Ⅲ第九章:海湾

    ( )    下午6:00

    黄金海岸西-别墅区

    黄昏-浑浊的夕阳,天边烧红的云。海风开始伴着凉意,我想今年的冬天会来得很早,虽然现在8月还没有完全结束。

    凌乱的海面只剩下模糊,落的光晕似乎预示着繁华却混乱的黑夜。

    带着URL份卡的人在派对中似乎非常受欢迎。于是土豆与罗梓杰便忙着拓展人际关系去了。而我此时却什么都不想做,突然发现我甚至不想去顾及任何人。我只想与女友漫步在冰凉的海岸,拿着派对上的红酒……

    而她,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也许恋中我们改变曾经坚持的冰冷与伪装,但是当吻成了一片影子――那一刻,我们就恢复了本有的冷酷,如你一样,等待着。

    只是当我看着她被影覆盖的侧脸时,那种天般的冷酷不再让我感到寒冷。也许我们真的是很像,虽然我从未否认她的忧郁和淡漠的陌生是一个合作伙伴必须拥有的,但她也因此让我在心里彻底地否认我们会有友谊,可那是我绝对想不到我会神秘地上她。

    她说:“孩子……”

    我第一次用食指轻轻顶住她的唇,告诉她:“我不是孩子了。”

    在她还是新的搭档的时候,她对我说过她的过去。曾经面对一名对她示的莽撞少年,她说她绝对不会上这个幼稚的孩子。

    那时我说,你可以试着改变你自己。

    我似乎能在冷酷的面孔上感觉到一丝温柔:“没错,你不是孩子了。”

    我转轻轻按住她的肩:“我是你的从前,三年前的你,就是现在的我。”

    “那我的从前,说你我。”她说。

    “是的”我主动搂住她,“我你。”

    海的冷酷,夜的沉默,风的深刻。我们在这个狂飙的天堂中,在这个没有真的年代中。只有暂时来到一个无人之地才能改变我们,这只是暂时的。

    海湾,一个暂时完美的海湾。

    仅仅是

    吻,只是暂时的。

    很快暂时的完美结束了,之后我们要回到现实中来。等到我们重新成为我和我的新搭档的时候,一只大手按住了我的肩。

    “萨贝尔.克劳斯!我在派对上找不到你,没想到却躲在这偷。”来扰乱好事的大叔明显已经看到了一些会引起争议的事了,希望他不要认识女友。

    “你在说什么?谁是萨贝尔?你认错人了。”我有必要装傻一下了。

    大叔看来很不屑我们的事,他道:“萨贝尔.克劳斯,我的DB9你弄哪去了?”

    他的DB9吗?我抬头看着他……

    眼前这个体格魁梧的男人拥有着无比英俊的面孔,金黄色中发,面无表才是最完美的表。其压倒一切的气质就算我剔除胡子之前恐怕也有所不及。

    车手警官珀克!除了刘易斯外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两年了,他还是来了。

    两年前因为我如何也甩不开那辆DB9,让我在他的面前总是无法完全空视。

    他的技术,恐怕不会比女友差!

    “好,我知道那辆车应该在车语的手上,而车语应该在地底下了。”他自圆其说道。

    “你为什么会在纽约?”我问他。

    “我本来就应该在纽约,那次专门改装DB9去迈阿密主要是为了击败车语。”警官道。

    “结果你遇到了我。”我道。

    “是的。虽然是DB9对RX8,只要能逮捕语我不会在乎车辆等级上的不公平,但是想不到车里的竟然是你。”他道。

    警官的综合实力比车语强了好几个等级,真想不到车语会得到警官的如此重视。

    “我本以为警官能亲自来对付我,想不到只是对着车语来的。”这不是讽刺,警官大叔所造成的恐惧我实在是很难接受。

    警官大笑,转头向女友;“可以借你男朋友用一下吗?”

    女友淡淡地道:“没问题。”

    于是我只好离开了女友,随着警官向派对的地点往回走。

    “你的女友……”警官笑了一下,并没有再提她,“这次我是来找你的。你的手机号码换了,去年的天我本来想阻止你们去幽灵山,我深知死亡天使的藏处不是几个人就可以去解决的。但是当我赶到洛杉矶的时候你们已经出发很久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幽灵山扫?”刘易斯让我们行动的时候是完全保密的,除了格罗夫、三合会、海龟帮外,其他人没有理由知道那次策划。

    警官:“总有人不知道哪些需要保密的。我们是从三合会那边拿到了消息。”

    原来如此:“那么你这次找我有什么事?”

    警官道:“想找你帮个忙。我的一名手下是卧底,现在他们有个环节要击败当地车队的老大和剩余党羽,我知道他不会是对手的。如果我出面他的份就会被暴露,现在我想你们代替我出场。我调查过,那些人是你们URL的对手,解决了他们对你自也有利。”

    也许是的,但是要我代替警官出场?看起来是不行!但是想到我还打算购买一辆新车,而现在大多的存款都放在银行吃利息,这个月改装厂的分红已经用来维修阿尔法了,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这个资金来源。

    就算这种来源本就是一种嘲讽。

    “我当然可以答应你。只是这必须在你提供了跑车,和三万美元的酬金之后。”我说道。

    “没有问题!”警官可没有一点犹豫,只是他提了一个要求,“我希望你的队友们可以到场,我们将要面对一个组织。但是萨贝尔从来没有做过胆小鬼,没错?”

    我不知道错没错。但是叫上队友们这种难度的事?我想还是警官别放太多指望了。我只有让他等我电话,也让他做好没有电话打过去的准备。

    火光点亮一根烟,随后同警官的背影消失在黄昏下。两年前我说过再也不想见到的人,麻烦并没有随着他的消失而减少。现在,两年后,他回来了。

    我才明白,没有人会真正的消失!

    但是我不明白,每个的擦肩而过,却又重新浮现的面孔,他们的背后会隐藏了多少罪恶。转、消失、或者点上一根烟,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平淡,每一个人都是。

    但我们所面对着这片海、这座城市,总会有人知道着什么。

    五分钟后……

    土豆从来不会乐观,所以他总是把事想得很周到。当然,结果是他惊讶地看着我,说:“克劳斯,你得向我确定你最近有没有自杀倾向!”

    虽然看起来有,但是当然没有:“只是我们的资金周转不过来。这次比赛酬金三万美元。”

    价格的确不错,土豆可以为了这些钱去做这些危险的事。但是罗梓杰不会:“虽然URL注册时是汽车俱乐部,但是实际上我们都做过非正义的行为。现在警察竟然来找我们帮忙。这件事必须提高警惕。”

    其实我也觉得奇怪,我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气氛有些沉重。

    派对还在开着,一名侍者送来红酒。于是我们只剩下喝酒了。

    如果这是一个谋,那么会是这样――警方想追捕狂飙风云,但是没有证据证明一些街头竞速和狂飙风云有关系。现在如果我们三个人都参与,那就是车队战争,顺便在设定好的线路上安置路钉,然后就够了!

    当然我可以回绝,只是警官能找到我一次,就可以找到我第二次!那么只要我有动作,就会有危险!

    而且警官还救过我一次,我忘不了。

    正思索着,突然一个脑袋伸过来:“有什么问题呢?”在光与影的交汇下熟悉的侧脸很是惨白,但是我还是知道这肯定是我的女友,没有争议。

    “这个……”如果将警官跟我交代的事向女友说一些,也许这里面地位最高的女友能做好去或者不去的选择。

    女友漫不经心地听着我的长篇大论,直到土豆和罗梓杰都认为我表达能力出错主动帮我分担痛苦,这才令女友知道我们所担心的事。虽然女友还没有拿出自己的见解,但是气氛已经被改善了许多。

    也许对我的表达,只能用关键时掉链子来形容了。

    “你可以让警官比赛时坐在副驾驶上。如果他同意了,那设下埋伏的同时他也足够被杀二十次;如果他不同意,那就可以很名正言顺地拒绝了。”这是女友找的办法,看来还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没有之一,因为其他人都没办法。

    那么土豆和罗梓杰自然就没有提出异议了。其实对付警方的布局对他们来说就像切开一块披萨一样简单――否则,他们可以死很多次!

    再一次接通警官的电话,是在挥手告别后的一个小时,那时的天色完全入夜了。

    云雾飘动,隐约见到月亮的微弱光芒。于是天空是漆黑的,海水是漆黑的。月亮并没有照亮什么,只是远处城市的霓虹不安地闪烁着,闪烁着并倒映在模糊的海水中,淡化在了冷酷的夜色。

    后的人们依然在狂欢,我坐在海湾的沙滩上。眼前的一切已经开始被淡化,也许我们所见到的表面的一切,不过只是贪的倒影。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