Ⅱ第十章:顺手牵羊

    ( )    今天是真正罪恶的开始……

    浪子和死亡天使的打手将最后一箱货物搬上了皮卡,然后到OC辉。很快就轮到我了。

    清晨的阳光洒在郊区的山上,我看着远方,已经被出的阳光灼得模糊。

    雨停了,天空一片令人发晕的净蓝。

    我应该怎么办?这辆车不知道有没有做过防弹处理,不过我可不想赌这一把,看来我真的要交出这些货物了。

    滴滴..滴滴..滴滴..这个……难道是时间流失的声音吗?

    “轰”

    被引爆的破片手雷弹将OC辉的R35炸飞了起来。艾利斯比较靠近R35的右侧玻璃被震得七零八落,巨大的爆破声轰得我就像是掉进了正在混乱的KTV包厢中,眼前的场景被切成了无数片!

    “你们这些毒品贩子想死吗?全部放下武器!”卡曼的车主端着应该是车内运送的MP7,迅速解决了两名未反应过来的死亡天使打手,顺便躲在已经炸毁的R35后面作掩体。他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火力!

    然后我就有时间逃脱了,我挂上倒挡高速倒车使自己处在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这时王尼驾驶着经过伪装的福特野马S281和几辆格罗夫帮手下驾驶的伪装成蓝色的奥迪A6轿车撞进了停车场。在落山的独家庄停车场内,两个帮派的交火正激烈地开展着。

    于是当然就没有人注意到有一辆本来停在停车场内的丰田Supra发动了。

    看来已经在停车场内等候多时的罗梓杰将Supra缓慢地驶到我边,在Supra的掩护下,车语和企鹅顺手牵羊,“牵”走了装满了货物的两辆皮卡。

    这之后挑起这一切的托尼驾驶着那辆保时捷卡曼在枪林弹雨中冲了出去,然后在两辆皮卡的开路下我驾驶着暴躁的莲花艾利斯同样如此!

    于是四辆车在死亡天使众多打手的面前满载着军火绝尘而去。

    后不知道谁又丢下了一颗高爆手雷――“轰~!”

    四辆车绕着山路奔跑,而收音机里却响起了美妙的乡村音乐。

    新的一天其实从现在才正式开始。

    而这次行动,才是真正的帮派交火!

    早晨6:00

    落山山角公路

    “罗斯、车语、罗梓杰……还有这位‘陌生人’,你们干的不错。”卡曼的车主托尼恢复了往一副玩世不恭的语气,现在他的份又是格罗夫的刘易斯。

    这是我没想到的。在这位“托尼”引爆手雷之前,刘易斯可能是任何人,而最难的可能是这位看起来从来没在街头飙过车的绅士。我说:“我想了很久,可是你的形象颠覆得太大。”

    刘易斯道:“如果你知道我是刘易斯,那你会不会多看我一眼?”

    我当然会。

    刘易斯继续道:“如果浪子发现我们两个认识,那么为了预防我们联手劫走军火,自然会解决我们的其中一个。既然你那么笨,那你还是不知道了好。”

    车语道:“刘易斯那请你解释一下,当时你是怎么驾驶着我的Rx8扮成一个女人告诉罗斯我又吃了一根冰棍的。”

    刘易斯显得十分不解:“什么?什么驾驶着Rx8去跟罗斯说你吃了冰棍?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他装的很真,看来我要提示一下了:“选拔结束的当晚,有一个人跟我说,车语又要吃冰棍了。因为车语跟你赌我拿不下冠军。”

    刘易斯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惊讶:“不可能!我跟车语的赌注只有我、车语、罗梓杰、陌生人、还有你知道!比赛结束的当晚我扮演托尼正在跟姑娘们派对,而车语、陌生人和罗梓杰都在地下改装厂准备今天的事!”

    这点罗梓杰可以证明:“没错,车语吃冰棍的时候我也在场。”

    刘易斯道:“那不是我,我想现在除了我之外,你们三个之中肯定有个人不是很保密了……”

    他完全不想承认。现在看来我再问下去也没有意思了,于是我说:“算了。我们现在去哪?”

    刘易斯道:“当然去格罗夫街,将这批货物交给科尔。”

    早晨6:30

    格罗夫街

    这时城市中又被薄薄的晨雾笼罩,看起来很快就会下一点小雨。

    战斗应该结束了?不知道王尼他们怎么样了。

    这个王尼,当时是跟着刘易斯在网上一起因为我头很大的。本来我应该像对刘易斯一样鄙视他。但是因为他的第一次正式出场是跟车语救援已经体力透支的我和罗梓杰,所以我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队友印象还是有些心存感激的。

    我们将军火搬进了科尔在格罗夫的故居,然后车语和企鹅坐在一箱散弹枪上,我和罗梓杰每人坐在一箱P90上,刘易斯坐在一箱手雷弹上。

    这个时候科尔并不在他的故居。因为他在全世界都有房产,豪华的别墅。这个不起眼的故居只是作为格罗夫的中心所存在的。

    企鹅从车上取出两根冰棍,将一根递给车语,又吃了起来。

    还好今天的气温不是很凉,我问车语:“这次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气温已经≥10℃了,车语这时吃冰棍还是可以接受的,于是车语表很轻松地说:“这次我跟刘易斯赌哪个人是你,刘易斯将录取车手的照片发给我。”

    我很感兴趣车语认为谁是我,于是车语调出了那组照片。

    “我跟企鹅讨论了很久,最后一致认同这是你。”车语的手机显示照片十分清晰,迪米那张就像他驾驶的奥迪TT一样乐观的脸放在我的面前。

    我有那么乐观吗?活该他们吃冰棍!

    梳着背头的刘易斯用比迪米还乐观的表看着车语,说道:“看你们两个那么笨,都不忍心让你们吃冰棍了。”

    企鹅很愤怒地看着刘易斯,狠狠咬下一口冰棍!

    车语更愤怒地看着刘易斯,重重咬下一口冰棍!

    “凉~!”两人的表再次变得无比凄惨。

    我突然带着各种复杂的感看着刘易斯,这个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究竟有什么能力?不仅让车语和企鹅吃了很多的冰棍,还让我感觉到一阵的危机感。也许是他穿上皮革西装理了短发之后真的帅气人,面部棱角上有些像托米,气场却有点像乔。

    令人讨厌!

    我问刘易斯:“我们已经拿走了这些货物,但是接下来要怎么处理这堆箱子?”

    “送回去。”刘易斯的回答几乎比他的脸还欠扁1000000倍!

    “你脑残了吗?!”罗梓杰先坐不住了,霍地站了起来!

    “你先是让我去抢劫过来!”“然后你又叫我们送回去!”我和车语几乎是同步瞪着眼睛将脑袋伸向刘易斯那边的。

    刘易斯被这举动明显吓了一下,慌忙道:“不要那么激动,既然组织上要这么做就是有原因的。不过仅仅是这次我们便会获得一大笔钱,每个人该有的那份一分钱都不会少。”

    其实这样想也对,但是这种他们烧钱我们拼命的做法实在是令人憎恶的!

    “要我们执行这个任务就必须要有原因!否则你们这些帮派不要当我们URL是摆着好看的!另外钱最好快点打到我的账上!”罗梓杰在刘易斯的面前狠狠握拳,然后转离开了。

    刘易斯这次应该真的被吓到了。

    那么其他人应该就可以全而退了,我、车语和企鹅也起,不再说什么,离开了CJ的故居。

    我的住所就在科尔故居的隔壁。但如果得知有一大堆的军火在隔壁随时会爆炸,那谁也不敢住在这里了。于是我到了车语和企鹅半个月前所居住的酒店――当然,车语和企鹅现在也居住在那里。

    格罗夫的佣金是在当天的下午打进我们的银行账户的,然后一切都恢复到了短暂的宁静,不管是刘易斯还是帮派的其他人,都没有再提到“下一步的计划”。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