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 救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制毒者 书名:倾史三国
    史青拿出水壶,倒了点水在那妇人的额头和脸部,这妇人显然是发高烧晕过去了,然后又给那妇人的嘴里喂了点水,把她扶着坐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拇指用力地在她的人中一按。也许是因为痛,也许是因为位的作用,那妇人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无助地看向史青。还没等史青说话,那小女孩就迅速靠了过来,拉起妇人的手,伤心地道:“娘,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娘,没有你我怎么办,娘千万不能抛下我。”说完又唔唔地哭了起来。

    那妇人吃力地转过头,用她那微弱地声音对着小女孩说道:“腕儿,娘不行了,娘对不起你。咳咳,娘也不想抛下你。是娘没用,娘对不起你爹啊。”边说边流下了眼泪。看得史青也是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去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他也知道,这妇人怕是不行了。体发却没有一点汗水,这不是简单地发烧!何况她体太弱,怕是熬不过去了。

    “娘!你不要抛下我,你不要抛下我,没有你我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你不要抛下我。唔唔……”女孩听到自己娘亲所说,哭得更厉害了。史青不忍再看下去,把头侧过一边去,两行泪水已不住地流了下来。但那小女孩的哭声却依旧可以让史青心里十分地难受。

    “宛儿别哭,你听我说,你先别哭。”那妇人吃力地对那女孩道。那小女孩立刻止住哭声,但还是不停地抽泣着。

    “这位壮士。”妇人回过头,看着史青那陌生的脸道。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史青转过头,看着那张已经发青的脸,大概猜到这妇人下来要说什么了。

    “我本是重阳关附近李家村村民。前不久,重阳关又起战事。我带着宛儿与夫君一同入山中躲避战乱。原本待得战事一过,我等便可返回家中。不料就在我一家三口与村中二十几号人返家时,途中突遇一群马贼,一阵撕杀后,只有我们母女和其他几个人侥幸分散逃入深山,待得次我与宛儿回去寻找夫君时,在一草丛中发现了夫君的了尸体。”说到这,这妇人也不哭出声来。而那宛儿,更是放声大哭。

    不一会,妇人止住哭声,又说道;“于是,我只得将夫君的尸体草草埋葬后带着宛儿离开,一路西行,本找一人家再嫁以求能把宛儿带大。只可惜就算我肯做牛做马也无人肯收留。数来均是风餐露宿,不幸染重病。落得如此下场。今自知命已不久,若死亦只是陪夫而去。唯独宛儿让我放心不下。”说着,吃力地将手伸入怀中,取出一个用红布包着的东西,慢慢地打开,露出里面一个晶莹剔透的翡翠佛雕。说道:“此物乃是我嫁入李家之时我娘送给我的嫁妆中最名贵之物。”说到这,那妇人不看了史青一眼,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些什么,但除了怜悯,什么也没看到。又转眼看了一眼宛儿,眼中透露出一丝衷伤。回过头又继续说道:“今,我将此物送与壮士,我知此物入不了壮士之眼,但我还是想求你一件事。求你看在我是一个将死之人的面上收留宛儿。只要能让她吃饱穿暖便可!宛儿这孩子洗衣做饭什么都会只求你收留她好吗?我求求你了!”说到这里,那妇人就把那翡翠往史青手里塞,一边塞,一边紧张地看着史青。

    “我会收留她的!你放心。”史青早已知道妇人想法,很干脆地说道。就算她不说,史青也会收留这个女孩的。因为史青知道,自己还狠不下心。

    “真的?谢谢你,谢谢你,宛儿,快过来,快跪下。快!”那妇人没想到史青答应得如此干脆,生怕史青反悔,赶忙叫女儿跪下,声音虽不大但却透着严厉。她这一路可是求别人求了好多次,这翡翠也不是第一次拿出来,可是没有一个人肯收留她们。因为对于山里人来说,这块石头不比粮食金贵。虽说别人也会同她们,但最终却是没有一个人肯收留她们,不然她们也不至于落得这般田地。

    那宛儿跪下,但却一直在痛哭着。

    “不用不用,快起来快起来。”史青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样跪过。连忙叫道。只可惜那女孩却是不敢起来。

    “恩公当受此礼!”那妇人对着史青道,声音已是渐渐微弱。

    “宛儿,以后为娘不在,你要听恩公的话,知道吗?娘看得出来,恩公是个好人。”妇人又转头对着宛儿说道。眼中带着宽慰。

    “娘,你不会有事的,……”女孩还在抽泣地说道。

    “答应娘,一定要听恩公的话。”那妇人再道。

    宛儿听罢边抽泣边点了点头。

    “这样娘就放心了。”说完,妇人松了口气,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娘!……恩公救救我娘,求求恩公救救我娘……”宛儿哭得更大声了。

    史青再次把双指放在妇人的动脉上,还有心跳。可能是太累了。

    “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史青暗暗地道。于是迅速背起妇人,往回狂奔起来。那宛儿见状,只得边哭边跟在后跑着。一个小时后,史青满头大汗地背着那妇人回到了杜义的院门处,提起脚就是一踹。那门“嘭”地一声就开了,史青不由分说,就往里冲。杜义刚才刚刚回来,此时一眼就看到了来人便知道是怎么回事,急忙把史青带进了自己的房间,帮着史青将那妇人放在上。

    “这里可有医生?”史青顾不了休息,急忙问道。

    “有,我去叫!”杜义飞奔而出,不一会,一个年约七十的老头和杜义来到边。那老头一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来到边开始把起脉来。只是不一会,一声叹息从老头嘴中传出。

    “晚了!唉,病人是由于多未能进食,而且又染了风寒,不能及时救治所致。如今体极度虚弱,心机已失大半,如若早两天发现,仍可救治,但如今一旦下药,恐怕非但没有效果,反到是加速其死亡。老夫莫能助!”老头摇头道。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史青不甘地道。

    “或许,熬些粥喂其食用,并以冷水外扶,待得其体有些好转后再喂食汤药,如此或可救其一命。但只怕,时间上已然不及。”老头想了想,又说道。

    “快,杜大哥可否帮我熬些粥来?”史青立刻冲着杜义说道。现在可不是客气的时候。

    “好!”杜义想了想后说道。其实,杜义家口中早已无米,这两天,只能靠打些野兽维持家中生活。说完就出门去了。

    史青一怔,但后来又想起了什么。。

    屋内,宛儿坐在边,一双小手紧紧握着妇人的手,在轻泣着。一旁的杜嫂沉默不语。杜嫂边还有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看起来与杜义有几分神似。应该是杜义的儿子杜勇了。

    “你是杜勇吧?”史青冲着那男孩问道。

    “嗯,史叔叔好。”杜勇不是第一次见到史青,也不怕生。

    “嗯。”史青应了一句。看着边的宛儿,史青突然想起了什么,冲着杜嫂道:“杜嫂,现在家中可有吃的?”

    “有。”杜嫂是个聪明的女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去拿吃的了。不一会,就拿来了一个盘子,里面有半只野鸡,递给了史青。史青接过,把野鸡递到了宛儿的面前。宛儿见到吃的,立刻拿起野鸡就是大口地啃了起来。只是才啃了几口,宛儿就停了下来,眼泪又流了下来。把野鸡送到妇人嘴边,带着哭腔对着妇人说道:“娘,你也吃。娘……”

    史青不忍再看下去,出了里屋,而杜嫂母子也是一同出来。屋外那老头已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兴许是知道此事无望。不忍去看那悲伤的一幕,不如走了清静。果然,不出一会,屋里就传来宛儿痛哭的声音。史青没有再进去。而杜嫂进去了。她知道那女孩现在需要人安慰。史青走出门外,朝村里的小道走去。心中揪结,很不是滋味。史青恨啊,恨自己怎么不是医生,恨自己怎么那么没用。眼睁睁看着那妇人死去,自己去不能做点什么。史青在村头的一块大石上,一个人坐了很久,很久。

    不知道什么时候,杜义来到了史青的后,看着史青那没落的背影,一阵轻叹。他与史青不同,他看到了太多这样的事。他了解史青此时的心。因为当年的他,也是一样。

    “这不关你的事。你不必内疚。”杜义坐在史青的边,说道。史青沉默。

    “当年的我也和你一样,可是后来这样的事见多了,也就想开了。我们都只是凡人,我们不是万能的。一切只要尽力就可以了。”杜义感慨地道。

    “我知道。”史青简单地道。

    “接下来打算怎么样?收留那女孩?”杜义又问道。

    “嗯,我答应过她母亲。”史青又道。

    “你要算带她去哪里?”杜义又问道。

    “还不知道。”史青道。

重要声明:小说《倾史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