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情到深处终相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孤夜望月 书名:梦魔记
    “父王!塔木答应将阿莎利嫁给我了,今晚上就成婚…哈哈哈哈!”萨姆得知通报,一路狂喜来到完颜孤云的帐蓬。

    “呵呵,谅他塔木也不敢不答应,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塔木是个明事理的人,现在我鞑靼是大草原上的霸主,雄兵百万。他去年就有将阿莎利嫁于你,想缓兵一时求自保,所以为父才迟迟未发兵征伐。但是这次居然暗通宋国窥视我鞑靼,哼!那就别怪做兄弟的先礼后兵,娶你女儿夺你部落了。”完颜孤云征战杀场数十载,在他心中早已不记得意怎么写了。他只记得胜者王候,败者寇。

    在漠北这片大草原上,游牧部落民族他们都是以掠夺的方式,补给自己的生活所需,策马奔腾,来去匆匆。他们没有固定长期居住的地方,只是需要补给时,掠夺牛羊和女人后,暂时度留几天然后就搬迁了。

    “父王,您就是大漠中展翅傲翔的雄鹰,所到之处万民臣服!哈哈哈!”从小都很景仰父亲的萨姆,看见父亲此时的霸主气势,忍不住内心的狂,出语给于赞美!

    “哈哈哈,如今婚事已定,你就放心做你的新郎官儿吧,去吧。准备今晚的婚礼吧,搞的气派点!让诸多部落首领看看我鞑靼的繁荣壮大!”有成竹的完颜孤云,傲然的佛手而立,很有威言的吩咐着。

    阿莎利轻轻地走进塔木的帐蓬。看到父亲塔木醉倒在地上,嘴里小声数落自己道:“对不起,父王不是人…!”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空酒瓶子。

    阿莎利看到可怜的父亲,一颗心好象被针刺穿了似的,很是疼痛悲伤。鼻子一酸,一股泪涌出了眼睛,她快步跑上去,依偎在父亲旁放声哭泣。

    这次跟随塔木来此参加宴会的数百突厥勇士,他们得知此事后,都持刀配剑来到塔木的帐蓬外,跪请大汗下令冲杀出去,誓死保护大汗、公主脱离险境。

    左易梦醒悟后,发现阿莎利已经离开。自己也迅速穿好衣衫,装配好随暗器袋,把常云雁送自己的金丝软甲折叠好,准备送给阿莎利护,以保万无一失。整理好要准备的东西后,左易梦就匆匆走出了帐蓬。

    “阿莎利,你真得答应嫁给萨姆那混蛋了吗?”多木是塔木的亲兄弟,阿莎利的亲叔叔。他以前也知阿莎利与萨姆有婚约,但聪明人不猜都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萨姆,当时他正在帐蓬外,听见萨姆如此嚣张,对兄长塔木说话,他心中很是窝火,恨不得冲进去杀了萨姆。

    阿莎利神漠然呆滞地坐在地上,旁躺着沉醉的父亲。过了一会儿,阿莎利冰冷的说道:“我答应了!”

    “士可杀不可辱!公主岂可屈服在萨姆的威之下。不行!我一定要请大汗下令,救你们突围离开。”多木乃突厥第一勇士,善于战场征战,有勇有谋。

    阿莎利又默不作声了,静静地看着沉睡的父亲。

    片刻后,左易梦看到塔木的帐蓬外跪满了突厥士兵,帐蓬内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他赶紧快步走进帐蓬。

    “阿莎利姐姐,快穿上软甲,我带大家离开这里。”左易梦一进帐蓬就看到桌子上很多酒瓶子,地上醉倒的塔木,愣坐在一旁的阿莎利,和跪在门口的多木。看来他们真得已经绝望了,竟然堕落到如此地步。

    阿莎利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她呆滞的眼神顿时一亮,抬头深的望着左易梦。“你还叫我姐姐么?我…想听听你叫我妻子!”

    多木看出两个年轻人的关系,识趣地退出了帐蓬。

    左易梦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阿莎利的头发,缓缓蹲下子,温柔的安慰阿莎利道:“阿莎利,我亲的妻子!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更不会让你嫁给别人做妻子。你要相信我,我会救你们离开这里的。”

    阿莎利无助的时候,左易梦总能够极时出现,给于心最大的依靠,让自己不在迷茫。阿莎利柔软的躯,慢慢地倾倒在左易梦怀里。

    左易梦拿出包裹里那件金丝软甲,为怀中丰满的玉人儿温柔的穿戴着。

    阿莎利知道自己再劫难逃了,也没有报佼幸心里,虽然左易梦再三要求带自己离开。怕是没有离开得成,还会把左易梦牵连在内。所以她不停地催促左易梦离开这里。

    左易梦要说服阿莎利确实不容易,对于女人的一根筋,他总算是长见识了。看来还得要塔木来做决定,等待塔木醒来后,说服塔木就可以行动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草原上的夜晚,总是来的很早。夜幕降临,鞑靼军营内却是张灯结彩,欢歌颂舞。今晚上是萨姆大王子结婚的好子,婚礼设治在军营,是因为萨姆怕出异外,才安排在军营举行。

    塔木也刚刚苏醒,头还是有些昏沉沉的。听闻左易梦已是自己的女婿,也并未生气。不是他不生气,而是他自己觉得没有资格再剥夺女儿的最后幸福。

    听到左易梦的逃跑计划,老谋深算的塔木还是决定把阿莎利嫁给萨姆。左易梦气的火冒三丈,终于明白了一句智理名言:虎父无犬女啊!

重要声明:小说《梦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