Ⅱ第五章:老兄

    ( )    罗梓杰,他的处事能力就像是他的驾驶技术。

    ――这就是我新的队友。

    我不再理那个喊着我们欺负了她老公的“痴女”,再次摸了下外内口袋的枪,一阵冰凉。我说:“好,我来重复一下,你们队长呢?”

    小混混们应该意识到了我们两个是比较强劲的对手,一时间还没有人来应战。

    我和罗梓杰环顾着四周。那些技术像皮肤一样嫩,吹牛像音量一样大,实力像裤一样短、作像丝袜一样漏洞百出的家伙们这时全部都乖乖的了。

    不知人群中谁小声说了一句:“刚才你们击败的就是我们的队长。”

    罗梓杰挑眉,道:“那我们没有必要再等30分钟了,我也不想要你们的钱。小子们,现在可以告诉我最近有什么活动了?”

    一个弱气男小声道:“今天晚上我们要去KTV夜唱,有很多*、正太,但是要自助安全……”

    要多丢脸有多丢脸……我实在受不了他的无聊,猛地扯住他领子大吼道:“谁要跟你去夜唱!我们是想问最近有什么比赛!!”

    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立刻充斥着泪花,说:“本来是有的,但是……”

    “没有但是!他已经回答过了,你谁啊你?凭啥要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一声吒,喊得我就像边爆开一个闪光弹。

    一名穿着黑色外配黑色内衣再配黑色裤的女士从人群中走出来,愤怒地说道:“这么可的男生你都欺负,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是晕晕的。边罗梓杰小声对我戏谑道:“这个看起来比上一个厉害很多,她可是戴了头盔上来的。”

    定睛一看,我差点没笑出来,她留着一种很俗气的“**头”,远看起来真像一个头盔。而此时她怒斥了我们欺负小男生之后,一边同旁的男生调笑嬉闹,一边对我们表示出不屑和鄙视。我怒由心生,向前走了一步:“这个人交给我了。”

    罗梓杰点头,对我道:“他们队长都完了,对付这个人就当是游戏。”丝毫没有避讳地轻视眼前这个戴了俄罗斯奥摩特种部队头盔的女人。

    她当然听到了,于是轻蔑地道:“速度之殇也许完了,但是我们‘夜之鬼魅’可以轻松拿下你!”――我没听错,是夜之鬼魅?

    看来事不会那么简单了……我不知道罗梓杰对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那边的帮派了解多少。但是速度之殇跨洲到内华达拉斯维加斯与三合会交火,这件事已经很令人惊讶了,前段时间我只是当成巧合。现在却出现了夜之鬼魅……看来不仅仅是巧合了!

    不过我现在可不能掏出我那把Glock18然后大喊一声“我是三合会的!”然后被小混混们拿球棍对着脑袋使劲的砸,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装作若无其事,对她道:“那就开始,还是我挑选赛道。”

    ――打开地图。这一次的我选择速战速决,一次短道竞速。比赛直接从萨博路(Shaumber Rd)开始,向北行驶到农场路(Farm Rd),之后右转沿着农场路向东至圣芒街St)左转向北,于格兰德蒂唐(Grr)再转向左回到萨博路(Shaumber Rd),终点就是起点。

    这应该不是很难。

    对手戴着厚重头盔,一辆本田S2000很快停在了起跑线后。随后我的GTV当然也是如此。又是一名小男生过来,十分搞笑地准备挥舞格子旗。

    对讲机里响起了杂音,我戴上外接耳机,车语的声音清晰地传来:“罗斯,一会你击败对手之后他们肯定会关注你的姓名,记得伪装,你叫王尼y)。”

    “王尼是谁?车语你在哪呢?”

    “没时间解释了,我和王尼一会去支援你们。我在一个可以看到你的地方。”

    可以看到我?我环顾四周,黑压压一片的人群,就算车语在里面也不可能看到的。接近夜晚的黄昏带着一种潜藏的罪恶,出了街道必然是无限的车流,忙碌着。

    有的人觉得自己应该很迷惘很悲伤,然后用颜料涂在手上,瞪着眼睛拍些照片。这样的照片多了,每个人都一样的悲伤了。

    我不认为我应该悲伤,因为悲伤的总是失败者而不是我。他们输给我很多的钱,虽然那些是他们老爸的他们并不心疼――他们的悲伤来自他们心中的

    而此时面对着几乎没有边际的人群,无限的繁华,我却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痛楚。

    小男生已经做好了准备,熟悉的两片格子旗在他的手里显得十分陌生。

    站在旁边的罗子杰似乎看出了我流露的些许悲伤,在起跑前他走过来,借着水雾在窗外写下了两个中文的大字:“加油!”

    我点头。我起跑后他也必须应付其他的对手。――那么老兄,路上小心!

    不知道罗梓杰能否听到我的心声,他轻轻点了点头转。而这时我也出发了……

    我有些瞧不起这个对手,虽然她的车还不错。

    这个念头我是在驶过萨博路转向农场路之后才产生的,虽然在竞速中耍几下飘移吸引群众的目光是没错,但是如果拿着S2000直道时还左右滑着就很没常识了,至少她没有明白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两辆车穿梭过农场路车来车往的大街。我将车速稳定在120km/h左右。对手的S2000严格来说能比GTV火爆,而对手的格也比我火爆。

    她总是在没有目的地加速,然后差点甩开我再左右滑两下像是示威一样地减速。我甚至不需要多余的交代就超越了她。那是一次精确无比的内线超越,就在圣芒街的直线,经过格兰德蒂唐一直保持到终点。

    下午6:30

    我又击败了他们的一名高手。而其他打算跃跃试的边缘车队成员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没话说了。不管是因为而怎么样的速度之殇,还是完全由女成员组成的夜之鬼魅,又或者他们叫来的朋友,在我与罗梓杰的高速下全都溃不成军。

    我们拿到了很多的钱,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好,我们认输了。可是能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喜漂移的女队长只是一个败军之将,还能说些什么呢?

    罗梓杰无精打采地靠在Supra上,就像已经找不到对手般的疲惫(疲惫是没错,但是绝对不是找不到对手,而是刚才对付太多的对手)。他说:“我是车语,三合会的支援车手!”说着竟然拿出了一张车语的三合会成员份卡!

    我差点报出真名,但是罗梓杰的那句车语让我想起来被临时安排的份,我道:“我叫王尼!记得,唐人街是我们的地盘。”

    这两句话就像在人群中丢了一个破片手雷。本来已经沉默的人群突然又吵开了,很快,那个夜之鬼魅的女队长(看起来这里她威望最大)站出来,对我们道:“辉少一会就来,你们有本事就在这里等着,做好心理准备!”

    接着几个小头目招呼手下的残兵败将,几于万人空巷,似乎是向着黄昏与黑夜的临界点去了,而他们必然会随着黑夜一起回来。

    几乎来临的黑夜却让我心底泛起一丝恐惧,经过了一连番的疲劳轰炸后我的能力绝对得不到良好的发挥。虽然我很瞧不起那些叫“×少”的,但是现在我不敢期待。

    “辉少,会不会是OC辉。”罗梓杰突然道。

    “谁是OC辉?”我问罗梓杰。

    但是得不到回应。

    我们应该逃跑?也许是的,我看了下已经无人的金斯顿科夫街。

    突然四道光从来。我回头,一辆福特野马S281慢慢驶来,后面跟着一辆盖拉多SE,而之后车语就像一年前那救世主一样钻出驾驶室。

    虽然这名救世主叼着冰棍的样子实在不雅。

    冰棍出现在这样的重大转折使我哭笑不得。看着车语拿着那根大大的冰棍,呼吸着清凉的空气,我问道:“天气有点凉了,冰棍……这是什么况?”

    车语苦着脸道:“我不想穿裤!”而这时企鹅也叼着一根冰棍从我们边走过。

    罗梓杰将车语的三合会成员份卡交还跟车语。

    留着长发的刘易斯(他不是在洛杉矶吗?)拉过我,道:“关于冰棍的事我之后会跟你们解释,现在你和罗梓杰就坐上盖拉多,我以及企鹅会尽快带你们离开这片区域。”

    之后他回头,对着从野马S281上下来的另一位,对一名戴着钓鱼帽的白人和车语道:“王尼,车语,接下来看你们的了。”

    当车语点头坐进了罗梓杰的Supra的那一刻,我总算知道了为什么要我伪装。

    如果没有伪装,接下来的对手绝对不是我和罗梓杰两个体力透支的人能抵挡的!而等到我坐进盖拉多干净的驾驶室时,还听到车语和王尼的交谈,似乎是关于OC辉可能驾驶的GTR R-35的事。

    但那都不是我的事了,我现在需要自己安静一会。这样我选择坐进企鹅的盖拉多应该是正确的,她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

    后来我们到了一个改装工厂。

    下午6:50

    某地下改车工厂

    “那张车语的帮派份证明是怎么回事?”我问罗梓杰。

    罗梓杰试图让完全自己冷静下来,说道:“车语曾经是三合会的成员,不过后来叛变了。”

    好像听三合会吴子说过。这是完全没有理由的事,我顺便问道:“什么理由呢?”

    “说起来实在很没意思。”罗梓杰从野马S281里拿出一罐可乐,找了个台阶坐下,道。“他只是希望三合会不要向唐人街的中国人收保护费。”

    “这个真的很难成理由。”我道。

    “但那时却是成立的。”罗梓杰道。

    这时刘易斯用遥控打开了改装厂车库的门,车语的DB9慢慢显现出来。黑色的跑车在几乎无光的车库中显得十分诡异。

    “怎么样?”罗梓杰问刘易斯。

    “正如你看到的,我们不知道从哪里下手。这辆车原来是一辆警车,不过我们没有从里面找到任何警察应该有的东西,但是却发现车子几乎被优化到了极限。”刘易斯道。

    罗梓杰神色有些暗淡,摇头说:“没有发现关于警方的线索对车语来说也许正是好事,这辆车可以继续给车语使用了。”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去改装DB9和检查里面关于警方的线索,但是着看起来也没有我参与的份。于是我转变话题对刘易斯问道:“车语为什么要叼着冰棍?你怎么从洛杉矶过来了?”

    刘易斯一脸坏笑,说:“关于那辆DB9,警官赠送给你的时候比较匆忙。我们希望能通过里面的警用车载电脑为一些格罗夫帮的小头目销案。于是我和王尼就赶来检查车语的DB9,车语说我不可能一小时内找到他,跟我打赌,失败者穿裤或者吃一根冰棍。之后我用车语在帮派注册的手机号定位找到了他――他一直不知道还有这个功能。”

    我听着背后一阵发凉,下意识摸了下口袋里的手机。

    刘易斯笑道:“我可以提醒你一下,其实关机就查不到了。不过这次还要感谢这个定位,不然车语和王尼也无法及时赶到营救你们。”

    我有些尴尬,点点头。表示自己有些劳累,而罗梓杰的感受与我相同。于是只见我跟着老兄搭上一辆出租车回旅馆休息了。

    至于那个据说是很棘手的辉少――只要我们还得在内华达州的竞速聚会上出现,那很快就会遇到的!因为冤家路窄。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