Ⅱ第三章:关于街头斗殴

    ( )    Ⅱ第三章:关于街头斗殴

    “你能不能一个人打十个?”

    “可以!”

    夜晚12:20

    某西餐厅

    我们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点了两份黑椒牛扒餐。

    “新的成员,很高兴认识你。代号罗斯。”我道。

    “合作愉快,代号杰西卡。”她伸出右手。

    我们握手算是确定了合作关系。

    既然确立了合作关系,自然要对对方有些了解,那么先从闲聊开始。我看着她:“你应该也了解到一些……加州、内华达州这片区域的帮派一直动……”

    “罗斯哎~”她打断了我,“在这美丽的夜晚我们不应该做些什么吗?为什么要聊帮派的事呢?或许你的房间应该换一个双人~”从第一句话开始就充满了*质。黑道的人想的的确不用太多,或者说她本应该属于夜店。

    “我可不想这时候出去飙车。”我轻描淡写地歪解了她的*。每一个聪明的女人都是一把锋利的刀――我想她不会是例外。所以对于不能完全信任的人我从来都是只谈生意,拒绝感。“我们有多余的房间。”另外在这时我才明白车语为什么多开了一个房间。

    “哎,对了,似乎你同车语他们之前就认识?”我问她(这才是我们应该交流的话题)。

    “你应该知道,我们是海龟帮的。――海龟帮实际上就是葛洛夫的一个分支,不过由对外宣称的帮派首领直接管理。主要通过雇佣打手和贩卖军火的方式来盈利,车语和李定斯曾经来过拉斯维加斯,当时就请了我带领几个手下收拾几名小帮派的成员。”杰西卡道。

    “那一定很好玩。”我道。

    “太有趣了。其实如果在4年前,我和李定斯就会来把我们打一顿。那时我们也经常来这里用餐,顺便挑那些看起来最狠的、用的车最帅的揍一顿。”杰西卡道。

    还好那个喜欢暴改跑车的咖啡没来,我心道。

    “关于柯里奥,他应该就是海龟帮对外宣称的首领。”我道。

    “是的,但是并不是绝对的头目,还有我的上司,我其实是归属于……”她没有说下去。

    她没有说下去,因为这时有几位衰人笑着走进了餐厅。

    这不是很重要,因为他们衰并没有直接影响我们。但是如果他们一边笑着边讨论着:“看那迷彩外衣的外地帮派,就像是一堆渣渣!”、“看看本少爷一会去整死他们。”一类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看了下他们的人数,12位一潮衣的男,一位着半透明白色衬衫的黑色内衣的女,体型都比较瘦弱。我想我一个人只要正常发挥一拳直接砸翻掉一个,那么对付他们十个并不是很困难。剩下3个就当是给新来的保镖做实验题了。

    “保护好牛排。”当我轻声说出这句话时我已经起径直走向了对面他们入座的那一桌,速度比较慢但是我想他们应该也能看出来我是来找他们打架的了。

    我扫视着地形,目前距离我最近的应该就是那边唯一的女,看来我得先找这个女的动手了。――也许这不太有绅士风度,但是在打架的时候必须先挑最近的收拾,这是定律。

    而我也要有个风光的出场,这也是定律。

    我决定将那位黑色内衣女(这打扮至少成功用体的优势让人忽略了她长相的劣势)的女孩坐的椅子先踢烂让她摔倒。于是我在靠近她时微顿一下继而小腿猛地蓄力,踢向凳子的一角。

    这一切如果在第三人称的角度是几乎看不出来的,但是我把握的力量和角度足够把椅子踢飞,而人留在原地,接着摔倒。

    但是她却似乎感受到了危险,轻描淡写地站了起来。这时我想收回力量已经来不及了。

    椅子自然直接就飞了出去,被后面的人扶住。而她站起来的瞬间也向我脸上泼来一杯柠檬水……

    我慌忙歪头闪躲,但竟然躲不开后续的那一式侧踢!准确无误地踢在我的小腿上!我赶紧强叉开腿让我不至于狼狈地跌倒,同时右手出拳向她的脸上砸去。

    她出手挡住了我的右手直拳,很吃力。我也不想再为难她,打算见好就收,果断双手压向他的肩部准备把她压回去。但是她的动作真是迅速之极,看那反应力对付我绝对绰绰有余,那一瞬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地,格挡速度凭空快了不止一倍!

    两次伸手我都被隔开了。但我的力量占了绝对的优势,既然她不要面子,那我干脆采用直拳重击过去!

    她当然反应过来了,但是她绝对闪避不了,也绝对顶不住!

    她向后飞了出去,应该是一道极长完美抛物线。

    而这时坐在她旁边的以为中发美男起接住了她!

    ――不管怎么说,至少可以确定的是,一个人失去战斗能力。

    ……从我离开座位到现在,不到60秒钟。

    这段时间我脸上没有来得及做任何表,她的脸上也没有。

    现在我有时间做表了,但是我没有做任何表,现在不需要。

    那位美男似乎很需要表,搂着被我击倒的那名少女,心疼就表现在五官之间。而我才注意到他的一双亚洲式的褐色美瞳,配上那即使在做出心疼表下依然略微上翘的眼角显得异常邪魅。

    一个男人有这样一双眼睛是很不容易的事,而他本人长的应该算是不错了。长长的斜刘海将左边眼睛遮住了一半,皮肤很白净,几乎是找不到一点瑕疵的。

    “你会后悔的!”邪瞳恶狠狠地盯了我一眼,后低头对少女温柔地说,“打架这种事还是交给我们男生好了。”轻轻地放下少女。

    很做作。

    然后他一个大动作越过挡在前面的椅子,一个大的回旋踢向我踢来。

    我们一直都没有作出太大的响动,就算在椅子飞出去时也没有人表现出慌乱或作出令人注意的动作。但是他的这个大举动总算是引起了群众的留心,大家都避开了我们这一座,呈一圈将我们围住。

    当然,打架这种事,对于一些素质低下的人来说,围着看是最有意思的。

    当然,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

    而且他的能力对比上一位来讲很差,真的很差!

    我已经没有心等到他的回旋踢结束了。我用左手直接就抓住他的腿,然后向他那美丽的面庞介绍一下打架要怎样才能有效率!

    这同时我松开左手,他真的飞了出去,这次没有人中断抛物线了。

    那一桌的美男们这才开始意识到我是个很棘手的角色,于是他们一同转头向其中一个人。那个人面部比较圆滑,也是有着很干净的皮肤,留着过眉的长发被刻意地拉直了。本来也是蛮帅的,但是双眼托着很大的眼袋,令那双眼睛显得深不可测。

    这时我才留意到,除了那个很像老大的眼袋男看起来20出头外,其余的竟然都是16~20岁左右的少年,而且全都是亚洲面孔。

    我有些诧异,看来是唐人街的本地小帮派了,而且从年龄上来看绝对不是三合会。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在他那一声“扁他!”之后我立即重新进入了备战状态。

    其余的花样美男们哪里还忍得住?除了那名少女,还有头目眼袋男,以及被我给抛物线的邪瞳,其余10人全部像脱缰的野马一般杀了过来,大有不破兰终不还的气势。

    这可不是很好办。

    太多了。

    如果5个一起上我绝对无悬念,10个就难说了。

    但我毫不介意再放手一搏!就像1年前在贫民窟时遭到追杀那样。而这时却有一只有力的大手搭上了我的肩……

    杰西卡从我边走过,道:“雇主在打架,保镖在吃牛扒,这样我会被扣工资的。”

    我问她:“那么……你能不能一个人打十个?”

    “可以!”她没有做出任何表,只是稍微加重了语气。

    此时她手中握着一把警棍,脱下了厚重的风衣后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袖毛衣,光是手臂上影分明的经络就可以看得出她很能打。

    其实强壮的人不一定是第一眼就可以看出肌来,而且一把用得顺手的武器也很有优势,我想她应该在警棍上用得比较熟练。

    其实我也有得心应手的武器,那是一把G18冲锋手枪,就是一年前警官给我的那把。

    但是我想现在还没必要开枪照成恐慌,而且正好是测试一下这名找来的打手到底有多强。关于街头斗殴的那点事,只要还没有动刀子,收放自如并不难。

    我应该很乐意吃着牛排看他们打架的。

    怀着疑惑的心我在应该属于我的桌位上坐下,而暂时不能派上实战用处的双眼正对着那片被群众所围住的“决斗场”。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装着很悠闲地吃着牛扒,另外随时确定在这位保镖牺牲前够时间出来将她送去急救。

    不过过了3分钟我才发现实际上我是多余的,这位保镖明显比我相对能打一些。

    “砸她!”估计是那位眼袋男又下新的命令了。

    大家都很幸苦。我心里想着,顺便将一块切开的牛扒送进嘴里。

    同时那些少年们纷纷从餐桌上拿起酒杯、叉子等餐具作为武器或投掷品,完全不顾他们那应该不便宜的服装,以及应该用了不少精力或拉或烫或染的流行发。十个少年看起来还是练过一点武功的,跟一名黑帮打手打的正欢。

    这时那名黑帮打手――就是我的保镖杰西卡,正很努力地将一名留着银色披肩碎发的美男的脸打成了严重损坏,然后夺过他手里的咖啡杯将他边的金发少年拍成平板手机脸,又将那咖啡杯砸向不远处一位眼神很忧郁的叼烟男。

    而我也很努力地再解决了一块牛扒,然后喝了一口红酒,又在牛扒里加了些黑椒汁……

    这之间有一名美男被外力请到我的面前,准确说是脚边。也是雪白的皮肤,后面的头发被微微烫起,不同的是戴着一个几乎盖住半张脸的黑边方形眼镜,看起来还稍微有些新意。我取下他的眼镜,是一个平光镜,纯粹的装饰品。于是就收藏以后派对时可能用得上。

    再看战场那边,已经有一半以上的美男被击倒。这时已经有几位美男意识到了我的存在,一柄叉子向我来。

    我抓住路边一名围观群众拉到前面一挡。

    然后又是一碗浓汤也飘过,那可是我新的帮派服装……

    我低下头来,让浓汤洒向我后的群众们。虽然桌面上的牛扒还是被沾到了一点,但这是可以接受的损失。

    再接着保镖杰西卡慢慢向我的方向靠来。这时剩余的敌人只有那个眼袋男了,以及一名酒红色头发的柳叶眉。

    “犀利,想不到你真能一个人打十个。”我道。

    “我打不过那个眼袋胖子,逃得掉再。”她道。

    而这个时候那个眼袋男已经站了起来,下垂的双眼和下垂的眼袋环顾四周被打的横七竖八的美男手下们,然后顺便表示对我们的不屑。

    从外表可以看得出他应该还是很能打的,180cm以上的高,稍微有些肥胖的面孔只能是归咎于天生,从鼓起的T恤可以看出一不太明显但却货真价实存在的肌

    但是跟我比只能算是一个比我高一点的胖子了。

    “到我了。”我抓起边的一个椅子,迅速向他的脑袋投掷过去。接着两脚再将边的几个杂物踢向他的左眼袋。

    我没有用全力,他当然很轻松就接住了椅子并轻轻滑开一步躲过了一组琐碎的杂物,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的平顺。

    我的动作可不平顺,但有用。下一秒之后我掏出G18冲锋手枪指向了他的右眼袋。

    他立刻沉默了。

    “你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当然知道怎么办。后来我们打劫了美男们的资金,一些散钱和几部手机,算是赔给餐厅的。那顿牛扒虽然吃的不顺,但是我至少知道了一点――带上保镖还是有点用的。

    20分钟后

    冠海酒店内

    我们乘坐电梯到了所住的层,而这边的状况也不容乐观。满地的美男就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就像夭折的花朵――看来他们也来找车语了。

    保镖也意识到了这点,于是从一个已经无抵抗能力的美男的口袋里强制翻出手机,调出短信:“他们进了冠海酒店,搜索整个酒店。”

    “应该不是巧合。”保镖转头看我。

    当然不是巧合!那车语!于是我狂奔至4401房,一脚踢开虚掩的房门!

    没有人!

    我没有去开灯,而是先掏出了手枪。这时灯亮了。

    我甚至连保护栓都没来得及拉下,车语已经站在我的背后,“只是去吃顿饭而已,应该没有必要那么紧张?”车语道。

    “你能解释一下这些吗?”我长吁一口气。把武器收好,看着地上的美男们问车语。

    “他们是‘唐人街24大少’,平时混迹在夜店中,通过帮人打架或抢劫市民赚钱。”车语道。“刚才我和三合会的几个家伙审问过他们,但只是得知了他们分配了12个人去餐厅堵截你,至于主谋估计得找到加洛了。”

    加洛?我想到了1年前车队战争时车语的对手。

    “是黑名单那个加洛吗?”我问道。

    “是的,他现在不飙车改行组织社会青年打架了。”车语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房卡给杰西卡,“4403号房是你的。”

    后拍了下我的肩:“我们去把那些趴下的白痴丢出去。”

    我点头,这是一定要的。

    ……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