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十七章 后有追兵.doc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制毒者 书名:倾史三国
    天色渐渐暗下来,天上的月亮也出来了,只是时不时就会有云层将其挡住,所以这天也是时而漆黑,时而徽亮,再加上时儿突兀传来的不知名的鸟兽的叫声,还有风吹过树梢的呼呼声,这一切显得那么地森恐怖。史青放下手中的酒袋。透过窗口看向远处。那里是来时的路,由于道路崎岖,所以只能看到二十米开外的地方。此时的那里一片漆黑。没有史青要等的人。但他也不急。今天才是第一天,还有四天他才能回到他山里的那个家。很有可能,对方会跟着自己一直到那里才会动手。按照计划,杜义会找两个最信得过的兄弟帮忙。一个暗中调查村里有没有人受伤或是死了,另一个暗中观察这两三天有谁会进山。从而找出突破口。而杜义的任务就简单多了,那就是保护好宛儿。等待史青再次出来。如果村里没发现什么,那么只能说明是另一个村的人做的。如此一来,就只能靠自己了。在史青想来,这事就算不是村里的人做的,村里的一些人也脱不了关系。很可能是与村外的一些人勾结在了一起。否则对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当晚去了哪里。

    想着想着,油灯的火已经快熄了,在徽几中不断地挣扎着。不知不觉月亮已经远去,估计也有十一点的样子。史青索放下了窗户,把门关好。把行理放在上,摆成一个人的样子,拿出一件外衣披上,而自己则是手中握着冲锋枪,躺在下,半眯着睡下,等待猎物上门。

    长夜漫漫,不知什么时候史青已然进入了梦乡,而外面的风声依旧,鸟兽的鸣叫依旧……史青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成了大将军,手握重兵,站在一个山头上指挥帐下军士作战,一道道军令下去,边的将领一一领命而去。而山下却是两军交战的阵地,在一次次冲杀中双方互有伤亡,而那阵地也早已被鲜血染红,远远看去,隐约形成了一个红色的一字。梦中的自己却是不为所动,大袖一挥,命令全军突击!边的将领几乎全出,仅剩的兵马也是倾巢而出,胜败在此一役!就在这时,后突然有侍卫猛地拔出上的佩剑“还我兄弟命来!”一声大喝便向史青刺来!史青转要躲避已是不及,那剑尖直刺史青口!史青左手握住已经刺入口几近一寸的剑,急急后退,想要阻止此剑再次深入。鲜血迅速涌出,染红了口的锦袍!只是自己退一步那侍卫却是进二步,想要将史青的膛刺穿!史青顾不得手上痛双手死死地抓住剑继续后退。鲜血从手指上涌出,染红了剑

    “为什么?!”史青一声大吼!生生止住了退后的脚步,因为他已经退无可退!此进他的后就是悬崖!只是这样一来,那剑尖再入一寸!史青死死地抓住剑,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个侍卫的脸。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地去看,却是看不清那张脸,仿佛自己的眼睛被什么东西挡住,又或者对方的脸本就一片模糊!

    “去问阎王去吧!”那侍卫也是一声大吼。右脚抬起,狠狠地踢在了史青的腹部!

    史青已无力去阻止一切,体带着那把佩剑向后抛去,坠落悬崖!史青的体迅速的向下坠落而去,他最后看到的是那血红的天,最后听到的是那人放肆的狂笑……

    史青猛地睁开双眼,全虚汉淋淋,仿佛自己刚跑完十公里一样虚弱,心跳还在怦怦地急速跳动。手不自觉的摸向腰上的枪。史青咽了口唾沫,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原来是一场梦!史青呼出一口大气,心慢慢地平复下来。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史青喑叹。从下爬出,看了下四周,里面没什么变化。

    史青醒来时已是早上八点多,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洒入屋内。外面的鸟啼声很是欢快。史青走到窗边,轻轻地打开了窗户,自己则是躲到一边,观察外面的况。直至完全打开窗户,史青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史青提起了冲锋枪,以同样的方式打开了门,没发现什么动静后史青这才伸出头向四周观望。没发现什么人,史青这才小心翼翼地出了木屋,在四周绕了一圈后才回到木屋中。拿出吃的喝的,填饱肚子。

    “会不会是我估计错了?”史青喃喃地道。一切还是小心为妙,上次自己不就是大意,才受的伤!史青坐在边,扯开衣服查看了下伤口。伤口上已经有开始愈合的迹象,只要再养个七八天就会好。但是从此以后,口就会有块疤。就算是个教训吧,史青已经改变了心态。所谓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里可不是中国,可不是在和平年代,在这里稍有不慎就会抛尸荒野,做那野兽口中之食!如今自己只是在这小小的村落就会遭人暗害,要是去了城中人多眼杂之地,岂不是会死无藏之地!还有自己上的装备不能在人前暴露,怀壁其罪其言不假!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惹犯我,别怪我心狠手辣!这里杀人,一定会方便很多!如今这世道人命如草介,就算杀了那来犯之人,手脚做得干净些应该没人能查到我头上。更何况难到只许别人杀我,不许我伤他人?!

    史清以前虽然没杀过人,但作为军人,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那跑掉的家伙怎么样了?那一枪打得有些远,当时况紧急,能打中已是不错。但就算此人不死,也会脱层皮!只怕现在还起不来呢!我若是他,一定会找人报仇。就是不知那人有没有这份胆量!如果没这胆量,算他命长。但如果来了,嘿嘿,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他一双,要是来十几二十个我照样把他们放倒,要是再多,我就先逃,边逃边杀!

    史青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烧饼,用力地嚼碎后一口水送下。心中有了定计,肚子也饱了。史青收拾了一下行理,出了木屋,继续向着山里走去。此时的他已经没有看风景的心思,他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在了安全上,时刻注意四周的况,一旦有敌他可以随时进入战斗状态。一路小心地走了一天,没有发现有人跟来,但史青却没有放松下来,因为很有可能,有人在前面的某个地方等着自己,又或许有人在后默默地等待机会。只要自己一不留神,那后果只有死路一条!

    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史青坐在山中的另一个木屋内休息。一边吃着干粮,一边休息。如今已是八月份,在外面是很的,但是在这林子里却是很凉快。天上的太阳还没有落山,但是史青已经决定今晚在这木屋落脚了,因为离下一个木屋还有很远的距离,怕是走到天亮才能走到。何况他要在这里等人,就是不知那人明天九点以前会不会来。按照自己的脚程,应该不难追上。如果人来了,说明已经知道是谁对自己下的黑手。那么自己就可以回去,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但要是人没来,自己就得继续赶路,就当一切已经平息。只要对方以为自己真的走了,一定会放下防备之心,到时杜义查起来也会容易很多。这是在对方不敢报仇的前提下。如果对方咽不下这口恶气或是死了,很可能会有人来找自己麻烦,如此这些人定会暗中跟着自己找机会下手。就算如此,史青也不惧。无论如何,史青不会轻易放过那个人!不管那人什么来头!

    史青坐在竹上,用布擦拭着手里里的冲锋枪……

    时间慢慢过去,晚上八点,九点,十一点……还没有人来。外面已是一片森,木屋中油灯发出的光在这夜里是那么地明显。史青的脸在油灯的映照下显得那么的消瘦。他是瘦多了,来到这里两个多月,他时常想起自己的亲人,时常暗暗叹息。直到史青入睡,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出现。这也许是杜义没查出什么吧。

    次清晨,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驱散了黑暗。鸟儿在树枝上蹦来跳去,欢快的寻找着自己的早餐。微风吹来,将林中野花散发出的香味带入这间木屋,似要唤醒屋中之人。一切显得那么宁静和谐。

    史青依旧躺在竹下,怀中抱着冲锋枪,仍在梦中遨游。不一会,山道的拐角处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只见一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迅速的朝木屋赶来。其后背着箭篓,手中握着一张大弓,口中喘着粗气一路狂奔,似乎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自己。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离那木屋只人十米的距离。史青突然从梦中惊醒,似乎冥冥中有什么东西把他唤醒一般。他听到了脚步声。史青立刻起,一个大步就来到门后,开了冲锋枪的保险,双眼从门缝向外看去。他看到了一个熟人¥%——赵力!

    赵力是青牛村人,这人史青认识,还一同喝过酒。些人现赶来,定是有消息了!史青一把拉开门,把赵力放了进来。而赵力发现开门的是史青,二话不说就进了屋,顾不上休息,就一把拉住史青往外走。

    请大家多多关注多多支持多多推荐多多好心!今第一更送上!

重要声明:小说《倾史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