Ⅲ第十五章:叛离

    ( )    20分钟后

    时代广场

    凌晨2:00的时代广场寂静如雪,犹如一个宽大的牢笼,没有一个人。犹如困兽一般的处境害得我差点就以为我会被恐惧所打败了!

    还好我的枪还在,只是备用弹匣已经耗尽,主弹匣不知道还有多少子弹。但是只要还有一颗子弹在,我就觉得我还是安全的。我不相信正义,不相信自己,却将希望封存在在一把已经没多少子弹的手枪上――这个世界真是奇怪。

    女友的Panamera还停在路边,周围也是无声的夜。

    ――她是不是太敏感了?我没有熄灭GTV,让车灯微微照亮这冷漠的夜。我走向女友的车,轻轻敲了下车窗:“有人吗?”

    “谁啊?”非常轻的回答。

    “驾驶着GTV来送外卖的。”我无奈地打趣道。

    “没叫外卖!你回去!”――她居然听不出我的声音,我有种想点燃车油箱的冲动!

    “我是罗斯,再不开门我就走了!”我拍了拍车顶怒道。

    “车门没锁。”很轻的声音,我也不清楚是否来自车里。

    我打开车门,但驾驶室空的、副驾驶空的、后座空的……我取出手机看了下期,距离愚人节的确还有两个多月。她这儿预习得倒开心的。

    女友肯定是正在哪儿躲着玩远程遥控的车钥匙,我能感觉到四周有点小的动但又找不出是来自哪。转念一想还是让她自己玩,我转准备离开。

    “我在后备箱里,帮帮我……”一声不知来自何处的轻微呼唤叫住了我。

    后备箱?她疯了?

    我怀着疑惑的心打开后备箱,女友跟两个企鹅娃娃挤在里面还算宽大的空间里(如果是我的GTV她不会活到我赶过来的),脸色红得像血一样。

    她的确疯了。

    面对如何富有幽默感的形,我居然哭笑不得,但还是先对她伸出右手帮她出来。

    女友很狼狈地爬起来,很尴尬地看着我,解释道:“我发觉你又消失了,手机还不接,想去找你给你看看这个……”说着举起两只企鹅娃娃,一只穿着厚重的毛领牛仔夹克,一只穿着修长款毛衣(侣娃娃?)。

    比赛时我的手机肯定要静音……真委屈她了。现在我也不清楚是骂她好还是应该安慰她,还是等她继续说下去。她接着道:“可是我看到有一辆凯迪拉克凯雷德从我出来就一路跟着我……我在时代广场停车,他们也停在这,而且不断往这里看我就躲在后备箱里了……但是被这两个娃娃给卡住我出门带的是备用钥匙不能遥控打开后备箱……”

    她越说越语无伦次。我从来没见她这么慌张过,好长一段时间我才反应过来其中意思。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她说的什么凯雷德,除了我们外也没有一个人。只有寒冷的风不时滑过耳边。“你被困在里面多久了?”我问她。

    “就两个多小时。”就两个多小时?!

    我突然感到有些心疼……我拿过那以个企鹅娃娃,轻轻拍她一下:“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家。”

    而后我自己转,她不会看到我的在乎。

    女友却扯了下我的衣服:“别走……”

    我停下来。她接着说道:“这附近有没有厕所?”

    ……天气更冷了……

    我看了看四周。其实她也应该知道,现在是午夜2:00多,这附近的餐厅、商店都打烊了,恐怕不容易借到厕所。“我去找找有没有公厕。”我对她道。

    记得附近是有流动公厕的。我走到马路的对面,还好它暂时没有“流动”走,可是居然正在维修!

    看来女友不得不回到家再上厕所了……“这儿坏了,还是回去再上。”我隔着马路看她以可怜兮兮的目光闪烁着,无奈地道:“或者你在这儿解决?有个垃圾箱挡着,我看着周围。”

    女友犹豫着点了点头,走了过来……

    砰

    我万万想不到居然连垃圾箱都抗议这种不道德的事……听见声响后我迅速转目睹了有生以来最不可能的一幕,已经关闭的垃圾箱盖居然无视地心引力飞了起来!然后两道黑影从垃圾箱里一跃而起,如巨鹰般猛扑过来!

    就算真是一只巨鹰,我想我也可以在它俯冲的时候用G18穿几个窟窿的。但我实在忍受不了那来自垃圾箱扑鼻的恶臭,险些晕了过去!就在电光石火的瞬间,一把散弹枪已经对准了我。

    我强打精神睁开被熏得流泪的眼睛,女友正被一个全批满垃圾的家伙用AK47顶着。我们居然全栽了!

    就在这不到五秒钟的时间!

    “现在优势在我们这儿,你们最好老实点!”浪子的声音。

    然后我就被捆住手脚,接着眼睛也被蒙住了。继而被扔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狭小到我都能听到我们被粗暴地推进去时的回音――恐怕是一个卡车的车箱。

    不知道过了多久

    蒙在我眼前的黑布被撕开时,强烈的灯光像刀一样刺进来,我下意识想伸手遮挡。但这只是徒劳的,我已经被捆在了一个椅子上了!女友被捆在我的后,看样子还处在昏迷中。

    我环顾四周,一间肮脏的房间,看满地的灰尘在我们来之前应该很久没人来过了。但是这里居然还有电灯!虽然也不是很亮。

    有4、5个人围着我,其中两名穿着死亡天使的服饰。

    恐怕我的生涯快结束了!

    “迈克.维森特!”其中一个下巴上长着黑痣的猥琐男喊了我一声。

    “他是罗斯。”旁边一个染着蓝色头发的壮汉纠正道,“他可是URL地下赛车联盟-狂飙风云分支,主力车手之一。另外那个更厉害,克劳迪娅,狂飙风云第一高手。”

    “狂飙风云又如何?别太看得起自己了!”猥琐男挑衅地看着我。

    “他就是太假精,我们折磨死他。”一个皮肤如精铁一般黝黑且见状如牛的短发女说着很没档次的话,并且用她的脏手更没档次地拍了下我的肩。

    真的很恶心……“滚远点,你简直就是一坨屎!”我轻易不粗口的,这是特殊况――我敢断定她就是躲在垃圾箱里的两人之一!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感受那种来自垃圾桶的味道,并且还是在室内一个暖气机加速分子无规则扩散运动的况下!

    呸!她歪头吐了一口痰(还好她没冲动到直接喷我脸上),从边抓起一根球棍一棍子将我和女友连同椅子一起砸翻在地上。

    我顿时感到左手直接痛的失去了知觉,砰地倒地声中似乎还伴随着女友的惨叫……

    是钝器太重还是我太累了?!居然从来没有这么疼过

    牛头女还准备下第二棍,但是被开门声所阻止了。

    两名穿着*的*左右推开门,接着浪子走进了房间。

    “迈克.维森特?不对,应该叫你罗斯。罗斯先生,你本来的样子可比伪装帅多了呢!不过听说你从来不会享受女人,真是太可惜了!”浪子居然真的像很可惜地说道。

    “迈克.维森特……你居然还记得这个外号……”我握住拳头保证自己还能清醒,“你会让‘迈克.维森特’这个世界上消失,没错!”

    浪子摇了摇头:“如果我这么想那你早就消失了。我是觉得你、还有你的女友……”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浪子的表突然变得极度扭曲,就像被人对准脸踩了一脚(还是用钉鞋)。在我由下至上这个特殊的视角中看起来简直可笑至极。

    因为那从垃圾箱中爬出来的牛头女用同样恶心的动作拍了下浪子的肩,然后还笑嘻嘻地道:“废物羊,我帮你~!”

    浪子转过脸捂住鼻子,几乎是吼出来:“你他妈就像是一坨屎!快点去洗澡!”

    我从来没与那个混血的花花公子有过这么一致的观点!

    牛头女自讨没趣地走了。

    浪子搬了个椅子坐下来,向周边的手下使了个颜色。一个死亡天使成员切开了捆住我的绳子。我总算得以站起来,扶起椅子坐在浪子的对面。可是女友却依旧目光呆滞地坐在地板上,靠着椅子腿一动不动。

    我担心她的状况,抬头示意浪子有话快讲。

    浪子毫不在意地保持着原来的语速对我道:“我们得知世界顶尖的汽车武装副厂――哈德森科技――有一艘大型豪华游轮将要在南街海停靠,顺便港举办一次展销会。那时候会有几辆世界最顶尖的超级跑车到场。已经知道有‘阿斯顿马丁ONE-77’、‘布加迪威龙’、‘北欧幽灵CCX’,以及一辆非卖品赛车‘帕加尼Zonda R’。这些车我都想要,你明白了?”

    我惊呆了,这些跑车任何一辆都是我想也不敢想的!居然会同时出现,而且浪子还要偷走它们!有这些车那个什么科技肯定会请至少200名持枪保镖!而且:“你不觉得找错人了?你应该找个猎车人,而不是雇佣车手。”我不会撬锁也不会偷车。

    但我完全没有选择权!

    浪子道:“偷车不算你们,只是我需要一些有本事的车手将它们送到安全地带――比如克劳迪娅、比如罗斯。还有我们的黑名单#1……”

    难道土豆也被抓来了?!或者是……

    “维克,认识一下他们,顺便交代以后的事。”维克是土豆离开黑名单之后黑名单首领的继承人,总算有机会认识一下他了。

    那个染了蓝色头发的壮汉走出来。――至少他的染发不如土豆个,我心想。

    “罗斯。”维克的声音并不像他的头发那么轻浮,“为了防止你逃跑,我们会没收你的手机,而且请你在URL的账户不用登陆了,所以我们雇黑客修改了你的密码。”

    我不屑地转过头,这些我自然知道。

    “而且一会还有个小测试。”维克走到我边塞给我一把匕首,低声道,“刀是保命的。最好别跟帮禽兽硬拼,卖下弱点我帮你结束测试。”

    什么意思?我与这帮毒贩狼狈为还有什么破测试?!

    这时那个黑痣的猥琐男已经笑着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

    好我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