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八章 被围!.doc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制毒者 书名:倾史三国
    “史大哥快走!后面有几十号官兵追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赵力喘着粗气急急说道。

    “出了什么事?!”史青见这赵力如此心急,定是有大事发生,心中有些微沉。但却是止住了体,急声问道,他的东西还没收拾,怎么能这样就走,就算走,也要把装备带上。

    “来不及细说,快点走!”赵力见史青竟不肯走,心中焦急更甚。

    “好,你等会,马上就好!”史青知道事态紧急,立刻回屋收拾东西,除了武器装备别的什么也不带。赵力见史青直意收拾东西,叹了口气。只好在屋外等,双眼却是不安地盯向山道拐角处,心十分紧张。他不理解这史青命都快没了,还要那些行理做什么!此时多呆一分就多一分命之忧,只怕自己到时也会被他连累。若不是杜大哥吩咐一定要带史青逃走,只怕自己此时已经窜入树林避难去了。

    不到一分钟,史青把所有的装备都带在了上,急急出了木屋,向赵力说道:“走!”

    “跟我来!”赵力也不费话,不走正道。却是向木屋的另一侧山林中窜去。史青只好一路紧跟。不一会就消失在了密林中。

    他二人刚走没一分钟,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几息的功夫就见四十来号人来到木屋前。这四十来号人个人都是二三十岁的壮汉,披盔甲,手持各种利器。不一会就把这木屋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年约二十五六,高一米八几,面容英俊,披红色披风的壮汉大袖一挥。边就有两人上前,其中一人一脚就把那木门踹开。彭的一声,那兵士一脚直接把那不知做了多久的木门踹入屋内。这二人迅速冲入内。但很快就出来。

    “禀二少,屋内没人!”其中一人向那披红披风之人禀告道。

    那二少闻言一脸沉,一把推开那禀告之人,自己进了木屋。只见屋内的竹上有一些凌乱的行理。心中更是沉。

    “那人定是刚走不久,给我追!”那叫做二少之人手中抓起上的衣物往地上一扔,大喝道。他从昨天午时就从府中出发,一路不眠不休,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怎能不气。定是有人给这史青报信,不然这史青怎么会连行理都不要就跑了?!待我查出这报信之人,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二少沉地踏着史青的衣物出了木屋,心中恨恨地想着。门外众人得令,纷纷向这木屋的另一边追去。

    而此时的史青则是跟在赵力的后一路马不停蹄,半个小时后,前面的赵力才气喘呼呼地倒在地上。他已经赶了一天的路,筋疲力尽了。要不是他对这山林熟悉,赶了几条近道,怕是不能在那官兵之前来给史青报信了。

    史青来到赵力连,拿出水壶递给了赵力。赵力接过灌了几口,这才舒服一些。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史青等了两分钟,见赵力好了一些,开口问道。

    “后面有官兵要来抓你!说是你谋害他人,要拿你回去治罪。到时我再细细说与你听。如今你我得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怕是不久,就会有人追来。”赵力恢复了些体力,坐起来就再次逃命。

    “哈哈哈……我谋害他人?我看是有人要谋害于我才对!”史青闻言不怒极而笑。

    “史兄弟明白就好,那你所伤之人是隔壁林家村之人,不知此人从何处得知史兄弟上有那可以在两百步外打死野猪的兵器,起了贪念,这才暗中对史兄弟下手,没想到史兄弟命大,反险些将此人杀死。此人如今尚在林家村,据说此人已是卧不起。若是此人就此作罢也就算了,可其却是对此事耿耿于怀。其有一姐,貌美如花,两年前嫁给了吴家二少,做了吴家儿媳。这吴家家主吴锋,是那镇守重阳关之军中典军。手中握有兵权。而其二子也因此进了军中,有些权势。于是此人托人带信给其姐夫,言你上有一神兵利器,若得此物,定然天下无敌。那吴家二少吴霸天从小就是个小霸王,听闻此事后心动不已,这才有了后追兵之事。这些事若非杜大哥在军中和各村都有好友怎能打听得出来?!当杜大哥得知那吴霸天要对史兄弟不利后立刻命我无论如何也要赶在官兵之前通知于你。所以我才夜兼程赶来。”那赵力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如今总算完成杜大哥所托。但想必追兵很快就会到来,你我还需走得远些,待到这些官兵离去,你我才算安全。”赵力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就是希望史青能和他快些进入密林深处,以免被官兵发现。只是,他却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效果。

    “吴霸天?好,今天我史青要让你有来无回!还有那林家村之人,你给我等着!”史青此话一出,一旁的赵力心中咯噔一沉。

    “史兄弟莫要逞强,这次对方来了四十几号人,手中均有兵器,何况官兵我们惹不起啊。你我还须速速离去。若是被抓住,你我均是必死无疑!”赵力心中暗骂,这史青怎么不识时务!

    “四十几人而已,再说若不加以教训,他会有更多的人来追我,那我岂不是要亡命天涯?”史青不以为然地道。说算亡命天涯也要拉几个垫背的。更何况如今自己已是亡命天涯。

    “唉!史青!我本以为你是个识时务的汉子,没想到你却是有如此心思。惘废我夜兼程赶来给你报信。惘废杜大哥对你如此关心。也罢,你既要寻死你便去吧,我不管你了!”赵力没想到史青会有此一说,心中无名火起,愤愤地道。但他话虽如此说,却是背对着史青不肯离去。

    史青见其此此景,不由一愣。呵呵一笑。“赵兄弟不要担心,难道你忘了你们抓我是为了什么?”

    赵力闻言一愣后转过。“你是说你想用那……”

    “没错,狙击枪在手,没人杀得了我,因为他们还没靠近就已经成了死人。”史青微微一笑道。

    “这杀官兵可是大罪!”赵力倒吸口气,压低了声音道。此时的他已经口干舌燥,听闻史青此言,声音竟有些嘶哑!同时心跳开始加快,仿佛刚才的休息而来的力气在这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双腿一软,就一股坐倒在地上,睁大了双眼,有些惊恐的看着史青。在他看来,这史青真是胆大包天!别人遇到官兵唯恐避之不及,而他倒好,竟然要杀官兵!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那官兵就是凶神恶刹,鲜有人敢招惹。就算有些权势背景之徒敢于招惹,却也是点到为止,一翻教训了事,哪里敢真行那杀人之事?!史青若真行此举,其便是种那胆大包天亡命之徒!这样的人心恨手辣,杀人如同割草,怎能不让他赵力心惊胆寒,对这史青生了惧意!

    “赵兄弟不用担心,此事我自会一人去做,不会连累于你,所谓一人做事一人挡,就算他败露,也不会与赵兄扯上半点关系。赵兄今之恩,史青记住了,若有机会,他一定相报!如今你可自行离去,同时代我向杜大哥道声谢,就说他这份,我史青记住了!他若有所求,史青决不含糊!”史青见赵力反应如此之大,略一思索,便知其心中所想,当下安抚道。对方怎么说也是对自己有恩,史青也不想把他连累,同时也是在心中深深地记住了这赵力!

    赵力闻言,心中更加错乱挣扎。低头不语。走还是不走?若是不走,以二人之力怎能与官兵相斗?就算他史青有办法可以办到,可一旦东窗事发,自己岂不是成了帮凶?启时怕是家人也会被连累。如此大逆之事万万做不得。但若是走了,自己岂不是成了胆小鼠辈,见死不救之徒,今后在其他兄弟面前怕是再也抬不起头来!回去要是让杜大家知道,只怕杜大哥亦会责怪与我,如此又是不义。这到底是走,还是不走?!赵力双目不断闪烁,心中挣扎更甚。

    “赵兄还不快走,”史青见其沉默不语,似在顾虑什么。沉声道。

    “史兄真要屠杀那些官兵?!”赵力看向史青,沉声问道。

    “那是自然,何况这是他们自己找死!怨不得我。”史青心中早已是下了决心。那晚若是自己运气再差上一点,只怕已是横尸当场,做了游魂野鬼。所以今后不能心慈手软,做妇人之仁!

    “不知史兄弟有几分把握将来人尽数斩杀?”赵力双眼紧盯史青,这是他最想知道的,若是史青没有把握或是把握太低,自己就立马走人,虽成了不义之人,但却可保自己和家人老小一命。

    “我有九分把握。”史青闻言自信地道,他想说十分,但对方若是要逃,自己一时怕是很难全歼。

    终于又写完了一章,立刻送上!同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关注多多推荐多多跟进多多好心

重要声明:小说《倾史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