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谁是孙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萝卜大盗 书名:暗影邪皇
    大雨哗哗的下着,寒冷的夜风吹进了庙里。

    朗谷安安静静的靠在墙上,迎着夜风,怀里抱着毛茸茸的黑仔,怀里很温暖,心里却很空洞,双目望向雨幕的尽头,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哀伤。

    朗谷此时的忧郁气质,吸引了南宫芷一。南宫芷一偶尔瞟向朗谷,朗谷安安静静的,眼里时而哀伤时而淡然,这种淡淡的悲伤气质令南宫芷一非常好奇。南宫离碰巧看见南宫芷一盯着朗谷,眉头微皱,不着痕迹地瞪了朗谷一眼。

    南宫芷一长舒一口气,想要开口搭讪,却始终不忍打扰安静中的朗谷。

    庙里生起了一堆火,火堆上架起了一个锅,锅里炖着偷来的老母鸡。气腾腾的冒着,一阵香味弥漫破庙。寒冷的寂夜,吃一锅好,喝几口老酒,可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雨声渐渐的小了。

    鸡快要熟了,酱色的鸡在锅中炖着,香越来越香越来越浓。朗谷瞟了锅一眼,嘴里偷偷咽下一口唾沫,闭上眼睛,缓缓的呼吸着,香便随着呼吸进入腔。朗谷自小吃素,后来偶尔跟着静德偷吃几口,偷喝几口酒,其实朗谷是很喜欢的鲜美的。可是出门在外,朗谷怎么能辱没了鸣雨寺的名声。

    老秃头看到朗谷一脸陶醉的模样,笑道:“小和尚!好了!香吧!这偷来的鸡,吃起来可不是一般的过瘾啊!你要不要来几口?”

    朗谷睁开眼,客气笑道:“谢啦!我是一个和尚。你们自己吃吧!”

    南宫离笑道:“朗谷,刚才我见你眼睛虽然闭着,鼻子可闻了不少香啊!真的不要来一口?”

    “对对对!反正闻都闻了,再吃几口也没关系吧!”老秃头跟着附和道。

    这二人一唱一和,明显在引自己破戒。朗谷答道:“佛家的清规戒律,可没有不准闻香这一条,可是有不准吃荤腥这一条。这香,我是闻了,可也不代表我要吃上几口啊!”

    老秃头眼睛一转,笑道:“小和尚,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嘛!你们和尚不准破色戒,不可以**,难道就可以看人家**吗?看别人**就没有破戒吗?”

    朗谷一听,顿时无语,只好一笑置之。色戒又不是单指**,既然对方存心找茬,无论怎么说,总是会给人留下话柄,朗谷干脆一言不发。半晌,朗谷才低声道:“我到外面透透气去。这太香!我闻着难受,呆在这里憋得慌。”

    南宫离哈哈大笑起来,嘴里嚼着一块,道:“朗谷,你的修为可不够啊!这一顿,都让你咽不少口水了。”

    朗谷正起往外走,转道:“不想吃而不吃,合合理。想吃而忍着不吃,这才是佛家修为。”

    南宫离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朗谷已经走出破庙。老秃头赞道:“够种!想吃便说想吃,毫不掩饰做作。可惜怎么做了和尚?”

    朗谷站在庙外,冷风顺着衣领吹到朗谷膛,一股寒意让朗谷颤起一个激灵。庙内时不时传来欢声笑语,朗谷却仿佛没听到一般,眼睛看着漆黑的夜空出了神,目光渐渐变得涣散呆滞。

    这一份欢笑温暖,并不属于朗谷。朗谷的眼睛是夜的冰冷黑色。

    “小师傅,这里有几个馒头,你吃几个吧?”南宫芷一走到朗谷旁。

    朗谷一笑,接过馒头,咬了一大口,道:“恩...好香的馒头!南宫姑娘,谢谢啦!你怎么也出来了呢?”

    南宫芷一笑道:“呵呵...我可是来告状的。他们在喂你的狗吃呢!他们说狗学会吃了,过几天狗就学会给你喂吃了。他们是要让这条狗把你带坏呢!”

    朗谷摇头笑道:“他们真是两个活宝!随他们去吧!黑仔是半路出家的,止它吃也难为它了。”

    南宫芷一呵呵一笑。夜风吹来,南宫芷一微感寒冷,轻轻裹紧了衣服。南宫芷一衣服单薄,寒风一吹便贴在了上,凸出了少女人的曲线。

    朗谷见南宫芷一材玲珑浮凸,差点又咽口水了,幸好及时忍住,忙道:“南宫姑娘,这里冷,我们回去吧!”

    南宫芷一知道朗谷是在迁就自己,报以一笑,道:“恩!走吧!”

    “我真该死!”朗谷暗骂道。

    朗谷自小出家,可是佛家修为不够,而且正值血气方刚年纪,怎么能够做到无无求?南宫芷一让朗谷心怀愧疚,因为朗谷忽然发现南宫芷一是那么的让人想揽在怀中。

    朗谷回到庙中,果然看见黑仔趴在地上啃骨头,而且还啃得“吧吧”作响。朗谷轻叹一声,心中冒出一个想法,“黑仔胡乱吃,会不会让南宫姑娘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和尚呢?”想到此处,朗谷心头一惊,心想:“我是不是个好和尚,跟南宫芷一又有什么关系?罪过!罪过!”

    “好酒!”老秃头大声道,“小和尚,你要不要喝几碗酒?我这儿酒多,本来只有一坛的,老子又给兑了两坛水,你看这不有三坛了吗?喝!放开了喝!”

    南宫离一听,脸顿时沉了下来,端着着一碗酒不动,不知该喝还是不该喝。喝吧?喝兑水酒实在太掉分了。不喝吧?可是这酒的味道还不错,再吃上几块鸡,那叫一个过瘾。

    地上放着三大坛酒,老秃头递出一碗给朗谷。朗谷急忙摇摇手,道:“贫僧不喝酒,更不喝兑了酒的水。”

    老秃头眉头一皱,脸色不屑,道:“你呀你!年纪轻轻,当什么和尚?不吃,酒不喝,更让人受不了的是,竟然连都不!你说你还是男人么?”

    朗谷想起了师傅的教诲,一本正经道:“男人怎样?女人又怎样?红粉一骷髅而已。”说完这话,朗谷自己感觉自己都是一个得道高僧了。

    南宫芷一问道:“那我也是一具骷髅吗?”

    朗谷一时无语,笑笑不语,心想:“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呢?怎么每个人都来拆我的台?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好和尚,现在还要装出一副道行高深的样子。这是能装出来的吗?”

    老秃头灌了一口酒,道:“我呸!你一个青瓜蛋子,怎么就出家当了和尚呢?你吃没吃过,喝没喝过,也没过。没有经历红尘事,又何谈看破红尘?没有看破红尘,还学别人出家?”

    “没有经历红尘事,又何谈看破红尘?”这一句话,让朗谷心头一震,自己从来就没有历经红尘事,如果自己不是自小出家,现在我还会是一个和尚吗?而且,自己偷酒喝,偷吃,现在又觉得女人很漂亮。隐隐的,朗谷觉得自己真不该是一个和尚。

    朗谷站在那里,一脸尴尬,伸手去拍脖子上的苍蝇,道:“我从小就是一个和尚。既然生来就是一个和尚,那我也没办法啊!你们吃饭,吃饭吧!”

    “啪!”

    酒水飞溅,碎片激

    酒碗碎裂,老秃头抓着一把碎片。朗谷三人并未发现,激而出的碎片,三两片竟然透墙而出。而并没有斗气波动,这纯粹是老头的体力量。

    老秃头一动不动,一脸震惊的盯着朗谷,盯着朗谷脖子上有着一个小梅花胎记,一种很独特的梅花胎记。

    被老头如此诧异的盯着,朗谷浑难受,感觉老头一眼把自己看穿了。朗谷问道:“怎么了?”

    老秃头似乎没有听见,一动不动的盯着朗谷,心思急转:一百五十一岁...五十二岁...十七八岁!这小和尚是他娘的是他孙子!天意!天意如此!你的孙子竟然撞到了我这里。当初你欠我的,我要在你孙子上找回来!想不到吧!你孙子竟然还是一个和尚!哼哼...小和尚,你逃不了啦!”

重要声明:小说《暗影邪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