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碗葱油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萝卜大盗 书名:暗影邪皇
    亚戈城内,一条繁华的街上,坐落着一座金碧辉煌的碧天酒楼。楼高五层,酒香阵阵,菜香阵阵,衣着华丽的富贵之人,谈笑着在酒楼进进出出。

    朗谷一路走来,早已饥渴难耐。途中路过,五家餐馆,三家菜谱,十三家面摊,朗谷只瞧上一眼,咽上一口唾沫,便继续往前前走。耐饥耐渴,也是苦修的一种。虽然朗谷已经是个“废人”,但是朗谷怎么会凭这一个“借口”来放任自己,让自己享受轻松舒适的子?

    况且朗谷知道,自己上有多少钱,更清楚自己不是一个会赚钱的和尚。每一个金币,对朗谷都很重要,朗谷许自己露宿山林,但绝不许自己露宿街头。

    两天一夜,水米未进,今天就让自己“放纵”一次吧!朗谷吐出中一口浊气,下定决心,仰头看了一眼豪华气派的碧天酒楼,转便朝附近的一个面摊走去。笑着点了一碗五个铜子的油葱面,朗谷便和黑仔打闹起来,等着老板上那一碗腾腾的面。

    “好啦!小师傅!你的面好了!保证你吃了一口,就再也停不下嘴啦!”老板乐呵呵的捧上了一碗香气扑鼻的汤面。

    朗谷凑上前去,猛闻一口,竖起大拇指,道:“恩!好香!老师傅,好手艺!”说着夹了一筷子,放到了嘴里。刚嚼没几口,一股异样的鲜味,在嘴里弥漫,朗谷一皱眉,含着嘴里碎面并不吞下,用筷子拨弄这碗中的面观察,问道:“老师傅!您用的是什么油啊?”

    “好油!上等的猪油!香着呢!”老板随口笑答道。

    “呸”一声,朗谷赶紧吐掉碎面,接着抓过一大碗水,咕噜噜地漱口。老板站在一边,一脸尴尬,道“大师傅!对不住啦!刚才忘记了你是一个和尚。可是我这儿只有猪油啊!要不这样,这一碗面,老头子不收你钱了!”

    “这怎么行?”朗谷挥手道。看到老板一脸憨厚,满头白发,一大汗,朗谷怎么忍心让这老人家白忙活一场?朗谷往老板硬塞了五个铜子,笑道:“老师傅!您的面味道真是好极了!可惜我是个和尚,要不然,我一定吃上十碗八碗的!这钱,您收着吧!”

    说完,朗谷带着黑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朗谷走着,心里却想着那面的鲜美味道。其实,朗谷哪儿是受不了荤腥的味道,只是出门在外,不能给鸣雨寺丢脸了。面摊老板攥着铜子,看着朗谷远去的背影,笑道:“多厚道的一个小伙子啊!可惜了,是个和尚。要不,没准还能成我孙女婿呢!”

    肚子咕咕叫着,走进碧天酒楼,环视一周,朗谷找了一个角落位子坐了下来。朗谷眼光随意瞟动,忽然心头一震,好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酒楼一层中央处,一个大圆桌上,一个十七八岁得白衣少女嘴巴轻轻嚼动,一副滴,楚楚动人的模样。

    正值朗谷分神之际,店小二跑了过来,一看是个和尚,而且衣着简朴,一眼便知是个没钱的主儿,心中一阵厌恶感油然而生。店小二心中反感,是因为以前不少和尚吃饱喝足之后,却以化缘之名没有付钱。而朗谷这一个小和尚,怎么看都像吃白食的。店小二声音冰冷,道:“你要什么?”

    朗谷一怔,心中不悦,却也不计较,微笑道:“一碗葱油面,不要荤油!”

    “一碗阳面,二十个铜子!还有呢?”店小二道,声音依然冰冷。

    “怎么会这么贵?不是五个铜子么?”朗谷忙问道。

    店小二看出来了,这果然是一个穷和尚,当下没好气道:“五个铜子?你以为是地摊货啊!这里是碧天酒楼,碧天酒楼!快说吧!你还要点什么,我还要忙呢?”

    朗谷心中不悦,不但贵而且服务差,不耐烦道:“一碗葱油面,不要荤油的!再拿一杯清水。你要忙,就忙你的去吧!我没有什么要点的了。”

    “什么!你来碧天酒楼,只点一碗葱油面?你开什么玩笑?我们可从没做过这样的生意。你再点些什么吧!”店小二不耐道,似乎看不起这个土包子,这个唯一在碧天酒楼只点一碗面的穷和尚。

    “再点些什么?什么都不点,又能怎样?!我朗谷吃饭,只点一碗面,还轮到他来干预?”

    朗谷怒从心头起,这个店小二竟然狗眼看人低。朗谷刚发作,只见点小二急忙朝门口赶去,讪笑着迎上一位刚进门的贵公子,道:“哎呦!西门大官人!您今天来得这么早啊!楼上的清雅阁,给您预备着呢!”

    朗谷被晾在一边,怒气更甚,自己何曾让人当成空气一样忽视过?更何况最近朗谷的心是一生之中最差的。

    店小二陪笑着,送走了西门大官人,回到朗谷桌前,讪媚的笑容又恢复了一脸冰冷,道:“只够点一碗葱油面,不要荤油是吧?”

    只够点,只够点一碗面!这是什么话!

    “是!”朗谷冷声道。朗谷忍气不发,不愿意跟一个店小二过多计较。

    店小二眼珠滴溜一转,忽然笑道:“对不起!本店只有荤油,没有花生油,芝麻油,大豆油之类。只有猪油,牛油,驴油,羊油这些荤油啊!小和尚,这怎么办呢?”

    逐客令!

    这么大规模的一家酒楼,怎么可能没有素油?

    牛油?驴油!?扯淡!怎么不干脆说耗子油呢?

    朗谷虽然是个和尚,但是也知道天下有没有牛油,驴油这种用来做菜的东西。

    朗谷气往上冲,再也忍不住,厉声道:”牛油!驴油!好吧!那么贫僧今天就破一次戒,尝一次腥!小二,你听好了!我开始点菜了,点的很多很多。我只点一次,记不记得住,那是你的事。如果你给我少上了一碗,休怪贫僧不客气了。”

    店小二愣在那里,心里深感不安,自知惹怒了这和尚,不敢再胡言乱语。

    “砰!”

    十个金币,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朗谷命令道:“一百碗葱油面!只放碧天酒楼的牛油!一刻钟,你给我上齐!”

    店小二傻眼了!

    十个金币,闪烁着金光,这不是一个穷和尚!

    一百完阳面,只给一刻钟的时间,难道要让碧天酒楼,所有的厨子、小二、扫地大妈都一起做面吗?而且,牛油,这信口胡诌的牛油,上哪儿找去啊!

    “砰!”

    又是一拍,又是十个金币,朗谷又是冷冷道:“一百碗面!一刻钟!只要碧天酒楼独有的驴油!记住,一定要驴油!”

    店小二脸色发青,窘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其他客人被他两吸引,跟着起哄起来,大有为朗谷助威之意。

    “砰!”

    又是重重一拍!

    店小二心咯噔猛跳一下。朗谷再也不看店小二一眼,面无表,道:“这一次!羊油!还是一百碗,一刻钟!钱拿去,快上面!”

    店小二已经被吓呆了!

    三十个金币,堆在朗谷桌上,闪着人的光泽。店小二咽了一口口水,三十个金币,这几乎是他一年的工资啊!金钱对势利眼一向有着巨大的震慑力!

    店小二忽然变脸,挤出一个大大的难看笑容,可还是掩盖不了脸上的窘迫甚至是害怕。店小二满脸堆笑,道:“大师!高僧,一碗葱油面,不要荤油!好嘞!小的马上给您上面。”说完,店小二转就要开溜。

    “三百碗!一碗都不能少!”朗谷喝道。

    朗谷是这样一种人,可以忍你一次,可以忍你两次,也可以忍你三次,可是一旦动怒,一旦爆发,就会不计代价的跟对手耗上。

    店小二愣住了,脸色极为难看。客人们看过来,尽是讽刺与嘲笑,店小二更加尴尬了。欺兔不成反被兔咬,自己惹出这么一档子事,万一传到老板耳朵里怎么办?千不该!万不该!自己长着一双狗眼!

    店小二转过来,难看的笑道:“大师,三百碗阳面,您怎么吃得了呀!还是一碗吧!”

    朗谷一听,看见店小二谄媚的伪笑,怒气不消反增。到了这节骨眼,这店小二还跟自己磨磨唧唧,还不服个软,道个歉,朗谷一字一字慢慢说道:“我吃不下,还可以喂狗!狗吃剩了,我还可以喂你!”

    噗嗤一声,那名气质优雅的白衣少女笑出一声。接着客人们笑成一片。店小二额头已经沁出汗滴,感觉自己成了一个红股的猴子,一个别人眼中的笑料。

    “狗吃剩了,我还可以喂你!”

    朗谷眼中,店小二连狗都不如。店小二想要开骂,可是却不敢开口,三十个金币,已经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朗谷坐着一言不发,店小二呆在那里,不敢再多说一句。气氛就这么僵住了!

    忽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白衣少女走来,笑道:“大师!能否请你共进午餐?我们那儿可有不少可口的斋菜。”

    朗谷一怔,看了白衣少女一眼,挤出一抹微笑道:“施主的美意,贫僧心领了.可是我实在不愿意,再在这家酒楼多呆一会儿!告辞了!”朗谷收起金币,不再看店小二一眼,起走出酒楼。走到门口时,朗谷回头双手合十,对白衣少女报以歉意的微笑,白衣少女微笑着挥手告别。

    朗谷一走,店小二松了一口气,暗骂道:“果然,碰到和尚就没好事!”

    朗谷头也不回,大步走出长街,黑仔一路跟随。

    “混蛋!拿上你的工资,给我滚出碧天酒楼!”一声咆哮声响起。

    朗谷停下脚步,气顿时消了,心中竟略有不忍,因为自己一时绪失控,就害了一个人丢了饭碗。那个小二可能有一大家子要养活,也许就是一堆可的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暗影邪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