Ⅱ第十一章:未捷之战

    ( )    “除了自己,没有什么不能忘的;

    除了自己,没有什么可珍惜的;

    除了自己,没有什么值得的。”――车语。

    “企鹅跟你分手了?”

    “不是,这句话是我在5年前第一次告别企鹅时写的。”

    “3月15凌晨4:00,一批来自墨西哥的恐怖分子在洛杉矶边缘的无名小镇交易毒品。SWAT小组虽然部署了防弹SUV并且同联邦追捕小队合作,但是还是被恐怖分子用反器材步枪打坏了引擎,后遭遇重火力压制。等到直升机赶到时警力已经全部失去。经过抢救后只有警员博肯幸存。之后幸存者表示,当时如果选择去抓捕飞车党,也许会更好一些。”

    ……如果当时选择去抓我们,估计我会把车内运送的高爆手雷全扔出去。

    我现在就扮演着恐怖分子!我拿出一把XM8,在边的罗梓杰端着SVD的掩护下冲向车语。对面车语戴着护目镜,就像手中的MP5一样无比潇洒,这时企鹅端着SCAR躲在箱子后面上子弹。

    我对着车语那亮的刺眼的护目镜上开火,中距离MP5完全发挥不了优势,我很快消灭了这个敌人。但是右上角显示的击杀表示罗梓杰同时也遇害了。

    企鹅就在箱子后面!我对箱子开枪,看我不穿墙爆头击毙她!

    这时一个手雷丢过来,“轰!!”――我死了。

    恐怖分子获得胜利!

    也许胜利永远属于最坏的人。

    刚才是我们修改了模型的《反恐精英》,其中XM8替换SG552、SVD替换G3SG1、SCAR替换M4A1。但是武器的能都被更加真实化,数据仿造《使命召唤:现代战争》系列。

    短暂的宁静就是短暂的。

    我的手机响了,陌生的来电。

    “罗斯,你做的真棒。”一个略显陌生的声音。

    我一时想不起来了:“谢谢,你是?”

    “科尔.约翰森,临时雇佣你的老板。”原来是科尔,他从没有一个固定的号码。

    “噢,早上好。有什么新的安排吗?”我道。

    “你的事我听刘易斯说了,干的很漂亮。一会刘易斯会去格罗夫街同你见面,记得让车语和罗梓杰一起来。”科尔道。

    我很不愿意做这种他们出钱我们拼命的事,但是科尔是格罗夫的头目,这点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于是我说:“没有问题。”

    挂下电话,我叫上隔壁房间的两位中国大叔,

    很快,住在隔壁房间的罗梓杰、隔壁的隔壁的车语和企鹅便与我在电梯口会和。

    因为这是格罗夫的产业,那么我们所居住的自然是里面最贵的房。这里是30层,从电梯坐到一层要几分钟的时间。

    到了第二十五层的时候,一名戴着墨镜的女子走进了电梯。

    她生的很高。我高179cm,距离她最近,却显得我非常矮。

    我的边是车语,车语抬头看了下她,似乎有点恐惧。企鹅干脆低下头不看!

    后来在第六层的时候她离开了电梯。

    之后我费了很多精力,也没弄清楚,为什么我们四个带枪的人会对一个人赶到恐惧?难道真可以完全靠制造出的气场压制边的人?

    我不懂。也许我应该查一下这个住户的资料,但是现在没空。

    “叮!”

    这一声过后我们到了一层,接着我们上了各自的跑车。

    上午10:00

    格罗夫街

    整个格洛夫此时成了黑帮之地,除了平时帮派常用的奥迪A6外,一些小头目自己的改装车也停的满街都是,其中还包括王尼的野马S281。

    盖拉多SE、DB9、GTV、Supra很快便赶到,也在街边停了下来。

    我们步行进入科尔的老宅。这里此时已经俨然成了军火库,所有军火全部被做了归类,步枪、微型冲锋枪、手枪、散弹枪。而还有一口杯“不起眼”的钻石被放在桌子上。

    没有人注意那些钻石,几名帮派成员选择了一把顺手的武器便匆匆离开,一言不发。

    我们没有见到科尔,现在这里只剩下一个人,刘易斯。

    第一次见到他,我被叫到拉斯维加斯去,然后差点被三合会的盟友当成是敌人给杀掉;第二次见到他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他只是带着车语和王尼过来支援自己却什么都不做;第三次见到他我被他叫去做非正义的行为,还是高危险的行为;第四次见到他好像是他救了我一命,但是那个手雷弹轰得我头疼了两个星期!

    这次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刘易斯拿起桌子上的那杯钻石,看着我们:“非常高兴,帮派的*暂时被平息了。想不到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这一杯钻石。现在这些东西落入了我们的手里――也许这会给我们带来不少钱,但是也会让我们处于危险之中。现在我们只需要保留这些军火。”

    我们明白这点。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然后王尼走了进来。

    刘易斯将杯子从桌子上滑给王尼。

    王尼接过杯子,面无表道:“死亡天使打着去拉斯维加斯购买军火的幌子,将这些价值连城的钻石从内华达州送到洛杉矶,但是很不幸被我们差阳错地截下了。”

    钻石在玻璃口杯里摇晃着。

    刘易斯道:“我们的行动目的看起来是与死亡天使‘交易’,不过这些东西我们肯定不能还给死亡天使了。王尼刚才正在与意大利黑手党进行电话谈判,现在来说说结果。”

    王尼放下手中的钻石,说:“结果就是,这些东西近期会在黑手党那换成现金。但是死亡天使绝对不会罢休的,我们必须要抓出死亡天使的幕后,也就是本来在洛杉矶接应钻石的人。”

    然后刘易斯看了下在座的人,道:“你们明白了吗?”

    “了解,但是我们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车语问道。

    王尼将那杯钻石滑向车语,说道:“死亡天使的幕后叫希瑞尔,据说是一名女的。现在她当然已经离开了洛杉矶。但是我们有人在幽灵山别墅发现了死亡天使的踪迹,经过观察希瑞尔很可能就在里面,我们将带人进去扫。”

    钻石在车语手里很不合适,车语将口杯推给罗梓杰。

    罗梓杰道:“我们只是URL的车手,难道要扛起武器然后去跟你们扫?”

    说着罗梓杰将钻石推给我。

    “我的武器运用熟练程度也许还比不上一名普通帮派成员。”这是真的,以我的击技术和实战经验,在这种帮派交火中只能为停尸间增加一个人而已。我将钻石推给企鹅。

    企鹅看了下钻石,也不敢拿在手里,于是钻石被重新推给王尼。

    王尼第二次手中握着这杯钻石,看起来确实很烫手。王尼语速稍微加快了一点,说:“当然不是,一切的暴力行为都是由真正的帮派成员来承担。你们作为车手,要做的只是在我们逃跑时的接应。”

    然后王尼将这杯钻石重新滑给了刘易斯。

    刘易斯说:“但是应该有的你们都有,比如防弹衣、配枪……当然,还有赏金。”

    我想反对。但是现在全民皆兵,如果帮派的*不能被完全平息,那谁也没有安全的时候。也许走在街上都会被乱枪打死。

    不过现在的局势看来格罗夫成功将这次发生在美国的*转交给了意大利黑手党,然后我们只要处理了死亡天使,那一切的*都会平息。

    这之后我就可以去纽约,成为URL地下赛车联盟的正式成员!

    现在我只能希望他们出来的时候敌人已经被处理得差不多了。

    记得我曾经说过,帮派的斗争总是恒久不变的话题。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