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欺人太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孤夜望月 书名:梦魔记
    事后,将来此地的详诉说了一遍,冥夜才明白了,难怪在为他治外伤的时候,发现他居然还有一处内伤。原来是他不勤加练功,惹莫师兄生气,不小心伤了他,然后罚他来玉女峰打扫庭院,干苦力。想明白了这些,同时,也蛮同他的。于是,冥夜为了在避免在发生类似的误会,她派弟子通知了另外两位师妹,朝阳峰收了一个三代弟子的事,左易梦就可以自由出入落雁峰和莲花峰了.

    左易梦借着疗伤为由,在玉女峰硬是赖着住了下来休养体。这段期间他与众多美女师姐关系处理的很好,原本常被一些师姐欺负,说闲话的冥月,此时也因是左易梦的妹妹,而再没有受诸位师姐的排斥了。很多师姐都很喜欢与左易梦交往。他长的英俊,嘴巴又很甜,很会哄女孩子开心,一片芳心都被他给征服了,好似着了魔似的,心都愿意奉献给这个小男人。他的眼神,形态,笑容,越是接触久了,越是罢迷失心神,不能自拔。虽然这个可的小坏蛋,有时候说话很是下流。原来打他的那些师姐们,现在都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服侍他,端茶寄水,洗衣做饭,勤快的伺候着,这一切的异变都要归功与他的绝学~拍马神功。

    冥夜这些子对这个男弟子也蛮是看好,听门下弟子崔玲儿说他只是看了一会儿师妹们练剑,就会了玉女剑法,而且和大师姐打了个平手,冥夜一听崔玲儿这么讲,还真不敢置信,又找来了肃雪莲询问了一下,才勉强相信了,世上居然有如此奇才,那莫师兄为何说他资质笨,还要责罚他呢?快乐的子总是过的很快,一转眼,左易梦在玉女峰已经度假了半个月了,最后还是莫千仇派人来把他请了回去。

    “徒儿师傅让你回来是有事交待你的,师傅有一个师门任务,需要外出一段时间,少则半年,多则一年,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莫千仇婆婆妈妈地嘱咐了一番。左易梦随便的应了声了事。他根本没把莫千仇当一个师傅来对待,对与他的事也是懒得去理会。他不在更好,更方便自己在朝阳峰翻江倒海了。

    晚上,左易梦住在莫千仇的别院里。他想享受一下长老蜗居的滋味,反正老山羊下山了,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这旗人之福,不享也是浪费。他往莫千仇的大浴桶里倒满了温水,准备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刚脱下了灰衣长衫,怀中掉下来一个小包裹,他定睛一看,想起了这是翁老让转交给他女儿翁雪儿的东西,来了快一个月了,怎么把这事差点给忘记了。

    一大早,左易梦扛着一个大扫把,点儿郎当的往莲花峰走去。莲花峰弟子前几天已经得知,朝阳峰新收了一个专门打扫庭院的弟子。刚临近莲花峰下,远远的就听见有人在交谈,一个男子道:“雪儿师妹,师傅要我闭关修炼秋水剑法,可我心里一直想着你,怎么也静不下心;我就想快点来见你,知道你喜欢幽兰花,我连夜去山里为你采了回来,你看这花瓣多漂亮。当时有一条大蛇在旁守护,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弄死,你看我的腿,都给咬伤了。”

    左易梦眉头微皱,快步向前走去。这时,又一个黄鹂般清脆的女声:“林师兄,这幽兰花山下边地都是,何必到山里去呢。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蛇会去守护花的,若真是这样,咱们华山派估计成蛇山了,雪儿师妹,你别信他。”

    左易梦走进一看,此地有三人,二女一男。男的面目俊朗,仪表堂堂,此时一脸尴尬之色,正要反驳,忽然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一个扛扫把的人。

    “左师弟!”旁边一个白衣长裙的少女笑吟吟的叫唤道。此女正是翁雪儿,她上前几步来到左易梦边,行了一礼,微笑道:“左师弟,这些子住在华山还习惯吗?”旁边的一男一女吃惊的打量着左易梦,这就是传说中莫千仇师伯收的弟子~扫把星。

    左易梦对她微微一笑,回答道:“雪儿师姐,不用为我心,住这里可比住家里还舒服呢,众多师姐们都照顾我的!”旁边的林姓师兄听着两人对话,知道了这个扛扫把的,的确就是师傅说的那个朝阳峰劣徒。此时,再看向他的目光就充满了鄙视。

    站在林师兄旁边的女弟子,偷偷的瞄了他此刻的表,心理乐滋滋的,看出了林师兄肯定是吃醋了。

    翁雪儿妩媚一笑,看着左易梦扛着扫把,就逗趣道:“左师弟,听师傅说你被师伯责罚,清扫华山所有楼阁,还因此被众师姐封为‘扫把星’,专扫华山美女噢。”左易梦一听‘扫把星’这三个字,脑袋一楞,心想一定玉女峰那群小娘们儿传出来的,竟然如此扭曲我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的形象,后过去再好好的捉弄捉弄她们。他嘿嘿干笑一声:“雪儿师姐见笑了,师弟我可是被玉女峰的师姐们打的不成人样了。她们那么凶,我哪敢去打她们的主意啊,可怜的我,倒是被她们狠狠地修理了一顿。至于扫把星的美名,嘿嘿,我可不敢当哦。”

    翁雪儿听了他的回话,很是逗乐,左手掩口咯咯的笑道:“师弟,你说话好风趣喔,难怪玉女峰的师姐们又打你又喜欢你。”林师兄看到翁雪儿在自己面前总是摆一个苦瓜脸,可对这个傻巴垃圾的家伙,却是喜笑颜开,开心异常,象似对自己亲老公似的,他越看越是来火。林师兄旁边的女弟子一直在观察这三人的表。她追求林师兄很久了,可总是遭到林师兄的拒绝。当她发现林师兄心理一之喜欢的是翁雪儿师妹,她就整天与雪儿师妹在一起。林师兄一来见雪儿,她就可以从中破坏,把属于自己的幸福夺回来。

    左易梦被翁雪儿说的老脸一红,干笑一声道:“我想送一样东西给你,你务必要收下哦。”翁雪儿忍住笑意,抬起头看着他道:“师弟你送什么东西给我呀?呵呵呵,不管送什么东西给师姐,师姐我都会当宝贝似的收藏起来的。”左易梦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这是翁老特别吩咐的,是雪儿她娘的传家宝,宝贝不能随便露给别人看的,所以他小心的把包裹递到雪儿手上,小声说道:“雪儿师姐,先收好啊,回去后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开看哦,这是你爹托我转交给你的,说是你娘的家传之宝,别让外人知道啊!”翁雪儿一听是她爹给的东西,十分高兴,围着左易梦蹦蹦跳跳的又搂又抱,象一只快乐的小黄莺。“师弟,你真好!”左易梦呵呵一笑。见这个小丫头高兴起来,可真是大方,对自己又搂又抱的。帮翁老办事真是不亏,这个顺水人可没白做,享受着又搂又抱的回报,如果再能来一个香吻,可就功德圆满了。于是他轻轻的闭上了双眼,静静的等待着香吻的降临。

    一旁的林师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拔腿上前冲进左易梦和翁雪儿中间,运转内力轻拍了左易梦一掌,这一掌看似很轻,实则用了八成内力一击,气势汹汹,嚣张跋扈的说道:“久闻师弟扫把星威名,想必学成了莫师伯的紫霞神功,林某不才想讨教几招师弟的神功,出招吧。”

    左易梦正闭着眼等待香吻呢,脑袋里充满了幻想,早以神游太虚了。突然一掌拍在他部,掌劲震的他后退了好几步,只觉得口气血不顺,生痛不已。睁眼猛地一看,打他的正是那个林姓师兄。这家伙对雪儿师姐献殷勤,左易梦本就对他没有好感。此时又被他突袭一掌,左易梦的双目怒火燃烧,忍着疼痛拣起地上扫把,挥起来攻向林师兄。翁雪儿也被林师兄的突然出手,震退了几步,此时见他们两个打了起来,心里很是慌忙说道:“大师兄,左师弟刚入门,不会武功的,你别欺负他了。”

    林师兄见左易梦挥动扫把还击而来,他腰间长剑立即出鞘,只听见“唰唰唰”的三声,左易梦的扫把断成三节。左易梦见对方出招敏捷精准,本是他发起攻击的,但是却被这姓林的后发先致,自己只能防御他的攻击。正当左易梦惊骇对方的剑招之快,只见林师兄虚影一闪,朝左易梦部又狠狠地踹出一脚。

    左易梦只觉口一闷,一股大力使他往后横飞出去,半空中一口鲜血喷而出。“嗵”远远的摔在了地上,混疼痛无比,挣扎着慢慢爬起来。翁雪儿急得泪眼汪汪的哭泣,跑到左易梦跟前服起他。“左师弟,你怎么样了,没事吧?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梦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