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浮云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孤夜望月 书名:梦魔记
    去秋来,山水依旧,物是人非。十年了,小山村里相继离去了几位慈善的老人,却也如雨后竹般增添了几个可的小孩子。

    午时,一群乡亲们围着一个道士。这个道士是四海为家的云游道人,他坐在一个石凳子上,手持一把拂沉,鹤发童颜,言语之间显露其超凡脱俗的气息。乡亲们围成一圈坐着,聆听老道人谈天论道。左易梦对外界的事很有兴趣,左拥右挤的来到最前一排,骨坐着一个倒放的木桶,二郎腿摇摇晃晃着,木桶不堪忍受被压的咯吱咯吱的抗意呢!

    “奇险天下第一山,各位可曾听闻过?”白胡子老道人掳着胡须微笑着望着乡亲们,眯眼一扫,等候诸多人的回答。乡亲们默契的摇摇头,表示从未听闻过。

    生活在天井村的人们,数十来口人,大多数人是一生都没有出去过的,有很少一些人出去了,也是没有一个肯回这个穷困而偏僻的天井村来生活,所以对于外面的事物根本不知道。

    老道人见众人摇头,又道:“乃华山也!其不仅雄伟奇险,而且山势峻峭,壁立千仞,群峰秀,以险峻称雄于世,自古以来就有‘华山天下险,奇险天下第一山’的说法,正是因为如此,华山多少年来吸引了无数勇者,不畏险阻攀登的精神,使人临其境地感受大好山川的壮美!”老道说着满脸流露出追忆神。“老道爷,你不会是晃点我吧,华山可有我们这的山高?”左易梦四处张望着疑问道。老道人微微一笑,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又道:“此山与华山相比,小巫见大巫,天壤之别”。

    左易梦对老道人出口成章,之呼者也,是一懂半懂的。他干笑一声,摸了摸自己后脑勺乐呵呵道:“老道爷,请问什么是小屋见大屋?”他一听老道人的小屋见大屋的形容,就联想到他家主的屋子,但是又不是很确定,随即便问问,好应正自己的想法。

    “门墩,你这个笨石头,这么白痴的问题也来请教老道爷,不如让小爷告诉你,其实就是说小房子见了大房子的差别,就跟天和地一样远的差距…哈哈哈!”一个坐在左易梦旁的男孩,拍了一下他的头,取悦的说道。左易梦扭头回击了那个伙伴一下,高声强调道:“尿桶,今晚回去让你娘留个门,明天你就得叫老子一声二爹…还有你说的正是老子心里想的!只不过我故意问来着…哈哈哈!”

    那个外号尿桶的男孩,眉头一皱疑问到:“凭什么让娘给你留门,要留门也给自己人留,我爹,爷爷,还有我,你是哪根葱!”四周众乡亲被两个吵闹的小鬼逗的笑成一片。左易梦对于尿桶伙伴这样白痴的行为,反了个白眼,又回头问老道人:“华山即然如此险峻,不知山上可有人居住?”老道人放下手中茶杯,拿起拂沉轻声道:“在唐朝年间,随着道教的兴盛,道徒开始居山建观,逐渐在北坡沿溪谷而上开凿出了一条险道,形成了“自古华山一条路”。

    因此,华山以其峻峭吸引了无数观光着,山上的观、院、亭、阁,皆是依靠山势而建,一山飞驰,恰似空中楼阁,而且古松相映,更是别具一格。山峰秀丽,又形象各异,如似韩湘子赶牛,金蝉戏龟,白蛇遭难,老汉推车…屿道潺潺流水,山涧的水帘瀑布,更是妙趣横生。”

    左易梦听的如痴如醉,心神都沉醉在老道人所说的那座老汉推车山峰中,面带坏笑神游太虚了…!“门墩哥,你又流口水了!”这声音清脆嘹亮,象黄莺在歌唱似的悦耳,她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涑,竟不盈一握,一双羞长水润匀称秀腿,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绕着,这女子的装饰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太相似,似乎逊色了许多,她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漾,小巧的小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引人一亲丰泽。此女正是莫香梨。周围的人群把眼睛移到这位口水哥上,立刻引起众人轰笑。左易梦连忙双手扯主袖子往嘴巴上擦了擦,“嘿…嘿…”干笑一声,对着莫香梨嚷道:“哪有,哪有啊,鼻涕虫,再瞎说,小心我刮掉你鼻子,让你嫁不出去。”说着他用手指作了个弯勾的动作。

    莫香梨一双嫩白小手赶紧捂住鼻子低下了头。口碰碰地跳个不停,感觉自己脸蛋有些发,心里诅咒道:本姑娘嫁不出去,那就赖在你家白吃白喝不走了。

    老道人接着又道:“传说,大禹治水,他将黄河引入龙门,来到潼关时,被两座山挡住了去路,这两座山,南边的叫华山,北边的叫中南山,它们紧紧相连,河水不能通过,此时,有位叫巨灵的大神来帮忙,将两山掰开,但是华山却被掰成一高一低两山,高的叫太华山,低的叫少华山。这就是‘巨灵咆哮劈两山,洪泊喷流东海’的来历。”

    一谈起神化传说中鬼神弄法巧夺天工的事,左易梦是听的特带劲儿,一双牛眼睁的老大,又插进来一句,打断了老道的话:“如今这世上还有巨灵神吗,能不能帮忙给天井村开发一条道出去…”老道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闭目不语,片刻之后,微微一笑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左易梦呵呵一笑,卖弄道:“勉贵姓左,大号易梦!请问道爷怎么称呼?”。“贫道浮云子,年青人,你我有缘,可愿意随我修道否?”老道人慈祥的笑容,静静的看着左易梦。左易梦听到这老道人让自己出家当道士,心里头暗骂,这老头儿太小气,我只不过和他开开玩笑而已,他居然要我出家,这不是要我当一辈子光棍,断子绝孙么,这太毒了点。此刻,他看到老道人那微笑的脸孔,真是有笑里藏刀的感觉:“这个,这个,老道爷一番美意,我心领了,外面的世界很美丽,山川河流很壮观,都很迷人,但是我,风流潇洒,做道士我受不了那个拘束,更不能让喜欢我的女子守活寡…嘿嘿嘿。”说完话,他转头对莫香梨挤眉弄眼的。莫香梨的眼睛一直盯住他的背影,此时两双眼睛撞了个正着,她赶紧僻开了这双火辣辣地要吃人似的眼睛,低下了头,小手扭扯着手娟,神似喜带羞,小脸蛋红通通的,如果地上有一老鼠洞,相信她会第一时候转进去躲起来。当她听见老道人让左易梦出家时,心里很是不悦,诅咒老道士:这老头儿真是的,自己找不到老婆,过单生活就罢了,现在还想拉门墩哥入伙,陪你出家当光棍,我怎么办,这老头儿太不象话了。可又听见左易梦拒绝了老道后,看向自己的时候,她的心里暖洋洋的,象天里的百花争相怒放,含羞盛开!但是女人终究是女人,心里再怎么高兴,嘴巴上说出来的还是相反的话,小声骂道:“讨厌,臭门墩!”左易梦看着她,一副少女含羞微怒的俏脸,加上粉红色娥裳衣,越是显的妩媚动人,看的他又露出一脸痴迷的猪哥相。老道人长叹一息,拿起拂沉,起向远处走去,转随口说道:“此子非池中之物,他有缘再见。”

    左易梦望着老道远去的背影,脑袋里漂出了几个字~此子非池中之物,他隐隐约约猜到这几个字的意思,感觉这老道士真乃一代高人,说话之呼者也,忽悠小爷没念过书,小爷知道他们读书人骂人很斯文,非池中之物…这不是骂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不是个东西,老头儿想忽悠自己出家,呵呵…没门!不对,这老道人慈眉善目的一大把年纪了,感觉也不象是个小肚计长的坏人,难道是自己额头上的红色印记,说起这红色印记来,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十年前,雨夜被雷电击晕醒来后,额头上就有了淡淡的红豆大红色印记,随着年龄的增长,红色印记也越来越鲜红,不痛不氧的,就是感觉在晚上看景物和白天看是一个样,目视千丈,而且相当清晰。耳力也蛮惊奇,村里的小伙伴谁背后骂他,只要一动口,他便立即听到。记忆力也是惊人的强,天井村四周大山有多少个洞,山洞里有多少动物,他都记得很清楚,记忆超凡,过目不忘。就是他自己的体长势不怎么健壮,瘦弱了些,但是这十年来,从未生过病,对此,梦母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也就不了了知了。他最值得骄傲的就是自己的相貌,俊美绝伦,脸如雕刻,五观分明,淡黄色的皮肤,渐渐长成白色,一对剑眉下是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微微翘起,漾着另人目眩的妖孽笑容。村子里时常有女子因为他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唯有一女,深得他宠,出入随行,行影不离,使的旁人也没有机会接近他,此女正是莫香梨。

    夜里,天气出奇的好,月亮比前几夜都要水灵,天井村人把这样的月亮叫做珍珠月,这个时候的月亮就象珍珠一样光润柔和,天上的云彩几乎遮掩不了月光。

    左易梦躺在上,望着窗口的月亮,幻想着华山的美景,外面世界的美丽,暗骂自己:当时应该随老道人一起去修道啊,见识见识才对,这个道,是不能修地,可以把老道人当作一位免费导游也好啊,唉,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现在想来,自己已经不小了,的确得出去见闻一下了,此事得想一个好理由,和娘去好好商量一下。沉思了一会儿,他拿定了注意,下了走向他娘的房里。“娘,梦儿睡不着,想和你聊聊天…”。“恩,娘也睡不着,你说吧,想聊啥…!”梦母坐在头,手里捏着针线,在缝补一件旧的粗布棉袄。左易梦看着他娘手中缝补的衣服,这是他爹十年前穿过的,有些破旧了,嘿嘿笑道:“娘,梦儿知道你在想什么…”。梦母停下手里的活,抬头瞄了他一眼,微笑的道:“想什么,你说说看?”左易梦又道:“想爹呢,一看你拿爹的衣服缝补就知道了。”梦母深望着左易梦,伸出手抚摸着他的俊美容貌,和蔼的说道:“你太瘦了,娘把你爹的衣服改小一点,现在天气慢慢转冷了,给你做一件过冬的棉袄穿!”“娘,你不要在掩饰啦,其实我也好想爹的,都十年了,爹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左易梦见他娘不想诉说心中苦水,于是又来一个埋藏心里已久的疑问。“乌鸦嘴,别瞎说,你爹不会丢下咱们娘俩人的。”梦母放下了手里的衣服,心中有些慌乱,不知如何来哄这个已经长大的孩子。左易梦将他娘的神都看在眼里,故作傻瓜似的说:“娘,我那哥们尿桶说,我爹是个陈世美,你说他真是个笨蛋,我爹明明姓左来的,所以我说他爹是猪八戒,你说我骂的对不对啊娘…哈哈哈…”。

    梦母沉默不语,背对着她收拾着包袱。她不知道这孩子是有意还是无意,不想面对孩子流露出自己脆弱的眼泪,他爹这些年不在,她一个妇女负养家育子的重担,心酸劳累,孤独寂寞,硬着头皮坚熬着过子,她不敢想有关丈夫的况,她始终认为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她也不忍心要孩子去承受这样未知的痛苦,所以一直不提他爹。“娘,梦儿已经长大了,想出去把爹找回来,合家团圆,而且我也该负担起男人养家的重任了,您太辛苦了,我要去赚钱养活你们二老,让你们过上好子,住上大房子,请一群仆从来服侍你,不在让爹与你分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梦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