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要嫁给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萝卜大盗 书名:暗影邪皇
    鸣雨寺十里之外,一处小山坡,那里有着三个和尚。

    朗谷、清亦大师,鸣雨寺方丈清缘。

    朗谷在半路碰上了自己的师父,可他们最终还是来晚了。

    炙岩魔已经不知去向。

    谁敢在鸣雨寺附近撒野?撒完野之后,也只能迅速逃命!

    清亦大师衣裳破烂,嘴角一片血渍,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呼吸都已经变得非常微弱,微弱但却异常平静。清亦大师已然打坐入定了。

    生死一线,与炙岩魔战斗,还能打坐入定等死?

    清亦大师旁一缕红色雾气,萦萦绕绕,围着他一圈又一圈的打转。

    朗谷盯着清亦师叔看了片刻,发现这一缕红色雾气,犹如一条灵蛇一般,偶尔会攻击清亦师叔。而红雾一旦攻击,清亦师叔旁便会立即出现出现一个金黄色护罩,护罩上隐隐约约透出一副达摩入定图像。红雾一触碰到金护罩,便像蛇碰到火一样马上缩回。

    朗谷知道师叔这招,便是享誉大陆的防御绝技“达摩面壁”。传说中达摩面壁可以抵御世界上任何攻击。可是施展绝技之人,便一动不能动,也就是说不能再对敌人进行任何还击了。

    最终清亦师叔,还是凭着达摩面壁保住了一条命!

    可是朗谷一直不懂,单凭这一缕红雾,便能困住师叔?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清亦师叔败给他了吗?”朗谷坐瘫坐在草地上,有气无力地问道。

    清缘方丈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道:“清亦他....他...你能在那人手中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看来那人也并不是一定要杀死清亦。”

    “这一缕红色的雾气,是一种技!”方丈道。

    “仙术!”

    朗谷大惊,脱口喊道,心中一阵后怕,背上不自觉的冒出一冷汗。自己竟然能从一个会仙术的强者手下,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小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想想当初的偷袭,自己简直太愚蠢!太可笑!太不自量力!

    斗气,储存于丹田气海之中,乃是力量之源。可以依靠平时修炼吸收外界能量,凝聚为体内斗气,也可以由他人强行输入。使用斗气发动的术称之为气术。

    仙气,斗气精炼十次,斗气便成仙气。仙气储存于气海之心。使用仙气发动的术称之为仙术。

    常人可以精炼两次,朗谷的修为可以精炼四次,一般强者最多六次,而像清亦那样的强者,则可精炼七次。只有超级强者的巅峰之人,才有可能精炼到十次。而精炼到十次,危险非常大。一般有能力精炼的强者,到达**次便不再精炼,免得丧了命。

    朗谷所知道的,只有鸣雨寺方丈,三清观观主,南宫门门主,这三人有实力较安全炼得仙气。

    朗谷震惊之余,想到如果八刃飞刀,是自己用仙气释放,那么必定一刀震天下。划伤炙演魔脖子那一刀,也必定能穿透他的脖子,炙岩魔现在也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师父,那清亦师叔,现在怎么样了?”朗谷问道。既然那一缕红雾是仙术,那清亦师叔凶多吉少。

    方丈长叹一声,道:“暂时还死不了。你师叔这一招‘达摩面壁’,也是用仙气发动的,它也是仙术。”

    “又是仙术?”朗谷惊呼,“师叔不是只能炼气七次吗?”

    方丈道:“一年前,你师叔已经能精炼八次了。不过六十五年前,你师公枯木上人,给他注入了一道仙气。”

    朗谷一听,更是震惊,道:“仙气!仙气,师公也舍得...不愧是枯木上人!”此时朗谷真希望,自己的师公仍然健在,或许自己便能得到一丝仙气了。

    “好了!朗谷回寺吧!”方丈道。

    朗谷挣扎着想要站起,但是浑疼痛,难以站起,想要运气强行起立,却发现斗气在体内运行不畅。看到师父一直看着自己,朗谷脸刷了红了。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以前意气风发,无往不利,而现在站都站不起了。朗谷暗自发誓,这是唯一的一次,下一次自己绝不被人欺负成这般模样!

    如果静柯,静和这两个小子,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那不会笑死啊?

    朗谷、静柯、静和三人,被鸣雨寺尊称为鸣雨三杰!其中又以朗谷为首,平里三人之间的比赛超越从未停止。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超乎为师的想象。”方丈笑道,果然知徒莫若师,“八刃飞刀,你也算有小成。再过一阵子,我教你八刃飞刀第三境!”

    “第三境?”朗谷道,“师傅,八刃飞刀怎么还有第三境?可是我现在第二境还没练成。”

    八刃飞刀第一境,可以使用体任何一个部位精准的发飞刀。换句话说,就是哪怕飞刀贴在肚脐眼上,照样中前面五十米处的苹果。八刃飞刀第二境,出去的飞刀,由自己的斗气控制方向,追踪敌人并且命中。而这第三境是怎样的呢?

    方丈又道:“你师公枯木上人,可以用一只手,同时发一千零三把飞刀。我们还差远了呢!希望有一天你能达到那种境界。”

    一只手,一千零三把飞刀!

    朗谷呆住了!实在无法想象,这一千零三把飞刀,怎么可能捏在一只手上。哪怕是用一个大箩筐,那也不能装下啊!原以为自己的八刃飞刀已入化境,哪里想得到八刃飞刀还有第三境。而师父以前竟然一直没有告诉自己。

    “师父....”朗谷刚想问。

    “走吧!”方丈道,看着清亦叹了口气。

    其实朗谷还想问,第三境,难道就是手握一千多把飞刀,同时朝目标发的境界?

    ......

    鸣雨寺方丈出手,哪有救不了的人?

    红色雾气已解,清亦师叔死死的昏睡在

    朗谷浑疼痛,上完药之后,一直躺在上,估计三天都不能下了。

    这一次的受伤,彻彻底底的让朗谷知道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前朗谷凭借着自己过人的天赋与勤奋,坚信只要给自己足够的时间,自己一定能成像清亦师叔一样的强者。而如今碰上了炙岩魔,见识到了仙术,朗谷怀疑自己永远不可能战胜炙岩魔!

    躺在上,看着屋顶,朗谷忘记了疼痛,一直在胡思乱想,脑袋犹如装着浆糊一般。

    清亦师叔,地狱菩萨,不败的清亦师叔,竟然败在了一个不知来历的人手中。

    仙术!四十年,还是三十五年吧!

    三十五年之内,我一定要自己精炼出一道仙气!

    师公枯木上人,真的圆寂了吗?像这样一个强者神话,舍得把仙气注给他人的高僧,真的会因为一场战斗,便化为一颗枯木吗?

    八刃飞刀!

    第三境,竟然还有第三境?

    自己学习八刃飞刀第一境,耗时一年。第二境,现在仍然只是摸到点门路。这第三境该如何是好?

    如何八刃飞刀有第三境,那么会不会有第四境?

    .......

    想着想着,想着想着,朗谷便睡着了。

    带着一的疼痛,朗谷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仿佛沉入了黑暗森的地狱。

    ......

    这是一条冷冷清清的大街,大街两旁是一排店面,大门都紧紧关着,门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这是一座荒城。

    朗谷走在大街上,背后一条黑狗摇着尾巴,慢慢的跟着。

    “烤红薯!”

    “香喷喷的烤红薯!”

    一个小女孩的叫卖声响起,朗谷闻到了一阵淡淡的烤焦味。

    这一条冷清的街道,竟然还有人卖红薯。这条街上除了一人一狗,已经不见别人,叫卖的小女孩儿在哪儿?

    “哇....”

    “怎么又烤焦了啊!哇....”

    小女孩儿的哭声传来,朗谷听着心中不忍,循声向那卖红薯的小女孩儿找去。转过街角,朗谷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蹲在地上呜呜的哭着,旁边放着三个烤得黑乎乎红薯。

    “我的红薯,又烤坏了!坏掉了!呜呜呜....”女孩哭道。

    “小老板,你这红薯多少钱一个啊?”朗谷笑着轻声问道。

    “不卖!不卖!烤焦了不卖!”

    “傻瓜才买,这红薯不好吃的!”

    “不卖给你!你走开!”

    小女孩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朗谷生气道。

    朗谷扑哧一笑,心想着小女孩真有个,道:“小丫头!你不卖,我也要吃。这个红薯,闻起来就知道很甜很好吃。”朗谷不管那女孩,蹲在地上,捡起一个黑乎乎的红薯就咬了一口。

    “真好吃!很甜的!”朗谷嚼着焦焦苦苦的红薯,笑道。

    黑仔也跟着凑过去,咬起一个红薯来。

    “好吃吗?”小女孩问道。

    朗谷笑着不答,张开嘴又咬了一大口。

    “真的好吃呀?”小女孩捡起剩下的一个,咬了一口,皱起了眉头,道“哎呀!一股糊味!不好吃啊!”

    “我喜欢吃!恩....很香很甜!如果你烤出一个不焦的,那一定更好吃。你那个也给我吧!”朗谷笑道,说着便伸手接过了小女孩手中的红薯。

    小女孩儿看着朗谷狼吞虎咽的样子,吃吃地笑,又拿起一个生红薯烤了起来。

    朗谷艰难的咽下一口又一口,嘴里已经满是焦糊苦味,可是他脸上依然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朗谷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可的小孩子。眼前这小女孩不但可,而且还会烤红薯,朗谷当然不会让她失望。

    忽然,一阵焦糊味飘来。

    小女孩儿抬头笑道:“又是一个烤焦的哦!”

    朗谷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笑道:“这个更香啊!”

    “呵呵!”

    “我长大了!要嫁给你!”小女孩大声喊道。

    朗谷一惊,几乎吐了出来,笑着咳嗽道:“小妹妹!我、、、咳咳、、、我老啦!不能娶你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啦!”

    小女孩低头想了一会儿,抬头笑道:“没关系的!我等你长大!”

    “你等我?”朗谷道。

    “我等你下辈子!下辈子,我再烤红薯给你吃。还是糊的!呵呵。。”小女孩道。

    几乎被一口红薯噎着了,朗谷咳了两下,哈哈大笑起来,道:“小妹妹!我还没死呢!你要等我下辈子的话,可是要等好久哦!而且我是一个和尚。一个和尚哦!”

    小女孩儿盯着朗谷看了看,笑道:“呵呵...你骗人!你不是和尚!你不是光头,你的头发好长。”

    朗谷哈哈一笑,伸手去摸自己的头。

    怎么回事?!

    朗谷心中一惊,满头长发,用手摸了摸,头发又长又滑。一阵风吹来,长发飘起,发丝在朗谷眼前飘散。

    心中害怕,一滴眼泪从朗谷眼角流下。

    自己竟然不是一个和尚?!

重要声明:小说《暗影邪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