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夜未央

    ( )    “第一条规则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

    “第二条规则就是,不要相信任何规则!”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12:40,天气依然很冷,但是没有下雨。

    那辆被车语抢回的M3GTR在5分钟前已经被车队的成员取走了。

    “CLK500大战M3GTR,车辆落差不小,光看你的勇气真是令人佩服。”我对车语打趣道。当然也是为了问出点内容。

    “托米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内容表示这次只是兰斯的挑衅,可以视为他来送还这辆M3GTR,我只要跑完全程就可以了。”车语道。

    兰斯!又是他。看来湮风鬼怪果然已经涉入了这次竞速,就像托米安排的那样。昨天湮风鬼怪的打手在三号街试图让我永沉地底,但是现在狂飙风云的成员们都在附近,显然轮到我们收拾他的时候了。只不过――

    我本以为这些只是地区车队之间的纠纷,想不到现在连URL和黑名单都参与了这次事件!那我究竟是扮演什么角色?现在绝对不可能只是注册了份的见习车手了,而且……

    “对于兰斯做这种没有理由的事,你有什么看法?”我问车语。

    “我没有看法,因为我不是兰斯。”车语歪着头,看着天空。

    我顺着车语的目光看去,灰蒙蒙的天空。突然想数星星?难道星星真的是数不清……不对!怎么天上才这么几颗星星――看来地球上的污染越来越严重了。

    “混蛋!湮风鬼怪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我正在思考钱包里和星星一样稀的钱,计算明天的早餐是吃多少美元好的时候,猥琐小子已经被一名肌男打翻在地。

    “不行啊,他很快的!”猥琐小子说道。

    “快你妈!M3GTR不知比CLK500快多少倍!你真是一流废材!”肌男说着又猛踢了一脚。

    猥琐男倒在地上,但是嘴巴依旧无法闭住:“嘿嘿,你有本事!有本事找车语啊!我看你这只狗顶多比车语稍微大一点罢了,叫得这么欢!”

    “你骂谁?!”肌男俯视他,但双目却带着冷静。

    “嘿嘿,某人自己清楚。谁让你自作多的?嘴!”猥琐男道。

    然后肌男抬腿,接着……“砰~!”这一下如果踢在我上那绝对可以把我踢飞出去滚三圈再砸墙上。我突然间竟然为猥琐男的瘦板捏把冷汗。

    在一顿暴打之后,猥琐男竟然还是坚强地站了起来,嘴巴还在说着:“嘿嘿,终于看到某某的为人了!这就是你的技术?――谁来和我大骂300回合?!”猥琐男依然面带冷笑。

    “还大骂300回合!真不明白兰斯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听海豚的话收了你这个废物!!”肌男看起来怒极了,重重一拳打在太阳上之后猥琐小子总算晕了过去,显然脑震了。

    几个看起来是打手装扮的湮风鬼怪成员将猥琐小子给抬走。

    从目前局势上看这名肌男看起来也是兰斯的人。但是我和车语两个大麻烦都摆在面前了,想不到他还有心打内战,真的很没辜负“湮风鬼怪”这个名字。名字很难以理解,里面的成员做事也很不合逻辑。先是无故送还跑车,然后两个手下在对手面前先打起来。――真不容易。

    “喂!你就是车语?来一场比赛!”肌男面无表,转头对车语道。

    车语抬头看了下比他高很多的肌男,说道:“车轮战吗?现在很多人都在看着。我是带了队友来的,你还是去找他。”

    “你的队友是谁?”

    “一辆红色的拼装Rx8,很显眼的。”

    我瞪大了眼睛,看来今天并不是好子……不过既然轮到我了,那我必须接受挑战!

    我们向主办方申请了车队比赛。因为是迈阿密两大车队巨头的战争,所以破例离开迈阿密东沙滩区域,获得了向西区繁华的城市商业街区扩充赛道的权利。

    跑道的设定从海滩前观景道出发,绕东区半圈之后来到西区的机场,再绕机场一圈之后从另一条路返回,全长35千米,跑两圈。有GPS卫星导航下载指定路线,迈阿密东沙滩区域有摄像头直播。

    十分钟后!

    冷风,残影,湮没,尘埃。

    Rx8已经停在了起点上。

    我的对手既然是肌男,自然需要配合“肌”车。他的车设计上是肌车和超级跑车的结合。但实际是绝对是美国原产,一辆报价9万美元的――道奇“蝰蛇”!

    又是一次等级不平衡的比赛,他被限制罚时间3秒,等到之后计算成绩。

    此时后深绿色的蝰蛇缓缓驶来。从后视镜上看见半侧面的蝰蛇全寒冷的珍珠烤漆,全车“裂痕”涂鸦风格贴纸,引擎盖上3条“锁链”与象征着死亡符号的骷髅。极是恐怖。

    “看参赛名单表上你就是罗斯,记得你可是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没想到竟然连你也投靠组织了。看来你也打算插手这件事。”发车前,肌男对我道。

    “你,认识我?”我不认识眼前这个壮汉,我也不明白他们所说的“这件事”的含义。

    “听说棕榈湾最强的车手就是罗斯,驾驶A3都能跑得过Rx7,那么今天我要领教一下你驾驶Rx8能不能越级击败我的蝰蛇!”肌男面面无表,但这样看起来他绝对不是那种有勇无谋的莽撞之人。

    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击败他。

    而这时发车员手执格子旗,我在心里默数着时间。之后在格子旗放下的零点几秒左右瞬间,我的Rx8已经冲了出去,紧接着蝰蛇也高速起步了。

    蝰蛇毕竟是肌车,尽管借助完美起步我已经占到了很大的起步优势,但也许还不到零点几秒的时间蝰蛇已经超过了我。

    然后起跑线的景物消失不见,无数道霓虹形成的光影,我的速度已经一路提**到了135km/h!

    眼前蝰蛇后刹车灯一闪,突然减速,前方竟然是一个90度直角弯!慌忙之中狠踩刹车,侧滑飘起两行尾灯的残影,一个甩尾之后接近失控,但还是在我的作下以60km/h的时速安全走过。

    刚才那一下虽然失速严重,不过我的对手也不比我好多少,看来我们都大意了。

    接到下来又行了数百米直线,我再次落后。

    在我以限速60km/h的两倍的速度死死追赶蝰蛇的时候,眼前闪烁起了刺眼的红蓝光,路口竟是窜出两辆巡逻警车!

    “怎么会这样?!这个时候东沙滩地区按理不应该有警车的!”我一时慌了。我认为我的技术很好,当然还可以的,但是没有强到直接对抗追捕警车,怎么办?

    我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我的对手却知道!

    那位肌男的街头技巧比我强很多!只见那辆凶狠的蝰蛇抓住警车之间的空隙“轻轻”擦过,两行炫目的火光之后那两辆警车挤在一起却似狠狠的向我撞来!直觉告诉我加速、再左转配合一个内道超车,然后在避开了警车的同时也超越了前方的蝰蛇。

    夺路飞驰,之后到了迈阿密西区的码头地区,然后至少十辆巡逻车增援进来!

    其实想想我们的出场也是很有派头的,两辆跑车带着令人恐惧的引擎声,后还跟着十几辆维多利亚女王和雪佛兰警车,闪烁的警灯与车灯似乎要照亮一切!――显然,事实证明他们做到了。

    码头地区一向车少人多,徒步行走的人们肯定看到我们如同见到鬼一般落荒而逃,但现在,就连那些卡车也为恐避之不及――倘若被十来辆警车撞“一下”绝对不可能承受。

    呼啸着离开了码头地区,又有数警车加入了追捕。路面显着越来越挤了,我的恐惧也随之增加,然后随着路面轻微的颠簸转化为颤栗,接着剧烈的颤栗。

    对面一辆牵引卡车缓缓驶来,我勉强地方向左打,绕过。接着咬着我车尾抱成一团的警车两辆砸在了卡车的车尾,连带着其他却真正地撞成了一团!红蓝色的玻璃犹如倾盆大雨搬碎落满地,将街道变得残忍。后的蝰蛇从迅速中穿越……

    再往前就到了迈阿密机场。

    蝰蛇虽然被我超越,但是却能紧紧咬住车尾。我的车速约150km/h,限速80km/h的1.875倍,超速!现在本来后大量的警车除去撞毁的、被甩的、严重损坏即将被甩的以外,就只有极少数了。目前我耳边凌乱的只有蝰蛇的引擎声和霍霍的风声。

    但是机场不缺的一直都是飞机和巡警,短暂的宁静之后大批的支援再次赶到!而比赛仅仅完成40%……

    3辆警车从我后面超过!挡在我前方为我“开路”,紧接着4辆警车将我左右包围。我大惊,陷入了更深的恐惧。可手上丝毫没有放松,也丝毫不能放松,倘若等后面也被拦住,我一定会被请进警局喝茶!我猛地将方向左右各晃一下,活动空间顿时大了许多,紧接着一个急刹车,警方们全都冲到了前面。

    暂时脱险!但是却被蝰蛇带着墨绿色的凶光超了过去。夹带着几乎是燃烧的焦味。

    只有加速狠冲,未加装N2O装置的仪表盘在各种灯光中显得有些嘲讽。我只得试图牵住对手车尾,然后伺机超越。

    很快离开机了场,转回东沙滩地区。

    两辆车带着微弱的距离差距进入了第二圈,后面跟着一片红的蓝的。

    可恶警车依然穷追不舍,就像我在紧跟对手一样。利用牵引气流的帮助,我不放过任何能追回局面的机会,虽然现在我还没有任何机会。

    见到蝰蛇往右一晃,可是GPS上规定的线路是在左边,走捷径是犯规需要罚时间的!当然如果是跑错了那就不是罚时间了,那就是没时间了!

    可就在我心下大喜的时候,蝰蛇突然减速,而一堆警车则全速冲到了狭窄的岔路上,尔后蝰蛇一个急弯转回,那帮警车只有干瞪眼的份了……

    他做的不错。但是因为他不错,比赛还没有结束!

    刚才的插曲为我送来了领先的位置。我凝神细视,将动作做到完全的谨慎,决不会给对手留有任何机会(虽然实际上破绽很多,只是对手都没有把握住)!就这样过了码头地区。

    第二次来到机场。

    我一路狂奔,从未有过低速。这直接导致了机场那些没反应上来的七零八碎的巡警们都在闪着零星的警灯,没有一个跟得上来的。

    轻松离开机场,据目测,我领先我的对手大约10米。

    就在我已经准备打算怎么跟肯讲诉我今天的英雄事迹的时候,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一排警车,我定睛一看――路障!我急踩刹车,后的对手却趁机切了过去,反客为主,抓住路障间的空隙,猛撞出去!警方乱作一团,我也乘乱钻出。

    不知是为何,警方不再追击了。

    正准备全新比赛,但一看前方,不用说了――终点近在眼前,而且全都是直线!

    后来经过计算,即使被延时三秒,我还是以秒落后于对手。

    第一次和警方的交锋就在失去了冠军的前提下结束的,同时也是失去了第一次的车队战争夺冠,以及第一次真正意义与同等级高手交战的胜利。

    人总是有差异的,看来我需要保持清醒。

    人群围了上来,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说。

    世界依旧模糊,还是深夜,未到天明。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