Ⅲ第三章:第三间房

    ( )    克劳迪娅,即使并没有睡醒,又戴上了几乎遮住半张脸的黑框眼镜,也无法削减她目光中几乎薄薄的雾气、似乎要淡漠一切。但是作为伪装,应该不会有人从这双眼睛中认出她。

    而我,常用的四六分绅士头再次被疏到了后面,以便完全被外层的浅褐色假发遮住,穿上一件黑白色的格子短袖衬衣,以及伪装适用的透明边框眼睛。一切都要最大限度低调,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周一时我跟塔瑞斯的比赛之后得到了关于一个叫瑞塔的人知道车语下落的消息。在通过调查之后得知瑞塔在每个周二、周三、周五凌晨1~5点工作于*舞厅。

    现在是周五。

    凌晨2:00

    舞厅

    新的队友(在我眼中克劳迪娅永远不是老搭档)在两一个小时前被我叫醒来帮忙伪装。可是即使她可以看起来完全清醒地设计了这一的伪装方案,双眼中也还是褪不去两个小时前的睡意。

    对此我只能感到抱歉。然后为了将损失减到最小,我并没有通过电话叫上其他的队友。既然只是来问一些问题,两个人就很够了。我从后视镜里看了下现在的样子:“我想你是确定我这样连土豆都不会认的出来。”

    克劳迪亚锁上她驾驶的保时捷Panamera,然后似乎认真地看了我一眼:“没有问题。”

    但愿如此。我们与所有人一样,在这个时候走进了这个时候能进去的少数地方。

    舞厅内烟雾围绕,但是这并不代表会很浪漫。我只是闻到各种恶臭扑鼻而来,朦胧中舞女扭动着体。像这种地方,我不知道如果没有黑夜和烟雾,会变得多么无趣。

    不过我们并没有在人群中找到瑞塔,于是我们打算上二找一找。

    此时一对侣正旁若无人地*着,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在这种场合做这种事实在不是理智里。特别是现在他们挡在了本就狭窄的走廊中间,我完全没办法再往前走一步。

    而且等她们完事恐怕要等一段时间了。浪费时间是可耻的,我可不想做可耻的事哪怕只是一点点。于是我走近她们,轻声道:“两位,其实可以换一个地方。”

    很明显打扰他人亲是会遭到反感的,两人同时转头看着我。黑人男带着满口烟酒味对我喷道:“干嘛啊?!”

    直接喷的我看到了满天星星,还是无规律旋转的。

    然后另一位白人女道:“你不要在这里吵!!!”而实际上她的声音破坏力已经完全达到过肩摔的标准――然后我甚至看得到月亮有规律360°旋转同时坠落下来。

    为了避免我接下来见到上帝,我迅速将这对技能无冷却的组合推开,扶住墙咬牙切齿地站稳说道:“现在你们更应该闭嘴。”

    我用来推人的左手突然被一把手枪顶住,那个女士的声音像闪光弹一样尖利:“我警告你小心点!这里不是你嚣张的地方……”

    这只有一秒的时间,因为一秒之后克劳迪娅以几乎不可能的速度抢走了黑人女手里的枪,几乎同时卸下了整条弹匣,手法堪比曾经的刘易斯。

    动作的确很快,可是她竟然完全不顾我的安危!

    克劳迪娅手中握着已经没有子弹的沙漠之鹰手枪,冷漠的目光几乎让双眼那一层薄雾更加明显,竟是完全没有把眼前的两个人放在眼里,淡淡地道:“你们忘记了我的存在,这是一个低级错误。”

    至少不能否认的是,我的新搭档干得好极了!

    “喂!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可以走了!!”被惊动的两个保安走了过来。

    “这是你的。”克劳迪亚将已经没有子弹的沙漠之鹰还给了黑人,然后转头向两位保安,示意这把枪不是我们带来的。

    两位保安还想说什么,但是为了留在这个可恶的地方我不能让他们说,于是我抢先道:“看来这是一次误会,我们不过是来找个人。你们知道瑞塔吗?”

    “瑞塔?哼~”一名保安对我表示鄙视顺便转头看我的新搭档,用手摸了下克劳迪娅的脸,说道,“这么漂亮的女人陪着你睡觉你都不满足,还跑来舞厅找瑞塔。”

    他的动作让我很不爽。但是我可不想被赶出去,应该看看新的搭档怎么对付他。这时克劳迪亚已经看起来漫不经心地推开他,然后朝二的包厢走去。一边说道:“来这里睡觉太贵了,我们只是来找人而已。那个瑞塔……她知道的东西比我们多一点。”

    我想我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我给他们一点点好处,然后问道:“能告诉我瑞塔在哪吗?”

    一百美元不算多但也不少,用来说一句话很足够了,于是保安说:“二的第317房,但是要见到她可不容易。”

    只要她还活着并且没有离开地球表面,那要见到就不会太难。于是我用一点点的好处打发了准备请我们离开的保安,顺便问出了瑞塔的具体位置。

    舞厅二

    从门口的标价不难看出能来这里挥霍的人都不一般,因为这里相对下私密了很多。但是其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所以行走在二的走廊中的我们,总是被四周房间泄漏的噪音影响,难以平静。

    只有第三间房是一个例外。

    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听错了,但是当我走得很近耳朵几乎贴着门的时候,便可以确定里面的确很安静,就像……没有人。

    “有人吗?我们找瑞塔。”于是我敲了下门。

    没有反应。

    里面会不会是空的?我用力敲了下门。

    这时克劳迪娅示意我住手。她用耳朵贴住大门,数秒后轻声对我说:“她在搬东西顶住这扇门,看来是不想让我们进去了。”

    愚蠢,如果她能保持安静也许我们会离开。但是既然她不想见我们,那得使用一点强硬措施,我大声道:“如果这扇门打不开我们很难保证十秒之后你的安全况!”比如说有一些金属物质会从门外穿点杀,或者我可以让门直接飞出去。

    果然,门开了。

    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士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当时她穿着黑色的牛仔裤和一件粉蓝色的T恤,里面的深色内衣看起来十分刺眼,而光着脚以及露在外面的整条腿令这搭配看起来完全没有一点美感。

    相比之下我们两位上门者就体面很多。

    当然,我们不是来告诉她我们比她有品位的。

    我们必须从她那里了解到一些车语的消息,但是看起来她对我们的敌意不小,布满血丝的双眼冷冷地盯着我们,令人不敢对视。

    数秒的沉默。

    “你们来干吗?”她摆出一副很高傲的表,看起来就像一个不怕死的欠债人,但是她之前搬东西堵住门口就已经出卖她了。

    我环顾四周,慢慢踱步向她靠近,有必要先给她施加一些压力,也顺便看一下这间房子。

    又是数秒的沉默,之后我发问道:“瑞塔,没错?我们想打听一个人。好像你有我们的朋友――车语――他的消息。”

    刚才还不怕死的欠债人此时双目却充斥了恐惧,几乎是见到了死神一样,颤抖地说着:“我不知道什么车语!跟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

    如果她能淡定一点也许会看着像不知道,不过从她惊恐的眼神和语气中已经告诉了我们,显然她知道我们想知道的。只是因为某种原因她不敢说!

    突然她撞开了我,朝门口冲过去!将我狠狠地撞在墙上,但是,她没能再撞开已经站在门口的克劳迪娅。

    克劳迪娅抓住她,将她的手背在后面直接制服。我抓住她头发让她抬头,威胁道:“你最好还是考虑一下!不要做傻事。”

    “你们……怎么找到我的……”她看着我。

    我果断一拳砸过去:“现在你只要回答我们的问题!”

    红色的鲜血从嘴角滴出,在灰暗的背景下显得实在残酷。她只是“呸”了一声――现在看来还是不够觉悟,我怒道:“想一想你到底在做什么!”接着又是一拳砸了过去!

    瑞塔吐出一口血,疲惫地低下头:“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我没有地方可以藏……你们能找到我,他们也可以……可是我不想死……”

    我告诉她:“现在是我们先找到了你,现在看来,你告诉我就不会死。”

    这并不难,只要她能给我们真正有用的消息,我们可以雇佣格罗夫成员保护她。

    她沉默地低下头,当她再次抬头的时候我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光亮。但是继而又转化为恐惧……况有点奇怪?

    她颤抖的更加强烈,盯着我的后。

    她的演戏手法还是不错的。不过我后只有克劳迪娅,这我明白。只是这时克劳迪娅也拍了下我的肩。

    我稍微回头转向后面――不对!

    这是完全没有理由的事!但是我得先镇定,否则我也会站不住的。

    一排戴着墨镜统一黑衣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而克劳迪娅也很无奈地看着我。我松手,瑞塔整个人就瘫在地上了。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嚣张?而且……这么晚还戴着墨镜……

    “给我打!”应该是我把他们晾在这里让他们有点不爽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之后所有黑衣人冲上来就开打,他们的举动真是很血很爷们。

    当然,我们以立场来讲完全可以作为观战者。只是黑衣人们打起来就搞不清楚对象,那句“给我打”并没有指明是谁,于是就有一些白痴直接就拿出钝器朝我和克劳迪娅上招呼。

    这绝对不行!我抓住那位率先朝我攻击的耳钉男的左手,向后使劲一拉将他的脑袋砸在墙上!然后抓住他的脖子将其拉出来――砸进去!再抓起来再砸进去!

    当我确定那位帅哥被砸得够狠时便可以转,这时不知是哪个很会抓紧时机的打手一拳痛击在我左脸颧骨上,而且力道很足,瞬间将伪装用的眼镜给砸飞了,还差点把我击翻在地。

    我虽然没空看清楚那人是谁,但是我知道那一拳来自什么地方,于是我以同样的力量还了回去!

    其实打斗才刚开始!

    我将桌子上的一个酒杯举用底部起来猛轰最近那个打手的太阳,继而将他抓起来推向人群,这样挡住了数把向我捅过来的刀子!

    但是一个人的重量的确不好一直抓着,我从他上抽出一把刀,将他踢向人群。紧接着左手抓起一个敌人的右手的手腕用力一扭,将他的小刀脱手,然后迅速用我手上的小刀刺进他的手臂!继而失去小刀的右手向后一摆以手肘撞开了边的其他人。

    克劳迪娅掏出随携带的博莱塔92F,将被我撞开的敌人砸翻了一个并夺走他别在腰带的佩枪,而在我转向她的那一刻,那把枪已经丢了过来。

    看起来已经是上膛了,我取出即刻对准人群,这时候人群中有两个人也取出了枪对准我!

    打斗结束!

    我们相互注视着,突然其中一个人说道:“瑞塔,你们把她藏哪了?”

    我留心四周,完全看不到瑞塔的影子……我看着他:“很抱歉,瑞塔被你们放跑了。”

    他们面面相觑,然后一个人狠狠瞪了我一眼――“去追!”

    其他还没有倒地的黑衣人一下子全部涌出了317号房,那个拿枪对着我的人也后退了几部,再发现我有放下武器的意图之后也转头狂奔离开……

    “什么况?”我疑惑地问,不过克劳迪娅显然不能给我答案。

    克劳迪娅也不清楚,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放走瑞塔!所以我们也追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