Ⅲ第十七章:羁绊

    ( )    左轮永恒。

    这里是什么地方?

    似乎很熟悉的场景,北极熊酒。

    车语居然在……那对面坐着谁?金发、西装、眉间有一道伤口……李定斯!还有一个瘦瘦的高个子,武器店店主柯尔特。桌子上摆放着一把黑漆柯尔特da左轮……这难道是肖子迪上那把?

    “所谓左轮,帅是它的灵魂……”幽深的声音飘飘的,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一声叹息。

    不存在仇恨的时间。

    然后又到了哪里?

    好像是拉斯维加斯的一间冷饮店……我曾经与罗梓杰在这里接过头的。这会该是物似人非了?我居然见到了浪子,一个高个子的女人,还有车语。

    战火中还有什么美好存在?除了……

    一丝的光亮。

    左轮转动的刺啦声。

    黑色的手握着一把银色马格南左轮,车语幽深的声音:“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这把马格南就给你,作为纪念……”

    浪子没有穿着死亡天使的服装,而是着三合会的暗红色龙纹衬衣。接过了马格南左轮。

    无限的黑暗蔓延……

    我睁开双眼,能看到的仅仅是天花板!

    原来只是一场梦。

    我还在那个不知名的旅店内。

    一切都很糟糕。

    耳畔似是响起了车语的声音:“充满杀机的世界……”

    我的声音掺杂其中:“虚幻的繁华。我所执着的那些西装领带、火药随、豪宅名车,却是重复了谁的从前?”

    车语:“我也想知道,追求永恒难道仅仅只是重复了前人倒影?”

    我(车语):“……在极度真实与纸醉金迷的生活下,我想要的从没什么独特。房子、车子、与一个我的女人(姐姐)。也许从某种角度来讲我已经得到了……至少……”

    停顿。

    “永远的……克劳迪娅(企鹅)!”

    沉默。

    “你是我――萨贝尔.克劳斯(车语)”恍惚间的闪烁。

    ――“无法改变的完美恋人!”

    第一缕阳光照进这所旅店,我被刺醒了。

    梦中梦!

    车语其实从未离开,或者从未来过。我们边每一个人――每一个!包括我,都在为了一个目标做追求着!我们全都是复刻品,只是质量不同罢了。

    现在时间,上午9:30.

    昨天的那场打斗算是近几年来最狠的一次了,如果对女友来讲也许是一生都不会有这么大的伤害了。记得她是一直憋到回到旅店才上厕所的……我看着还算柔和的阳光下晒着昨天女友弄湿的衣服,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她就算没衣服穿也要连夜把全脏衣服给洗过了。

    再看看还沉睡中的女友,也许我是应该给她一点惊喜。

    我拿出被换了卡的手机(暂无新的行动消息),再带上浪子留下的信用卡离开了房间,临走前特意留心了一下门牌――409,后面被人用粉笔写了两个0。这应该就是银行卡的密码了。

    我将胡子剃了个干净,戴上伪装的眼镜然后梳了个背头,两年前的第二层伪装,迈克•维森特就重新浮现在旅店的镜子里。

    走出旅店,这里是一个滨海小镇。可能还是在纽约郊区但我并没有来过,在附近也没看到什么服装店。为此我打算先到市区再说,但此时私家车还被丢在时代广场。我走在路边打算先找到一辆出租车。

    “迈克,等一下!”忽听见一人喊道。

    我愣了一下,随即想到我有个代号叫迈克。我循着声音望去,马路对面一个穿着紫色马甲的男人正向我招手。我想了一下还是打算走过去看看。

    我打量一下面前的男人,说道:“我们之前认识吗?”

    “记得你就是那个在众人眼里抢走了一车军的火猛男迈克维森特。我是迪米呀!”迪米?我看着他一死亡天使的装扮,成熟了许多的面孔,已经很难与两年前那个一脸乐观的迪米联想在一起了。

    我问他:“我想去买一些衣服,便宜点的。附近哪里可以买到?”

    迪米摇了摇头:“有点点远,上我的车。”说着迪米坐上了边的一辆死亡天使涂装的克莱斯勒300C,我便坐上了副驾驶。

    300C十分遵守交通规则地驶在街道上。看来要到服装店得一段时间了,百无聊赖间,我问迪米:“我们被关在了什么地方?”

    “海门-布鲁克林!”纽约的一个豪宅区!死亡天使居然已经进驻纽约了!

    “你为什么要回来呢?这里并没有多好……”迪米像是在对我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转头看他,阳光的影下本是生得一张乐天派面孔的迪米此时却似车语般得麻木,却又似是带着点点的悲哀。

    而后我注意到了他的手!他的右手有着和我一样的手环¬――牛头女所说的那个绑定炸药。难道已经入伙两年的迪米却还是得不到浪子的信任?!

    还是说浪子对所有死亡天使的成员都绑定了这种炸药……

    300C继续漫步在陌生的小街,我们谁也没有在说话。而关于新的迪米所带来的那种信徒般的麻木,在很久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叫做沧桑。

    2小时候。

    如果不能摆脱死亡天使,我是不会有更多的闲钱去买阿曼尼了。于是我穿着一CK回到了旅店,而手中提的所有货都是给女友的。浪子留下的信用卡虽然有一笑比钱,但是用来生活一个月该是有些拮据了。

    这天女友在上睡到了12点,醒来后却不愿意起。后来的一段时间,那个曾经或冷漠或忧郁顶尖驾驶高手却变得像受惊的小鸟,将自己埋在厚厚的被子里,怅然若失地看着某处……

    也许从某种意义上讲,女友已经不能为我提供任何帮助。但是她在这里,在这里,就给我继续寻找出路的勇气。

    ――没有绝对的强者,但你是我的女人。

    ――“完美恋人”。

    ――那么我,也该是像一个真正的男人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