅仅是有难度,已经无异于以卵击石了!

    枪击声如暴风骤雨般毫无间断!整个礼堂的空气似乎都被切成了碎片!

    而此时我拾到了一段几乎被磨灭在枪声中的命令,不需要考虑的口吻:“那个闯入者,跟总裁一起离开这里!快!!”李小象,她就像是血战到最后的暴君,站在狂末的风暴雨中却依然坚守着属于她的一切。

    虽然浪子这边计划乱得一团糟,但我们绑架浪子的计划更容易实施了。有其他人分散注意力,又牺牲了希德,现在只要维克和西蒙不要同时在浪子边,浪子的末就到了。

    按照李小象的要求我跟着丹尼斯从后门偷偷离开了会场。

    后门出来就是下用于货仓撤离的安全出口。

    罗梓杰道:“都活着出来了?”

    ――我从来没想到离开礼堂后居然会见到罗梓杰和肯!而且他们居然与丹尼斯是一伙人。

    丹尼斯梳着背头,穿着一件黑色礼服,背对着我面向罗梓杰,“大象和我的一个保镖还在里面,另外最后一个狠角色――那个桑尼总算露面了。” 顿了一顿,后问肯道,“你呢?找到土豆了么?”

    肯摇头:“整艘船都找遍了,他的手机一直关机。”看了下我,“不过还好,至少罗斯保住了,对我们对你的上司也好交代。”

    他们认得出我!

    丹尼斯摇头:“这不是为了我的上司。”伸手摘下眼镜,转头侧脸向我:“罗斯,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我看着眼前的穿着黑色礼服的丹尼斯。在他摘下宽厚的有色眼镜,撕开贴在脸上与他亚洲面孔不符的络腮胡后,呈现在我眼前的居然是我们找寻了接近两年的车语!

    虽然已经只剩下依稀的轮廓,但我可以保证面前的男人是车语!可是这个卸下丹尼份的车语却呈现了一张50来岁的面孔,棱角分明,连皱纹都像是用刀子刻出来的!

    罗梓杰的就像被定格的电影,而肯双眉紧锁着但什么也不知道,事件像台风中的迈阿密只会越来越乱!我没时间表示我的心,我只想知道:“车语……你?你就是丹尼斯?!”

    “丹尼斯只是一个傀儡,谁都可以是丹尼斯!”车语。

    “肖子迪和击锤又是谁?!”我追问他。

    “他们都是为钱办事的雇佣兵或杀手。”

    “但你,为什么隐藏份不透露一点消息!我们找了你快两年!”肯愤怒地看着车语(其实我这段时间的举动与车语无异,还好肯没记起来)。

    “你以为我很想?!桑尼如果知道杀死希瑞尔的那帮人还有一个活着现在我肯定不能活着了!!”

    “幽灵山事件之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停电是不是因为你们?”罗梓杰。

    “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停电!先聊到这里,具体的回头再解释!夜还没结束,那个叫桑尼的在船上安置了炸药,我们必须找到解除的方法!”车语打断我一连串的询问,对我道,“浪子可能会有你的手镯炸药的遥控器,我们找他聊聊。带上武器跟着我来!”

    车语招呼肯和罗梓杰跟上,我回头看了一眼后面,虽然频率已经降低了很多,但心惊跳的枪声仍然陆续传来……不管了!伸手进外里握紧G18手枪,我随时准备狂暴。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