Ⅱ第十七章:不归的路程

    ( )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追求金钱,即使使用罪恶的手段。因为,如果我不够残忍,我就会被别人残忍。可是,车语,他的消失意味着什么?暴力的手段错误了,或者我们的追求本来就是错的?这我不知道,为了让我们能在人的残忍中活下来,我必须依旧冷酷狂暴,继续进行着。

    但是至少对于帮派之间的交火,我会尽量推脱。

    我是狂飙风云的车手“罗斯”萨贝尔.克劳斯,我还有我的队友们――

    我们谁也不会相信车语死了!

    事发时撞上脚手架的奥迪S4、马自达Rx8已经被炸成烧焦的铁壳。

    我不知道这样的爆炸和燃烧后尸体还有没有可能留下。目前我们没有在车内找到一具尸体,车语、企鹅、葛维斯、保镖、希瑞尔全部消失。

    车语当然有可能逃了出来,但是之后的一场大雨洗刷了所有痕迹,我们谁也不知道这五个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几天以后,车语停在格罗夫街酒店的DB9遭遇盗窃。

    几乎同时,企鹅层驾驶的盖拉多也被窃走。

    偷窃者十分熟悉附近四周的地形与摄像头布置,在执行盗窃时将其全部破坏,唯一所拍到的证据就是其中一名窃贼穿着西装,还有一名用白色方巾蒙面。

    偷窃是在凌晨2:00进行的,而看守停车场的保安只能记得他被人用高浓度催眠喷雾剂所制服。

    那种催眠喷雾剂是刘易斯亲手配置的,只有两瓶,其中一瓶在葛维斯手里。

    葛维斯,她总是认为自己的伪装很好,但是如果她的眼睛不遮住那就永远伪装不好!

    至于车语――我应该打个电话提醒他,就算穿上新的西装我也认得你!

    我希望是这样。

    于是我带着很多疑问,拨号车语的电话:关机!

    一点都不好玩……罗梓杰凭着记忆输入车语放在旅馆的中国号码的手机,但是尽管我们舍得花国际长途的钱,还是得到一样的回答:关机!

    接着我们试着联络葛维斯,但是并没有任何人成功获取联络。

    我知道,那些电话,永久关机了。

    于是我调出通讯录中车语的号码,删除?我犹豫了很久――确认!

    但是,车语的离去,并没有代表事的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