Ⅲ第一章:距离

    ( )    第二天下午 6:00

    “你的车跑起来如何?”土豆说了1年前LV曾说过的话。

    我坐在战斗气息不怎么明显的驾驶室内,右手紧握着方向盘,左手调整了下蓝牙耳机:“和一年前一样,轻松对付考官。”

    土豆给人的感觉就是总是将对手看的很强,比如说:“别说的太轻松,这次你就不用击败考官了,因为克劳迪亚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车手。”

    这很难以理解,因为我从未见过土豆说过谁可怕。我转头看了下这个赛车场的观众席,这时土豆正很认真地对着电脑调整数据,好像从来都没见到土豆这么认真过。

    一切就像重新开始了,我的主考官又是一名女士――好像我只有在考试或打架的时候才有机会跟女士说两句话,但是她们通常不愿意和我说话。

    克劳迪亚驾驶的测试用的莲花艾利斯就像一个咧嘴的笑脸。这跟她那柔顺的金色长发,以及沉的五官完全是在唱反调。她冷漠地看了下我,继而将车窗关上了

    这么瞧不起人,这该死的……我透过玻璃看着她模糊的脸,很不在乎地对土豆道:“这就是考官,可以再不靠谱一点吗?”

    我轻踩油门,不等土豆回话,GTV已经平稳地滑行出去。

    自从浪子死后我就再也没有遇到能对我有压倒毁灭的对手。糖果的技术已经不可能拦下我了,土豆的评价高级很多只是限制在狭窄的街道上,而罗梓杰这位纯粹技术流到了街道上跑圈成绩只能比我快一点点而已。如果他们都只是在某个领域特别好,那在街头竞速中是不能有高速压制的。

    连续两个精确走线的弯道之后我将车速提高到了110km/h。

    “其实你技术还算可以了……”克劳迪亚的声音从对讲机传来。

    我用余光扫描了后视镜,那辆莲花竟然只在我车尾的几米处!

    “那辆是我一年前用的莲花吗?”如果真是,那至少在加速上我已经输了一步!于是我右手开启NOS,强大的暴力加速使车速顿时推向140km/h。

    “答对了,其实这辆车是我改装的。”有点棘手了是。克劳迪亚道:“另外……刚才你的弯道作70分;NOS运用50分。孩子还是继续努力。”

    我很看不起她的冷漠与自大。接着深踩油门,以极快的车速过了一个高速弯,丝毫不受对话的影响:“孩子?哼!你多大了?”

    对讲机那边沉默了一下,道:“不比你大,我才27岁。”

    “女士,我才24岁。”我挖苦道,“还是你老一点。”

    也许我在口头上显得我比较对。但是真理是,挖苦别人永远不对。违背了真理就会有报应,下一秒报应就来了。一个本来测试甩尾的弯道我提前打了方向盘,然后GTV与内道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左车门差点脱落。

    “甩尾技巧0分。”女士立刻表示道。

    就算甩尾技巧-1分都没关系,我对花式表演不太感兴趣。

    女士接着道:“罗斯,下一圈是测试圈。你就按照习惯来跑就可以了。我会一直在你后面,但是不要受到我的干扰。”

    我不能否认她的车子速度很快,但是全力的我,甩开她应该不难!

    回归走线进行探路,很快完成了第一圈,平均车速130km/h,这时当然甩不掉后的克劳迪娅和她的艾利斯。

    不过第二圈熟悉地形之后就到了教训她的时候了!主动狂暴,让几乎贴着地面的GTV切开平静的气流,引擎声均匀地回响着,推向150km/h的高速!

    当然,这只是开始。

    那辆能恐怖的莲花不会畏惧150km/h的――这我当然知道。但是在连续的90°直角弯保持150km/h可就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

    就算正在追踪的是专攻场地赛的罗梓杰,这样突然的加速他也不可能反应的过来。然后是不断的速度输出在任何弯道,对于后追者来讲很难承受这种压力。

    一年半前我曾经在迈阿密的体育馆利用NOS的爆发力挑战过车语,但是只是还是败在了后追者无法超越对手和驾驶稳定上。

    理论上来讲,克劳迪亚没救。

    但是在我再次看了后视镜后才发觉这名女士比想象中的难对付,而且是难对付很多!她不仅抵御了落后带来的压力,而且完全是贴着GTV的车尾!这样来看如果要超越我,早就成功了……

    绝对不可能!

    “在熟悉运用地形方面你是很厉害了,90分。在这方面你超越了当年的罗梓杰。克劳迪亚补充道,听语气还很轻松的。

    我当然有理由超越当年的罗梓杰,每个人都是从“当年”走到“现在”的。

    “那其他的评价呢?谁更优势?”我有些惊慌,但是从我的语气中应该听不出来。

    “罗梓杰的甩尾技巧可是80分,走线也有70分。你的问题太多了,更应该学会更加专注的驾驶。”克劳迪亚道。

    这句话说完之后第二圈已经结束了,艾利斯依旧贴着我的车尾。

    我算服了。现在的我对土豆所说的话完全没有任何怀疑,她的确是我见过最可怕的车手――至少看起来她的技术完全是我以前的队友和曾经历的对手都不能比的。

    不过我很想试试第三圈我的成绩能提高多少,只是赛车场的灯突然全都熄灭了。

    “干的不错,但是我见过更好的。”克劳迪亚道。

    我将GTV停在休息站,下车走向控制台。我问土豆:“看看我的成绩如何?”

    土豆带着收听我们对讲的耳机,当我走来的时候面孔上还带着一抹奇怪的微笑。然后他摘下耳机,对我说:“没有人一开始就认同克劳迪娅,每次克劳迪娅都对我们说,‘他不会自大多久的’。所以你的表现和总成绩,还是让克劳迪娅来决定。”

    克劳迪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我们边,她说道:“虽然你有一项没有成绩,但是经过分数的分配,你还是有75分。很不错的分数!你保住了我们的保守评价‘竞速高手-Ⅲ’。”

    这个我知道:“我的评定看来是没有问题了,那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呢?”

    “给你选一个队友。”

    选一个队友……

    我是罗斯,来自狂飙风云。在我属于迈阿密狂飙风云的时候,托米给我的登记是竞速高手Ⅱ。于是我曾经与狂飙风云最自豪的三个车手合作,土豆、车语、罗梓杰。

    可是受黑帮雇佣的人的明天不是自己的,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队友、或者自己会离开。比如车语,和前往一起行动的其他人。

    来找我改装车的人们都说车语是一个沉默冷酷、我行我素的人,是最可怕的敌人也是最可怕的队友――本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经过这一年半的合作之后,我通过时间完全推翻了他们的说法。车语不仅是最会配合队友,还是最有意思的对手。

    但是我们谁也逃不过别离,车语只是比我们快了一点点。

    我依然坚信车语还活着,但是现在他不可能跟我、土豆一起去*那些小混混,或者拉着罗梓杰玩《使命召唤》,以及同王尼来作为增援了。

    应该换一名队友了。

    “打赌?输的人吃一根冰棍。”突然一只手拍了下我的肩,很熟悉的感觉。

    这句话好像从哪里听到过,还有这个镜头……

    刘易斯这个现世男,或者杰西卡那个叛徒,两个都是我很讨厌的类型。但是当克劳迪亚将两个令人讨厌的人其中最令人喜欢的一面摆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你真有时间。既然要挑选队友,那无疑就是罗梓杰了!”砸场、反劫持、幽灵山逃脱。罗梓杰还是那位令人熟悉的老兄。

    克劳迪亚将一个手提电脑放在我的面前,说道:“不太巧,罗梓杰和土豆早已经建立了合作关系。对于狂飙风云,两个人组合足够称霸一次竞速了,你还是从这里选一个人。”

    电脑上打开了一个文件夹,里面还有一个未打开的文件,新的文本文档。

    “通常来讲里面是跟你同级且愿意与你合作的队友名单,以及详细资料。”脖子上挂着耳机的土豆说道,我突然觉得他的表有些诡异……

    队友。为了能保持永久的合作关系而不会想到别的什么,还是找一个同的合作。单元我还能找到一个合作配合度高、做事硬派、立场坚定的人!

    我打开文件,但是里面竟然只有一个人,克劳迪娅!资料只有一句,超级快。

    这是什么意思?我转头向她,这时我的表一定像一个白痴!而她只是很平静地跟我说:“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前任总霸主比尔的儿子,曾经与土豆、车语两个危险人物合作过,并且还受到黑帮的雇佣――原来我打算招募的车手被你吓跑了,现在就剩我啦!”

    土豆成熟的五官保持着诡异表,似乎在对我,或者对克劳迪娅说:“玩的愉快。”

    后来我跟这个令人畏惧的高手组成了队友,传闻中这是URL地下赛车联盟最狠的小组。而实际上这两名成员完全没有配合之说,而且技术差距极大。

    我的队友一直都叫我孩子,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