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残局

    ( )    我想这会是睡前的最后一件事。如果我能躺在上而不是坟墓里,一觉起来后我将不再是以前那个为了明天早餐而忙碌的家伙,那样我会有更多的时间去探索更多的世界。如果我没猜错,也许追求罪恶是正确的。我是罗斯,DB9启动时那句“welcome”令人神往。

    “等待解决。”

    凌晨1:30

    圣克洛拉(Slara)地铁站

    一名灰色头巾的壮汉拦住了剃掉长发的海豚,手中端着一袋不知道什么东西道:“先生,你必须要有一袋金坷拉!一袋能顶两代撒!”

    “他妈的我说过很多次老子在赶时间!”虽然脱下了外,但是穿着韩式潮流装短袖的海豚依旧十分醒目。海豚正愤怒地瞪着他,狠狠地推了一下。

    但是没有推开,灰头巾踉跄了几步,又跟了上来,道:“想一想,掺金坷拉,非洲都能比世界都发达了!本公司最近将金坷拉掺入三鹿粉,可以直接食用!喝一口保证直接就牛起来!您的秃顶就不治而愈了!”

    “**吵毛啊!快滚么?!”海豚不耐烦地转准备跑向后门,但是柱子后的又跑出来一名穿着黑色衬衫的男子,将他拦住。

    “先生,您真的需要一袋金坷拉,因为金坷拉是来自中国的超微蓝猫代言的!以前一袋需要20万,但今天是‘糖果国际’成立的1周年纪念,只需999!没错,只要999!”

    我差点笑出声来,想不到糖果还是国际的,这一周年纪念的降价真的很“合理”。

    虽然不知道海豚是不是天才,但我想他并不是笨蛋。这么晚了两个人跑来推销金坷拉,还是这样大幅度的降价和“糖果国际”这种自封的品牌,换谁都会起疑心。

    不过这时只有海豚一个人,我们这除了出来推销金坷拉的糖果以及另一名支援车手,算上现在还埋伏在暗中的G、米括和我,这边阵营有五个人,现在就是看谁先上的问题了。

    但是我们三人在暗中面面相觑,却谁也不知道先上的会是谁好。

    其实当我与G和米括从后门潜入地铁站大厅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本以为糖果会跟他们硬拼,那样如果海豚是一个人的话这个时候绝对是躺在地上的。当然我也不排除海豚携带武器,那这时应该就是两人拿着匕首或军刺搏,或者拿着手枪单挑。

    就像CS中的匕首战和手枪局。

    那样我们就可以不由分说的冲上去对他一顿暴打。

    但是并不是这样,看来我们犯了一个错误,而且因为我们的犹豫还犯了第二个错误。

    几乎致命的错误!

    当我看到了正门处一个人影和沙漠之鹰的枪口,然后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一声枪响,黑衬衫倒下。

    然后那一瞬间海豚猛地踏过了黑衬衫的血液,直奔向地铁站的后门!

    那个时候我们都在后门的一个柱子后,又怎能让他多逃一步?!我从柱子后面跳出来,用我的肩狠狠地将海豚撞了回去,同时抽出了警官留给我的G18冲锋手枪。

    但是我并没有立刻杀掉海豚,我必须为黑衬衫报仇!Glock18对准他掩体的墙角打去,很快便看到了溅出来的鲜血!那是敌人的血!

    这时从大门口杀出来一群人,很明显是临时召集的,没有携带枪械,没有统一的服装,只是有一个目的,就是保护目标!

    就像我们临时召集的车手一样,但我们是杀掉目标!!

    米括和G也冲了出来,一左一右将地铁站后门封锁,然后徒手同海豚打了起来。

    而糖果也将手中的“金坷拉”向一个敌人的脑袋上砸去,从晕眩的敌人手中夺取了一根球棒,一个人挡住了六、七名杂碎。

    我给G18装填弹药,但我却没有加入战斗,我现在更关心黑衬衫的生死。

    还好他依然有呼吸,我将他搬到一个墙角远离战场以防二次伤害,这时再上膛打回去。

    这个时候地上已经有三名失去威胁的敌人,同时糖果手里的棒球棍也沾满了鲜血。而海豚却一个柔道的背摔击倒了米括,G则重重一记右钩拳将他整个人打飞了两米多。

    我暂时没时间去顾G那边,因为糖果此时正面对着两名顶着非主流长发的“大少爷”和一个冬天穿着超短裤的“公主”。

    我冲过去按住那名公主的肩,跃起来一个膝撞砸向她的下巴,下巴脱臼后她整个人都变成了“斯巴达”,之后将“斯巴达”用我强壮的右手抛了出去砸退了一名少爷。

    这时糖果已经用球棍解决了另外一名非主流大少爷。

    同时海豚也以着至少跆拳道黑带四段、柔道黑带四段的柔美姿击退了G,夺路车站外向外跑去!

    最先看到这个镜头的是糖果,然后他猛地将我推开也冲了出去。

    我取出我的手机,拨通托米的电话,丢给受伤倒地的G,道:“召集车队支援,快!”

    和几分钟前下达命令时一样,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因为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跑离了地铁站10多米。

    而距离我10多米的就是糖果,距离糖果10多米的就是海豚!

    海豚像飞一样奔跑着,奔向不远处的贫民区。――自然,我们也追了上去!

    凌晨1:35

    “小海地”贫民区

    不知道海豚到底有多大的势力,当我们跑到贫民区时立刻受到了埋伏在这里的“贵族”们的烈欢迎,从自由落体的酒瓶到手持铁棍的跑酷少年,不到两百米的路线用掉了G18冲锋手枪三条弹匣。

    不过更头疼的事还是这个海豚恐怕是玩《镜之边缘》的,在低矮的平房中穿梭自如似飞一般。想到这里我突然后悔了,因为我下载完的《虐杀原型》在硬盘里放了半年没动,否则我虐他一定是直接的、快捷的、无公害的!

    但是还好糖果的体素质相对比海豚好一点,不久之后便将与对手的距离缩短在了5米左右。

    但是不擅奔跑的我却更加落后了,距离慢慢拉开到了15~20米。

    这时后面帅哥美女们也全都杀了过来,我想再这样撑下去我和糖果肯定会被团灭!

    于是我只得看着海豚跑进了一座残破的屋子,接着糖果也跟了进去。

    我掉转方向向左,引开大量尾随的敌人……

    我从一座二平房顶纵跃至一栋三的平房边,迅速通过一个人宽的走道,然后一脚将木板铺成的走道踢成两半,顺手卸下一根很坚固的晾衣架,大声说道。

    “*们!有本事就来!!!”

    一名穿着衬衫开襟露出黑色内衣的女士率先冲了上来,一个跳跃!我抓准时机将铁棍照腰间狠狠一挥――砰!

    她被砸到旁边的墙上,然后整个人就像短线的风筝一般摔了下去,一声沉重的闷响。

    “竟然连女生都打!”一名帅哥打抱不平也跳了过来,我抬起一脚踢向他的小腹将他踢了回去。接着三名穿着骷髅T恤的长发壮汉越过大约两栋之间两米多的距离也跳了上来,我同样铁棍横扫坠落,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其余的人的争先恐后冲过来,一起上!

    开打!!

    于是无数的人都试图跳过这两栋平房之间的距离!

    而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过!!

    人群中我似乎看到了我的死对头某韩国佬、地下车会时的猥琐男、在咖啡厅堵截的小流氓领头、堕落天使摩托车队的某位成员,还有许多似乎陌生却有些熟悉的面孔……

    一一被击落。

    凌晨1:45

    贫民区某废弃平房内

    一阵莫名其妙的枪声引开了敌人,我立刻奔向当时糖果追杀海豚所进入的平房,砸开房门,将最后的一条弹匣装填。

    悦耳声音响起:“我说过,得罪了我们‘死亡天使’家族的人都会永跪不起。”

    然后在昏暗的房间中,一个影被推着向门口砸的我来,害怕打到糖果我不敢开枪,接着被推到门边上,肩胛骨与墙壁撞击发出一声闷响。

    18脱手。

    糖果被按在墙上,但是还是补上一句:“不要说这种白痴的话……”

    海豚抓住糖果的脖子将他高举,转头道:“看来我要再强调一遍,得罪我们‘死亡天使’家族的人,永跪不起!!”

    “死亡天使是什么东西?我来自狂飙风云。”说着我的手在边的一个破旧的桌子上摸索着,似乎抓到了一把折断了一截的水果刀,立刻抓起来向海豚的腹部刺去。

    海豚松开糖果,一角旋风踢猛踢我的手腕,将我的水果刀给踢飞了起来,镶入了不远处的一张被砸开的椅子上,力道却跟他那清瘦的材完全成反比!

    我伸出左手抓向他的喉咙,右脚踩住他的左脚,然后使出擒拿手用右手五指猛扣他的右手腕,同时他的左手也抓向我的喉咙。

    对峙!

    这时我才能看清楚海豚的脸,那是一张很漂亮的脸,几乎没有别之分。比肯还漂亮,比大多数的女生都漂亮,长长的睫毛略微翘起、精致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细细的凤眼无辜地望着我,白净的左手却抓在我的脖子!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们谁都不能松手!

    这时我用眼角的余光,望见糖果正艰难地爬向地上的G18冲锋手枪――好样的!从现在开始只需要十秒,十秒之后海豚就会死。

    不过海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了我,冲过去穿着帆布鞋的右脚猛踢糖果的太阳,将其踢翻了个,头巾散落到旁边……

    我在他第二脚落下之前用力踢他的腰间,他自然就像一个失足的小女孩一样扑倒在地上。我低捡起地上的手枪,却丝毫料不到对手能快速起一个后回旋踢,那把手枪再次脱手。

    这肯定不是跆拳道黑带四段,绝对是五段以上!

    接着他从那张被砸开的椅子上拔出水果刀,刺进我的腰部!

    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疼痛,本能使我强制抽出那把刀再反刺进他的左腿,他再次扼住我的咽喉,我也是。

    似乎一切重来。

    这时我的眼睛里的他越来越模糊,我似乎能看到血丝,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然后我感到一阵痛楚,致命的痛楚。

    但是我依然扼住他的咽喉,他也扼住我的咽喉。

    模糊中他的表突然变的扭曲,然后下一个零点一秒之后我再也无法扼住他的咽喉了,他也无法再扼住我的咽喉。

    一名壮汉将他推在地上,掏出一把银色左轮,砰~

    这一生枪响之后我就不愿意在站着了,我倒地……

    不能确定的时间

    不能确定的地点

    我躺在担架上,抬着担架前面的是一个穿着灰蓝色牛仔外的人,喔不,应该是车语。

    “克劳斯,你会没事的。你死了我会很无聊!”

    车语的声音。

    “现在我在哪?糖果呢?米括和G怎样了?还有黑色衬衫。”

    我问道。

    “黑色衬衫?喔,你是说睿(RAY)?他还活着。糖果、米括和G也是。”

    车语道。

    “那我呢?况怎样?”

    我道。

    “你的美式空军皮夹克十分坚固,一般的刀子是很难透过皮夹克杀死你的,但是还是有接近3厘米的伤口。另外你上多处淤青,我想需要在上躺一段时间了。”

    车语道。

    我伸手摸了下腰上的伤口,确实不深。

    接着我被送进了一辆救护车。

    我看了下后车厢的车标,一辆奔驰。

    “欧洲车,我喜欢……”

    一个周之后

    迈阿密医院病房内

    “车语,那时你是怎么从车站找到贫民区的?”

    “龙丹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在贫民区附近鸣枪达到营救你的目的。”

    “那你是怎么找到那间破旧的屋子?”

    “还是那个神秘的电话,以及一张传到网盘上的贫民区地图,绘制好你的具体位置。”

    “一直都是龙丹?那你是什么时候赶到的?”

    “当你被抬上担架的时候。”

    作者题外话:《竞速专家-街头狂潮》完结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