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事件与时间

    ( )    ――关于事的开始

    “这些家伙只顾车,完全不顾其他人……”

    帮派的斗争总是永久不变的话题,车队也是帮派。

    任何地方都有血腥的一面,血腥和贪、暴力不是只存在于某个时间、地点、人物中,因为所有人都抵制不了金钱,因为钱就是让我们更好地活着,或者说活着又为了赚钱。

    美国南部的迈阿密,一个美丽的城市。《罪恶都市》或《疤面煞星》都尽显它的魅力与繁华,因为繁华下各种名车与它们所带来的追求,使这里一度沦为了贵公子们用赛车作为赌注的娱乐天堂。而各种车队也几乎凭空建立起来……

    所以说,这里的争夺并不局限在枪战。在这里,有的人通过驾驶技术、或者下注小捞了一笔,与此同时许多非法的改装赛车、赌车的地方自然兴起,之后甚至还有职业偷车或贿赂警察的专业出现,许多人都在这街头竞速的狂潮中。

    萨贝尔.克劳斯,也就是我!我是一名拥有一半的美国白人血统的大学毕业生。不过……目前待业,只好在父亲的改装店顺便做一名修车工人。

    但是,在某些特定的时间,这座城市中,我也会兼职,做一名街头车手。在改装商店工作的人当然会驾驶,但仅限制于在棕榈湾附近赚一些富二代们的小钱――只是赚些小钱。而在这种份下,我们不能用份证登记的名字,所以我将我的姓简化,我是罗斯。

    一年前的我,第一次参加比赛。

    不知道那时本地地头车队“狂飙风云”与西城区“湮风鬼怪”冷战了多久了。当我正式走出那间灰暗的改装工厂时,已经鲜有听到人们谈论起这昔的两大车队巨头了。

    至少在21岁时,我认为我是很强的,如果算作从16岁就开始接触车辆改装和测试,那么我的驾龄也有5年了。

    为了建立自己的名声参加更赚钱的比赛,无数的“正规”或非正规的比赛都曾被我光顾,以不是很高的赌注对抗那些运动型跑车,也曾击败过不少在这个潮流中也许是比较帅或者比较有钱而后被美丽的少女们赋予了“高手”称号的人。

    现在我已经被这片区域所认同了,因为上次的竞速称霸。

    挡在我面前的对手是一个韩国人,他驾驶着本产的马自达Rx7曾经是在街头风靡一时的主流跑车,原厂最高时速为235km/h,加速在运动型跑车中算不错。但车略显笨重,后因排放超标于2003年4月停产。

    去年的不凑巧,让我在沙滩竞速上让我却遇到了这个麻烦……

    关于我所驾驶的跑车,也许并不算是跑车。一辆奥迪A3――德国奥迪公司的轿车。也许这个两厢,双门的轿车确不太适合比赛。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以致于那些主流运动型跑车不能为我所用,于是它成了我的选择。

    那时的回忆已经模糊。似乎是韩国佬为他的本妞出头,因为一位留着短发的本女孩说我的A3外观十分丑陋,令她难以接受,她认为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她当然可以选择不看。可是为她的男朋友,某位韩国佬却不乐意了。但而他的柔道/跆拳道全部黑带却不能给瘦弱似水的他打败我的信心,便想在飙车方面超越我以显示优越。

    于是他很慷慨地让我选择赛道,我选择了弯道较多的跑道。

    ――最后当然是我赢了,否则我也不能侥幸在地下竞速界连胜到现在。也不会保持在心里那份“我是很强的”倔强。

    回忆结束,这里不是赛车场,是肯的别墅。

    肯是我的朋友兼投资方,他总是喜欢穿着一白色短西装,一副绝对不能摘下的“高度近视”黑框眼镜。一个宽阔的鹰钩鼻和一头金色略带凌乱微卷的长发并没有令他更具男人味,却因为一种特殊的贵族气质衬托,就像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他的确有钱,但似乎只喜欢玩车,我的车辆的各种改装件都是靠他提供资金的。

    与其他赞助商不同,他与我的合作是以娱乐为主的,从不在乎亏损。当然如果比赛的收益太大,那些钱也要分出一点来,仅是收回成本。

    但不能因为这样而武断地认为肯不会做生意,他在迈阿密西区代理了各大欧洲豪华车的改装。如果说来找我改装车的人是一群富二代;那来找肯改装车的,就全都是富一代了。

    新的竞速即将到来,突然肯对我提起了一年前的那个韩国人:

    “老兄,为一年前的冠军,对于那位RX7你有什么感想?”

    “我不知道他挑战我对不对,但是在比赛时分心对路边的女观众抛媚眼永远不对。”

    “哈哈…与RX7的那一战,应该是你目前最精彩的比赛了?”

    “看来目前还是的。”我回答道。

    “他的座驾很有收藏价值,马自达RX7。你上次没有以跑车作为赌注可惜了。”

    “我知道你喜欢收藏跑车,但是比赛前我可没有把握获胜,如果失败了我会失去我唯一的座驾奥迪A3。”

    “奥迪A3!你真有才,你以后准备驾驶着你的A3去挑战别人的奔驰SLR还是法拉利F430?现在7:45了,你还是快点回去想想,一会你老爸又要问你在哪了。”

    “真的?”我低头看表,真的!“很明显我要走了!”

    “知道,有空来找我,有比赛我找你。”

    “没问题!”这句话结束后,“有才的A3”已经点火。

    关于我的父亲比尔。与数据打交道的他有一个对时间相当精确的习惯。另外肯听一些小道消息说他可能与纽约的“URL地下赛车联盟”有关联,对于这种事我也无从考究了。我虽然很想探索这个危险的地下飚车世界,但是我还不想让自己如此涉险。

    况且如果真是这样,实在没有理由整天守着一个破旧的改装商店,也不会只给我一辆奥迪A3作为代步车……

    大学生涯中我获得了他赞助的A3作为代步车使用车辆,如果没有那辆车我也不会为了买新的电脑而去参加街头竞速,那么也许我也不会成为棕榈湾的区域霸主了。

    3在我的控下向夕阳的尽头疾驰。

    所谓谋,就是在一个对自己正确的时间,然后进行对别人不正确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竞速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