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十章 杜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制毒者 书名:倾史三国
    “对了史兄弟,为何你的穿着如此奇异,莫非你们家乡的穿着均是如此?”杜义见史青不语,调开了话题。

    “不是,这是当兵的人才能穿的。”史青解释到。

    “哦?原来史兄弟是当兵之人!想必史兄弟定是兵败,不得已才逃入山中,可是如此?”杜义心中释然,口中却是问道。

    “兵败?”史青一时无语,难道要说自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史兄弟不必介怀,胜败乃兵家之常事。何况史兄弟能逃过一劫,也可谓福大命大。史兄弟请动筷,穷苦之地,没什么好东西可以招待。还请不要介意。”边说边给史青切了一大块。之后,也给自己切了一块。

    “杜大哥说笑了。”史青学着古人说话觉得有些别扭,很是绕口。所幸自己也看过不少古装片,多少学会点,勉强招架。见对方用手拿起碗中的吃起来。自己也开工了,何况自己的确有些饿了。

    片入口,史青不叫了一声“好吃”。暗道,这有盐没盐就是不一样。

    “哈哈。好吃就多吃点。”杜义开怀地道。

    “请问杜大哥,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什么年代?”史青突然想起一些问题,冲着杜义道。

    “年代?”杜义有些奇怪地道。

    “哦,就是当今天下是谁当皇帝?”史青知道自己不该这样问,连忙改口道。

    “史兄弟竟然不知当今之世?”杜义惊讶地道。

    “我在山中呆了数年,所以不知道这外面怎么样了。”史青尴尬地道。

    “哦。难怪!此处是青牛村,属于魏国,乃吴王治下。如今是黄初五年。而这天下共有两个皇帝。这其一乃是魏文帝,而其二乃是汉昭烈帝……”杜义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当下就开始对着史青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好似十几年没有泄洪的水坝找到一个缺口一般,不用史青发问,就把如今天下之势和这几年所发生的大事只要他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说得那是眉飞色舞,幸亏唾沫没有横飞。让史青曾几度怀疑这人上辈子是不是说书的。但这正是史青所需要的。直到下午四点多,这杜义才在上了第三壶酒后才把这近几年发生的一些大事给史青介绍完。而前两壶酒,史青只是喝了四小杯。这一壶酒最少也有二斤,这样算来,这人最少喝了三斤半!三斤半和现在的二锅头差不了多少的烈酒!史青不对眼前杜义有几分忌惮。但是同时也对这天下有所了解。如今天下就是曹丕和刘备称了帝,而那孙权还没有,应该是时机未到。史青虽然对历史不感冒,但多少听说一些,而且他还看过三国演义,记得这孙权后来也成了黄帝。如今这天下名是二分,实则三分。

    “这如今之天下,可以说是大部分地方比较安定了,但仍然有很多地方也是时常打仗,就比如离此地向北五十里外的重阳关,那里是两国交界的地方,所以时常用兵。附近的村落是民不聊生啊。时常有难民从那些地方逃到这里求一安之所,可我们这也是贫苦之地,余粮无多,不可能全部收留。以至于有很多人饿死半道,无人收尸,沦为游魂野鬼,客死他乡之徒!”杜义说到此,也是心中悲凉。他曾经也是逃到的这里,与母亲相依为命,幸好当时遇到好心人收留,才得以活命。所以对于难民也很是同。只可惜自己也不过是一猎户,能让妻儿吃饱已是不易,对于那些难民,也是莫能助,只得任其自生自灭。

    “难道官府不管这些难民吗?”史青有些愤愤地道。

    “哼,那些当官的只知享乐,中饱私囊,岂会管那难民死活?”杜义听到官府二字,立刻借着酒劲气愤地道。

    史青轻叹。

    “史兄弟来,咱们俩再干一杯!”杜义也许是心不好,冲着史青说道。

    “干!”史青也是被杜义感染,痛饮起来。

    不一会,第三壶酒已是空空。虽然说史青喝的不如杜义喝的多,但依然是不胜酒力,醉倒了。倒是杜义还有几分清醒,把史青扶到自己儿子房里,打发儿子先到邻居家的玩伴那里睡去了。这些史青自然不知。

    第二天一大早,史青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张蚊帐的顶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史青猛地起,一手摸在腰间的枪上。还好,枪还在。史青看向前的桌子上,那里有他的背包和枪,史青拿过背包检查了一下,东西没少。终于松了口气。暗道自己不该喝那么多酒。要是在遇上坏人,可就不妙了。

    史青把背包放在上用被子盖好,提着冲锋枪推开了房门。一道强光入史青的眼内,有些刺痛,但很快就恢复过来。走出房门,史青就看到了一个妇人在吃力的从井中提水,井边放着一个大木盆,盆中有几件衣服。那妇人有些消瘦,从侧面就可以看出此人是有几分姿色的那类女人,虽然三十多岁却风韵尤存,此人正是杜义的妻子。史青走过去,对着那妇人说道:“杜大嫂,我来帮你。”那妇人明显被突如其来的声间吓到了,手一松,那提到半的水桶“叭”的一声掉进了井中。

    “不用不用,怎敢劳架史兄弟。”杜大嫂手足无措地道。说着就要去拉绳子。

    “没事,这点小事有说什么劳架不劳架的,小时候在我家时我也经常提。”史青抢先一步拿起了绳子,笑道。

    “那,有劳了。”杜嫂只得无奈地道。

    要说这提水啊,还真有点学问在里面,没提过水的人,把桶放进井里后,就不知道怎么往桶里灌水了,绳子甩了半天也甩不沉那桶。史青却是知道些技巧,拿起绳子一甩,就把桶沉进了水里,一拉,这满满的一桶水就上来了。将水倒进大木盆后,史青再提了两桶把木盆装满,然后又把旁边的两个木桶也装满了。最后,把这提水的桶也装满了水放在井边。这才问道:“不知道杜大哥去哪了?”

    “他带着小勇进山去了,说中午就会回来。他吩咐过了,说史兄弟要是起来了且在家中休息。早饭已经准备好了,请随我来。”杜嫂笑道。

    “哦,不必,我平时不吃早餐的。谢谢了。”史青连忙说道。

    “史兄弟不必拘礼,家夫说了,史兄弟是贵客,不可待慢。”杜嫂又道。

    “真的不用了,我平时在山里从不吃早餐,真的。”史青诚肯地解释道。

    “这……那好吧,那史兄弟可以到屋里休息。”杜嫂只好道。

    “我想随便转转。”史青有些受不了,道。

    “那好吧,记得午时回来吃饭。”杜嫂只好叮嘱道。

    “午时?好的,我记住了。”史青还是知道午时的,不就是中午嘛。说完就提着冲锋枪向着院门外走去。杜嫂看着史青的背影,轻轻一笑,心道这人心肠还不错。就开始洗衣服去了。

    史青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就随便在村里逛了一圈。除了小孩了女人和老人外,村里很少看到二十多岁的青年。显然这些人都是早上进山打猎或是干别的事去了。而那些看到史青的人都是一脸的奇怪或是害怕地打量着史青,这让史青意识到自己还是换衣服好些,“但是哪里有衣服卖呢?这村里很小,根本就没有商铺。相信在这附近一定有一些集市什么的,要不然平时村里的人常用品怎么来?等中午杜义回来问下他。”史青暗暗地道。

    渐渐地,史青顺着村前的小路越走越远,他想知道,这村子外面的况。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史青已经走了差不多十几里,但还是没有看到有什么大的城镇,只是在沿途看到一个和青牛付着不多的村落。

    “没想到走了这么远,还是没有看到有集市,这里太偏僻了。还是先回去吧。等和杜大哥问清了况再出来。”史青也是无奈,这里的偏僻超出了他的想像。于是转往回走去。可这刚转,走了两步史青就停下来。回看向前方的拐角处,他好像听到了哭声!很轻的声音随着风向这边传来,史青下意识的朝那边走去,越走那声音越是清晰。史青的脚步越来越快,到最后变成了奔跑。很快,在大约七十米开外,他看到了那哭声的来源。

    一个十三四岁,上穿着缝了好多处补丁的衣服的小女孩扒在一个妇人上,双手在不停地摇动着妇人的手放声地大哭着,那妇人正躲在路边的草丛里。一声声娘从那小女孩的口中发出,是那么的凄励,带着无限的悲痛透过空气,深深地刺进了史青的心中,牵动着他的灵魂。史青本能地走到那妇人边,双指放在妇人的脖子处的动脉上。还有心跳!那小女孩被突然出现的史青吓了一跳,止住了哭声,怯怯地看着史青,但突然她似乎发现了救命稻草一般猛地向着史青跪下,然后就是一阵苦苦地衷求:“求求你救救我娘,求求你了,求求你帮帮我娘……”

    “好,我会帮你的你先冷静会。”史青正在想办法救人,无暇理会小女孩,只得说道。

    那小女孩生怕史青不帮忙,急忙止住哭声,但仍然在不停地抽泣着,紧张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重要声明:小说《倾史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