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唐门暗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孤夜望月 书名:梦魔记
    落雁峰为华山最高峰,因为有许多松会树而得名.西顶落雁峰,即南峰极顶.据说由于山太高,大雁到这里也飞不过去,必须在此歇息,故而为此取名落雁峰。

    落雁峰大里,常云雁正在为坐下弟子讲解暗器手法基本要领。左易梦扛着一个大扫把站在门口,探着头往内张望着。常云雁早已发现他了,但并未阻止他,继续说着:“所谓‘暗器’,是指那种便于在暗中施展,突袭的兵器。暗器体积小,重量轻,便于袖带,大多有尖有刃,可出几丈,乃至数十丈之远。速度快,隐蔽强,等于常规兵器的大幅度延伸,具有较大的威力。武林中讲究的是一对一的打斗,双方距离很近,于是暗器就派上了用场,所以你们要认真的学习,不然以后遇到强敌,那就就后悔莫及了。”讲完后常云雁在桌子上,随手捏了一支毛笔。嗖的一声,入大口的门扇上,离左易梦的脖子只差一指头。左易梦正在听常师叔讲述暗器要领,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常师叔,只见她轻轻地拿起了毛笔一抖就不见了,然后就感觉自己脖子,有一阵冷风袭来,就见门扇上插着一支毛笔,吓得他后退了好几步,额头上冷汗直冒。

    大内的落雁峰弟子惊讶不已,回头看师傅暗器的方向。其中一个弟子认出了拿扫把的左易梦,向常云雁作揖道:“师傅,此人是朝阳峰弃徒左易梦,来我落雁峰打扫垃圾的。”常云雁微笑着看了眼门口的左易梦,又对刚才说话的弟子道:“震海,他不是你莫师伯的弃徒,以后不许这样无理了!同门之间要互相尊重,友。听清楚了吗?”这个叫震海的弟子点头道:“弟子知道了。”

    左易梦见这位美女师叔外表冷漠,可心里还是蛮和霭的。他上前一步恭敬作揖道:“弟子朝阳峰左易梦给师叔请安!祝师叔青永注,光彩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大内众弟子听见这个扫把星一语惊人,顿时目瞪口呆,个个嘴巴张的老大。从没有人敢这样给师尊请安的,师尊的脾气大家都很清楚。众弟子一个个相互窥望,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架势,瞄了瞄师傅,又瞄了瞄大门口那个倒霉蛋儿。

    左易梦拍马的招术,他自认已到天人和一境界,万试万灵。可现在他使出这招后,这大上方的常师叔,塄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这种眼神不带一丝感**彩,直看的他心理发毛,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难道这个常师叔属异类?又或者咱的神功未到圆满境界?

    常云雁看着左易梦的影,突然回想起她在唐门的一个师兄,相貌俊美,说话油腔滑调,很会哄女孩子开心,甚是惹人喜欢,眼前这个少年,品行相貌与他很是相象。“呵呵,你起来吧。你师傅这段时间不在华山,你若是喜欢暗器武学,那就暂时留在落雁峰吧!”看着这个懵懂少年,她很有感触,面对着他,好似对着当年唐门的他,态度很是和蔼,亲切。

    左易梦见常师叔笑了,心里面的大石头才算放下了,暗自欢喜:拍马神通,无所不能。乃武林第一绝学也,此招一出,世人皆败。他干笑一声,上前恭敬作辑道:“弟子!多谢师叔照顾,师叔大恩,弟子永记于心,万年不忘,如有差遣,弟子就是赴汤蹈火,也万死卜辞。”落雁峰的弟子们一个个大跌眼睛,象看怪物似的看着他,这小子肯定是火星来的。有的弟子更是默默的,竖起一个大拇指‘牛叉’。随后,他便于落雁峰众弟子,一同听常云雁谈暗器之道。

    八个月后,华山玉女峰顶,一男一女站在半尺厚的雪地里,俯视着远处的雪峰。松树苍翠地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随着凛冽的西北风,摇晃着子,发出尖利刺耳的呼啸,象是有意的蔑视冬天。这两人正是左易梦和冥月。“冥月,我好冷啊,你能借点温暖给我吗,我会还你的!”左易梦看着四周无人,突然转过头来,冥月媚的小脸蛋冻的红通通的,正出神的望着远处。他灵机一动,动起歪脑筋了。

    “恩,啊?公子,你很冷吗,你好象比我还穿的多噢?温暖怎么借呀?哦,那我把这件棉大衣脱下,你穿吧!”冥月疑惑地看着他,关心的问道。冥月说着解开自己大衣的扣子。

    左易梦赶紧挡住她,阻止她脱下大衣,笑着说道:“公子我的意思是,咱们两个一起暖和暖和,我一个人暖和,让你不暖和,我怎么能忍心呢。你说公子我,象是那种虐~待妇~女的人吗?”冥月纳闷不已,莫名的摇摇头,疑惑的问道:“公子,怎么暖和啊?”左易梦神秘的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对着冥月挤眉弄眼的,道:“来!让公子抱着,你我都暖和!呵呵!”冥月一听,俏脸羞的更红了,赶紧低下了头,小声吟吟道:“公子好坏,又想占人家便宜!”左易梦嘿嘿一声干笑,老脸一红道:“以前都是你主动占我的便宜,我今好不容易主动一次,你就不能牵就一下吗!让我也讨回点利息!”冥月见公子又说出了那次,她搂住公子哭泣的事,来取笑自己,羞的她小脸发烫,赶紧转过去,不敢面对公子那炽的目光。她背对着公子,滴滴地细声道;“那有啊,才没有呢!”左易梦从她的背后扑了上去,环抱住她,开心的笑道:“还狡辩啊!看看跟我在一起,你都学坏了,狡辩都学会了哦?”冥月轻轻的挣扎了一下,就没有的再动了,静静的依靠在公子怀里,享受着这份温暖!这份幸福!

    “冥月,冥夜师叔对你蛮好啊,她看你的眼神很是亲切,好似亲娘似的。你们两个长的也蛮象,我有时候都在想,她是不是你的亲娘?”左易梦紧紧地把冥月搂在怀里,小声的说话着。“公子,我师傅她人很好,对诸位师姐也很好啊,我来这么久了,还没有见她凶过师姐们呢,她决不是我娘,我娘比她大多了。说起来,还真是有点奇怪呀?”冥月爬在左易梦的肩膀上,望着远处的雪山,平静的说道。

    “有什么奇怪?说来听听!”左易梦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梦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