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最后一次对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萝卜大盗 书名:暗影邪皇
    “师兄!”

    “朗谷师兄?你怎么了?”

    “你快醒醒!”

    静柯,静和二人原本打算看望朗谷。但是两人一到边,便看到睡梦中的朗谷脸冒汗,表紧张痛苦,仿佛梦中在被人油炸一般。

    朗谷猛的睁开双眼,只觉得上冷冰冰的,仿佛坠入了冰窖一般。一摸自己的脑袋,自己的脑袋依旧是光秃秃的,没有一根头发,哪儿来的长发飘飘?朗谷暗自好笑,自己竟然被一个梦吓倒。不过那个梦,却是有点太过真实。

    “师兄,你醒了啊?”静和道。

    “师兄,你体好点了没?”静柯表关切,就好似在问候自己病重的老爹一般问道。

    朗谷坐起来,抹了抹脸上的汗,笑道:“恩!我体好多了!多谢师弟们关心。”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平里,对战训练的时候,朗谷师兄对我们那么照顾。”静柯笑道,笑容似乎有些勉强。需要朗谷“照顾”,便意味着实力不如朗谷。

    突然!

    三人朝门外看去。

    三团小黑影从门外呼呼的砸了进来!目标便是坐在上的朗谷。

    朗谷呵呵一笑,手一抬,五指张开,刷刷夹住了两个包子。最后一个包子从朗谷手背弹开,啪的一声拍在了朗谷脸上。包子速度飞快,砸在脸上,包子裂开,菜汁溅得朗谷满脸都是。

    朗谷任由菜汁流到下巴,坐着一动不动,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眼神里满是绝望的惊恐。

    静柯、静和二人,瞪大了眼睛,谁都掩饰不了脸上的震惊。但是静和是纯粹的吃惊,而静柯吃惊的表之下,竟然还隐隐约约透着窃喜。

    区区三个包子,竟然砸在了朗谷的脸上?

    别说三个包子,便是三把飞刀,朗谷也能眼不眨,不晃,轻轻松松夹在指间。而如今看来,朗谷这一次受伤,恐怕非同小可!

    “师兄!”

    “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我是给你送早点来的,没想到...”

    门外静德慌慌张张,急急忙忙跑到朗谷边,伸手用衣袖擦着朗谷的脸。静德总玩闹,给朗谷送包子,不是双手递过去,还扔飞镖一样扔了过去。

    朗谷一动不动,一言未发。忽然间,他想起了当逃跑之时,从背后突然涌入的气,还有炙岩魔那森森的笑容。那一股气绝不简单,可是它到底是什么?

    静柯、静和干看着,谁也不敢说话。

    把两个包子丢在地上,朗谷站起来,不顾旁三人,三两步便跑出了大门,朝方丈的房间跑去。一路狂奔,朗谷已经气喘吁吁。这不过是一百来米而已,怎么可能把鸣雨三杰的朗谷,累的满头大汗?

    静柯、静和、静德,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包子,竟然能砸得朗谷一脸菜汁。

    “师父!”

    “这是怎么回事?”

    “师父!”

    门也不敲,朗谷一把推开方丈的房门。

    方丈正在打坐念经,双眼微闭,手中不停掐着念珠,仿佛没有听到朗谷的呼喊一般。

    “师父!”

    “别念了!出大事了!”朗谷急道,说着走过去,一把扯掉了方丈的念珠。

    有胆子打扰方丈念经的,朗谷是第一人,而且朗谷也是第一次。

    方丈睁开了眼睛,看到朗谷一脸焦急,并不恼怒,问道:“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到底出了什么事?”

    .......

    许久之后,朗谷从方丈房间出来,眼睛微湿微红。一步一步走开,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朗谷仿佛丢了魂一般,双眼已经失去了往的神采。

    方丈站在门口,苍老的脸上似乎也有了几分悲哀,道:“朗谷,为师一定会想办法的。你不要做傻事。”

    “师父!我知道,没事的。我很坚强!”朗谷转过头,挤出一抹难看的微笑。

    朗谷转离去,再也不回头。

    静德鬼头鬼脑的冒出来,问方丈:“方丈,朗谷师兄这是怎么了?”

    “静德,你去跟着朗谷,注意他的动向,及时向我报告。”方丈道,表非常严肃。静德在一旁只好点头,不敢再多问一句。

    山崖之上,崖下是一潭深水。朗谷坐在崖顶,闭着眼睛吹着冷风,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流下。

    怎么会这样?

    朗谷从方丈房间里出来,世界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朗谷!这...这...你的位正在慢慢堵塞,经脉正在慢慢闭合。过不了多少时,你将完全没法运行斗气。”

    “师父!不可能的!您再仔细看一下!”

    “这个...炙岩魔下手可真狠啦!真狠呐!”方丈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愤怒,拳头微微的攥紧。

    “师父....”

    “朗谷,别难过。千万别想不开。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

    炙岩魔!

    当初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

    为什么要让我现在生不如死?

    位正在慢慢堵塞,经脉正在慢慢闭合,过不了多少时,自己将完全没法运行斗气!

    经脉一损,自己便无法顺畅的运气,更无法吸收吐纳斗气!

    对于一个修行者,经脉损伤,不就意味着修行生涯的结束?

    “鸣雨三杰之首”

    “鸣雨寺方丈接班人”

    “下一代枯的木上人”

    这一切一切的赞誉,现在都成了一种冷酷无,可笑滑稽的讽刺!

    现在的自己,连三个包子都接不住。

    山崖底下,就是深水潭。或许自己应该跳下去,在水中沉沉浮浮,一切都让时光带走。

    “师兄!对战训练快要开始了!”

    静德一路小跑过来,其实静德一直跟着朗谷。静德很诧异,要是在往常,朗谷师兄早就发现,把自己抓出来一顿暴捶了。可是今天静德竟然能够一路跟踪到这里来。

    其实朗谷,已经没能力发现,躲躲藏藏的静德了。

    朗谷坐着不动,低声到:“走吧!”

    这是或许是朗谷最后一次对战训练。朗谷已经不能再吸收斗气,运气也不如以前顺畅。或许错过了今天,明天自己的经脉就完全闭合了吧!

    虽然朗谷气海之中,每一丝斗气都变得非常珍贵。但是朗谷决定,让自己最后再挥霍一回吧!

    自己斗气用完那一天,世界上将不再有朗谷。

    鸣雨寺对战训练场上,一百四五十名僧侣已经排好队。这些都是鸣雨寺的年轻一辈的僧侣。一个黄色僧袍的老和尚,站在众僧侣前面。这是鸣雨寺五大高僧之一的清舒大师。

    “开始吧!像以前一样!自己想挑战谁,就挑战谁!”

    “被挑战者,只能接受,不能拒绝!”

    “开始!”

    清舒一声令下。

    人群立刻炸开了,吵吵闹闹,乱哄哄的,每个人都在寻找对手。有些人还偷偷躲开更强者,以免让他对自己产生兴趣,挨一顿痛打!

    朗谷站在那里,没有一个人前来挑战。

    谁会傻到去挑战鸣雨三杰呢?而且还是三杰之首。

    清舒走来,笑着对朗谷道:“朗谷,三天前,你真是好样的!今天你就随便活动下筋骨吧!不用再让我摔了。”

    朗谷双手合十,深深一拜,道:“谢谢清舒师叔多年来对弟子的栽培。”清舒笑着远去了。

    静德站在朗谷边,脸上笑意融融。站在朗谷边,对那些想扁自己的人,已经是一个不小的震慑。静德喜欢捏软柿子,不喜欢被人当成软柿子。

    “静德?”

    “你想赢我吗?”

    “或许今天你可以的”

    朗谷说道,看着朗谷,脸上挂着一抹苦笑。

    “小秃驴,你又想欺负老衲?”

    “不就是今天早上,给了你三个包子嘛!你就想打我啦!”静德一怔,旋即骂道。

    朗谷摇摇头,长叹一声,苦笑道:“最后一次对战训练,我想跟你打。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朗谷的表痛苦,一脸郑重,尽管脸上依然挂着一抹微笑。

    这抹微笑,很苦涩!

    静德看着朗谷的苦笑,心里忽然觉得很辛酸,尽管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受一次伤,你脑袋被撞坏了啊!”

    “什么最后一次,什么最好的朋友!搞得跟临死遗言一样!”

    静德气呼呼道,说着朝朗谷肩上锤了几拳。

    “朗谷师兄!”

    “我也是把你当我最好的朋友啊!”

    “这一次,你能否赏脸,让我当你的挨打者?”静柯突然冒出来,笑着道。

    静和走来,打断道:“静柯,朗谷受伤恢复不久。还是我来当你的对手吧!”

    “不行!不行!”

    “你也太小看朗谷师兄了吧!”

    “你不记得,上一次,朗谷师兄生病那一次,不是照样把我打得趴在地上?这点小伤,对朗谷师兄不算什么!”

    静柯连忙摇头,笑道。

    静德心中一阵恶心,暗骂道:“臭不要脸的!还好意思说。朗谷生病了,受伤了,你怎么就非要和朗谷师兄对练呢!今天你要输了,看你这人是怎么丢干净的。”

    静柯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早上看到朗谷,被一个包子砸到,静柯就知道机会来了。

    谁愿意一直屈服于别人脚下?

    静柯今天准备放手一搏,只为了赢得一次的胜利!

    “静柯!来吧!”

    朗谷苦笑道,平里对自己貌似尊重的人,今天可能要让自己出尽洋相了。

    静柯一喜,朝朗谷做一揖,笑道:“多谢朗谷师兄赏脸!希望师兄手下留!”

    忽然,静柯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扯开嗓子大声喊道。

    “让开啦!”

    “全都让开啦!”

    “朗谷师兄要和我对战了!”

    “你们躲开点,不要误伤了你们!”

    僧侣们听到,不但不退开,反而兴冲冲的围了过来。连正在对战的僧侣们,也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赶忙跑了过来。

    鸣雨寺三杰中的两人对战,一定精彩纷呈。谁会愿意错过这一场好戏呢?一听到静柯大喊,谁都跑来占个好位子。

    虽然谁都知道结果,朗谷在年轻一辈之中,已经是一个不败的神话!

    朗谷苦笑着。

    想不到,最后一次对战,自己竟然会在众人面前,出尽洋相。

    静柯的实力,朗谷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等一会儿大家都会知道。

    静柯摇摇头,一脸无奈,道:“你们这群人,真闹!”

    “等下希望师弟手下留!”朗谷苦笑道。

    “岂敢,岂敢!朗谷师兄手下留才是。”静柯笑道。

    “开始吧!”

    一个老和尚的声音响起,此人当然是清舒大师。

重要声明:小说《暗影邪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