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护身手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孤夜望月 书名:梦魔记
    况且,你还是翁某的救命恩人,翁某发过誓要尽一切力量让你生活无忧,随心所。”

    左易梦被这份突然而来的天赐恩惠,搞的有些飘飘然。“龙神卫都统,能统领多少兵呀?”左易梦急于想知道自己有多威风,乐呵呵的问道。“直属挥下五百铁骑护卫队。”翁老点头说道。

    “哈哈哈,我左某人也有今,非异所思!一人之下,百人之上,威风透顶啊…哈哈…村里的乡亲们要是知道我做官了,肯定会为我歌功送德,赞扬我光宗耀祖!”左易梦乐开了花,叽叽咕咕小声叨叨着。脑袋里正幻想着,自己穿锁子黄金甲,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骏马,率领五百铁甲护卫队,浩浩的走在天井村街道上,街道两边的乡亲们欢呼雀跃着,个个都投来崇拜的目光,尿桶挤在最前面高喊道:左大人,是天井村的骄傲!是天井村人心目中的英雄!小子愿拜左大人为干爷爷…!

    “左老弟!左老弟…流口水了…呵呵呵”翁老拍了一下神游的他。他檫了口水,堪疚一笑:“老毛病!老毛病了。翁老,我为龙神卫都统,即不能文又不会武的,太窝囊啦!没有真本事,属下的兵将会不服我!剑门关之战中,保护你突围的那位将领很是厉害,以一敌百,所向霹雳无敌,不知他叫什么名字,投师何处?”左易梦忧虑的说。“这个吗…有道理,让我想想…”翁老皱起眉头,双手背后,在房间里转了两圈,道:“那位将领叫张高亚,早年投师华山派学艺,武功高强,乃是我挥下第一杀将。老弟的意思是…?”左易梦点头应道:“对,我想去华山派学艺,学成武艺再回来好保护老哥,撼畏疆土。”翁老自从剑门关一战,边亲信护卫全部阵亡了,如今确实需要培养一些高手出来。

    “好,好!我有一女,幼名雪儿,十年前翁某将她送去华山学武了。华山派乃中原武林之首,派内高手众多,翁某处官场,为官之道便是拉党结派,勾心斗角,十分危险,说不准那会儿就会被满门抄斩,诛连九族的。我将小女送到华山,正是想给自己留下个香火,这华山派就是最安全的容之处,此事还望老弟保密为是。”翁老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作了一个做父母该劳的事,在救命恩人面前坦诚了自己的心意。

    “一定,一定。华山派如此威风,以前我也听一个云游道人讲过,全当他吹牛,没想到这华山真的很是有名气。这次,说什么也得去华山瞧一瞧。翁老可愿意陪小弟一同前去观光观光?”左易梦喝了一口茶水,微笑着邀请道。

    “老弟啊,我有皇命在,率兵讨伐蒙古草原,不能陪你去了,等消灭外敌后,我会亲自去华山派看望你的。”翁老抿了一口茶笑道。“恩,也好,国家大事重要吗!”他点头应道。“老弟,这次去华山,劳烦你把这玉琢带给我女儿,这是她娘临终前要我交给她的。”翁老说完话,从怀里掏出一个丝绸小褓裹。“这琢子蛮好看的…啊…”左易梦看着晶莹透明的水晶手琢,伸出右手刚刚触到玉琢,右手猛地一刺痛,象是被毒蛇咬了似的,烧痛不已,他眉心红色印记微微闪烁了一下。

    翁老见他右手一抖,手琢掉落向地面。他赶紧伸手将手琢在半空中接住,抬头诧意地望着左易梦说道:“左老弟,你的右手怎么了?可是有顽症,抖动地如此厉害?”左易梦呐闷极了,右手怎么如此刺痛呢,只是碰了下手琢而已。

    “一会儿,我请太医来为你瞧一瞧吧!”翁老拿出一块粉红色手娟从新包裹好手琢,望着手琢深地说:“哎,这玉琢可是雪儿她娘的祖传之宝,听说是她祖上偶然在一个万丈深谷所得,有神灵护佑,百邪不侵的作用,差点给摔坏了,这东西可得包裹好。”翁老将手琢包的严严实实的,小心地又递给左易梦。“老弟,这次拿好了,可别再给摔了,不然她娘可要上来将我大卸八块的!”翁老依依不舍地望着玉琢。

    左易梦眯眼斜瞄着包裹好的玉琢。伸出了手,又缩了回来。怕这玉琢又咬自己一下。但又一想,它已经包住了,不直接触动它,应该不会伤到自己。想罢,又伸出手接住了玉琢,没有刺痛感。果然是如此,心里暗自叽咕:神灵护佑,百邪不侵;难道我是邪魔歪道?我从没有伤天害理?又没有杀人放火过?这琢子凭什么排斥我?真是没道理,这想不明白的问题,他索兴不去想它了。把玉琢包裹揣在怀里。

    “翁老,我爹十年前来京城谋生,至今渺无音讯,此事还得麻烦您帮忙!”左易梦心里一直牵挂他爹的安危,此时恭手作辑深施一礼说道。

    “老弟,尽管放心去吧。令尊的事,我昨已启奏圣上,圣上也已经颁发了一道圣旨,发往各处府衙寻找,相信定能找到的,老弟的父亲,也就是翁某的亲人,找到他后我会安排好的,你只管好好学武,这里的一切都交给老哥来处理吧。”翁老微笑着说。

    左易梦感激涕凌地深深再举了一躬道:“啥也不说了,小弟多谢老哥了。”他真心感谢这个五旬老人,如果没有遇到他,自己不会来到京城,不会碰巧收了冥月,不会当龙神卫都统,可能自己现在还是个毛头小子,找爹更是两眼一抹黑,没有一点办法。能和这样的人做兄弟,他从心底庆幸自己。老天真是开眼啊,好人也是蛮有好报的啊!鄙视尿桶的邈论,好人不长命,坏人养千年。哥鄙视的不是尿桶,是洒尿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梦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