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晨雾

    ( )    现在我的立场属于狂飙风云,是一名见习的准“驾驶高手”。现在我总算可以通过车队成员的份参加更多的竞速,以便赚取大量的金钱,我认为这些都是对的。但我所做的一切,还是以发掘这个世界为目标的。我是罗斯!

    今天可真冷啊!被手机叫醒,将手头的的那一刻我深切地感受到一阵刺骨的冰凉,而且被叫醒的人总是会头疼。恍惚中我勉强按下了接听键:

    “罗斯,我是托米.维森利。”

    “嗯…什么况?”

    “接下来有一些车队活动。我们打算给先你安排一个搭档一起前去。做好准备,等我的消息。”

    “嗯……”

    我看了下窗外。雾也许是从今天凌晨就开始的,现在整个天都灰蒙蒙的, 隔断了众人与我。20米之外的东西都是约等于不存在的,顷刻间我觉得我所面对的这一切更加失真了。

    随手打开房间内的电视后转去洗脸,回来时正在播报一则新闻:“今凌晨2:00左右,一辆走私的深蓝色马自达RX8在迈阿密西区违章行驶,该车暴力驾驶且拒绝调查。初步判断此应该与附近的地下车手有关。”

    接着一张路人抓拍的图片放在了屏幕上。

    我看的懂中文,模糊的图片里车牌上的“车语RX8”依稀可辨,我突然想到一个人……

    车语,狂飙风云曾经的主力车手之一。几年前经常听顾客们讨论这个来自东方神秘国度的车手。印象中此人眼高手低,且有些愚钝,所以大多时候的比赛他都不参与。

    但是我明白RX8也只是入门级的运动型跑车,软弱的加速是致命的缺陷,绝对不是暴力驾驶的理想车型。如果车语真的可以拒捕并且逃脱追击。再考虑到狂飙风云车手的份,我想他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他有可能是我在狂飙风云的搭档?

    不过现在的他只是“有可能”成为我的搭档,那他的况都是小事。现在如果误了我与可以确认的搭档接头的时间那就不是小事了。

    约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一条短消息打进我的手机:

    “既然维森利先生让你来找我,说明你有过人的本事,今天中午12:00,来地下超市旁的停车场二等我。”

    动作真是不慢,真不愧是狂飙风云。我看了看收集时钟,现在的时间是中午11:30,很明显我要立刻出发了。

    PM 12:00

    地下超市-停车场。

    这个地下超市旁的大型停车场座落在棕榈湾的西南面,三层高。以前听改装师们聊天时据说能同时容纳约120辆轿车,我曾想过买下那里,棕榈改装工厂车库就不会整爆满了。

    RX8沿着通道绕圈缓缓穿行。今天不是周末,此地无限空旷。二层正好可以清晰预览这条街,可是早晨的大雾锁住了一切。

    没有远景的风景,模糊中,似乎很美。

    数分钟之后

    当我察觉低沉有力引擎声由远近过来时,一道柔和的白光已经拨开雾气照进有些灰暗的停车场。这名队友的出场比昨天的考官品位高了许多,而且竟然驾驶着顶尖的超跑――兰博基尼蝙蝠LP-640!

    而我所见到的,那精致的车体组件以及宽大的21寸轮圈,车呈现平静的纯白,看似随意实质却锋芒毕露。

    LP-640的车窗摇了下来。只见车主三十出头的年纪,古铜色皮肤,一张英俊的脸上灰绿色的双眼却泛着平静的光泽,面貌清瘦,一头中长碎发随意地向后面梳去,着白色休闲装。有一种狙击步枪般的锐气。

    很帅,至少从外观上看起来这人完全可以相比托米的。

    且他的举止也极具大师风范。他认出我之前的份但并没有表示不屑或惊讶,只是平静地说道:“罗斯先生,你可不算新人了。据说你的技术还是不错的――很高兴见到你,上车!”

    “这里是度假的海滨,只是还没遇上高手。”我客观地补充了一句,随后锁上了RX8。上了他的车。

    LP-640内饰极为豪华却不乏战斗气息,完全对得起它35万美元的报价!能驾驶这样的车的人都不会是等闲之辈。我转头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这不重要的。”他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只是淡淡地道。

    而LP-640很快载着我们飞奔了数条大街之后转入一条小道。继续一路狂奔――但是这只是从车速的角度上看,如果继续观察这名队友那张冷淡的面孔,竟是完全没有高速行驶中应该具备的严肃与专注。

    他几乎是凭着感觉在狂飙的!他一边跟我介绍迈阿密地下竞速界现在很混乱,很危险,决定的每一步都要小心。然后还顺便撩了一下令他很不爽的一撮落下来的头发。

    不过,其实坐他的车才是真正的不小心!

    10分钟后

    3号街-小巷

    这是一个有些肮脏的暗巷。人烟稀少、黑暗,无疑成为了黑帮斗殴、交易、灭口的最佳场所。森的街道犹如来自另一个世界,在大雾的衬托下更是神秘。虽然这里距离我家不过百米,但是我以前从未到这里光顾过。

    我很不解为什么队友要带我到这种地方,我问边的男人:“带我到这里干什么?加入车队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打架吗?”车队也是帮派,看来有一战是在所难免了。

    “呵呵,是的。我们在伪装对付一个人。你去找那个胖子,我们的打手,他会告诉你的。”队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名胖子,对我说。

    对面的人穿着干净白色的长袖衬衫和牛仔裤与黑色帆布鞋,也许是很少年的装扮。只是他是在是太胖了,且头大如斗,双耳招风,鼻孔朝天,从中我找不出任何少年的感觉。反而像一名厨师。

    “你有新短消息~”忽然手机不及时地响起了熟悉而且刺耳的短信铃声,思索数秒后了我选择了暂时关机。还是先去找那个“厨师”。

    “你好,我是狂飙风云的见习车手……”

    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从背后抽出一把砍刀削向我的左肩!

    我向右侧避开,本能地一拳朝全力向他脸上砸去,虽然头疼没有发挥全力,但足够让他砍刀脱手且痛上一段时间了。

    “喂,你确定这不是玩笑?!我们一伙的!”我怒道。

    他愤怒地骂道:“谁跟你一伙的!你们狂飙风云的走狗,嚣张的小子,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一边扑上来徒手一个右钩拳向我猛砸上!

    我双手奋力将其拨开,但紧接着又是一拳痛击我的太阳边缘,一阵天旋地转。模糊中我抓住他衣领全力推开。经过了零点几秒的调整,世界清晰后我在他站稳之前狠狠抓起来,继而同步过肩摔!

    他被按到地上后痛苦地抽搐了两下,我补上一脚踢向他后颈椎,总算是不动了!

    但绝对没有结束!他的那句话已经证明了他并不是我的队友――既然他不是,那那位白衣男当然也不是!此时那名装神弄鬼的LP-640车主却下车走到我的边。

    “漂亮的过肩摔!你从哪学到的?”白衣男似笑非笑地说着,慢慢退到了距离我10米左右的距离。――多余,我是不会有精力再扑上去的。

    “看来我必须要知道你到底是谁了,为什么会知道狂飙风云的内部消息?”

    那混蛋微微一笑,说道:“不要激动,请心平气和慢慢地聊。”

    我让自己显得非常心平气和,面无表地问道:“我重复一遍,‘你是谁?怎么知道狂飙风云的内部消息的?’另外为什么你要冒充我的队友。”

    那混蛋也真是马上“心平气和”起来,收起了笑脸,道:“我很看好你,你比当年那个一见到我就暴跳如雷的车语好了很多。我是兰斯,来自你们车队的死对头‘湮风鬼怪’。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参与这件事,但是你对我们构成威胁了。”

    我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事。可是湮风鬼怪竟然这么快就找上来了!

    我在迈阿密虽然不能说是“认识人”,可以“叫兄弟去砍人”,但是那些来我家改装车的小少爷们还跟我关系不错――除非他们不想在迈阿密沙滩购买到打折的零件了。

    兰斯依然保持着一种不用多余的表的表,显得很平静地对我道:“现在你完全可以打电话求助你的头目托米,可惜时间不够了……对了,你是我今天清除的第二个敌人。我清除的第一个嚣张车手,三年前漏网的车语。如果报道是无误的,他今天凌晨才到美国,晚上就可以在美国下葬了。”

    我愤怒极了,又立即出口成“脏”地骂道:“你这个卑鄙、龌龊、狡猾的小人,你的做法就像比迪亚一样!”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比迪亚。据说那只是本一个以抄袭其他车辆而出名的汽车生产厂家,后来在边朋友的讨论中被作为“无耻”或“垃圾”的代名词。

    而兰斯脸上瞬间竟然浮现了轻蔑的微笑:“狡猾?那你还是跟我的军师海豚,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机会。如果你对比迪亚有意见,回头我可以帮你卖掉你的Rx8然后买8辆比迪亚砸着玩。”

    我斜眼瞪着他,冷冷地道:“把你脸上的笑容收起来!然后闭上你的嘴!”

    兰斯依旧冷静至极,却还是保持着那笑容:“找面镜子看看你的后面。”

    “我的后面?”我不解地转过头,只见街道转角处走出数名壮汉统一穿着白色衬衫、黑色细领带,分别手持钢管、砍刀、球棍,向我走来。

    “杀了他,然后烧掉!”当我听到“卑鄙、龌龊、狡猾”的兰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优雅地走到了20米之外,发动那辆豪华的LP-640瞬间消失不见。

    这个龌龊男!真想用一份Pizza拍在他们的头上!

    但是直觉告诉我,我必须得跑,不然我肯定会被做成人P

    现在哪还有心去打手机叫支援?这几个家伙带上的武器站着不动或者还手我都不会活到大雾散去的那一刻!于是在零秒之后起步朝巷子最近的出口一路狂奔!

    我从来没有跑那么快过!但我头依旧很痛,否则也许还会更快!

    很快这条小巷就会被结束。但是今天这大雾让去迈阿密滩晒太阳的游客们提不起兴趣,本该繁华的街口我却没看到一点生机!

    而那几名壮汉依然穷追不舍,我却感觉到自己的速度略微慢了下来,我环顾四周看下有没有什么钢棍、板砖之类的杂物,能挡一会算一会!可是没有!

    “砰!!”

    忽然闻的耳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离我最近的那个壮汉已经被打翻在地,其余的追杀者听到枪声后慢了下来,有些试图折回去的也被依次打倒。

    “上车!”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辆普蓝色RX8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停在了小巷的尽头。完全没有反光的普兰色冰铜烤漆显得毫无生气,只是窗口上一个炙的枪口正对着我。

    “你站在那发呆一点也不酷!”车内那个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是中文的。

    我能听懂一点中文。

    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用尽最后的力量疾奔过去,用力地拉开车门(那架势后来据说差点把此Rx8的车门给拆下来)。之后猛地钻进了杂乱的车内。

    “你好……”我疲惫地呼吸着,靠在椅背上累得几乎昏迷。

    “罗斯!我的短信。”

    “你的……短信?”

    突然想到了那条让我关机的短信,看来我还是太鲁莽了一点。

    他道:“我需要知道你的姓名,不要说你没有姓,或者就叫罗斯。”

    我喘息着,檫了下头上的汗:“罗斯,原名‘萨贝尔.克劳斯’。”

    “克劳斯?《*飞车:全民公敌》里的那个吗?!”他的语气中有一丝意外,但终于还是没有笑出来。

    “同样的单词。你叫什么名字?”

    “车语!英文名阿尔伯特.汤普森。”

    新闻还是有些靠谱的,他回来了!

    RX8转了个弯,车内光线顿时好了一些,我看着这名来自东方神秘国度的男人。他长得并不算好看,浅杏黄色皮肤,浓密的眉毛下目光浑浊,鼻梁不高,嘴唇略薄……比起我所遇到的其他车手,他看起来也许更像是一个过客,麻木、冷漠、没有感

    “他们的行动太快了……我回归又能做什么……”我依稀听得出他用中文似是在自言自语,结合他那件宽厚的深色夹克,以及大雾中的影,我觉得他就像在末前的祈求上帝救世的信徒。

    “车语……”我轻声呼唤他。

    他微微战栗了一下,清醒过来。眼神上十分疲惫,叹息道:“今天没什么事了,你的车放在哪里?”

    “地下超市旁的停车场。”

    很快蓝色的RX8回到了停车场,车语对我道:“还会有下一步的计划,明天再联络。”――然后灰蓝色RX8离开,隐没在雾色深处。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