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牢狱

    ( )    安置在街角的那个酒在一阵嘈杂与破碎声中被我的Rx8撞的稀烂。还好安全气囊打开了。但即使如此,这个速度的撞击对我来说也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我的耳朵间回响着犹如手雷爆破后产生的耳鸣,除了耳鸣之外我似乎只能听见恐怖的心跳声,可心跳的间隙似乎又能听见MP5冲锋枪的清脆声响。眼睛里都是血丝,一瓶尚未粉碎的威士忌就落在破碎的玻璃渣上,距离我的右手不到十厘米,我想举起来以证明我还活着,但是我做不到!我现在只能轻轻地敲一下瓶子,然后我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

    “子弹、血、爆炸……”我似乎能看见!但似乎都不存在。

    我感觉我正趴在一个战场上,但是我不能动,我只有喘息着。

    弹继续划过,我试图移动我能动的部位,现在只有颧骨――右手手指――手臂――肩……

    “呀!!”从噩梦中醒来!

    原来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可是我在哪?

    “喂喂喂,这人醒了!”一人猛摇晃我的肩道。

    我猛地调节了一下瞳孔,一个黑人警察,很明显――我被逮捕了!

    我明白被逮捕意味着什么。我必须接受一定的罚金以及监,而且还会被抓去素质教育,如果运气不好遇到了比我还猥琐而且外加龌龊的监狱败类和坏警察的暴打。

    但是此时我却并不感到沮丧,反而有些庆幸。道理很简单,能看到警察的罪犯都还活着,如果罪犯死掉自然见不到警察了,从“死亡”到“很可能被暴打”已经是打一折了,我难道不该庆幸吗?

    正想着,一瓶威士忌递到我面前。

    “你在被抬出车子之前手指着这瓶酒,我看你这么想要,就顺便帮你捎带过来了。”我转头,黑人警察旁边一个强壮的金发警官对我道。

    同时他还握着一个酒杯,里面还有半杯没喝完的威士忌。

    我惊讶与带着疑问地看着他,他倒十分镇定,打趣道:“但是我已经喝了一半了,既然我救了你,这半瓶酒作为报酬不过分?”

    这半瓶酒作为报酬当然不过分,可是我绝对不认识他。我问道:“你是谁?”

    “我是一名警官。有人举报一辆Rx8与无数量大家伙在街头搞破坏,我就带领一支小队赶去看看。”警官道。

    原来他是来抓我的,却差阳错地救了我。

    我环顾四周――干净的墙壁、红木沙发、玻璃茶几全部具备,还有一台运行中的电脑,不像是审问室。我问道:“这里是哪?”

    “我的办公室。现在我问你一些问题,你只要回答‘是’或‘不是’。”警官道。

    原来如此,我道:“好的。”

    “你来自狂飙风云对?”

    “没错。”

    “上次代表狂飙风云在地下车会夺冠的也是你?”

    “是的。”

    “最近在城市里都传闻近期狂飙风云将会与湮风鬼怪有一场比较大的车队战争,你也会参加?”

    “没错。”

    刚说出口我便后悔了,这明显是从侧面核实了两边车队战争的事件。

    但是因为这个事件目前已经有许多无关的车队表示不愿意卷入这场车队战争中,而且许多看起来“绝对忠心”于兰斯的小帮派也在格罗夫的压力下声称不插手此事,这也导致这段时间某些打着“兰斯信徒”名号的小流氓大少爷大气不敢喘,目前的迈阿密可以说是相当风平浪静了。

    如果为警官,我想他也应该有所察觉。

    再进过一些没有实际意义的类似的审问,如“你几点吃饭”、“打算什么时候起”、“你认为你会判刑多久”、“你的伤要多久才能康复”之类的奇怪问题,但奇怪的是他始终没询问我的年龄、姓名、籍贯。

    之后我便被带到了真正的监狱。

    “你将会在这里呆上一小段时间。哦对了,其实我们以前交过手的。”他道。

    “我们交过手,在什么时候?”我道。

    “我是车手警官珀克.斯考特(Poker.S,就是专门对付你们这些开着跑车四处乱窜的衰仔。在两个月前那次让你你赚足了掌声和美金的地下车会上――记得我的DB9?”警官沉地道。

    我瞪圆了双眼。

    恐怖的加速、恐怖的作、恐怖的撞击技巧,令人畏惧!

    三天后……

    迈阿密监狱,“重刑犯”,特殊监狱内。

    “老兄,我们是怎么成为重刑犯的?”我问我的狱友。

    这个狱友是一名公司白领,在我到来这里的一天后他因为撞翻了某位警察的狗之后被抓,他被判监一星期,按理来说他应该不在这里――当然,按理来说我也不应该在这里。

    “普通的房间没有空位了。不过这个房间还是不错的,你没有感觉到它比一般的狱房豪华许多?――因为这里以前是关死刑犯的……”狱友道。

    这个房间的确是很豪华,死刑犯死前总是要吃好点、喝好点、住好点,因为他们很快就要去见上帝、真主阿拉或者达摩老祖了。

    “……但是最近因为死刑犯们总是不太老实,这里的警察图清净,就把他们全都调动到西区去了。”狱友继续道。

    我半躺在下铺侧耳听着上铺的狱友透露了一些他所知道的事件,心中却为被关到这里感到焦急。近期我的任务很重,因为要找一些残余的兰斯的崇拜者们交手,可是却被关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鸟当然不可能飞到监狱里来拉屎)。但是这里又不是我家,我想立刻出去肯定不可能了。

    正叹息着,一个胖警察喊道:“4020号犯人!你的亲属来探望你了!”

    我是4020号,看来就是叫我了。

    跟着胖警察走出去,来探望我的是我的父亲,但是带来了车语和肯的消息。

    对于我入狱的事,为一名老牌的地下车手外加前任URL总霸主的父亲表现的很淡定,十分镇定地对我道:“托米帮你交付了罚金,酒由保险公司赔了,出来后你最好快点完成你需要完成的任务。”

    我的任务?

    谋之网应该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此时四位来自URL的精英霸主应该已经把这个城市的地下竞速界给搅得混乱不堪了,而且疯子车语和土豆也尽显英雄本色,我突然可怜那些支持兰斯的大少爷们了――尽管本来我也要收拾他们的。

    还有朋友们的留言与近期比赛的留影。其中车语穿着那间灰色风衣,面无表,透过厚厚的墨镜看着镜头,令他更像一名思维正常的疯子。

    另外,留言中肯则承诺一定会想办法修好我的Rx8,并声称咖啡已经连夜赶工了。

    其实这并不需要肯费心,我的车由狂飙风云维修是肯定的,但是我想不到咖啡会亲自动手,爆改后的车不一定好用。

    在交付了罚金之后我的罪行还够关上15天,但是我会享受这段时间的,因为进监狱,特别是进一个曾经关死刑犯的监狱房间,而且还能活着出来,这是很难得的经历。

    牢狱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漫长且无聊。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我并没有遭到什么殴打和欺负。没事的时候还可以和狱警们聊一下外面的事,一些看起来很小的案子也非常有趣,比如有一个胖女人卡在电梯里动不了了、一对侣在马路上接吻导致大堵车、几个人飙车吓哭了小孩导致父母报警(元凶是谁我就不用强调了)、某某街区有女孩穿着丝袜上*逛街等,实在没事做还可以借狱警的手机玩下游戏,《魂斗罗》、《俄罗斯方块》。

    总之因为我没有理由劫狱,所以我的生活十分的安逸。

    这段时间土豆也来看过我,并且告诉我谋之网的进展十分顺利。车队已经借助议论的压力想兰斯宣战,决战之不会太久,估计兰斯两个月后会彻底离开地下飚车界。

    ……

    15天后……

    早晨9:00

    多云,带小雨。

    我出狱了。

    警局的门口并没有出现车语的Rx8,只是有肯的奔驰S600,取代车语驾驶的Rx8的是一辆冰铜烤漆的兰博基尼盖拉多SE。外观上看只是换了烤漆、加装了扰流板,然后和原版车一样。

    我拼命回想着这辆车,狂飙风云有谁驾驶兰博基尼盖拉多的?好像并没有(实际上也没有),一般人当然不会将这么昂贵的车随便借人,但是车语却真实地坐在里面。

    虽然他这次一改往的正装风格,重新拾起了那件跟我见面时穿的方格连帽衫和牛仔夹克,还蓄起了胡子。

    而这些放到现在都只是应该被忽略的。我注意到了副驾驶,一个似乎同车语一样来自东方神秘国度的女人。她看起来对边的人有一种排斥,就像刚到来美国的车语。

    这时车窗打开打开,车语伸出脑袋:“不错?你现在看起来很傻。”

    “的确不错!”我同时对车语的新造型和跑车赞道。

    “我也认为不错,可惜也不是我的车。”车语的表很惋惜。

    “谁的车?”我倒。

    “副驾驶的,她叫‘企鹅’,大企鹅计划的夭折品。”其实就算车语没说,我也预料的差不多,至于车语独创的“企鹅论”,这实在是没法考究的了(传闻中车语以前的代号不也是‘列兵企鹅’?)。

    “大叔先上车,我送你回家,出了些关于家庭的大事。”肯对我道。

    我家就我和我爸,包括两名助手也才四人,还是四个男人,能出什么大事?但是我还是先告别了车语,乘坐肯的S600赶回家。

    东区-103国道。

    “肯,我家里出了什么事?”我问道。

    “不太清楚,好像你爸去了纽约URL总部,可能那边出了些事。”肯道。

    走了?我知道了,这只是一个借口。一个曾经的车王,这样车队之间的战争意味着什么?两方都是自己曾经的手下,如果换是我,也会“出了些事”的。

    正思索着,S600一个急刹车!这次我系上了安全带,幸运地没有被甩上仪表台,但也勒得我锁骨生疼。

    一阵引擎的咆哮声如凭空刮出来的劲风,一排湮风鬼怪专属白色涂鸦风格的跑车将雅黑色的S600团团包围,打头的是一辆几乎无涂装的兰博基尼蝙蝠――兰斯!!

    车窗打开。

    兰斯那张略显狡猾的英俊的脸,边是一个丑陋男。

    其实也不能武断地评论说他丑陋,因为我根本看不清楚他。酒红色的长发盖住眼睛,露出两个眼袋和有些微笑的嘴巴,左耳朵钉着一颗骷髅耳钉,且上连接的挂饰取下来恐怕有十公斤重,完美超越了疯子状态的车语。

    “可的朋友,恭喜你已经出狱了,要小心点哦!”兰斯并没有说话,那位疯子假惺惺地祝贺着,带有一点威胁,一阵寒意。

    “丑陋的敌人,抱歉你快要入狱了,你是谁呢??”我故作镇定,模仿到。

    但是他丝毫不被我的恶意模仿所影响,比我镇定的多,好像带着微笑但又好像没有表:“你们一直都在找我,想来抓我,现在我来了又问我是谁?”

    我回想着,谁呢……

    不等我回想起来,一阵引擎声轰鸣起来,咆哮!

    然后所有的白色跑车几乎是凭空消失的。

    ――海豚!我明白了!!

    “别管那种神经病……”肯的声音略微颤抖着,踩下油门,S600掉头绕了一小段路向我家驶去。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